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八十八章 采集器

时间:2018-04-25作者:减肥专家

    “赌博?”

    “或者说是缺乏希望和耐心的反抗。”

    牡丹一边充当直播员,一边充当讲解员,冷澈的基调与“直播镜头”中百万大游行的热烈场面殊不相衬,却让插不上嘴,只能老老实实倾听的罗南,感觉大涨见识。

    “战后四十年,已经是三代人的时间,整个社会又差不多完成了阶层固化,社会权限系统的出现,让这种现象更具有表现力。在某些经营不太美妙的都市,人心变得更加躁动了。如果能有一个一夜暴富的机会,为什么不呢?”

    “因为躁动,就想让畸变成为常态?”竹竿挑了挑眉毛,“大众心理应该更趋保守,而不至于如此激进……那么,是被利用了对吗?你应该有个推论什么的。”

    牡丹慢慢转身,将更广区域的场景传输给他们看,声音却一贯地清晰明确:“目前来看,直接推动力是金钱。从公权力的角度来看,很多人不想再花钱了。”

    “怎么讲?”

    “战后四十年,荒野上各类畸变现象持续不断地发生,可是,荒野上的游民部落灭亡了吗?并没有!根据不完全统计,游民人口已经实现了五连增,人口增长率甚至超过八十八个大型都市圈中的三分之二,寿命也没有太过明显的差异。”

    章莹莹打断她:“喂,战前战后一代还远没到自然死亡的高峰期。”

    “可眼前的情况就是如此!谁会去理会二三十年后的事情呢?很多人觉得,畸变没什么可怕,整体形势也还不错。成千上万的游民部落,上亿的人口,如此庞大的基数充当了小白鼠,在畸变高发地带生活了几十年。他们没有任何灭亡的迹象,甚至还十分兴旺,那为什么还要视之如猛虎毒蛇,每年花以万亿计的大价钱,去严防死守?”

    “……”

    “还有很多人考虑:随着畸变时代的到来,地球基因环境的变化,大规模的基因污染几乎不可避免。每年大规模的开销,最多只能将这个时间推后个几十年,一两代人的时间。既然注定了如此,现在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竹竿呵了一声,旋又感慨:“那毕竟是畸变啊!”

    “这个时代,经济是眼球经济,政治是眼球政治,没有眼球就没有一切。对某些人来说,战后初期制定的策略实在是太老旧了,按照以前的老规矩,把巨额社会投入砸进大家已经习以为常、迟钝无感的地方,这不符合现有规则。他们需要把钱投入到更具有增值空间、更有助于他们影响力的领域里去。

    “直面畸变、与畸变共存、让它变成可控的,可利用的积极元素——不论是否可以真正实现,对于政客来说,这种说法足够耀眼,能够转化出选票;对商人来讲,它足够瞩目,可以制造出全新的消费领域。既然如此,大家何乐而不为?

    “更何况,政客也好、商人也罢,他们也是大众的一员,他们也有相应的危机感和赌博心理。里世界也好、燃烧者也罢,这种过去成百上千年从未出现过的特殊元素,正不断渗透到全球治理体系中,并且取得了越来越重要的地位。面对这一切,有多少人能够淡定以对?

    “引入畸变,最糟糕也不过是把注定的麻烦稍稍提前,正常的话可以形成新的平衡,最理想则可以切实地控制并拥有这份力量——这种几乎没损失的赌局,他们为什么不干?”

    牡丹的表述,罗南基本上听明白了。这一套分析确实非常有见地,可她的意思是说,目前的局面已经是奔涌的潮流,无法逆转了吗?

    如果是这个结论,罗南不太喜欢。

    他并非对畸变有什么歧视,却并不喜欢在后面操控一切的人——虽然至今不太了解这人、或者这批人的确切身份。

    罗南也想再深入思索一番,但又有些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何阅音等人联想解析的层次应该远超过他……于是他想听一下更多的讨论,偏在这时候,已经来到了直播区的车队,突然发生了意外情况,吸引了他的注意。

    车队一角发生了些许混乱,原因是某位感染了畸变病毒的军方英雄昏厥了,在显性畸变的表达方式下,那位的状态明显朝着不可逆的深渊滑落下去。

    如此状态,这位军方英雄不可能再参加欢迎仪式,乘载他的医疗车立刻加速,离开车队,向另一方向疾驰。

    罗南心中一动,意念锁定了那辆医疗车。

    对于一个生命垂危的病人,隔着一层隔离服显然是不可能实施急救的。再次锚定的意念,甚至没来得及将影像传回,由外接神经元干涉形成的特殊“镀膜”就有了反应,新的指示灯亮了起来。

    由于相关成份太多,医疗车内的区域,甚至充斥了一片炽亮的光。

    咝,这变化真是猝不及防!

    就是个惊叹的功夫,相应的系统弹窗一个接一个的出现,进阶配方的理论完成度,以稳定的幅度向上飙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这位感染者对配方的贡献度就已经超过了黄秉振,使得相关数值的百分位也往上跳动了两个点。

    就是这样,与黄秉振那边对应得起来!

    罗南暗地里捏了下拳,这反应不太符合道德标准,毕竟一个是生命垂危的英雄,一个是卑劣好色的蛀虫。可就他所擅长领域的逻辑而言,两边的性质并无差别。

    话是这么说,当罗南意念在医疗车中打了个转儿,看到那位军方英雄的现状时,心里怎能全无触动?

    无菌帐内,铁塔似的汉子已经被禁锢住了,此时他正大口咯血,喉咙发出嘶哑的漏气声,本是坚如岩石的肌肉大幅干瘪下去,身体的大部份储备能量都被畸变过程所吞噬。

    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身体的刺激还在其次,对未来的绝望,以及畸变本身给精神层面带来的扭曲幻觉,足以让人类引以为傲的自由意志全面崩盘。

    罗南能够无视、甚至主动引导黄秉振的有关进程,因为他觉得对方精神世界毫无价值;可如今面对这一位,他心里头却颇不舒坦,只想把意念切出去。

    然而,便将意念将出未出之际,心头忽有些微妙的触动,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意识停滞了半秒钟,也在这个当口,密集聚合在医疗车内的“指示灯光”,有一角灭掉了。

    医疗车上,患者虽然已经除下了隔离服,但外围还是配备了无菌帐的,这也起了很好的遮蔽作用。短时间内,没有任何病菌外泄,至少列入进阶配方的几种原料,都圈在这片区域之内,非常集中。

    可是就在罗南意识凝滞的那半秒钟,有那么几道对应的“指示灯”,陡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虚脑系统中,显示的培养基“进阶配方”完整度,并没有什么变化,有关数据只体现“有和无”的问题,对量的增减没有要求,

    可是连续的指示灯灭掉,太奇怪了。是因为病菌、原料什么的暴露在空气中,不适应环境而迅速消亡?可同一种类的其他原料,明明还是好好的!

    罗南自然而然地将意识转移到“指示灯”破灭的区域。这期间,类似的情况还在持续发生。也亏得如此,经过几秒的巡逡,他便又一次收缩范围,聚焦在治疗床边缘,某个抢救人员身上。

    再观察几秒钟,罗南很想对这位讲:“喂,你的隔离服裂口了。”

    是的,这位一直在忙碌的救护人员,其身上的隔离服并没有完全密封,部分皮肤隔着轻薄透气的内衣,暴露在空气中。

    一片忙乱的时候,谁也不会注意到这种细节。理论上其自携防护系统应该提醒的,但也没有。

    罗南相信,多半是这位主动关闭的缘故。

    不正规的操作,便导致其人暴露在外的内衣化身为一张网,在充满了致命威胁的环境几个晃动,便沾满了感染者呛咳出的血液、飞沫,以及因抢救而剥离下来的皮肤组织等等,也许还有飘飞的病菌和其他特殊化合物。

    这人在作死?显然不是的!

    对于罗南来说,这位根本就是以可以目见的速度,将“网格”上沾满的那些东西,收集……不,吸入到更深层去。

    罗南将观测精度提到最高,穿过衣衫遮掩,才隐约发现。就是这个人,其皮肤毛孔中,有些“汗毛”正诡异地缩进探出,最长的时候可以探出两三公分,就像是纤细的“探针”,与内衣的沾染物交接,然后从纷杂的物质中迅速提取部分,甚至有所提炼,这才通过“汗毛”中空的管道,吸收到体内。

    如此过程,简直就像还有一个人,藏身在这个医务人员骨肉表皮之下,进行一系列精密操作。

    又或者,是个怪物?

    不管是什么东西,它们只对“进阶配方”的原料感兴趣。

    至此,罗南不可避免地联想到夏城这边,寄生在李一维子宫内的“肉瘤”。一者藏于内,一者显于外,若根据它们的目标,拼合它们的功能,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采集原料并存储。

    特殊的采集器。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