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八十七章 非重点

时间:2018-04-25作者:减肥专家

    好吧,是我见识少。

    罗南心下讪讪。他也感觉到,最核心的当事人,牡丹也非常淡定,完全没有搭理自家导师随性的玩笑,继续在任务频道直播。

    或许这种事情,在成年人的世界中真的不算什么吧。

    罗南把注意力放回到牡丹直播的内容上,正如她所说,很快广场上就投影显示了大量内容,不过里面绝大多数仍然是那些剪辑过的报道画面。

    对于正在进行盛大游行的春城市民们来说,应该是足够了,可以一浪又一浪的推高他们的情绪;对于何阅音、竹竿和章莹莹这样的专业、半专业人士也足够了,里面有太多可以推敲讨论的细节。

    问题是罗南在看了一轮之后,却不免有些气闷。他多少能够理解牡丹向他们直播有关情况的理由,知道这涉及一些大势力的政治行为,可要再往后推的话,就完全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了。

    事实上,牡丹带来的这条线索,与他的自我逻辑之间,还是有一定隔阂的。也正如牡丹所说,他的思维并没能扩及到一条跨越十多年的阴谋线过上,现在他更关注即时存在的东西。比如,正覆盖全球的灵魂披风之上千千万万闪烁的指示灯光。

    再比如,黄秉振身上的变化,与“进阶配方”的完整度形成了对应关系,一个刚进入畸变三期不久的问题人物,产生了配方中“不属于人间界的仙药”。

    后面有可能涉及到怎样的人物、怎样的因果关系——这才是罗南更感兴趣的领域。

    毕竟,这个逻辑是他本人挖掘出来的,每一个环节都扎扎实实地留存在他心间,而不是像所谓的“政治行为”那样,懵懵懂懂,似明非明。

    话又说回来,牡丹提供的线索中,还有些他特别感兴趣的东西。就是那位随军记者一直在暗示,一直在煽动的关键元素:

    畸变。

    牡丹已经把它点透了,罗南却还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可以想见,这类证据是不可能在投影仪画面上采集的,他需要更直接的接触。

    能力就代表某种任性。当罗南心念微动,灵魂披风的感应体系便微起波澜,虚无中的坐标系自然划定了大概方向,根据他所知的相关的信息,将其与感应范围内的种种实际条件相比对,概略梳理,也就是十分之一秒的空当,感应范围便不断缩小、剔除,集中在内陆西南方位那座人心浊流最为浓稠的都市区域。

    当大致区域划定,罗南反倒想起了另一件事。也是在西南方向,那座火山区的底层熔岩中,金桐的灵光种子也是很重要的验证工具之一,千万不要忘记了。

    现在罗南本人是分身乏术,不过他有一个最值得信任的小跑腿儿。

    “瑞雯。”

    精神层面的联系传导出信息,与罗南相隔上百层楼的某个区域,瑞雯悄然躲开了所有人的视线,无声无息的消融在暗影中。她用绝大多数人无法理解的方式,从本地时空跳转到云端世界,再从云端世界转回到本地时空。一来一回,在本地时空的距离已经相隔了两千公里。

    “我让摩伦给你拿,留神熔岩,那个血魂寺结构就无所谓了,反正是残次品。”

    安排妥了这件事,罗南心神移回,也越发的集中。他在春城区域锚定的范围迅速收缩,根据牡丹的描述、投影的显示,很快锁定了相对精准的位置。

    罗南仿佛一位无形的神明,从虚空中各个角度,观察这片已经建好了大批临时建筑的平整地块。根据他的理解,这处地块的位置和作用,大概就相当于夏城的三闸区。

    只不过和相对荒凉的三闸区相比,这边可要热闹太多了……至少暂时是这样。

    罗南的意念大致扫过,便看到有一批明显出自政界、军界的相关人员,正陆续到位。没有春城城区内遍地的乐队和鲜花,却更适合营造出庄严肃穆的气氛。

    当然了,相较于这些人,真正的主角还是那些在十几公里以外,乘坐各色交通工具,在军方机动部队保护下,逐渐向这片区域靠拢的人们。

    他们大多数衣衫褴褛,身上带伤,疲惫又兴奋,茫然又憧憬,多种情绪交织。他们形成的群体意识结构,与几十公里外的主城千百万民众,还有目前正在迎候那些军政官员们截然不同。

    毫无疑问,他们就是那只“从深渊里冲出来”的游民部落。

    在这只队伍中,还掺着一些军人,与周围那支负责保护的机动部队有明显的不同。这里面还有一些人,他们身处在数辆明显是刚刚安排的医疗车内,每个人都穿着略显臃肿的隔离服。

    显然,他们就是那些立下功勋,却又在畸变病毒的报复下,不得不面对叵测未来的英雄们。

    这其中,有的人始终保持沉默,有的人则在与身边的医护人员说笑,不管表现得如何,精神层面的信息不会骗人,他们的情绪应该是最低落的,却又隐然是整支队伍情绪起伏转动的主轴。

    看到这一幕,罗南下意识就问:“这事儿应该不是在做戏吧?”

    别怪他这么讲,实在是牡丹冷静的笔触和描述,早早圈定了这里面的阴谋元素。

    牡丹并不知道罗南的“进度”比所有人都快了一大截,她仍在将“直播镜头”对准广场上的投影画面,同时以轻淡的语气道:

    “人类世界本质上是一个舞台。有些人喜欢扮演角色,自以为是世界的中心;殊不知还有一种人,属于幕后的导演,喜欢铺就舞台,分配角色,变动剧本,使舞台角色从凡人到英雄、从朋友到仇敌、从亲信到祭品……这里面也许有很深的利益谋划,也许并无意义但乐此不疲。前面两种人碰在一起,自然是‘胜却人间无数’,毕竟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仍然是懵懂无知的玩偶,被人操控犹不自知。”

    “……”

    “说人话!”章莹莹为理解力匮乏的罗南打抱不平。

    牡丹平静回应:“据我了解,前出的近防部队和游民部落都应该是被操控的玩偶。”

    “那位仇队长我认识。”何阅音突然发声,“他是资深的燃烧者,强硬又坚定的一个人。”

    “把合适的人摆在合适位置,就位产生合适的结果。”牡丹倒真像是在演出一场舞台剧,说着玄虚又若有所指的台词,“舞台导演最喜欢干这种事,相对来说,不可控的因素,才是他们最厌烦的,所以他们往往以导师的面目出现,指引目标按照他们的逻辑来行事。”

    竹竿倒是对此挺感兴趣,兴致勃勃地讨论:“我倒觉得,世界舞台上不只是一个导演,几个人同排一台戏,这才是那些导演们最厌恶的事情。”

    章莹莹又冷笑:“不应该是拆台吗?”

    话题很快偏出千万里,罗南对此已经不感兴趣了。他的意识正在几辆医疗车上来回切换,试图寻找相关的证据。然而他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所有的被感染者都身着隔离服,而且那玩意儿做的特别完善,高级医疗车也已经做到了近乎于实验室的条件,灵魂披风并没有与他们进行物质接触的机会。

    没有接触,也就没有反应可言。

    罗南有些失望。不过在队伍中,他还是发现了一些更加隐蔽的“二期病例”,他们与裹在隔离服里的几位英雄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充其量一个是隐性,一个是显性。而不论是显性隐性,里面暂时还没有感染三期的例子——充其量也就是看起来吓人而已。

    相对而言,夏城这边除了一个被罗南强行催化的黄秉振,其他的病例都是“隐性”,一个比一个藏得深。

    这是否也就代表了夏城和春城在所谓的“舞台剧”中,不同的地位呢?

    此时,直播镜头终于给到了这个迤逦而行的车队,相关军政人员自然也有露脸的机会,总体上春城方面还在营造泪点和爆点,但作为更客观的旁观者,大伙儿几乎可以猜到以后的戏码了。

    何阅音就暂时跳出直播环境,询问道:“其他区域的报道怎么样?”

    牡丹回答:“很少正规媒体发声,或者深度评论。总体上还是在压,希望看后续的发展。”

    竹竿追问:“这代表什么?”

    “代表夏城不是中心,春城也不是。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小的突破口,可以作为未来整个风潮兴起时,一个让人信任的前例。”

    “春城都这种场面了……”

    “虽然已经是信息时代,可由于各大都市圈一些历史人文上的冲突,发生在遥远大陆上的故事,很难让其他城市真切代入,除非发生了与他们切身相关的冲击事件。”

    牡丹冷静地持续陈述理由:“论地理位置,春城和夏城不是最复杂的,周边的游民部落也不多;论人文环境,远东地区仍然保持着较为保守的伦理思维,这也影响到了政治环境,政府的控制力相对较强,他们没有道理把这里作为突破口。”

    “你认为的突破口是哪里?”

    “在平权运动成风的欧洲和太平洋对岸,他们表现得远比你们想象得更加激进。事实上,在西方一些城市,‘自助型’基因改造已经蔚然成风。相较于根据教科书或者专业人士的d.i.y路线亦步亦趋,畸变倒像是一个更有诱惑力和爆发力的新型赌博项目。”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