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八十六章 老套路

时间:2018-04-23作者:减肥专家

    都是灵波网用户,要讨论的话,把牡丹拉进任务频道就好了。技术上、架构上都没问题,就是过程有点儿微妙。

    “莹莹你好。”

    “这是对前辈的态度?”

    “莹莹姐?”

    “你比我大。”

    “妹妹?”

    “咱们没那么熟!”

    竹竿有点儿听不下去了:“喂,要爱护新人啊!”

    “女人撕b,男人滚一边去。”

    “……”幽蓝事务所内部矛盾都到这种程度了咩?

    章莹莹咄咄逼人,牡丹绵里藏针,两位同属于一个事务所的优秀女性彼此互怼,竟然没有影响做事的效率,嘴巴是占住了,可两人都在任务频道里,把各种检查视频、清单,以及相关资料等,有条不紊地发过来,供插不上嘴的“闲杂人等”查阅。

    罗南就看到,章莹莹那边的视频监控资料,已经找到了近乎于实锤的证据。

    比如,男性药剂师进入通向后台的甬道,在此期间再没有人进入,而一段时间后,出来的竟然就是李一维,衣着都没有变化。

    此外就是李一维在后台的行动视频剪辑,这位此前的状态确实非常放松,没有任何遮掩的意思,所以很清楚地录下了她在后台整个行动轨迹。包括她在又一次狩猎后,不知从哪儿得到消息,匆匆换下原上衣,在后台找了一件白衬衫的整个过程。

    凭这些资料,就能堵住很多人的嘴,甚至可以进一步形成某种交涉筹码。

    嗯,这是何阅音说的。

    至于从水意体内提取的分泌物,也可以作为一项硬扎扎的证据,在生物学意义上,给李一维和药剂师画等号。

    “boss,你的判断力,基于天赋的判断力,真的是一个奇迹。”竹竿毫无保留地将赞美送上,“这种破绽百出的作法,完全是因为你的突击打乱了他们所有的步调,我到现在也想不通你是怎么抓到线索的。理所当然,某些阴谋家就算挠破了头皮,也别想知道。”

    罗南还是脸皮薄,忙给自己转移压力:“主要还是阅音姐设局设得漂亮。”

    何阅音闻声抬头,往这边笑了笑,又继续安静查阅牡丹发来的资料,其实也算不得是资料,而是一系列公开的新闻链接。来自于全球各大通讯社,最远达到了十二年前,最近的则是在今天。

    前面的那些,罗南看了一下,都与荒野游民密切相关。确切地讲,都是游民法案相关的舆论资料。

    最早的,是太平洋那边某个城市,开风气之先,通过的《原国籍公民及后裔入籍法》,以及相应的游民帮扶条款。从那以后,这十多年来,各大城市一直通过各种类型的游民法案,吸收荒野游民进入这个名义上封闭的城市生态系统。

    比如夏城,每年都在吸收游民,罗南前段时间还在三闸区看到了内迁的游民部落,翟工的干儿子翟维武,就是从那个部落中来,通过孤儿院转接一下,就无缝接入了夏城既有的社会体系。

    除了权限上的些微差异,走在大街上,谁也分辨不出谁是城市原住民,谁是游民。包括罗南在内的广大市民,对此早就习以为常。

    可是,从十多年前的旧闻中,却看到当初的社会舆论是什么样子的。所谓的“闻之色变”,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形容词。

    罗南算了算时间,不免惊讶:“这是我当初回城的时候吧,原来当时争论那么激烈,我一点儿记忆都没有。”

    何阅音轻声补充:“政策能够落地,最初几年,能力者协会在里面是出了大力的。听说当时每个城市的分会会长,都是有关法案执行的安全顾问……”

    按年龄算,竹竿才是那个时代真正的亲历者,当下就笑道:“很正常,当时‘合理畸变’、‘可控畸变’的说法很流行,协会也认为说,能力者的出现和壮大,与畸变时代的出现脱不开干系,那时候大伙儿都摽着劲儿要壮大力量呢。不过我记得,到后来还是实验室检测技术出现突破……”

    “技术层面上的事,在这里没有意义。”牡丹骤然摆脱了章莹莹的言语纠缠,准确切入话题焦点。

    竹竿不以为忤,反而笑道:“新人说得没错。当时真正招惹眼球的是这种‘防火墙替代不了歧视墙’、‘技术替代不了勇气’……呵呵,我还得记得一夜之间,全网络都是这种消息,鸡汤灌得饱饱的。”

    “现在也都是一个路子。”章莹莹赞同竹竿的话,间接也等于赞同牡丹,不过气氛依旧微妙。

    何阅音在频道中,打开了今天的春城新闻,其中最醒目的一条标题是“他们从深渊向我们走来”。这是一组系列报道,今天已经是第七篇了。

    主要内容很清晰,是一个内迁的游民部落,在回归春城的途中,遭遇畸变种兽潮冲击,春城近防部队前出接应,面对逆境、绝境,护持游民艰难回返的故事。

    报道是由随军记者即时发回,文笔老到,剪辑精到,直击一线惨烈场景。让罗南这种局外人看了,一时也觉得头皮发麻,恨不能直赴前线,攘助一臂之力。

    然而,提供这些资料的牡丹,却是以格外冷静的方式,逐一标出有关报道中,某些特殊字眼儿、细节,提醒他们注意,隐藏在真实惨烈的事件背后,某个一以贯之的线索:

    “仇队长受伤了。”

    “令人厌恶的翼手蝠,糟糕的病毒携带者。”

    “仇队长的异常体温已经持续70个小时,同样的发热症状还有5个人。”

    “游民也有发热症状,但情况明显好于职业军人,也许具备了一定抗体。”

    “没有人愿意去琢磨那个词,它却像是毒虫,嘶咬每个人的心脏。”

    “空投又一次失败了,医务官在程序和现实之间来回碰壁,精疲力竭。”

    “事情似乎有转机,或许命运也可以妥协?”

    “情况在好转,仇队长脸上没有笑容。大家正远离深渊,可深渊也许就在他眼前。”

    由于视频资料太消耗时间,罗南等人都是先看文字报道。面对这些标线的字句,既揪心,又有一份被强行拽出的疏离感,古怪极了。

    牡丹适时为他们介绍:“目前这件事基本已经结束了,虽然有不可避免的牺牲,以让人更加印象深刻,但总体而言还是喜闻乐见的大团圆结局……至少现在是这样。目前春城的跨年活动,已经彻底变成了欢迎英雄归来的全城游行,军人英雄、游民英雄,他们用坚强的意志力证明了,畸变种不是不可战胜,畸变也不是不可战胜。”

    办公室这边,罗南几个人眼神交汇,多多少少都听出了牡丹的意思。末了还是何阅音询问:“我需要一个直播信号。”

    “我可以提供,就在现场。”

    话音方落,山崩海啸般的欢呼声浪,便穿过灵波网的线路,直接碾压过来。牡丹开启了共享视角,同步传递她所见的情景。

    她所在的位置应该是某条繁华大道一侧的酒店阳台上,居高临下,正好将下方数以十万计的灯火人流纳入视界,偶尔转眸他顾,还能看到相邻阳台上的其他旅客。

    罗南就觉得,相邻阳台上,有位老先生似乎在哪儿见过。刚有一个分心,那老先生便向这边招手:

    “唐仪,要不咱们几个去广场上凑凑热闹?”

    “……”牡丹也是哑然半秒,才回应道,“吴老师,我们挤不进去的。”

    哎呦,这答案来得真是猝不及防。

    罗南眼皮连跳两波,之前一直埋在心底的某个萌芽,还没来得及浇灌发育,就迫不及待地催熟,连果子什么的都落地了。

    他此前就曾想过,牡丹是知行学院的学生,而学院神秘学研究社的现社长、号称“血牡丹”的唐仪,其绰号中就有一个“牡丹”,据人描述,形貌性格特征也有接近之处;再加上市政广场事件后,唐仪据传是和导师去荒野开展研究,牡丹也适时地出了长差,两个角色之间的联系,由不得他不多想……

    如今果然应验了。

    问题是,明明最简单不过的关系,却被强行凑成了巧合——也就是罗南杂事缠身,考虑过却一直懒得去找唐仪的影像资料,否则这根本一点儿惊喜效果也没有好吧?制造这一切的武皇陛下,究竟图得什么!

    倒是“血牡丹”唐仪的导师,吴尊亮教授,正是潘文教授的丈夫,这件事还有点儿小小的趣味感。

    此时的罗南迷之尴尬。

    倒是牡丹,也就是唐仪了,表现得颇是淡定,几句话应付过吴教授,继续直播现场情况:“由于防疫要求,那支从深渊折回的队伍暂时没法入城,目前只能通过视频直播的形式,与市民见面。我的位置还不错,一会儿可以直接看到广场投影的直播画面……”

    “唐仪啊。”吴教授又在隔壁招呼,这次没有画面,只有笑呵呵的声音传过来,“当你女朋友的直播员呢?”

    ……是不是听错了什么?

    罗南给噎了一记,下意识把视线投向其他人,这时就看出大家的城府来,别说何阅音与竹竿,就算一直莫名与牡丹不对付的章莹莹,此时也面不改色。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