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八十一章 大人物(下)

时间:2018-04-17作者:减肥专家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秦一坤和高德都是很好的执行者,不管是否真正理解罗南的意思,都把完成任务放在第一位。

    前者抬抬手:“设卡的话,高哥你比较像。”

    高德也不推辞,他点点头,伸手入怀,拿出一副墨镜戴在脸上,遮去了稳重的大叔范儿,显得冷酷严肃。

    他是军人出身,言行举止都是军人神作书吧派,以他的履历和形象,唬弄一下外行人完全没问题。更何况,为方便行事,罗南的这两位保全主管,都有硬扎扎的官方证件,sca过来查也不怕。

    果不其然,当高德冷着脸,站在过道中央,示意人流停下的时候,走廊里正迅速接近的那帮人虽是莫名其妙,但前排还是有人下意识听从。只要有两三人如此,其他人便不免受到影响,陆陆续续停步。

    “怎么回事儿?”

    后面有人问,又有后台工神作书吧人员试图上前交涉,才出列就被秦一坤拦住,当头就是醒目的证件压过去:“临时安全检查,请配合。”

    “我们都是安检进来的,有这个必要吗?”工神作书吧人员一头雾水,可他这样说话,就等于是被秦一坤带进沟里了。

    过来的毕竟是明星人物,负责引导的人员中,还有一个后台总监助理跟着。此时见情况诡异,便走上来,眼中浮现疑云。

    他看前面这帮人,除了秦一坤和高德以外,男男女女都不像是公务人员,区区两个人,又没有任何仪器,怎么检查几十号人?徒手搜身吗?

    可神作书吧为圈内人,后台总监助理即使怎么看怎么觉得秦一坤和高德可疑,却也明白这种时候能进后台还摆出这副姿态的,绝不会是善茬儿。

    就算是个恶劣玩笑呢,没搞清楚事态之前,他也不能轻下定论。他一边暗示助手与上面联系,一边与秦一坤交涉:“这位先生,后面的节目差不多也结束了,演出设备、道具什么的都会从这儿走,一堆人堵在这里,会严重干扰后面的节目……”

    秦一坤哪理会儿这个,现在他也大概理解了罗南如此安排的用意,干脆就把事情往最恶心人的方向去讲。他面无目表情地将证件挪到后台总监助理眼前:

    “接到举报,有人大量藏毒。”

    最后的字眼儿一出,那边人群中便有多人脸上变色。

    mmp!

    后台总监助理差点儿一口唾沫喷他脸上。故意找茬,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谁特么不知道,以圈里的风气,还有今晚的特殊情况,在后台现搜各类小药丸,能轻轻松松找出一公斤来!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能不能别搞这种砸饭碗的事啊……

    这时候,远方的舞台上,乐声断去,礼貌性的掌声响起,随后就是主持人报幕的声音,或许是他说了什么喜闻乐见的段子,很快就传来了观众的声声笑浪,似乎比莫雅等人结束演出时还要来得热烈。

    罗南顾不上考虑山溪乐队演出成功与否,他看着眼前的已经开始萌发的混乱势头,反而越发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有些时候,所谓的直觉,会比逻辑成型的速度快上不止一步。也是直到此刻,罗南才搞清楚自己的潜在思路。

    他的精神感应网络,可以随时调整时间、空间条件刻度,并直观呈现。也因此,他发现了一些可能性。

    章鱼发现线索是在登台演出的准备区附近,如果时间赶得比较巧,正好把目标药剂师给堵在那里的话,会出现比较有趣的情况:

    为了保证秩序,那里是一个单行道。同时被即将上场的演出人员塞得满满当当,逆行的话会很扎眼。正常状况下,也许还没什么,可要是章鱼、猫眼包括瑞文,三位能力者同时在附近,那位药剂师一时半会摸不着底细,未必有那个胆量。

    这样一来,留给那个药剂师的只有两条路。一个是冲上舞台,跳进观众席;另一个则是从后台两个准备区之间的应急通道中穿过来。

    前面那个可能性几近于无。而两个准备区之间,有下一楼层的通道相连,不时有人根据舞台安排穿梭往来。多出一两个人,并不奇怪。

    那么,药剂师就很可能穿过应急通道,从这边的离场通道离开。

    当然了,这只是一种可能,也许章鱼没有及时堵住,药剂师早已经离开;也许药剂师早早穿过了通道,在那群香风美人之前,亦即罗南等人倾听竹竿演讲的时候,就已经成功撤离。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这几条时间空间条件同时满足,情况就会很有趣了:药剂师极有可能混在眼前或之后的演出人员队伍中,和罗南等人碰个正着!

    概率上或许不太好看,可眼下闲着也是闲着,为什么不试试呢?

    罗南正考虑如何做一个“小小的”刺激,以锁定可能的目标。手环再次震动,仍然来自于莫鹏:“南子你搞什么?太后已经问了八百遍了!”

    “我和海京哥在后台呢,这里位置也不错,从头听到尾……你在剧院里还打电话,注意素质。”

    罗南随口把莫鹏应付过去,挂断通讯。也是此时,他忽然想到,身边的海京也是业内人士,在后台待了这么久,似乎也能帮上忙?

    所以罗南顺口问一句:“海京哥,这些人,你都认得?”

    这声招呼,让很多人视线转到海京脸上。后者好无辜地栽进漩涡里,也是愣住了。

    “海京?明堂文化的?”

    “嗯,是的,毛总监。”

    “我是总监助理。”

    毛姓后台总监助理一点儿都不领情,他心里正闷着没处发泄,终于见到一个能hold住的,满腔邪火就有些控制不住:“海京,这是怎么回事儿?你和他们认识?你……”

    话说半截,毛助理猛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脸皮骤然青得发光,情绪推动之下,已经开始口不择言了:“这特么是你招来的?你搞什么鬼!之前那档子事儿还没跟你算账,你们明堂文化不想在圈里混了是不是?”

    霎那间,一行人的视线“刷刷刷”的集火,几乎有把海京万箭穿心的势头。

    这种场面,真不是哪个业内经纪人能经得起的,海京算是条汉子,并没有崩掉,只是深皱眉头,想开口辩解几句。

    此时,罗南抬手拦住了他。

    要么说,刺激是很必要的手段,人们的心理状态一旦发生变化,罗南便从精神浊流的趋向中寻找到了微妙的痕迹。

    罗南不知道一位能力者的藏匿极限在哪里。只看资料,很多人可以把自身的生命痕迹收敛到最低,呼吸、心跳甚至是体温,都能伪装得天衣无缝。

    但他认为,对于精神层面来讲,几乎不存在类似的情况,除非目标真的是无念无想,否则往往是按下去这头,翘起来那头……好吧,就算是真的无念无想,在滚滚人心浊流之间,岂不是更加醒目吗?

    罗南早前就发现,让秦一坤、高德拦路检查,队伍里面就有人心虚了。严格来说,那些都是有嫌疑的,但数量未免太多,要锁定到具体的人并不容易。

    可现在,新一轮的刺激形成,前后两种反应再做比对,有意思的细节便出现了。

    罗南的视线在人群中巡逡,希望能够进一步缩小范围。他能无视其他人的视线,问题是海京抵挡到此刻,也快到了极限。

    “南子,你别害我!”

    “没关系的。”罗南把能够调动的全副心力都放在精神浊流的细节变化,回答得好没诚意。

    海京从牙缝里挤出话音:“莫雅他们已经下台了,要从这里过啊!”

    “唔,我知道,正好有些事儿能用到水意姐……话说海京哥,这个仇恨你可真是拉得足足的,回头会成为行业公敌吗?”

    “……”

    “我是你同行我也恨,明明可以回去嗑药狂欢了,突然被横插一杠子,要谁谁都烦。”章莹莹笑眯眯地凑热闹,说话间她明眸流转,也学罗南在人群里搜索目标,只是毫无线索。

    罗南倒是很赞同她的逻辑:“虽然是误会,可怨念确实很强烈,也有明确的针对性。如此一来,这般还能放过海京哥你的……要么是佛,要么是魔。”

    自毛助理以下,一干人等面面相觑,几乎以为罗南是个精神病患者。毛助理也发现了,这里挑头的,竟然是罗南这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娘的,这种环境下,越是年轻越危险啊!

    说不定就是个大人物。

    毛助理还想尝试沟通一下,可这时候,他的顶头上司,后台总监打电话过来,开口就把他骂得狗血淋头:“你那边搞什么鬼,下下个节目要从东准备区上场你不知道?现在特么都肠梗阻了,你用手指头抠去啊?”

    “总监,是这么回事……”

    “哎,这边怎么了?”

    通道后方,亮起了一把沙哑嗓子,罗南依稀有印象,那是山溪乐队键盘手马楼的声音,有点儿强行提气的意思,情绪上还很低落。

    事实上,从莫雅以下,整个乐队的情绪氛围确实非常糟糕。他们匆匆下台,匆匆离开,正好经过这条通道,和前面的演出人员堵在了一处。

    罗南下意识想给那边打个招呼,可一念方起,精神浊流的趋向,就又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似乎正是因为莫雅等人到来而泛起。

    这边……呃?

    罗南几乎已经锁定了目标,可是对方在精神层面上的条件契合,却并不能压过部分关键判断条件的缺失和相悖,有的甚至是毫无道理。

    不,等等,就是因为毫无道理,才让他一直搜检不到不是吗?

    罗南再转向海京,示意他往人群一侧看:“海京哥,能在这种时候,还对你保持公正客观态度的,你一定要表示感谢——这位,你认识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