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七十九章 半成品

时间:2018-04-05作者:减肥专家

    罗南还记得,当时他与牡丹搭班子,接受追查畸变种入侵事件的委托。可随着调查不断深入,畸变“入侵”变成了畸变“感染”,一次据说是“意外”的事件,却沾染了越来越多的阴谋气息。

    为此,原委托人三闸安防先缩了,委托报酬均给予结算,也就没了进一步追查的理由。后续如何,罗南并不太清楚。

    只是前几天,在星空会所遇到那个“优质偶像”兰林,心生疑惑,才又从何阅音处了解到,有关调查还在继续,只是由武皇陛下安排,进行某种“钓鱼”行动。

    现在鱼没钓上来,水体却给污染了,还涉到他的家人。

    罗南说要找牡丹,其实是想让武皇陛下那边,给一个明确的说法。

    牡丹或武皇陛下的复没那么快,倒是何阅音那边又找上来:“罗先生,现在事态升级,我们也要多方用力。在你的构形解析未完成之前,以往的成功经验,不妨先用起来。”

    “成功经验?”

    “市政广场事件中,你精准判断出二期感染的有关嫌疑人,打开了局面。现在我们想继续从这条脉络入手。”

    “呃,这倒也是。”罗南自个儿都愣了几秒,才记起当时的情况。

    记得他当时是以格式论的“社会格式”为蓝本,结合既有的生命星空模式,再加上修馆主根器、根性、根机的表述,建立了一套“阶梯状分布感应系统”,细化了能力者与普通人之间的层次判断。

    正因为如此,才捕捉到了二期感染者在生命星空的特殊位置,后面也抓住了克隆人的尾巴,是个很不错的观照模式雏形。

    说它是雏形,是因为当时罗南只是做了一个灵感集合,属于临时性的创造,很快,这种感应模式就被灵魂披风、“大坐标系”等更具突破性的成果所替代。部分思路和特质被消化吸收,但也没有后续的研究开发。

    放在一个月前,罗南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有更好的模式,当然要用,之前特质只需消化吸收就可以

    可如今,有了虚脑系统和使用说明的校正,有了在云端世界雾气迷宫的挫折,当然还有母亲遗留资料的引导,罗南的想法就截然不同了。

    “当时的思路应该没问题,可感应模式改进,细节的填充和修正非常重要”

    “罗先生?”

    “呃,我的意思是:可以,正好我也想看看,究竟藏了多少这样的家伙。话说只要能够找到其他类似的家伙,且有一定规模的话,基本上可以确认,是某个势力的阴谋了,对吧?”

    “是这样,到时会与政府军方有更密切的联动。”

    “了解。”

    罗南看了下手环,标志性的乱码表盘常明不灭,这是他参与所谓“盛宴”的通行证,是在市政广场事件中,明堂文化的某个中层“上供”给他的。当时只当做一条普通线索,可看现在的势头,上面还真可能串着大鱼。

    要捕鱼,就需要一张足够大且结实的网。

    先用以前的思路试试看吧。

    罗南忆当初在市政广场那边的做法,以他独有的生命星空感知方式,覆盖了云都水邑周边区域,将一切生灵的生命草图尽都纳入,还要再加上灵魂披风这个大外挂,顺便把整个夏城也给拢进来。

    感知范围和感知精度都不成问题,剩下的就是分门别类、调整参数靠,这个支离破碎、网眼稀烂、随时供人穿进穿出的感应网络,真的是我的作品吗?

    罗南的意识在生命星空中巡游,那份感觉却像是裹着一块破布在街头蹦迪。他严重怀疑,这样的感应网络,发现一个目标,是不是同时要漏掉十个?

    这还是基本思路正确,且感应模式多轮调整之后的结果。出现这种问题,只能说明当初他那个阶梯式分布设计的细节把控,稀烂到家。

    这种东西好吧,要客观,要冷静!

    罗南努力摘除那些直观感受,努力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他也知道,自家感应网络还不至于如此不堪,可在认知体系持续补全、提升之后,再面对一个月前的作品,真的挺伤自尊心的。

    当时,他基本思路是有的,但对构形的理解几近于无,不具备有效的结构意识,一应细节上都是惨不忍睹。

    现在,他必须考虑更多。除了基础细节的补全外,可以与此前一直琢磨的血意环堡垒侦测模块相结合,加入对精神浊流的观照、对危机趋势的感知这一切,也都可以与精神感应结构重塑这个大课题结合起来。

    唔,控制住、控制住!

    罗南敲了敲脑袋,应用性的问题,三转两转就变成了体系建构,他是不是想太多了?

    天人交战半晌,罗南还是在某种内生动力的驱使下,张开了口:“那个,阅音姐。”

    “罗先生,什么事?”

    “能不能给我点儿时间。”

    “当然,当然要有。”

    何阅音表示理解。要知世界上这么多精神侧强者,能够在实验室外捕捉感染二期目标的例子,有且只有罗南这一人一次而已。谁也不知道罗南是怎么做到的,可想来难度也低不到哪里去,有些准备时间再正常不过。

    罗南确实在准备,但这份工程量,已经远远超出了应用问题涉及的范围。

    他走到一旁,通过外接神经元操作界面,打开一份数据库文件。

    这里面是母亲多年来有关构形研究的原始数据记录。里面有多个类项,从基本的研究时间,到各种结构实例的数据测算、不同的结构变种、相应的计算公式等等。通过链接,还可以获得一系列设计思路草稿,可以说是多年研究资料的总索引。

    罗南需要从中汲取灵感。

    当然,还有虚脑系统的使用说明,这份言简意赅的说明,以及与之相配套的庞大数据库,与母亲遗留的资料一起,共同呈现给他一个宏大体系的一角。

    对这个体系,他连基本认知都还没完全做到,遑论掌握,暂时也只能是练习和磨砺。

    比如现在,只需参照这小小一角的建构水准,就让他发现了前面一段时间野蛮生长的结果,是多么的粗陋可笑。

    毫无疑问,他的精神感应网络,要在构形体系之下进行一次关键性的调整乃至重构,将野蛮生长、无序累积带来的弊病,一洗而空。

    这是个大工程,罗南连学都没学到家,轻易发力,更可能是自毁式的无用功。只能暂时与弊病和不足共存,徐徐图之。

    可话又说来,对于那些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粗陋问题,实在是不能忍!

    “阶梯分布结构中,模糊区间是重中之重,至少要设置三到四轮筛选,出现逻辑错误的,再进行主动判断,这点使用说明讲过

    “筛选结构的话,使用说明提了五种,但妈妈的资料集里,也有两种,应用面狭窄了些,却能更加严密。我学习的时候就该想到的,还是不够认真!

    “唔,每一个质变的层级,都要微调,各结构之间,还要彼此照应,暂时不要搞太多,先试三轮组合?是不是少了点儿?”

    偌大的精神感应网络,在罗南的意念引导下,部分区域开始了编织重构,嵌入新的构形,期间能够解决部分问题,但也会出现新问题,需要不断地调试。

    也就是罗南,换了随便哪个精神侧强者,在自家感知结构上如此折腾,错乱、损耗以及反噬,都够喝上一壶的。罗南完全不理会这些,他只是不知足:

    调整前的感应网络能用么?

    能用,太烂了不用。

    调整后的感应网络总能用了吧?

    能用,但还可以再优化一下,等会再用

    罗南就这么坐在草坪上,静静“沉思”,浑不知今夕何夕。项目团队里的人,都小心翼翼地避开,生怕搅乱了他的思路。

    但有人可不理会这个,不知什么时候,一个通讯打入,非常强硬地纠缠,直到罗南接通。

    莫鹏第一时间嚷道:“怎么还没来!”

    可以听到,那边正传来嘈杂的欢呼声、尖叫声,纷乱至极。

    “怎么了?”

    “莫雅的演出啊,只是往后调了两个位次,眼看就快开始了。话说你早该到了呀,太后都问了好几了。”

    “呃”

    精神感应网络的细节,与现实层面的情感需求撞在一起,在罗南脑子制造了一场惨烈的车祸。

    他一时有点儿懵,下意识松开了对略见雏形的阶梯分布式感应结构的把控,让这个全新的感知结构放射扩散开来。

    半秒钟后,他就锁定了莫鹏以及姑父姑妈所在的位置。

    “嗯,直线距离只有七百米检索速度还可以更快,亲人身上加个星标什么的就更好了。”

    念头此起彼落,最后还是情感层面抢占上风,他应该给家人一个交待:“我马上到。”

    挂了通讯,罗南便对身边的章莹莹道:“我还是先去那边看看。”

    章莹莹有点儿晕:“那二期感染目标”

    “那个啊。”

    罗南抬眼看了下仍未消去的投影工作区,以及上面被他抹画得面目全非的三维透视图,点了一键复原,恢复了清爽界面,然后拿起电子笔,在上面重新标示:“这里、这里、这里,还有海天云都这边,水邑青石也有,再往外扩的话,大生活区有四个人聚在一起,还有”

    他愕然停笔,看一个个透视图上一个个手工彩圈,后知后觉:

    “这么多?”

    此时,经过临时改进的精神感应网络持续扩张,很快跨出罗南自身的核心网络,替换掉灵魂披风与物质层面的干涉结构。由于涉及到物质层面,灵魂披风那边需要一段时间的转化。可随着转化过程的持续推进,一个个的检测反应陆续呈现在感应网络之中,分布在夏城的各个区域。

    星罗棋布,密密麻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