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七十八章 多线头

时间:2018-04-04作者:减肥专家

    或许是罗南的表达方式比较特殊,何阅音那边也没能第一时间回应。而在庭园中,黄秉振的刺耳嘶叫声,则迅速超出了此地“氛围”可以容纳的上限。

    那些在药物和**作用下,纠缠折腾在一起的肉.虫们,终于有几个分过一点儿注意力,也由于罗南一行人并没有刻意阻挡周边视线角度,使得附近小部分人透过人群间隙看到了这一幕。

    坦白说,黄秉振此时的形体状态,着实在挑战正常人的心理和生理极限。不知是从哪个人开始,满溢恐惧情绪的尖叫声,也像是某种烈性传染病,一路传递下去。

    低配版的伊甸园崩溃了。一些人开始奔逃,还有人狂打电话叫保安。当然更多人还是刚从迷茫中醒来,只是融进了混乱,却并不知道混乱的源头和真实究竟是怎样。

    至于源头本身,黄秉振还在挣扎,他自个儿就不是太清醒,以至于只是纠结于痛苦本身,却浑然不知,他的身体躯壳,正以惊人的速度消瘦干瘪下去。

    “真的是畸变。”从黄秉振的身体变化上,竹竿找到了更直接的证据。

    生物体畸变,是一个改质换性的过程,此后便可以获得超出常规极限的力量,从这个角度来说,用“进化”来描述,也不是不可以。

    可这一过程,仍不可能摆脱基本的生命逻辑——但凡进化式的改变,必然需要能量,畸变过程更需要大量的能量。

    正常人、正常生物的身体,根本无法支撑这种消耗,一旦进入畸变过程,在能量严重缺失的情况下,必将服从于生物本能**的驱动,疯狂觅食猎食进食,以补充畸变所需的巨大消耗。

    由于猎食渠道、消化吸收较为低效,相当一部分进入畸变过程的生物,都撑不过去这个关卡,最终因“营养不良”这个搞笑的理由死掉。

    相反,如果能够进化出高效进食模式,及时获取充沛能量,就代表一头新的畸变种诞生。

    至于黄秉振现在的情况……显然是没有可能了。

    “饿,饿!”黄秉振喉咙里发出沙哑干涩的声响。随着身体的干瘪化,他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看上去就像一具行将就木的饿殍。

    另一边,何阅音没有麻烦罗南,而是开启任务频道模式,多方交流,借此联系章莹莹,让她开启了视角共享模式。

    对现场有了直观了解之后,何阅音很快提出建议:“给这人打营养针,至少三个单位,否则很难避免猝死情况。”

    章莹莹和竹竿都看罗南,后者无可不可。

    当下就有军方学员上前,给黄秉振注射了随身携带的军用营养针剂,并按何阅音的建议,一次性注入三倍剂量。

    带着刺激性的药剂入体,效用发挥得很快,黄秉振一片浑沌的眼眸中,甚至开始聚焦,略见清醒。

    然而在某种意义上,这是更惨痛的酷刑。

    不一样,眼前的情形和黄秉振早前所想的完全不一样,没有任何共同点!

    他怎么会落到这一步的?瞳眸聚焦在前方乳毛未褪的少年人身上,人影从模糊到清晰,相应的仇恨和恐惧,则像是轮流抡起的巨锤,一次又一次轰击他的意志壁垒。

    很快的,仅有的这一点清醒就崩溃掉。毁灭性的情绪仍然不放过他,持续地冷酷地轰击,直至将他所有的意念都轰成粉碎。

    黄秉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嘶叫。叫声中,眼泪鼻涕一发地流出来,与原始**互相冲突、消解,也注定了他这一轮畸变过程的大失败。

    “除了能量缺失,精神层面也完全没有驾驭的能力,我做的构形还是忽略了这一点。”

    罗南观照、解读黄秉振的形神结构变化,同时通过外接神经元界面,收集相关的原始数据。

    他做得很专注,而周围的学员们投射过来的眼神,就越发地复杂了——有这么个项目负责人,貌似不太妙?

    罗南对此没感觉,他只是琢磨有关技术问题:“或者执行方并不准备让感染者在清醒的情况下进入三期……可物质基础是必须的,那么应该有某种能量供给系统,否则这样的人多出三五个,所在之处,立马就是一场猎食屠杀。”

    得出初步结论后,罗南也对临时制作的构形进行了些许修正,将其作为模板,与周边环境相对照。

    这项工作并非用人力完成。

    云都水邑这边,结构和环境太复杂了,在此背景下,有无数的可能性。能够与构形拥有较高相似度的,也许是一个楼层,也许是一个房间,但也可能是一栋大厦,甚至是整个大生活区。

    罗南很聪明地调动了灵波网的超算资源,进行相似度比对。

    另一边,章莹莹、竹竿与何阅音则通力收集现实层面的情报。章莹莹就问会所负责人:“有关黄秉振的行程,你知多少?”

    负责人战战兢兢地回应:“他们在这儿会有狂欢,一直持续到午夜之后,接下来就不知道了。”

    “那个客人呢?曹山海说的那个黑瘦野性的家伙,他进了你们会所,现在人没了?”

    “这个,他是黄少,呃,黄秉振带进来的,具体的我真不知道。”

    说话的时候,会所负责人不得不近距离倾听黄秉振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勉力回答了几句,整个人都要崩溃掉。

    章莹莹看得心烦,摆手道:“得了,你把监控调出来就好。”

    负责人当下叫苦:“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

    “入口出口呢?”

    “这个,当然是有的。”负责人点头不迭,现场与监控室联系。

    调查监控视频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专业人士参与,何阅音主动接下了这活计,很快安排妥当。

    “有些事情,还要先理出个脉络。”

    此时竹竿敏锐地查觉到,罗南暂时闲了下来,为避免他再沉浸下去,不好交流,便扯着他讨论问题。

    “罗老板你说过,那个黄秉振的同伴,可能才是最关键的人物。按照推断,他可能是一个专业的能力者药剂师,通过畸变感染手段改变黄秉振这个色鬼脆弱的**根基……那么问题来了,这是一个特例,还是无数案例中的一个?是个人做法,还是某个势力?”

    有超算资源替代验证,闲着也是闲着,罗南也不介意聊上两句:“反正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三闸安防那边的畸变种入侵事件。”

    “嗯,肯定要按这个方向调查。还有危险级别……超凡种啊!”说着,竹竿就有些牙疼。市政广场事件,他并没有直接参与,但事后也听说其冲突之凶险,多年罕见。

    那个神秘的超凡种洛元,连欧阳会长都敢刺杀,其掌控的强大克.隆技术,更是有化身亿万的效果。

    如此强者,只在那日惊鸿一瞥,便不复现,可正如他深藏在无尽深空之后的“位面弩”那般,一旦显露锋芒,便是生死立见!

    有高层次人物影响,过早过多的判断只会暴露出浅薄的一面。讨论的话题终究没继续下去,可突然提及的洛元,让罗南也不免多想一层。

    那个洛元,最早出现的时候,其实是与莫雅等人进行交流,这条线索甚至可以追溯到十月份的满城音乐节。

    这是缘份呢,还是某种未知因果的一部分?

    罗南必须承认,有洛元这种强者在前,使他清晰感受到了来自现实层面的压力。

    还有,黄秉振这里延伸出去的短小链条,也把莫雅给牵扯了进来。这就由不得他不多想:姓黄的终究是一时兴起,还是另有阴谋?

    罗南搜检过黄秉振的意识层面,却因为这厮意识过于混乱,并没有得出有意义的结果。

    “了无头绪。”罗南很不喜欢这种被动猜谜游戏,最重要的是,这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boss?”

    “啊?”

    这次叫他的是章莹莹,这位似乎看破了他的心思,笑眯眯地道:“我已经通知章鱼了,猫眼也在那儿,正调配力量,肯定要对得起危险等级。你姐那边,别的不说,像姓黄的这种渣渣,十个八个也别想有沾边的机会。”

    “呃,谢谢。”

    罗南倒不是很担心莫雅等家人的人身安全,毕竟瑞雯还在那里。有小姑娘在,对潜在威胁的反杀能力,至少能提两三个档次,而且预警能力、远程配合能力,都是最顶级的。这和罗南亲身在那边,也没什么差别。

    看到章莹莹,罗南想到的是一件事:“事务所那边,对畸变入侵事件应该有进一步跟进吧。”

    “那是牡丹全权负责的,她最近出远门,就和这事儿有关。只是事件密级比较高,我这边不太清楚。”

    “哦,事务所还有你不知道的事啊。”

    罗南随口调侃了一句。又想起他与那个神秘的牡丹,联系方式很有限,除了当初执行任务时的临时渠道,竟然连通讯号什么的都没有。天知道武皇陛下为什么要玩这一出。

    他不想在这方面多费脑力,径直道:“如果有最新进度,我想第一时间知道。方便的话,让牡丹联系我。”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