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七十六章 同道人

时间:2018-04-02作者:减肥专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彩排的时候都好好的。”

    莫鹏只是一个普通观众,最多加上一个演出人员的亲属身份,要说知道什么内情,未免太难为他了。那边卜啦卜啦说了一大通,只是为了缓解心焦的症状,并没有说出一二三来。

    罗南静静听着,都不说话。直到身边仓促离开的女性走远,才嗯了一声:“我知道了,也许就是调个位次,演出的时候很常见。莫雅没给你说什么?”

    “那边早就关机了,我给海京哥打,那边也没说清楚,很快就挂了……喂,不是节目被砍掉了吧!”

    “别胡思乱想,没问题的。我一会儿就到,给我留好位置。”

    罗南挂断通讯。直到这时候,另一头被踹开的男子,都没有完全起身,倒不是说被那一脚踹得多重,而是终于看到这边的密密人影,特别是当头的罗南,有些呆滞懵圈。

    这人的年龄,与曹山海差不多,甚至还要更年轻一些,脸上还有酒精或者其他麻醉神经物品影响的残余。愣了几秒钟后,他本能地往身上套衣服,那种仿古形制的轻便袍子,确实还是挺方便遮丑的。

    罗南并不说话,径直上前,绕过前方的花木隔断,进入一片狼籍的草地“战场”。

    那男子下意识以为罗南要与他计较,迅速后退一步,脚下很平整,但他左右脚互磕,差点儿把自个儿绊倒,惊出一身冷汗。这下倒让他从酒精和迷幻剂的效果中暂时拔出来一截。

    问题是,罗南根本没理会他,只是低头打量这片区域——事情结束得仓促,这里有很多痕迹未消,包括遗弃的衣物、鞋子之类。

    女方离开的时候,不就是赤着脚么?

    罗南如此做派,大违常理。可越是这样,身边那位男子,越是摸不清脉搏,还没从骤见罗南震惊状态下回神,又被搅得了个糊里糊涂。

    这和他早先预设的场景不一样!

    男子受不了这个,这就好比一只好不容易织网成功的蜘蛛,刚看到猎物粘网,便有一颗天外飞来的石头,把那边硬砸出个大大的豁口……

    巧合,一定是巧合!

    男子不相信,他如此谨慎曲折的布置,刚刚开了个头,就被正主儿找上门来,完全没道理啊!而且,这份好像看到陌生人似的无视态度,又是特么的什么鬼!

    盯着罗南的后脑勺足有十秒钟,男子终于忍不住了——这也就代表,情绪和神经的兴奋状态,压过了本就不怎么清晰的理智,某些很重要的、未完成的过程环节被他略过去了,他开始了已经在心里回放无数次的表演。

    往旁边挪了几步,男子确保自己进入罗南的视界,然后刻意拿捏了腔调,做惊讶状:“哎呦喂,这不是罗学弟吗?”

    十来秒的时间,已经足够罗南将整个现场看个遍,也足够他发现更多的细节。相较于表面上的凌乱,他更关注深藏在细节之中有秩序和规律的那部分。

    也是此刻,聒噪的声音持续不断地传入耳畔:“没想到啊没想到,在这种地方也能见面。我看过你的情报资料,都说是一个沉默寡言、乖乖牌的好孩子,原来也是同道中人。也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成语,老师应该教过了吧”

    男子自顾自的哈哈笑着,随便收拾一下衣服,便又主动凑上前去,务必让罗南听得更清楚:“还别说,你姐那个乐队里面,真有好货色,这个电姬真好似带电似的,够味儿……咱们交流交流?”

    喋喋不休的男人,最讨厌了。而且带着恶意和恶心倾向的言语,也冲乱了罗南不少思维。

    罗南皱皱眉头,扭头看这张似曾相识的面孔:“你叫,什么来着?”

    “……”

    男子的面孔,又有了瞬间的呆滞。当他真正理解了罗南的表示,已经是两秒钟之后了。他也曾试图控制,摆出一副更从容的面孔,然而当他与罗南视线对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对方毫无伪饰的态度之后,一直涌动的情绪“崩”地炸裂了。

    “你特么装什么糊涂!”

    男子嗓子挤出了尖锐的变调,他下意识就伸出手,想用更直接的手段,增强罗南的印象和记忆。然而最大的问题是,他遇上的不只是罗南一个,还有一帮子亟待表现的军政学员。

    眨眼的功夫,便有几个人展开身手,跳过花木隔断,扳着膀子、勒着喉咙,把他往后拖,随即又按在地上。

    在经受一轮轮的酒精和药剂揉搓后,男子那点儿理智,怎么都不会预估到眼下这幕场景——偏偏它又真实无虚地发生了。

    现实与臆想对冲,前者毫不留情地给了后者一轮爆击,打出了成吨的伤害。美丽的泡沫破灭,这让男子无法接受,特别是双膝着地之后,他的理智之弦就彻底崩断了,他大声咆哮,要让罗南记起来:

    “罗南,你个王八蛋!看清楚,老子是黄秉振,被你坑进医院的黄秉振!”

    “黄秉振?”

    罗南还真的记起来了,对,有这个人。霜河实境事件中,公正教团模仿人面蛛实验的某个关键节点,后来玩脱了……

    当然,现在这些不是重点。罗南站在草坪上,闭上眼睛,屏蔽了外在干扰,沉思片刻,便扭头对章鱼招了招手。

    章鱼正看黄秉振,还是章莹莹推了他一把,才回过神来,指着自己鼻子:“叫我?”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章鱼便也走到草坪上,看那片散落的衣物、痕迹,啧啧有声。

    “章鱼哥,这里的气味很熟吧。

    “呵呵呵,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章鱼本能地要维护自身的光辉形象,可当他看到罗南认真的眼神,蓦得一个激灵,醒悟过来。当下鼻翼微微翕张,尽可能的收纳周围飘动的气味分子,多年来的专业经验让他迅速做出判断:

    “应该是‘叶子’,但做了些处理,thc成分提取得比较专业,还调配了一些其他成分,非常漂亮的致幻剂。不过就这种场面来说,已经是比较克制的类型了。”

    在神经药物方面,罗南也算半个专业人士,有概念但知识面比较狭窄,又问道:“其他成分都是什么?”

    章鱼大半能力,都在药物成分的配比提纯上,在特殊领域的敏锐程度,甚至超过了一些精密仪器。他再琢磨一下,回答道:“如果不计算普通杂质,好像是就地取材,用附近的一些草木枝叶,就做出了这玩意儿……哦哦,厉害了!”

    这时候,章莹莹、竹竿等人也凑过来看。前者皱着鼻子,视线从现场各处遗留痕迹上掠过,一下子就抓住重点:“袍子多了一件,还有人在!”

    竹竿赞同:“玩得很嗨。”

    这时候,章鱼则抓到了他专业层面的关键,他扭头四顾,看了下周围的草木种类:“月桂、薰衣草、薄荷……没有什么特殊的,又确实有提纯的价值。关键是这里面没有仪器操作的痕迹,纯手工制作,却能够达到类似深加工的效果,正常人肯定做不到!好吧,我也做不到。”

    罗南微微点头:“能力者。”

    竹竿总结:“而且是精通药物学、生物神经学、还有极强野外生存能力的家伙。”

    罗南表示赞同,视线从黄秉振那边扫过,却毫无停留,已经在考虑如何通过精神感应,锁定目标。

    章莹莹很奇怪:“要抓这个人吗?他是个危险份子?”

    “要判断精神浊流的趋势走向,就像拼图,总要把关键的环节补上,看它往哪个岔道去——满满的恶意呢,要说只是这位黄、黄什么来着,我不太信。”

    话是这么说,罗南终究还是免不了被俗事所扰,他记起一件事:“章鱼哥,帮个忙。水意姐,就是刚刚那个女人,她有较长的‘病史’,精神状态也不好,你就跟着她,她是乐队的鼓手,没法替的。”

    章鱼皱眉:“她一会儿要上台啊。”

    “如果有可能的话,给她一点儿控制药物,别让她出事,至少下台之前是这样……呵,其实意义不大。”

    罗南已经从流淌在精神层面的浊流中,看到了某种可能性。正如已经说烂了的墨菲定律显示的那样——如果事情有变坏的可能,不管这种可能性有多小,它总会发生。

    便在此时,曹山海,也就是那位神研社的“八卦君”,也被军政学员给推到了前面来,这位相较于黄秉振,都显得不堪很多,只顾着撇清:“跟我没关系,我说过跟我没关系!我就是听他们说了一嘴,说他们想用那个女鼓手试着把你姐拖下水。我就知道这些……”

    “我草你祖奶奶,曹大嘴巴!”黄秉振总算知道哪个环节出了岔子,但他也只能逞一些口舌之利,别的什么都做不了。

    罗南往曹山海那边看,章莹莹知他心思,先一步问出来:“喂,你说‘他们’,就是说除了这个渣渣,还有一个人?”

    “对对,还有一个,是个精瘦精瘦的家伙,皮肤很黑,很野性。据说是黄秉振在医院里交的朋友,刚刚他还在这儿的!”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