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七十五章 预言术(下)

时间:2018-03-31作者:减肥专家

    豪华的对开门给人一个感觉,后面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但事实上当门扉洞开,里面呈现的竟然是一座非常典型的欧式庭园,也许还带着儿古罗马风格。

    当庭是一座直径超过二十米的圆形喷泉池,水汽氤氲。模拟天光的光线洒落,天气系统应该是划到了与季节截然相反的夏季,此间的温度至少在25度以上,湿度也很重。

    错落分布的人们极具扮演意识,一个个都身披宽松轻薄的外袍,有的是在喷泉池边、池中嬉游,打湿衣物,理所当然地暴露身体,有的还涂抹了精油,显得油光滑亮。

    在场的男性不多说,而中的所有女性,都有不逊色于名模的姣好身材,如白脂、如黄玉、如黑珍珠般的肌肤光泽,与这处庭园交相辉映,不得不说是非常养眼的一幕。

    罗南却是这幕场景的破坏者。

    他暴力的进门手段,给庭园场景按了暂停键,偏偏他始终不停,进门之后,径直绕过喷泉池,往庭园里面去。顺口对池边呆站如雕像的一位美女道了声:

    “借光。”

    “你特么神经病啊。”

    “什么情况这是?”

    “保安呢?保安!”

    罗南在园林中男女的怒吼和惊叫声中大步向前。期间有两个做罗马武士打扮的精壮男子,大概是现场保安之流,呼喝着冲上来。

    可转瞬间,眼前就是天旋地转,两个人同时变成了酗酒的醉汉,又像是两头同时被激怒的公牛,朝着彼此直撞上去,额头碰额头,又没有任何缓冲的措施,直接就闷倒在地,人事不知。

    现场女性的尖叫声变得更为嘹亮。

    章莹莹紧赶慢赶,好不容易才追上罗南的脚步,看到这处庭园的景致和状态,便是吹了声口哨:

    “你是跟着荷尔蒙过来的吗?”

    罗南还未回答,斜刺里一个人小跑着过来。这位人过中年,同样穿着宽松服饰,但上面有会所的工作牌,应该是场地负责人之类。他身宽体胖,跑得气喘吁吁,软化的称呼则表明了态度:

    “先生先生,这位先生!”负责人想拦又不敢拦,只是小跑着跟上罗南的步伐,试图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先生,我们这里是特设权限的私人会所,如果因为权限划定的问题,给您带来了什么不便……

    “我只是路过。”罗南眼角都不瞥一下,径直向前。

    刚刚可不是这份说辞。

    章莹莹腹诽一句,却也不会给罗南扯后腿,揭他老底。

    然而很快又听罗南道:“高空舞台演出马上就开始了,绕道的话比较远。从你们这里到演出场地比较快,从贵宾通道走的话,甚至可以直达后台,没错吧?”

    “呃。”负责人有些懵圈儿,一时不知怎么答复。

    要说以他们会所的后台,这般简单粗暴地杀进来,就算是市长的公子也要先扣下。可问题是,眼前的年轻人是组团来的,内间外间的保镖都被他那一帮朋友或手下拦个严实,可以作为保安用的多功能机械人,也莫名其妙地失控,直接就让会所变成了不设防的地方。

    好汉不吃眼前亏,更别说现场还有贵宾的安全,他不服软也要服软。

    从另一方面讲,罗南这样的,肯定也不是凡人,但会所的贵宾信息上完全没有罗南这个人的存在,偏偏这份老马识途的模样,简直比熟客还是熟客。

    还有这年龄……

    负责人一个愣神的功夫,脚下变慢,再想追上去的时候,便被后面跟上来的军政学员们淹没了。

    穿过喷泉池区域不久,就进入了柱廊区域。罗南穿行在白色立柱之间,与一个又一个男女擦肩而过,却从不停留。一看就是心有定见……冷不防地,他突然转换方向,急跨两步,在所有人都糊里糊涂的时候,一把揪住了某个白色立柱后面的人影,强行拖拽出来。

    “你,你干什么!”来人也是吓得不轻,奋力挣扎。

    其实这位的体格,比还未完全发育的罗南要大了一圈儿,然而已经正式觉醒的罗南,形神结构的强韧程度,早就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只是稍稍发力,便让这位失去了反抗的力量,踉跄着从廊柱后跌出,惨遭一干人等围观。

    章莹莹眼光大亮:“哦哦,可疑份子。”

    很明显的,在周边大片宽松、裸露的服饰中,这一位却是现代休闲打扮,只是脱掉了上衣,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多半是刚刚进到这里来,还没有或来不及换衣服,就被罗南抓个正着。

    罗南一停步,后面的场地负责人就赶上来,章莹莹扭头盯他:“瞧这打扮,是小偷吧?怎么谢我们?”

    负责人脸上见汗:“误会,误会!曹先生是会所的贵宾,之前也在这里,刚才是出去了一趟……”

    这倒提醒了章莹莹,回头再打量“小偷”两眼,问他:“刚才是不是在a2电梯口?”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罗南此前一系列反应,发端之一正是电梯口那边的注意力偏移。

    被扯出来的“曹先生”,年龄其实也不大,二十来岁的样子。一开始激烈的挣扎无效,脸上就很是沮丧,与正常人的反应颇不相同。

    再听章莹莹说起a2电梯口,他脸上最后一点儿血色也褪了个干净,整个人就像经了一场噩梦——其实前面几分钟的经历,差不多也就是一场噩梦了。

    “这人是神研社的吧。”

    身为罗南的保镖,秦一坤对其周边人际圈子是下过功夫的,当然高德也是。两位保镖彼此对照一下,便弄清楚了这人的身份。

    曹山海,知行学院神秘学研究社的高级干部,和副社长欧阙关系不错,是出了名的大嘴巴——嗯,也就是八卦君。

    前几天,这哥们儿嘴上不把门,几乎辱及罗南母亲,被费槿泼了一脸热咖啡,又遭罗南冷眼盯视,以至扑街,狼狈至极。

    说起来,曹山海对罗南肯定是有怨仇的,不过今晚直面罗南,怨仇却代替不了勇气。早前在a2电梯口,见罗南过来,本能地就躲,还不知搭错了哪根神经,又藏到会所里,被罗南来了个瓮中捉鳖,直接揪了出来。

    此时,曹山海的心态已经差不多崩了,紧张情绪溢于言表。谁都能看出这家伙心虚,心里面肯定藏着事儿,这种胆色,稍微戳弄一下,大概就要崩掉。

    罗南却完全没有再沟通的意思,或者说,看到曹山海的表现,对他而言已足够。他松开对曹山海的钳制,只道:

    “跟上来。”

    至于跟上来做什么,他没说,曹山海也没有拒绝的可能。身后一二十号政府、军方的人马,就算只是技术人才,控制一个普通人也再轻松不过了。

    罗南再走回原来的路径,继续向前。

    曹山海被人流裹胁着往前,挣扎毫无意义。他在这里也是有同伴的,可是很不巧,这个同伴圈子,就是来自神研社,与前几天热饮店的一拨人,颇有重合。见到是罗南,很多人第一时间就丧失了插手的勇气,就算还有些不知情的,看到罗南后面越聚越多的“手下”,也是装起了鹌鹑,往人群后面缩。

    就这样走出二三十步,曹山海自己崩掉了,死命往地上坐:“不关我的事,不关我的事!我就是听他们说了一嘴,没有参与啊……”

    搞什么?这里还真有内情!

    章莹莹、竹竿等人都吓了一跳,是有什么针对罗南的阴谋,瞒过了分会的情报网?

    “boss,boss,罗老板,这究竟是啥情况!”章莹莹的好奇心真的被点爆了,快步跟上罗南的步点儿,要问个清楚明白。

    罗南并不隐瞒,回答道:“这人的性质与刚才的邹老板一样。精神浊流中针对我的恶念明确,但一直没能形成有效的结构。从其流变的趋势追溯,在他周围还有同样的未定形结构,我要做一下验证。”

    “……有同党?”章莹莹只能理解到这一步了。

    说话间,他们一行也穿过了中庭柱廊,进入庭院后部的花园。这里要比前面更幽静一些,辨不出真假的花木,形成草绿、紫红交织的绒毯、花墙,形成颇有巧思的隔断。

    此时正有一对对、或者说更复杂的男女组合形式,滚倒在草地花木之间,光线、颜色、气息,都完美渲染了一场开放宴会的氛围。

    章鱼咽了口唾沫:“盛宴还没正式开始吧,猴急的人可真不少。南子你不是来捉奸的……哎呦喂!”

    嘴上不把门的章鱼,被章莹莹一脚踹在腰上。至于罗南,压根就没理会,他再次抬腕看了下时间:

    “还有二十分钟。”

    他说的是莫雅所在山溪乐队的演出时间,章莹莹比他还清楚:“如果不耽搁太久,而且这里确如你所说,这边有通向后台vip通道的话,还可以挽救。”

    “从精神浊流的流变趋势上看,人心离散趋势成形后,挽救与否,意义不大。”

    “啊哈?”风马牛不相及的回应,又把章莹莹弄懵了。

    也在此时,前方十几米外,半人高的花木隔断之后,忽地有人影翻起来,是一对男女,还有些拉拉扯扯的。其中那位女性,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遮住大半肩颈,仍然暴露出小半满溢青春光泽的身躯,可以想见,刚才是个什么状态。

    她没注意正接近的罗南一行人,草草套上衣服,又挥开身边男子不依不饶的手,脚下有些踉跄,但还是很坚决地与刚刚亲密接触的对象拉开距离:“我赶时间!你要上有闲情的,这里一拉一大把……放手!”

    也在这时候,女子终于注意到了已经只有几步之遥的罗南,呆滞了刹那,猛地垂下脸去,让发幕遮挡住面颊,同时猛地发力,几乎是强行踢开身边男子,赤着脚便走。

    可惜因为通道设计的缘故,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绕过罗南一行人,只能是保持着低面垂发的姿势,快步疾行通过,中间还被草根绊了下,险些摔倒。

    罗南没动,边上的章鱼很绅士地搀了一把,被那女子反射性地甩开,步伐更快,很快远去。

    章鱼不以为意,深吸一口气,露出颇享受的表情。

    竹竿啧啧两声:“真不错……可惜了。”

    便在此时,罗南手环鸣响,有通讯接入。才刚接通,表哥莫鹏的嗓音便传过来,音调急促又躁动:“你在哪儿呢?不知什么情况,莫雅他们的节目临时调整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