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七十五章 预言术(中)

时间:2018-03-28作者:减肥专家

    吾尝终日而思矣,不如须臾之所学也。

    这个念头,从罗南心里面一闪而过,并未形之于口。

    毕竟他总不能给大家说:我能做到,是因为在虚脑系统使用说明书上,有这方面的记载和经典构形,而母亲留下的资料中,还有很多同类变形。就像解数学题一样,公式已经记住了,同样思路也用得多了,自然会比较敏锐……

    当然了,没有对于精神层面全面而细致的把握,这一切也都是镜花水月,全无意义。

    真实情况不好说,罗南只能表示:“李泰胜敌意那么明显,他本身又是一个强大的能力者,相应的痕迹当然很清晰。”

    清晰你个头!

    这一刻,所有听他讲话的人,不管是分会成员还是军政学员,都在和心里吐槽的力量相抗争。

    罗南终于挣开了章莹莹勾脖手法,快走两步,重新拉开距离,同时解释道:“这种感知的意义不大,一位深谙人情世故的正常人,用最普通的肉眼观察、耳朵倾听,也能做出相对清晰的判断。”

    章鱼咝咝的牙痛:“真理之门又怎么说?你怎么知道他考虑的具体内容?”

    罗南挑挑眉毛:“总要允许我有一点技术优势……信息解构算是这项方法中比较实用的部分吧。”

    神你丫的实用啊,简直是妖怪好不好!

    在场的绝大多数都是精神侧修行者,可没有谁能真正理解罗南的所谓“方法”。一干人等面面相觑,有些比较敏感的,甚至觉得脑子里凉嗖嗖的,似乎有气流穿透……

    发现了一头灵吸怪,该报警吗?在线等,挺急的!

    章莹莹撇撇嘴,赶两步上去,仗着目前的身高以及高跟优势,毫不客气地单肘压在罗南肩膀上:“说重点。现在我们要讨论怎么应对李泰胜这家伙的怨念和敌意。”

    “理他干嘛?”

    罗南想摊个手表示无奈,却差点儿捣在章莹莹胸口,为防止后者情绪炸裂,他只能多说几句话以阐述想法:“单纯一个李泰胜,就算再加上现在他手底下的这帮人,想要对我不利,确定不是找死吗?反正我也知道他在什么地方,现在也多半正和那位郑晓主祭商量怎么对付我,要不要今天晚上就干掉他们,图个清静?”

    “啊咧?”

    “要这样的话,不用回头,从前面的e11号电梯上去,到177层。左拐再左拐就能看到那间休息室,外面四个祭骑士,里面两个主祭,戒备心很稀松,项目部的其他人不用插手,就咱们这几个分会成员出手,出其不意的话,三十秒稿定。”

    “……”

    一行人都被罗南理所当然的姿态给噎住,这一刻,章鱼都有些怀念起初见面时那个除了有点儿神叨之外啥也不懂的单纯少年了。楞了两秒钟,他才苦笑道:“南子,我们担心的是李泰胜背后的公正教团……”

    “哎,等一下,这个逻辑很有趣。”竹竿倒是给触动了一记,让章鱼先停下,“罗老板你接着讲。”

    “也没有什么好讲的。”罗南终究不是演讲家,说服别人非他所长。他只是尽可能简单地表述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李泰胜是公正教团的秘约主祭没错,但他充其量算是公正教团体系的一个零件或模块,模块的对抗和体系的对抗完全不是一回事,对吧。

    “我是这么想的,李泰胜一个人过来,我们这帮人就差不多把他打发了。而要是公正教团整个体系碾压,分会不会坐视不理吧,不是有欧阳会长和武皇陛下在吗?”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大伙儿都没想到,罗南会讲出一番深具“现实感”的大白话来。虽说貌似缺乏一点儿男儿气魄,可实在啊!

    章莹莹眨眨眼:“喂,你觉得,分会乐意接你这个大麻烦?”

    “这并不是麻烦与否的问题,我们和政府军方开展合作,设立堡垒项目,不就是为了强化在渊区的控制力和话语权?最近在渊区,各个方面的临时构型、固化构形可都是活跃的很,也敏感的很,这就是体系之间冲突影响带来的变化,现实层面是什么个情况,你们比我更清楚。在此情形下,个体的因素,基本上还是要从属于整体……就像精神浊流的变化趋势。

    “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能够让项目的进度进一步加快,使堡垒的作用力和威慑力持续增强,让趋势的变化更符合我们的利益,很多麻烦也就迎刃而解了,最不济也能够减少一些难度,这是我比较擅长的技术类问题。”

    章莹莹张口想说什么,但最终哑然无语。

    不只是她,随着罗南在人流中穿行的项目组成员们,有很多人不得不用一种全新的眼光,去看待眼前这位十六岁的少年。

    也许罗南确实历练不足,也许终其一生都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理论狂。但正是他所沉浸、所擅长的那套理论,给予了他旁人难以企及的独特视角,也给了他立足于世的雄厚本钱。

    当然了,不管是章莹莹、竹竿这样的分会成员,还是那些军政学员,都不会简单地认为,和公正教团的冲突会是一个单纯的技术问题。

    可问题是,人家确实有强行将现实问题技术化的可能和资本。至于这份可能性最终是否能实现……

    事情不到眼前来,又怎么能验证呢?

    至少从既往一系列事件的结果上,罗老师的这番理论,还是挺有说服力的。

    章莹莹和竹竿等人再交换一下视线,都暂时放弃了再和罗南讨论“真理之门”之事的打算。且不说他们一时半会儿攻不破罗南独特的逻辑堡垒,就算攻破了,难道还能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这样来看,罗南倒是思路最清晰的那个。

    罗南并不介意别人是怎么去看待他,讨论了一番立场和利害关系后,心念便回到真正感兴趣的领域。

    此时,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已经跟着他来到这个楼层另一端。越往前走,游客行人越是稀少,并非是偏僻,而是另有原因。

    再走了百十步,终于有人发现问题:“咦,这是哪里?”

    说话间,一行人里,的权限系统,正向他们发来警示信息,他们正进入特设权限区域。

    所谓的特设权限区域,也许是某些机密部门临时设立的工作区,也许是商业秘密所在,也许是特许经营的一些高端场所,总之,就是生人勿近的意思。社会权限达不到一定级别,强行闯入的话,个人信用会受到严重影响,且有极大概率被相应的安保系统驱离,造成的人身损害均由自身承担。

    问题是,罗南这一行人中,要么是夏城分会的行动组成员,要么是政府、军方的优秀技术人才,社会权限比常人超出一大截。像这样被直接“拒签”一大半的情况,真的是挺少见的。

    嗯,要提一句,被拒签的人里,包括罗南。系统反馈给他的理由是:

    未成年。

    章鱼呸了一声:“肯定是那帮渣渣划出来的……前面我记得,是个高端私人会所,很放飞自我的那种。”

    “行家!”竹竿抽冷子给了他一记,算是报一箭之仇。

    章鱼还没来得及反击,便见罗南眼皮都不撩一下,无视了权限警告,径直往前走。手环和这片区域的警报声同时响起来,稍迟两秒钟,前方出现了多功能机械人的身影,它们迅速排列成行,挡住一行人的去路。

    更远处,传来了密集的脚步声,用不了多久,会所保安也会过来。

    “喂!”

    章莹莹想问清楚罗南是怎么回事,偏在这时候,分会值班室与她联系:“这边系统报警,是不是发生冲突了?罗先生怎么样?”

    “建议你们给他调整一下权限。”

    章莹莹匆匆回了一句,便三两步赶到罗南身边:“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我说了呀,云都水邑这边,很多人对我有怨念,就是类似于邹老板那样的……值得研究一番。”

    罗南很乐意与人共享他的理念思路:“精神浊流是一种复杂混沌的观测对象,纯粹细节的侦测并没有意义。因为等它明晰起来的时候,事情应该已经发生了。我们需要超前的判断,甚至是某种预言,这就需要某种概率上的、趋势上的分析。

    “搞分析的话,数学建模需要大量计算,并借助专业设备,对血意环堡垒来说、对我来说,并不容易做到。所以只能从精神浊流变化的直观趋势上去把握,才更合适。刚才不是有发现嘛,我要去验证一下。”

    说话间,罗南已经来到多功能机械人形成的警戒线前。虽说有违法的嫌疑,可来自于政府、军方一帮学员都是摩拳擦掌——堡垒项目组的特权优先级颇高,再加上罗南领头,这种可以轻易“豁免”的情节,谁不想表现一番?

    只是罗南并没有给其他人表现的机会,来自于神秘高等文明的外接神经元,本身就具备操控大多数智能设备的能力,他只需转个念头,一整行多功能机械人便像阅兵似的分列两旁,任罗南一行人进入。

    此时,保安人员也到了,正大声喝斥。

    罗南压根不理会,算是给那帮学员表现的机会。

    果不其然,也就五六秒钟的时间,赶过来会所保安人员都被控制住。罗南步履节奏都没有变化,径直进入会所核心区域。

    在当世独步的精神感应指引下,他如同一位熟客,在会所迷宫式的回廊中几个转折,便找到了地方。

    面前是一处洛可可风格的双开金色门户,两侧倚柱以及正门上极致繁复的浮雕花纹,每一公分都透出眩目的光泽。

    门外有俏丽的女服务生,随时听候召唤。见罗南大咧咧地过来,本能就以为是哪位贵客,才刚欠身致意,她们身后昂贵奢华的门户,便被一脚跺开。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