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七十三章 再入场(下)

时间:2018-03-26作者:减肥专家

    罗南说得爽快,却使得章莹莹等几个最熟悉他的朋友为之愕然,一时想不明白,罗南是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要知道,秘密教团可不是能力者协会,所有的成员都可以在网站上直接查到。这些教团一贯奉行神秘主义,特别是中层、高层大多深居浅出,对外传闻与各种情报混淆在一起,没有专门研究还真的不好记。

    对面,那个李泰胜似乎也有些惊讶,轻笑出声:“一向埋头研究的罗老师,竟也知道我的名号吗?那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不枉我这段时间在囚笼和构形理论上下功夫。”

    他改口称“罗老师”,但脸上的笑容却有些微妙,直接用“轻佻”来形容或许更准确。

    罗南还没怎地,章莹莹便低哼了一声,在幽蓝事务所的情报里面,这个李泰胜就是以“外和内傲”着称的,是一个非常强硬的谈判手——之所以不用“专家”来形容,是因为他真正谈成的、且又比较高难度的案例很少,这家伙根本就是公正教团宣誓权力的大喇叭、扩音器。

    看他说话,三句话里连续三个“我”字,大有“我居中心”的架势,想来真实性格纵然与情报上有所差异,分别也不会太大。

    这家伙突然出现在夏城,很难让人不往复杂处去想。

    章莹莹当即将这条新情报,发给事务所和夏城分会有关部门。接下来,她还想与竹竿等人商量一下,却听罗南很“娴熟”地说起了客套话:

    “构形这个词儿,我也是从人口中听到,然后才开始研究应用。其中一位,就是贵教团的柴尔德先生。贵教团在这上面的研究,应该比我深入很多,李先生不用客气。”

    听到柴尔德的名字,李泰胜脸上笑容淡了些。

    公正教团内部一直有世俗侧和真理侧的严重冲突,几乎每个教徒,都免不了在其中选择立场。很不巧,在这种“政治坐标”上,柴尔德是真理侧的干将,李泰胜则是世俗侧的坚定支持者。两人之间别说交情,就是冲突决斗都来过两回。

    所以,李泰胜深度怀疑罗南是不是知道里面的情况,特意拿柴尔德出来怼他。

    李泰胜这就真是冤枉罗南了,可某种意义上,他又把罗南给想简单了。

    罗南并不清楚李泰胜与柴尔德的弯弯绕绕。他之所以能认出李泰胜,是因为这段时间,总会那边和公正教团的谈判,都是由这个人负责。

    由于涉及到击杀宫启这个大计划,罗南几乎全天候监视太平洋那头的情况,也多次见到李泰胜与总会要员唇枪舌剑、又或勾肩搭背,见得多了,当然要留心。

    话说这两天,他一门心思钻研母亲留下的资料,竟然没注意那边的新动向,有些不应该……

    所以罗南与李泰胜多说了几句废话,也是抱着收集情报的心思。

    心念转动之际,罗南视线瞥过,倒是发现了另一位“熟人”——郑晓,这位曾与安翁搭班子,当初在霜河实境事件中,他们算是“打过交道”。

    安翁生死不明后,这位就成为了公正教团在夏城的临时负责人。与罗南的“信众”巴泽一文一武,支着架子,勉强保住公正教团在夏城的部分产业,但也再没了存在感。

    唔,郑晓来了,巴泽却不见踪影。还有,李泰胜这种公正教团直系秘约主祭到夏城来,巴泽也没有个提醒……别是露了马脚?还是彻底给边缘化了?

    就这样,罗南琢磨李泰胜,李泰胜琢磨罗南,两边都不得要领。偏偏李泰胜还要给一个回应,只能刻意绕开柴尔德,皮笑肉不笑地表示:

    “正所谓‘达者为师’,在绝大多数人还在折腾什么黑弥撒、白巫术的时候,罗老师以格式立论,解读囚笼之义,阐述构形之妙,一语勘破了多少迷障,老师这个名头,决不是凭空而来。”

    这个话题,是罗南很喜欢的,正好看到了郑晓,便投桃报李:“贵教团以‘天演领域’推动的真理天平投影,是我见过的最精巧也最宏大的灵魂力量转化法门。都说万丈高楼平地起,有这样的转化技术,在精神层面基本结构的研究上,应该是独步全球。有这样的基础还要精益求精,贵教团的研究精神让人佩服。”

    “……”

    当罗南这些貌似客套的言语入耳,李泰胜好不容易挂住的微笑,却差点儿崩掉。一句“mmp”,也就是在嘴边晃悠两下,好不容易才咽了回去。

    李泰胜的难看脸色,很多人都看在眼里。比较清楚里面情况的——比如情报达人章莹莹、秘密教团研究专家竹竿等,难免在心里偷笑。

    根据一些可靠不可靠的传言,公正教团起家,是因为他们的第一代首祭因缘巧合发现了真理天平这个超级大杀器,借助这个最顶尖祭器的力量,在短时间内,一跃成为这个星球上的最强者之一。

    谁也不能否定公正教团第一代首祭的天赋,但与此同时业界也有共识:公正教团的很多法门理论,就是在对真理天平伟力的反向破解中建立起来的。

    即便不能就此认定说,公正教团的基础理论有缺陷,但这确实是一些势力加以攻讦嘲笑的理由。

    当然啦,章莹莹和竹竿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这是罗南刻意为之的结果,但越是无心之言他越伤人……

    果然,罗南并没有特意针对什么,他甚至因为该领域的话题,暂时忘记了宫启、巴泽等现实问题,而是就着新话题,再度拓展思路,与李泰胜开展探讨:

    “李主祭,贵教团所做的实验,与其他人的一致吗?”

    李泰胜勉强回应:“多少有点儿差异。”

    罗南摇头:“如果说是针对精神层面的结构验证实验,我并不认为,贵教团的实验方向,会与我们项目组、包括绝大多数精神侧能力者保持一致。”

    李泰胜一怔:“你的意思是?”

    罗南便道:“不管李主祭所提的各方实验,是什么性质的。黑弥撒也好白巫术也罢,东方道术也没关系,完全可以视为是构形或构形的变种。既然如此,总是要遵循构形的基本原理,也就一定要根据精神层面的性质来设计。贵教团在渊区……”

    李泰胜耐心有限,打断罗南的话:“罗老师误会了,我们的相关实验,大多数也在‘三带’区间进行,哦,这个传统概念已经被你否了。现在该叫什么?精神浊流吗?我们当然知道,在渊区以下,是一种性质;在渊区进行建构设计,更需要质上的变化……”

    罗南摇头打断:“不一样的。差别不在于渊区上下,而在于体系建构本身。”

    “哦?”

    “我们都知道,要想在渊区搭建构形,能力者的灵魂力量还套在笼子里的时候做不到,那些泛泛而论的精神浊流更做不到……”

    “等等,不是还有血意环堡垒吗?”

    “也有贵教团的真理天平。原谅我并不清楚贵教团相应体系的称呼,但想来就是以真理天平为基础建构的,暂时就用这个代称……不介意吧。”

    李泰胜抽抽嘴角:“简单明了。”

    罗南一笑,继续道:“无论是真理天平,还是血意环堡垒,都可以将囚笼中的意识,组织运送到渊区,这正是构形的价值所在。可归根结底,里面也就是最普通不过的大道理:量的变化可以带来质的变化,结构上组合可以让这种变化来得更有效率——最终只是要看,变化的方向在哪边。”

    李泰胜下意识回头,与郑晓交换视线,但看到的也是茫然。

    “你究竟想说什么?”

    罗南其实是想和李泰胜好好讨论一番的,可再张嘴的时候,却发现时间真的不太够了,终于还是决定“长话短说”,语气也急促了不少:

    “体系的倾向,决定了构形本身的方向。在我看来,血意环堡垒,应该是属于‘工具’型的,就像是用一个个零件拼装起来的飞船,通过运作,将大家的力量汇聚起来,冲上渊区。它也就是一个承载灵魂力量的载具,其他的功能可以创造组装,也能够拆卸丢弃,就像我们项目现在做的一样。

    “而真理天平,应该是‘生物型’,唔,‘植物型’或许更准确?我是这么估计的,整个真理天平的体系,或许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它可以有无数个侧面,但必然有一个真实完整的样子。就像是一株生长在渊区的大树,枝叶树干在湍流中塑型生长,同时,还有庞大的根系,位于渊区之中或之下,从各个层次汲取养份。然后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供整个体系消化吸收……

    “这样一来,一个是制造零件,一个是发展根系,性质怎么会一样呢?”

    全场静寂。

    也许没有人能完全听懂罗南的说法,但从这种宏观角度入手,只要能听懂一点儿,总是有些感想和收获的。至不济,也是一种认识。

    至于李泰胜,他的表情从开始的茫然,渐变为严肃,再到峻冷。其间,他死盯着罗南,须臾不移。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