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七十一章 罗首席(下)

时间:2018-03-18作者:减肥专家

    高猛话糙理不糙,项目背景、意义说破天去,归根结底还都要落到实务上。“清道夫”项目必须以技术为先导,其他的设想再完美,技术上不能实际,也毫无意义。

    居凌并不介意自家讲解被打断,反而顺势切入了具体技术环节:“根据收集的资料和使用反馈,‘堡垒’的功能还比较简单粗糙,就像是一个固定炮台,只有基本防护和攻击两种属性,而若想真正发挥作用,这个‘炮台’必须具备移动、探测等功能。所以,我们希望项目团队能够结合血意环手镯产品,在短时间内开发出具备以上几种基本要素的符纸外挂,并加以协调完善……”

    罗南抬起脸:“也就是只开发临时产品对吧。”

    “咦?不是的,这是一个长期项目,政府和军方的设想,是将‘堡垒’作为一个大型的功能平台。我们认为它具有这样的潜力。”

    “可是你们的思路有问题。”

    罗南抬起脸,视线在高猛、居凌乃至田邦和何阅音脸上一转,摇头道:“造成堡垒功能粗糙的直接原因,就是血意环手镯的功能粗劣、符纸外挂设计累赘,它们毕竟只是过渡产品,是一时不良于行借用的拐杖。若说根本原因,还是参与者构形思维和技巧的缺失,也就是基础问题。”

    罗南毫不留情地批判自家推出的产品,顺便一竿子把所有人都给扫进去。

    在一帮人的微妙表情下,他直言不讳:“如果实现一个功能,就要有一个硬件外挂,那这个系统平台也是垃圾得可以了。‘堡垒’可以有硬件,却不能是这样的硬件;堡垒本身也没那么糟,糟糕的只是目前的应用模式。”

    章莹莹在旁边嘻嘻地笑。

    罗南奇怪:“怎么了?”

    “没什么,耿直boy,fighting!”章莹莹握拳振臂,给他打气。

    不少人被扑面而来酸腐气冲得眨眼睛。

    虽是该情境的始作俑者,高猛却是暴露了最狂热“堡垒粉儿”的真面目,第一时间进入状态,急问道:“好的应用模式是什么?”

    罗南想了想,道:“在理想状态下——我的意思是,在完整的构形思维和技巧推动下,堡垒中应该就像在宇宙中遨游的巨舰,里面有成百上千、成千上万的船员。他们共同形成一组群体意识,又有着清晰的分别,大家分工协作、各司其职,其岗位、功能、构形、操作是有机统一的。

    “进入太空堡垒的‘船员’,既是构形的制作者,又是操作者,他们利用构形思维和技术,在堡垒平台上制作有关功能构形,这些构形作品必须是符合堡垒平台的建构逻辑,又契合自身的灵魂力量特点。既能够实现集体力量的有效整合,又能够尽可能地增强应变能力,拔高平台上限。

    “如果有必要,精神层面的堡垒平台还要与物质层面的设备平台相统一,就像是深蓝行者的‘格式化领域’,那个也应该是渊区构形的变种吧,可以有效与机械作战平台、操控者结合,真正形成精神物质交互干涉,也横跨两个领域的作战平台。”

    罗南洋洋洒洒说了这一通,开始与会者中还有人交头结耳、互换眼色,可到后来,一干人等都闭了嘴,盯着他看。会议室里,除了罗南的讲话之外,再没有半点儿杂音。

    直到他话音落尽,高猛才大声叫好:“这个思路漂亮,听起好像全都在眼前一样。你这样考虑也很久了吧!”

    确实是眼前……因为罗南所描述的,就是外接神经元所关涉的“外星文明”里,真实存在的。

    虚脑系统的初始界面,围绕虚脑运行的两颗“卫星”,一颗是外骨骼装甲,代表的算是个人的发展体系;另一颗就是外太空飞舰,代表的则是集体力量的应用。

    罗南通过这段时间的解析和学习,已经大致理顺了里面的逻辑,思路自然也更加清晰直观。

    “真是精彩,甚至让人以为,罗先生看到过真实存在的场景……这就是智慧的远见吧。”

    长桌远端,田邦轻轻拍着巴掌,他的话乍听起来和高猛类似,但音节转换间,却有点儿别样的味道,也因此遭到何阅音冰冷的一瞥。

    田邦脸皮厚,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接下来还是将话题转到了别的方面:“领会到罗先生的思路,我们也就更放心了。让罗先生出任‘清道夫’项目的首席技术官,真是最恰当的选择。”

    章莹莹奇道:“首席技术官?”

    “是的。根据军民合作项目的惯例,军方愿意提供一定数额的报酬和技术股份,聘请罗先生出任项目的首席技术官。如果罗先生有意愿,我们也可以提供正式职衔,进行更长时间、更加紧密的合作。”

    “哦。”罗南随口应了一声,昨天远程投票的时候,田邦也说过类似的话,如今再重复,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虽说血意环堡垒并不是他的原创发明,但此时的地球上,排除掉不知所踪的某人,恐怕也只有他一个真正懂得里面的奥妙。在夏城,那就更不必说了。除非欧阳会长和武皇陛下仗着资历横插一手,否则这个位置,谁也占不了。

    既然同意,就要做事,罗南也算有了基本思路,正在仿纸软屏上操作,却感觉到与会人员都投注视线,自然的杂音又都消失。

    章莹莹搁在桌面上的手臂肘过来:“你的要进体制?”

    罗南这才发现,大伙儿的关注重心不太一样。他只想前半段了,其他人却在想后半段……

    “后半段,哦,是这个意思。”

    姑父莫海航就是sca的高级雇员,罗南对公务部门情况还是有些概念的。田邦所讲的是职衔而非职位,就代表如果罗南点头,他就可以进入军政公务系统,成为一名公务人员,就此享受最稳定的社会福利,当然也要受到整个公务系统的节制。

    他对这个完全不感兴趣。

    “职衔什么的再说吧,太麻烦了。我也不想让人管。”

    听罗南这么说,会议室里的呼吸杂音重新恢复正常,一帮人差不多都笑起来。不得不说,罗南现在的想法,还是比较符合他的年龄的。

    同样是笑,军方和协会成员,乃至于不同人之间,还有些微妙的不同。

    罗南不去理睬这些事,正如他之前所说,堡垒现在还差得很远。需要耗费相当的精力去补充、修正。防护、攻击、移动、探测,一共四个基本要素,不但要逐一创建完善,还要形成完备的体系。

    就算在使用说明书、在虚脑系统中可以找到成熟完备的方案实例,但由于使用者基础能力的差异,原版设计反而不适用。想要根据现有实际加以改造、调试,就不是一两天,甚至是一两个月就能做到的。

    罗南在仿纸软屏上操作,先打开的是日历,以及相应的工作计划。

    章莹莹凑过来看,只见上面的日程起码排到了半年之后,不免啧啧两声。

    罗南这回没理会。他考虑着,在学习外接神经元构形理论、研究母亲论文资料,同时收集分析云端构形碎片这一整套进程中,该怎么把血意环堡垒的研究改进工作安插进去。

    嗯,从这个角度看,堡垒改造、数千公里外的血魂寺建构,乃至云端世界击杀宫启的具体行动,都算是学习研究进程中的“习题”,而且考虑难度的话,堡垒改造似乎还是比较简单的那种,正适合他这种初学人士。

    把任务纳入到自身逻辑体系之后,罗南最后一丝顾虑也打消了,当下他便开始修改日程计划,琢磨得差不多了,便道:

    “我需要配备团队。”

    此时,田邦与何阅音等人正就合作的具体问题进行商讨,但罗南插进来的信息,仍是第一优先。田邦第一时间回应:

    “那是当然。”

    罗南才不会和他客气:“专业人才视需求增补,包括但不限于精神侧符咒、感知、具象化,还有数学建模、机械设计和制造、材料学……哦,包括试验室生产线。”

    田邦呵呵地笑:“你是首席技术官,研发以你为中心。只要线路不出格、需求不超支,产出不间断,要什么有什么。”

    章莹莹撇嘴:“废话。”

    在确定碰到问题之前,罗南还是很容易知足的,没有再说什么。

    而这时候,协会方面有人提出疑问,针对的是田邦:“我有一个问题。如果‘堡垒’改建完成,性能也一如预期。那么目标有没有明确的指向呢?是直接拉到野外和那些畸变种、暗面种对抗?还是别的什么计划?我觉得政府和军方在这方面并没有明确安排。”

    说话的也算罗南的熟人,是另一个b级精神侧、通灵者白先生。他的女儿,就是那个神秘诡谲、难辨敌我的白心妍。

    对白先生的质询,田邦保持微笑:“虽然我对罗先生的天赋和实力都有信心,可在刚刚涉足这个全新领域的时候,去和人面蛛那种怪物刚正面,并不是一个稳妥的选择。我愿意也建议,先将这种划时代的平台,应用到夏城自身的防御和治安上。牛刀小试,先清除掉一些小问题小麻烦,持续积累经验,再图后计。”

    白先生持续诘问:“什么才是小问题小麻烦?但凡涉及到渊区,好像也没有小鱼小虾插手的余地。”

    “我不知道能否在渊区抓到小鱼小虾,不过有那么一些人,在能力尚不及的时候,野心和欲望已经爬得太高了。这样的人所在多有,夏城并不例外。”

    田邦给居凌使了个眼色,后者会意,切换演示文稿的画面。很快,一个由成百上千乱码符号拼接而成的圆形界面显现出来。

    “这个某个荒唐活动的邀请函,明晚就是跨年夜,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在座的有没有接到最新信息的?”

    话音方落,嗡嗡的震动声响起,虽说微小低弱,却也瞒不过会议室里一帮能力者的耳目。

    罗南正对计划进行初步细化,感觉到手腕震动,视线偏转,便见手环虚拟屏幕映现,其上“乱码表盘”非常醒目,和演示画面上呈现的看不出什么分别。

    对面,高猛吹了声响亮的口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