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六十七章 分离性(中)

时间:2018-03-02作者:减肥专家

    “分离性身份障碍……多重人格?”

    自从“did”现世以来,一直都受到多方置疑,甚至有不少专家学者,根本不认为世界上真正存在这类病例。很多时候类似的诊断都不能服众,殷乐就是未曾信服的人员之一。

    “did,还潜在性的?诊断太模糊了。”

    哈尔德夫人哑然失笑:“你觉得结论油滑,就不必管它。那些专家做不得精神和病理测试,所有的诊断都是隔靴搔痒,与其如此,还不如我们自己琢磨。我倒是对‘多面’的命名逻辑更感兴趣,她的直感判断,有时候要比所谓的专家更可靠。”

    说着,哈尔德夫人打开情报资料夹,里面有陈述,有分析,还有更宝贵的第一手视频。林林总总陈列了罗南“出道”以来,所有公共场合的交际资料。里面尤其珍贵的,是当初罗南在海天云都一战成名时,与总会几个人的交涉交谈交战画面,来自于周围的监控系统;还有一部分,则是市政广场事件前后,一系列冲突的影像片断,这是灵波网摄录的资料,在夏城分会秘级很高,却也被神通广大的“多面”孙嘉怡取来。

    此外,在知行学院、极光云都等半公开、半私密的区域摄像,也部分存在。

    哈尔德夫人按照自己的思路,将以上资料重新分类,她的做法很明确。她把罗南与世俗社会亲人、朋友交流的归为一类;与里世界成员交涉、作战的归为一类;除此以外,他讨论修行理论、授课讲学的单划为一类。

    看各类资料重新排布,再联想哈尔德夫人此前的说法,殷乐隐约有了点儿认识:“老板,您是想从罗南的人格着手……细分‘人格面具’?”

    哈尔德夫人自顾自分类资料,只是略微点头。

    所谓“人格面具”,是一个比较传统的精神分析理论概念,大概是指人体为适应外界而产生的一整套体系模式,也可以说是人格外层掩饰真我的“假象”。

    简单地讲,“人格面具”就是人的社会性。

    每个人都有多种“面具”,每个面具都是其社会性的一个侧面。合在一起,就成共同组构成了完整的人格。

    这个概念源自于上世纪初的荣格人格分析心理学理论。该理论在当下学界已经算不上前沿,但在相关领域还能起到一定作用。特别是其核心的“人格整体论”,把心灵作为研究对象,与精神、灵魂有奇妙的协同,故而比较适合应用在能力者身上。

    近些年来,有关这种理论的“里世界变种”还算保持一定的热度。

    殷乐是血焰教团的副主祭,就算她一直以来有点儿“不务正业”,可对信众的人心**把控,仍然是不得不精研的必修课。有哈尔德夫人的点醒,她立刻有了不少思路。但她也明白,这些仓促生发的念头,经不起认真推敲,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地询问:

    “老板,里面有没有我们切入的机会?”

    “那要看,我们能不能准确抓到他的‘主导面具’了。”

    该理论认为,每个人的多个“面具”,并没有真假虚实之分。只看哪个“面具”最经常使用,就可以算是主导面具,基本可以囊括其最基本的人格特质,只不过很多时候“主导面具”也不只一个。

    哈尔德夫人已经有了基本的判断:“罗南这个人,还是比较简单的。目前他外显的几个人格面具,差不多已经可以组构成完整的人格。”

    她把罗南与亲人、朋友相处的那部分资料单拉出来,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形成一条还算清晰的时间线。

    “这位的凄惨童年就不用提了,对性格特质造成影响是肯定的;而自从罗淑晴、莫海航夫妇成为他的监护人之后,态度行为非常正面,甚至有些补偿式的溺爱。两人的亲生子女,在‘待遇’上反而比不过他,他在家庭和正常社会关系中,都是受照顾的一方。

    “从资料上可以看到,罗南的表姐莫雅比较强势,表兄莫鹏则非常活泼,但对他也都非常维护。两种性格的刺激,以及‘待遇’上的差异,可能会进一步促使他反向成长——因为这样可以让他最大化获利。如此交互作用,使他既敏感内向,又乖巧低调,表现出弱势被动的一面。”

    殷乐低声总结:“越弱势,越受宠。”

    这当然不是罗南主动发力的结果,而是长期不自觉的渗透影响。

    “是的,这就是罗南的‘弱势面具’,是他多年以来最习惯使用的交际模式。”

    “那这就是他的主导面具……之一?”

    哈尔德夫人没有直接确认,而是中断了分析,通过费槿的眼睛,观察罗南那边的角落。

    这时角落里的罗南,正与田思交流。出于对他这位感知大师的忌惮,哈尔德夫人和殷乐均没有使用任何超自然手段,只是利用堪称专业的唇语判断能力,猜测二人的对话。

    对话的主题,还是潘文教授。老太太犀利的性格和态度,包括剧烈转换的情绪,让罗南有些拿捏不定、神思不属,多数时间倒是田思在安慰他。

    这大概就是罗南在“弱势面具”主导下的行为模式了。

    可以看到,田思也是有些不太适应。多半是没想到,会和罗南用这么一种“体位”交流——对面软弱、不自信、甚至是多愁善感的小正太,也给一心希望抱大腿的她不少困扰吧。

    别说田思,就是殷乐感觉也是怪怪的,这与当前如日中天的“罗教授”,完全不搭呀!

    好在她思路越发清晰:“虽说我不赞同潜在性did的诊断,可是从相关资料来看,其‘人格面具’的分离性、矛盾性也比较明显。与弱势面具相对,必然有一个强势面具,同样具备主导性力量。”

    哈尔德夫人简单道:“你来分析。”

    “这……”殷乐略微犹豫,干脆接过哈尔德夫人初步分类的资料,也学她一般,单独抽出罗南与里世界正式接触之后的记录,按时间排序,理出脉络,“从人格面具的形成机制来看,也就是模仿和实践应用两种。我觉得,除了从他亲属朋友身上学来的一星半点儿之外,最大的范式来源和实践环境,只能出自里世界。”

    稍稍停顿,殷乐偷瞥了眼自家老板的神色,这才继续往下推论:“从相关情报上看,罗南是突然被推入高危险级别事件中去的,几乎没有任何缓冲,烈度又都非常惊人。

    “人面蛛一系列事件,罗南目睹了多起伤亡变故;紧接着的地下格斗场事件,据说他直接参与,从头跟到尾,而且涉及高强度对抗;府东大道霜河实境事件,高强度对抗、大范围杀伤、本人重伤;然后就是海天云都,这时候是直接动手杀人,而且一杀就是四个;后面的市政广场系列冲突,超凡种级别的攻防;千分之二小姐事件……更不用说了。

    “从一系列事件中可以看到,在罗南眼中的里世界生态,当然还有他亲身经历的,就是连续、激烈、高强度的冲突杀伤。且各类型的强者走马灯式地来回穿梭,范式和环境都不缺乏,而他本人又有相应的天资、能力,快速形成直接、强硬、残酷的强势面具,也是理所应当。”

    哈尔德夫人神色不动,信口问道:“然后呢?”

    “然后十多年以来一贯占据主导地位的‘弱势面具’,与刚刚形成但更积极主动的‘强势面具’差别太大,导致分离、冲突……”

    话说半截,殷乐视线扫到已经基本分类完毕,却明显呈现三组的情报资料,骤然哑了口。

    哈尔德没有训斥也没有指点,继续做资料分类的收尾工作。倒是数十公里外,罗南所在的角落,有了些变化。

    田思脸上显出惊讶的表情,犹豫了一下,起身坐到罗南身边,两人身体挨着,看上去颇为亲密。

    神秘学研究社这两张台子,有人下意识撇嘴,但没有人敢再张口多言。

    时间倒退回半分钟前。

    回座之后,田思就一直在罗南软弱动摇的情绪中挣扎着,无论怎么努力,都难以在对面少年身上找到当初驾驭妖魔,次声夺命的冷酷元素。然而很微妙的,看着这样的罗南,她心头一角,翻腾某些奇特的骚动。

    就在她以为今晚的相处时间,就要在这诡谲场面下消耗殆尽的时候,罗南手环震动发声:

    “叮咚。”

    有邮件传入罗南的私人邮箱,发声提示。

    罗南愣了愣,他的交际工具主要是六耳、手环,以即时通讯和留言为主,偶尔用一下云空间,这个邮箱只是用来身份注册之用,差不多已经是半废弃状态,怎么会有人发邮件给他?

    一低头,手环智能捕捉到相应的刺激,弹出了虚拟界面,将邮件标题和发件人凸显出来。

    邮件标题是缺省的“无主题”,但在社会权限规则下,所有正规网络交际都是实名认证,所以罗南看到了一个刚有了直观感知的名字:

    潘文。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