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六十七章 分离性(上)

时间:2018-02-26作者:减肥专家

    隔了几张台子,角落里老太太与少年人的对话,神研社一帮人肯定是听不到的,但那边的古怪氛围,足够一些人看出端倪。

    神秘学研究社的高级干部,有欧阙这样的专业爱好者,也有专门琢磨人的八卦君,对一些私密关系极感兴趣:“潘老太和姓罗的是怎么回事?十年级的小毛孩,就算上杆子走关系,也抡不到设计学院那里吧”

    “你们竞标的时候功课都做哪儿去了?北岸齿轮的设计师,就是这哥们儿的亲妈。算算时间,大概当年也是潘老太的弟子。”

    “哦,想起来了。前几天谢俊平叨叨叨个没完,我都听烦了,自动屏蔽。”

    有八卦君这么一提,两个台子上,就很难再刻意忽略掉罗南的存在,议论方向自然而然地拐了过来。

    这段时间,罗南在神研社这帮干部圈子里,用“如雷贯耳”来形容绝不为过。封锁地下三层区域、直怼副社长欧阙、放养魔鬼鱼……这一桩桩手段,简直就是明白昭示:

    这是一头空降的大佬,闲杂人等退避。

    可这小子,当初明明连入社的末班车都没赶上。好像家里条件也不算特别出众,这么个华丽转身,是专门祸害神研社一干人等的眼睛吗?

    如此突兀的转折,自然具备足够的话题性,深入挖掘的话,也有足够的八卦等着去发现或制造。

    几番琢磨,还真有人扒出点儿东西:“话说我以前也听过这个名字,嘿嘿,从谁嘴里提出来的,你们多半是想不到。”

    卖关子技巧够拙劣,可时机掌握得好,其他人捏着鼻子也要捧场的。在一堆起哄声里,“卖关子君”也不让“八卦君”专美于前,成功吸了一波关注,这才放出答案:

    “就是咱们的社长大人了。”

    “社长?唐仪?”

    “嗯哪,我也是刚想起来。那是九月底吧,社团股权还没变更呢,我负责新生入社测验这块儿。当时唐学姐差不多是淡出状态,只是挂个副社长的名头,可那天她专门过来给我打过招呼,说是面试的时候看顾一下,结果姓罗的根本没来……所以有这么个印象。”

    “哎哎,那他们是什么关系?”

    卖关子君回忆了一下:“说是朋友的弟弟。”

    “朋友?男……啊不,女朋友?”

    “呵呵。”

    不管怎么扒拉,一番讨论过后,有一点可以再度强调:罗南这家伙,内外都有帮衬,背景虽然模糊,可就其表现来看,即便是在“二代”扎堆的神秘学研究社里,也是梆梆硬。

    所以,能不招惹,就不招惹。

    这时候,潘文教授离席,她拒绝了搀扶,可罗南和田思还是要送一段,三人陆续走过。两张台子这边也都闭了口,刚才撅屁股起身致意的,不管老太太答不答理,也还要再做一遍。

    等三人出了水吧,神研社这两张台子,就真正吁出口气,话题放得更开了。

    甚至开始有人替欧阙打抱不平:“就是因为老谢叨叨叨,再加上某些人乱帮衬,主题周很多事儿都没办利索……特么后期直接成水族馆了!”

    对这番言论,欧阙可不怎么领情,脸皮更青。

    “八卦君”和欧阙关系不错,又挨着坐,便拍拍后者手臂,安慰道:“别跟浑人一般见识,听说这哥儿们是个‘妈死早’,从小缺爱,所以划圈占地跟条护家犬似的,多半把那里当成老娘怀抱,偷偷哭鼻子吧。”

    这话逗乐了不少人。其实“八卦君”对罗南也是有点儿忌惮的,可他就喜欢在嘴皮子上占人便宜,见罗南出门,更是嘻嘻哈哈地加料:“你们说哈,站在那哥们儿的角度,要是有人在那几层进进出出,是不是就等于……哎呀我草!”

    一杯半热的咖啡直接泼在“八卦君”脸上,眼睛鼻孔嘴巴无一幸免,再加上领口、前襟,真是又热又痛又狼狈。

    这一下子,别说就近的两张台子,就是周边大片区域,也都被突出其来的情况得懵了。水吧里竟是骤然静寂半秒。

    “费槿你特么有病啊!”八卦君猛跳起三尺高,睫毛上还有咖啡往下滴,手上则要抹不抹,两边支开,像只被开水浇伤的鸭子。

    至于费槿,这位始作俑者徐徐放下“凶器”,意态优雅,浅笑回应:“救你一命,不谢。”

    八卦君心态爆炸:“你特么……”

    “老曹老曹,先去洗洗。”这时候,旁边才有人醒悟过来,赶忙起来拉架,不管谁对谁错,先劝开再说,免得大庭广众之下闹出更大的笑话。

    八卦君现在的脑子基本上是糊涂的,可潜意识里对费槿这女人还是忌惮,被周围的人一扯,下意识就坡下驴,骂骂咧咧走出座位,挥开了其他人的搀扶,也努力屏蔽周围人们的古怪眼神,往卫生间去。

    可走了没两步,前方正有人经过,挡住他的去路。一抬头,入目的却是罗南那张犹带青涩的面孔。

    他回来了?

    八卦君与罗南对视,下一秒他就打个寒颤,本能地错开了视线。也是这瞬间,他颅腔内分明有寒气滋生,连脑浆都要给冻结了。

    他要杀我!

    莫名其妙的念头撞出来,擂响了心脏。事实上,罗南毫无动作,只是与他交错而过。倒是心神散乱的八卦君,压根没注意到前方端盘送茶点的多功能机械人,直接撞上去,腰胯顶翻了托盘,连着滚沸的咖啡热饮一发消受,惨叫声中失去了平衡,脸面着地,又带起了一波混乱。

    八卦君的惨况在前,神研社这两张台子,却没能第一时间反应。原因很简单,走回来的罗南,视线就在这边划过,那冷浸浸的寒气仿佛能把两张台子上的热饮统统冻结,同样冰封的,当然还有人们的反应和勇气。

    直到罗南和田思重新落座,神研社这边才有人起身去看八卦君的情况,扶那位去清理治疗。其他人则面面相觑。还有个别高级干部终于反应过来,把声音压到最低:

    “那位好像是……圈子里的?”

    “啊?”

    “就是政府军方、或者星空会所那边的特殊人士。”

    “我c……嗞,怪不得呢!要不咱们走人?”

    “太明显了吧!”

    神秘学研究社毕竟算是“专业爱好者组织”,再加上身处社会权限的高级领域,对一些半真半假的渠道、圈子有了解、有接触。他们很快就发现了刚才议论主题的错误所在——单纯有背景的人没什么,单纯有本事的人也没什么,可又有背景又有本事的人,尤其是这种具备某种超社会属性的怪物,就特么很难办了。

    “也许我要请一位相关领域的保镖。”

    “呵呵,天天穿着外骨骼装甲跟班?”

    “短期的话,就不只军方的渠道。”

    “问题是现在我们没有好不好?”

    一帮高级干部无疑是坐蜡了。唯有费槿始终笑吟吟的,好像刚才泼人一脸,完全不是她所做的一般。这样高深莫测的姿态,让很多同伴不得不佩服她的消息渠道和决断。

    有人试图问出个端倪,费槿也不拒绝,随意与这帮人尬聊,主要精力仍投注在罗南那边。看他与田思坐回角落,低声交流。

    感谢八卦君的愚蠢,早前罗南冰冷目光扫过的时候,唯独在她这里有所缓和,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不过,费槿背后的控制者,并没有趁热打铁的意思。她饶有兴味地关注角落里的种种细节,结合此前的观察收获,渐渐得出一份基本思路。

    “殷乐。”

    “老板?”

    “我记得前几天‘多面’曾经群发过一个情报课题,与这位紧密相关,还邀约专家进行了心理学诊断,名字应该是……”

    “persona。”殷乐的记忆力值得信任。

    “嗯,是的,人格面具。”哈尔德夫人微笑起来,“那只是个半成品,收费还那么贵。不过现在它值了……把那份情报拿过来,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很就知道,该怎么和这位交流了。”

    血焰教团正副主祭,都在夏城的临时落脚点,翻找资料非常方便,很快就将那份收费情报找出。

    这份情报差不多是一份综述,专门取出罗南交际方面情报,进行了相关心理分析。问题是,再怎么权威的心理学专家,也很难对一位能力者,尤其是强者级别的人物定性。

    毕竟,每位能力者多多少少都具备“超社会”属性,即便在病理学方面,形神结构也会有或多或少的结构变化。在医学层面,甚至可以诊断为器质性病变——这当然是离题万里。

    而在罗南这里,情况可能更加复杂,据说这位从十岁开始就通过注射神经药剂进行身体改造,任是哪位专家过来,面对罗南已经大幅异化的神经系统结构,都要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他们只能从目标的外在表现,概略性地分析判断,做出假设。在罗南这里,得出的结论比较粗略,甚至不能让人信服。

    殷乐翻到诊断结果那栏:“是这个吧,潜在性did?”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