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不寂寞(中)

时间:2018-02-20作者:减肥专家

    “姐,在这儿。”酒吧一角,田启站起身向田思打招呼。

    田思也看到了自家堂弟,她小心绕过熙熙攘攘的人流,朝那边走过去。

    “我都快一个月没见你人影了,难道你也在闭关?”田启拉开放置自己外套的椅子,请自家堂姐入座,嘴上抱怨不迭,其实“攻讦”的目标相当微妙。

    田思笑了笑,尚未开口,田启已经注意到她脸上洋溢的轻松喜气,轻拍了一下桌子:“看样子,潘奶奶那边是没问题了。”

    “嗯,已经收到了正式通知。虽然正式开学还有大半年,但下个月开始,就要跟着项目走。”

    “恭喜恭喜,潘奶奶的研究生名额,每年都能够能让人打破头的。”

    “只能说侥幸。”田思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她叫过打扮成女巫的服务生,“一杯摩卡,谢谢。”

    服务生却是认得田思的,她轻声致歉:“田学姐,咖啡卖完了……”

    “那就一杯热可可。”

    服务生领命而去。旁边田启赶忙邀功:“看我给你留个座位不容易吧。”

    田思视线扫过酒吧角,这里位于北岩齿轮地下二层的公众活动区,紧挨沙洲水道,临着湖底风光,本来是个修养身心的好去处,可现在涌涌的人流,让它更像是某个热门景点。

    “你们社团主题周开得不错。”

    “你知道,也不纯靠主题周的……现在这里都快挤爆了。真怀念当初只有罗南他们几个的日子,虽然我也没来过几趟。”田启唉声叹气,也自觉压低嗓门,“姐,你过来是要找罗南?现在那位可不好见。”

    “我预约过了。”这样的对话似乎不应该发生在学校同学之间,但田氏姐弟都觉得很正常。

    “那就好……”话未说完,田启忽然哎哟了一声,“后面,看湖里。”

    田思下意识一扭头,就看见公众活动区侧面,由强化玻璃隔开的混沌湖水之中,一具巨大而扁平的身躯倾斜成一定角度,无声划过,黏住了酒吧里所有人的视线。

    湖底并没有任何光源,只有公众活动区的照明灯光,投射入湖。正是在这片灯光的照耀下,有如巨型蝙蝠般的妖鱼,向在此的“游客”们,炫耀着长达几逾二十米的翼展,以及排列着狰狞口器的苍白下腹。

    特别是当妖鱼转向,长逾十米的鳞甲“细尾”顺势甩击在强化玻璃上,沉重的冲击力使得整个玻璃屏墙似乎都在颤动,上面还自带电火,每次跳跃闪现,都如同烧灼在一众看客的心尖子上。

    不少男女都发出了惊叫声,既恐惧又兴奋。

    田思呆看这一幕,就算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看到这条妖鱼,两个月前的恐怖情境,仿佛就此复现,使她不自觉打个寒颤,面颊几乎失去了血色。

    相比之下,田启看得多了,而且也不知道当初在海天云都他的堂姐曾经历了什么,很满足地哈出一口气:“和在海天云都看到的不一样吧,好像随时都可能撞破玻璃杀进来!其实我觉得什么主题周,都比不过这东西转一圈儿……呃,姐,没事吧?”

    田思如梦方醒,却不好转头,让堂弟看到自己现在的脸色,只好乱以它语:“这条魔鬼鱼,就是海天云都的那个?”

    “对啊,就是那个。”

    “个头长了不少啊。”

    “谁说不是呢,听说比最初捕获的时候,翼展增长了近三分之一,而且长势几乎都集中在这两个来月。肯定是在海天水都吃好喝好,养得肥了。”

    魔鬼鱼在强化玻璃后面耀武扬威了一番,随后转向进入了人们目光所不及的湖区深处。留下了一地的啧啧赞叹。

    但这里却没人知道,他们中间有一位曾经与这头畸变种有过极近距离的接触——差点儿被吃掉的那种。

    田思这才转过脸来,下意识拿起桌面上的热饮。这才发现双手变得冰凉,腿部甚至还在打颤。可与此同时她的心口却是滚烫,随后就有朱红晕染上脸。

    这同样是恐惧和兴奋交织——她的心情并不比在场的其他人特殊到哪里去,只是更有一份回忆渲染的深刻,又或者还要加上期待所造就的升华。

    上回在海天云都,这头凶悍的怪物便以其电光长尾,缠绕在她腿部,下一秒钟就可能将她撕成碎片;可也是从那事之后,她真正窥见了当今世界暗幕后的情景,触碰到了“里世界”的神奇一角。

    她小口啜饮热可可,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去,随后询问:“这头畸变种应该非常危险,为什么会挪过来?”

    “据说是把魔鬼鱼寄存在海天云都的那一家付不起租赁费和饲养费,就开价把这玩意儿给卖掉了。买家就是我们社团中的某人,但没知道那位足够任性,直接把这怪物挪过来当观赏鱼了。”

    “你不知道……”

    “什么?”

    “没什么,只是有点奇怪是谁大手笔打通关系,把一头畸变种放在北岸丛林。吴教授他们最见不得这个了。”

    “你是说是潘教授的老公吧,呵呵,多半是要气疯的。据说也是趁着那位出远门的机会,先斩后奏,最后能不能长留在这儿还不好说呢。”

    田启倒是很看得开:“我觉得吧,多半还是暂时的,正好主题周要借一个噱头。话说欧副社长的厄琉西斯秘仪复现节目已经崩了,听说还是罗南叫停的,现在有魔鬼鱼在这儿,任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也没胆再跑湖上去闹腾。从这个角度讲……你懂的。”

    “是啊,我们都懂。”纤长手指轻放在田启肩头,玉管似的,却有钢管架肩般的压力。

    田启给唬了一跳,反射性想起身,却给压得动弹不得。对面田思倒是起来,向他身后那位打扮成熟性感的女性致意:“猫眼女士,您好。”

    “不用客气,我只是个跑腿儿的,负责传达接待。”猫眼很自然地将田启扯离座位,用这样任性操纵的手段,示意年轻人该干嘛干嘛去。

    对这位,田启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儿“认知”,也不多说话,对田思眨眨眼,缩到人群后面,很快不见。

    猫眼是夏城有名的夜店女王,很喜欢凑热闹,但她讨厌齿轮这边熙攘的环境,因为这给她带来了不必要的工作量。所以她长话短说:“罗南正和高猛、剪纸,哦,后面这个你认识的,他们几个正在讨论一些技术问题,又忘了时间。如果你愿意等待的话,我可以领你到地下六层稍歇。”

    “啊,其实我只是想帮一位长辈发邀请。”

    “长辈?”

    “是我的导师潘文潘教授,她……”

    “我知道,罗南母亲的导师是吗?你以后就等于是他的师姑了。”

    “这不至于。”面对猫眼,田思还是有些拘谨,不太适应和她聊天开玩笑。

    “好吧,我知道了,你跟我来。”

    “不会打扰他吗?”田思仍有些顾虑。

    “你都同意等了,打扰什么?”猫眼一笑起身,领着田思绕过人流,到消防通道缓步下行,顺口解释:“现在闲杂人等太多,为了清净,五、六、七层已经对外界封闭,进出不太方便。也不好独点个电梯什么的,我们就走楼梯下去,到地下五层还要有权限审查,难免麻烦些,你有个准备。”

    田思应了一声,下意识吸了口气。她心中并没有觉得麻烦,反而颇有期待感。

    两位女士就这样一层层地向下走,两层一过,公众活动区的喧闹声便给遮蔽得差不多了,只有楼梯间里有节奏的脚步声,次第响起。

    田思微幅调整呼吸,琢磨一会儿见了罗南要怎么说。其实这些对话推演,她事先已经做了很多遍,可在此刻,她仍不免紧张,以至焦虑。

    如此心态,田思也自喟叹:心有所求,必有所惧。这样或许也算是‘利令智昏’的一种?

    偏在此时,猫眼的话音传入:“想进我们这个圈子?”

    田思内心的想法,被一语道破,下意识受激打了个寒颤,抬头看过去。

    猫眼挑起眉毛:“紧张什么,又不是落草为寇。想做就直说,要成为能力者吗?”

    田思的嘴角也动了动,自嘲一笑:“我这心思,大约谁都看得出来?”

    “上个看出来的是谁?罗南?”

    “是剪纸先生。”

    “哦。”猫眼恍然,有些事情她虽没有参与,相关的信息还是掌握的,“你和他是打了两回交道。也是哈,有海天云都那档子事儿,肯定会对你造成影响,你能忍这么久再说出来,想必是认真考虑过了?”

    其实我没有说……

    这话田思不敢讲出口,只能点头。

    “剪纸这人是比较稳重的,当时他没有一味鼓励你吧。”

    田思第一时间摇头。海天云都那回不说,她惊魂未定,导致记忆有些错乱,深刻的特别深刻,模糊的特别模糊;倒是在极光云都联谊的那次,全程记忆清晰。

    记得她曾经鼓起勇气,想咨询剪纸,然而那位应该是有意绕过了这个话题。

    猫眼“呵”了一声:“还挺负责任的,脑子也清楚,知道这是一个最看重天赋的领域。”

    “天赋?”

    “没错。天赋的意思就是说,有些人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真正触碰到这个领域的地板——不是他不努力,只是没有那个天赋,相应的,没那个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