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五十七章 雾迷宫(下)

时间:2018-02-03作者:减肥专家

    “有东西?有东西才是正常的。”

    既然说了这片雾气迷宫是主机,具备自我运作的法理规矩,那么深层藏着一块“cpu”,就是最正常不过的事了。

    只不过这块“cpu”究竟什么模样,怎么罗南猜不到,向瑞雯询问,也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

    瑞雯只是摇头:“看不到。”

    “看不到也正常。”罗南的大坐标系正努力扩张范围,但在进度上还是那样慢吞吞的,至今也没有扩出十米开外。这就是雾气迷宫自身的秩序法理,对以罗南为核心的外来秩序框架的压制。在这上面罗南还是有心理准备的,他只是顺口再问了瑞雯一句:“你能看多远?”

    瑞雯没有即时回应,而是又一次皱起眉头,似乎这个简单答案仍超出她的表述能力范围。

    “嗯,环境很复杂吗?”

    罗南开始还有点意外,但很快反应过来,瑞雯的表达能力是有点差,可长度距离这样的基本概念,肯定是没问题的,能够让她作难,必然是雾气迷宫的复杂程度超乎想象。

    果不其然,瑞雯很快点头。

    “唔,眼睛还是最重要的前提啊。”自从罗南进入里世界以来,都是以精神感应先行,占尽信息优势,几乎无往而不利。如今一旦受到影响,就百般的不得劲,思维也自然而然的拐向这个方面。

    当然,他会这么考虑也是因为心里已经有了定见。见瑞雯不太明白他的意思,罗南就解释了一下现在大坐标系受到压制的情况,也顺势解说他的应对方式有这样优秀的听众,如果不好好的利用一下,罗南都觉得亏的慌:

    “要解决这个问题,单纯依靠大坐标系是不行的。我这个大坐标系,基本的运作模式就是将自身的秩序框架作为标准,以自身的超凡领域强行替代其他时空结构的自有秩序。

    “如果是纯粹观察还好,不外乎就是一个标识转换,可要是进行精神物质干涉的话,就等于和整个时空结构秩序硬顶着干,那是肯定没好。不过呢,在实际的操作中我们却可以利用更先进更巧妙的方式绕开这个障碍,你知不知道那方式是什么?”

    这是一个稚拙的自问自答模式,罗南都要公布答案了,却没料到瑞雯在短暂的思考过后,竟然开口答道:

    “耦合。”

    “哎呦,对了!”罗南既开心又惊奇,“你怎么猜到的?”

    “你说过。”

    我说过?罗南脑子转了几圈,总算想起进入云端世界之前,确实是给瑞雯好好的介绍了一番耦合理论的精妙之处。

    当时他只是半宣泄式的诉说,没指望瑞雯能够完全理解,可现在看起来瑞雯对耦合理论已经有了基础认识。

    这样的互动成果,远比自我宣泄更让人舒坦。

    罗南的兴致一下子拔到了一个新境界,要不是水汽人形崩散,他一定要猛揉瑞雯的头发:“没错没错,就是要用耦合理论。它是以可控的秩序框架为基础,经过有效设计,与其他多个秩序框架形成耦合,搭建成齿轮组,引导力量的方向。简单来说,就是‘以秩序引导秩序’……如果按照虚脑系统的说法,这是一种基础又高端的构形思维。”

    说起这方面的理论,罗南自然而然又进入了滔滔不绝的状态。这时候,他也并非只是给瑞雯科普、显摆,而是借机梳理思路。

    “这处雾气迷宫的秩序规则,把我压制得很厉害。可咱们要看到,它与外面的云端世界、与地球那边的本地时空相比,还是非常‘直白’的。它绝大部分压力,都摆在明面上。”

    雾气迷宫的干扰和压力,肯定远在云端世界和本地时空之上。可要换一个角度,纯以秩序规则的“可操控性”为标准,相应的难度系数,自上而下应该是这么排列:

    本地时空、云端世界、雾气迷宫

    以罗南目前的眼光和知识判断,地球所在的本地时空,其结构是建立在极大的宏观和极小的微观有机统一的基础上。简单的说,其本质构造已经超出了罗南所能感知的尺度范畴,若不是神秘“我”字的妙用,再加上云端世界与本地时空接触扭曲,他未必能对相应结构产生直观认识。

    更何况,本地时空的架构,纯以物质为基础,自成法理规则,超凡力量的位置非常尴尬,多数时候都有“老鼠拉龟,无处下手”式的窘迫。

    云端世界稍好一些,至少时空结构有若有若无的“加工”痕迹,给人起码的念想。可真要着手,看看宫启的下场就知道了。

    相比之下,雾气迷宫所展现出来的场景,其雾气聚散的机理、结构固然也是精妙非凡,可它的尺度绝大部分仍在罗南的观测范围之内。那些尘埃沙土般的构形碎片,与深层“cpu”之间,摆明了存在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这也给了罗南很好的切入点。

    “考虑自我、考虑环境、考虑自我与环境之间的妥协架构,无论在格式论、构形理论……好吧,包括传统哲学层面,都是最本质的规则之一,差别就在于具体实施的方法和手段。在这上面,近来我还是很下了一番功夫的。”

    罗南还在喋喋不休,说他接下来会怎么利用耦合理论,在灵魂披风基础上,搭起一个更适合远程观测的“雾灯”。

    别怪他唠叨,实在是周边聚散无常的雾气以及组构成雾气的构形碎片,呈现出的千姿百态,给了他太多刺激和灵感。这些尘沙似的构形碎片,即便相当大的一部分已经不具备结构意义,但有巨大基数托底,仍然展现出了惊人的多样性。

    仅就目前罗南所能观测的十米直径范围来说,其中飞舞聚散的构形碎片,保守估计是要破亿的。就算里面绝大多数都废掉了,可剩下的那些,根据虚脑系统的鉴别理论,至少还能分出十个以上的大类,三四百种具体结构,乃至于无穷无尽的变种。

    罗南越是探究,越是拔不开身。

    对他这位初学者而言,这就是最广泛、最生动的活例子,可以验证、可以练习、可以砥砺参照。有了这些范例,使用说明书上那些简洁枯燥的理论描述,似乎整个地活泛起来,随时都能显化在现实层面。

    “好吧,要承认……就算这里是垃圾场,也能提炼出成吨的黄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