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五十二章 深渊旁(上)

时间:2018-01-20作者:减肥专家

    在这个时代,任何城市的夜晚都没有什么不同。唯一能够分辨的,或许只有长期以来积累的饮食习惯。从夏城转移到蒂城两个月的时间,殷乐仍然没有习惯截然不同的口味。这次回到夏城,早些年已经习以为常的食物,与味蕾碰撞的时候也给她一份独特感受。

    不过今天晚上,殷乐并没有进餐,这还是跟着哈尔德夫人养成的习惯。这个习惯,哈尔德夫人已经坚持了十多年,上一次进餐还是她砍下丈夫头颅之前。

    不过,哈尔德夫人并不介意在睡前饮用一杯红酒。所以殷乐推着餐车,敲开了哈尔德夫人的房门。

    这时,哈尔德夫人刚刚沐浴完毕,坐在窗边的单人圆沙发上,浴袍裹住苍白的皮肤,只露出一截小腿和赤足。最显眼的,还是她右侧面颊上呈现诡异曲度的细长血痕,此时正透着暗红的光——并不是形容,这道血痕是她通过血焰意志终极考验的证明,本身就具有颇为神异的效果。

    “老板。”

    殷乐采用了旧称呼,然后就像当年做秘书的时候那样,将醒好的红酒倒了一杯底,由哈尔德夫人取用。

    哈尔德夫人拈起细细的杯柄,将酒杯抬至眼前,注视里面摇晃的酒红色。这一刻的哈尔德夫人,像一位忧郁孤独的贵妇,虽然她心脏里涌动的尽是铁血和火焰。

    殷乐就坐在旁边,考虑是不是要开启一个话题,这时哈尔德夫人主动开口,音色低沉:

    “我们的投资人拒绝了见面。”

    殷乐一点儿都不觉得奇怪,上次离开夏城,就可以猜到这个结果。但她一直都很好奇,哈尔德夫人口中的“投资人”究竟是哪位。这可不是投点钱蹭分红的小打小闹,而是教给哈尔德夫人放牧暗面种的秘法,以重塑祭器的不可思议之人。

    整个夏城,够资格做到这一点的,也就那寥寥数人,就算不限于夏城,又能多出几个?

    哈尔德夫人晃动酒液,眼神似无焦点:“究竟是为了止损,还是乐见其成,这是个问题。”

    此时的哈尔德夫人好像有些情绪低落。越是这样,殷乐越不好开口,也看着自己手中的酒杯发呆。

    还好这种气氛并没有维持太长时间,很快,哈尔德夫人的嗓音就恢复了惯常的冷静果断:“投资有无只是外力,教团根本动摇才会致命。你现在是唯一的副主祭,主要心力必须放在祭法仪轨上任鸿虽是个叛逆,但这一项却比你做得好。”

    连任鸿那死鬼都被拿来比对,殷乐自然领会态度,肃容回应:“我记得了。”

    哈尔德夫人就此切入相关话题:“监控目标如何?”

    “目标又进驻渊区,但今晚、还有未来两三天都不会再有攻防演练,据说是那位罗老师因事闭关。”

    “罗南不在,基本上就是在渊区看看景儿。可谁敢说几月、几周甚至几天之后,不会有新的功能呢?”

    “确实。”殷乐附和一声,迟疑了下,还是问道,“老板,那个血意环与我们,我的意思是”

    殷乐没有再往下说。

    哈尔德夫人透过酒杯,看自己的前秘书。晶莹剔透的杯壁,却让二人的容颜都呈现出明显的扭曲,且随着杯体的旋转,变化出各种诡异的形状。

    人际之间的交流,往往都是如此。正因为知道,才让人愈发谨慎。

    哈尔德夫人清楚殷乐的想法,更明白她的顾忌,这种时候,由上位者把话说破,更代表坦诚和信任,所以她勾起唇角:

    “你是想问,血意环结构与教团根本祭法血魂寺,是否同属一类?”

    “我”

    “我们不如这么说,罗南所讲的‘构形’一词,可以对‘血意环’和‘血魂寺’进行通用概括。从学术意义上讲,它们应该都属于构形。”

    殷乐暗松一口气,忙应道:“所以我们才监控相应的目标以做参考”

    哈尔德夫人截断她的话:“可在4号前,我曾以为,在渊区固化构形,只属于超凡种和教团的领域。”

    殷乐面色微黯。

    4号之前,世上能够进入渊区攻防的能力者不多,但也不少。b级以上的精神侧,有过几年钻研,大约都没问题。只不过,一般的b级精神侧,在渊区也就是停留个几秒到几分钟的时间,便要被汹涌的能量湍流打落;少数比较厉害的,可以临时铸就特殊结构,变阻力为动力,抓住短暂时机,进行攻伐杀伤。

    只有到了超凡种这个层面,特别是精神侧超凡种,可以将这份结构,也就是罗南所说的“构形”固化在渊区能量湍流中,如车如舟、如屋如城。真正利用和驾驭渊区无穷无尽的能量,且进一步调理修正,逐步提升威能。

    除了超凡种,能够做到这一点的,2月4号之前,也只有化万众生民之心为己用的各个教团了。

    其实就是各家秘密教团,也不是谁都有这份本事。那必须是早年有超凡种坐镇,能够将渊区构形固化,继而转化根基,链入信众心力欲求信念等等,再据此分化层次权限,使一人之法,可为百人、千人、万人之用。

    此类法度的源流、细节,乃是各家教团的不传之秘,每家都有各自的特色和禁忌,隐藏在神秘无端的迷雾之后。也就是殷乐这种教团核心高层,且身在血焰教团这类“理念教派”之中,才得以了解学习,通晓本质。

    殷乐原以为,这会是她守在心中最核心的秘密和仗恃。却不料,血意环横空出世,一头撞入这个最高领域,而且还顺手带了几百号人游逛参观——到目前为止,人们还没有把这件事与各家教团的根本规则联系在一起,可这又能撑上多长时间呢?

    内外皆动荡,她又如何是好?..

    哈尔德夫人看透了殷乐的心思,微收下颔,示意她过来。

    殷乐微怔,但还是起身,走到前老板身边。在这个距离、这个氛围里,她下意识就按照以前的样子,蜷身曲腿,坐在地毯上,倚在哈尔德夫人膝前——似孺慕之幼.童,更像乖顺的猫儿。

    她的选择很正确。

    哈尔德夫人的手指,便插入她丰茂的发幕里,轻轻划动摩挲:“你要知道,这是个危险的领域。我们已经在危险边缘走得太久恐惧和绝望都不是问题,血焰意志会在里面等待我们的到来,赋予我们力量。唯有麻木,是最致命的愚蠢行径。来,我们再去危险的深渊边缘走一遭。”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