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三十九章 饮酒醉

时间:2018-01-05作者:减肥专家

    明天就是冬至,正是一年之中黑夜最长的时节。一段时间以来,夏城天气一直不太好,晚上五点多钟,天色就明显变暗。在北岸丛林深处,更是暗影幢幢,再加上留鸟或尖锐、或粗嘎的叫声,胆子稍小一点儿的,怕是没胆子走上林间小道。

    不过,丛林中的齿轮建筑内部,地下二层的公众活动区,却是灯火通明。由于光线的缘故,靠着沙洲水道的那一侧,颇是吸引了一些湖底鱼虾之类,贴着玻璃幕墙,点点撞撞,至于是有趣还是诡异,就要看各人的审美了。

    现在驻留此间的各位,也没有谁去理会这景致,他们围着吧台落座,嘻嘻哈哈,气氛热烈。

    “啊哈,活该!”

    薛雷喝了点儿酒,因为不到合法饮酒年龄,这方面的经验欠缺,不免有些上头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冬至约战的难关无声消融,他心中去了好大一块儿心思,豪迈开朗的劲头又都上了身,声音愈发嘹亮:

    “这就是想吃独食的下场。

    “那边什么下场且不说,里面的红利,哥哥我是生受了!”扒拉着薛雷肩膀的,是同样上了头的天晶生物研发公司的cmo,谢俊平谢总监。

    薛雷脸上已经被酒精烧红了,而这位就职履新一个来月的营销总监,才真叫一个满面红光,差不多能照亮半个吧台:“你没看到这两天的能源板块,特么整一出发射事故,直上直下,都不带打弯儿的!这时候捞一笔进项,那可是极限操作,情报、决断、能耐、运气缺一不可,要么说呢,自从和你们认识之后,我这边运道爆表!”

    “是总会那帮人作死……这种事情竟然想瞒,而且还没瞒住。”薛雷已经是一个优秀的夏城分会成员了,立场站得极正,开起地图炮也是毫不犹豫。

    太平洋那头骤起的风波,先期的情况没有几个人清楚。夏城分会这边得到的情报只显示,檀城的能力者总会,不知怎地与公正教团共同发现了一个类似于深蓝世界那样的位面,据说两边本来是准备秘密协同开发,但在谈判过程中,如此重大的秘密事项,竟然莫名其妙给泄露了。

    这么一记闷棍,使得能力者总会和公正教团都比较狼狈,这两日不但要应对各方势力的质询,也难免都质疑对方保密能力乃至于最根本的态度。据说在泄密事件之后,双方高层会谈已经多次不欢而散,如今谈判也已经无限期搁置,但造成的影响已经难以收拾。

    早先,各方人士还有点儿懵,弄不清是事实还是谣言。而到后来,更详细的信息持续放出,甚至传出了“当事方并没有掌握确切坐标”这种极其关键也极其要命的细节消息。

    这下子,各方终于回过劲儿来了:敢情你们两个还没搞清楚状况,就挠得对方满脸血!

    笑话不看白不看,便宜不占白不占。当下大户散户纷纷入场,不管能不能捞到鱼,先把水搅混了再说。全球股市大盘的动荡,只是其中一个侧面。

    谢俊平这种局外资本已经借机先咬了一口,心满意足地退场看戏。但还有更多大势力、更多想要一注定终生的赌鬼散户,争先恐后地进去,想在太平洋上、在那个犹未确定坐标的新位面中,再撕下几块肉来。

    “清闲难得哪!”一直恪尽职守的秦一坤,今晚仍是滴酒不沾,但此时也不免感叹。

    要说自九月底以来,夏城一直都是乱象纷呈,各路人等走马灯似地抢入,搭台唱戏,可劲儿地折腾。如今风水轮流转,总会也好、公正教团也罢,都一头栽进了漩涡里。

    如此状况,在夏城分会一干人等看来,当真是夏日之冰饮、冬天之火锅,整一个舒坦熨帖。

    他伸手去拿前面的冰水,这时吧台后面,暂时充当调酒师的猫眼叫了声:

    “杰瑞!”

    “嗖”的一下,便有一道棕色肥影从秦一坤手臂与吧台的间隙中蹿了过去,临到猫眼近前,又来了个急刹车,堪堪停在刚刚调制好的一杯果汁之前。

    这是一头麝鼠,标志性的长尾在桌面上甩动,不论这条尾巴,也有近二十公分长,正常蹲坐,也比杯子高了。由于头小身子大,且二者没有明显分界,看上去颇是肥硕。可这个体型在它的同类之中,还是个未成年。

    它距离薛雷和谢俊平已经很近了,特别是后者,结结实实给吓了一跳。可谢俊平扭头之后,看到眼前这只肥硕的大家伙,不但不恼,反而哈哈笑了起来:“看吧,我就说这小家伙不是凡物。当初老子可被它整惨了……”

    说着,他还伸手去摸。然而已经冠名为“杰瑞”的麝鼠,仍然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身子一扭,便绕到了杯子另一边,还对谢俊平露出尖锐的门齿。

    “切,小心眼儿!”

    谢俊平还想逗弄这小家伙,但猫眼已经对它下令:“给你妈妈送过去。”

    猫眼一边说,一边比划了两个手势,指向了吧台尽头,默然独坐的瑞雯。

    杰瑞扁平的脑袋来回扭了两记,尾巴也随之摆动,末了竟然真的伏低了身子,前爪扣住杯茎与杯座的连接处,肥硕的肚子贴着桌面,长蹼的后肢发力,以近乎滑行的姿势,向瑞雯那边艰难行进,模样引人发嚎。

    若不是薛雷及时扯了一把,谢俊平真的要笑翻在地。

    这种情形,秦一坤已经不是头回见了,但还是忍不住啧啧称奇:“这可不是麝鼠能有的智商……确定没有畸变吗?”

    “实验室那边没查出来,再说了,只要瑞雯喜欢,能有什么问题?”

    什么逻辑!

    秦一坤哑然无语。“感觉派”和“理智派”无论如何也说不到一块儿去。

    正在这时,有电话接入。秦一坤接通之后,说了两句便站起身来,扭头道:“雷子,帮个忙,搬几件东西。”

    薛雷站了起来,谢俊平也不甘示弱,摇摇晃晃起身,举手道:“我也来帮忙。”

    秦一坤扫了眼谢俊平的身板,对这位短短一个来月的锻炼效果不抱有太大希望,但还是给他留了点面子,笑了笑:“两个人足够了,我们去去就回。”

    他拉着薛雷乘电梯上去。

    谢俊平还是有点醉了,一愣神的功夫没跟上去,看电梯合拢,只能悻悻坐下。可扭头看到猫眼专心致志调酒,瑞雯和杰瑞那边也是自成一国,对其他人不搭不理的样子,又觉得没趣……呃,也有点儿怕。

    他是喜欢美女没错,瑞雯不提,猫眼的形象就很是他的菜。可越是与里世界接触,越知道里面的深浅,这种危险人物,他还是有多远躲多远。

    谢俊平干脆再起身,就等下一波电梯,也往上走。

    在地下二层还好,可到了一楼门厅,冬夜的冷风一吹,他就有些撑不住劲了,总算还有点理智,冲到门前小广场边缘,对着草丛,稀里哗啦吐了一波。

    接下来,他的状态倒是好了许多。这段时间严格的修行锻炼也体现出了效果,他只穿着一件薄毛衫站在外面,也没觉得有多冷。环目四顾,借着门口的灯光照明,他竟然可以隐约前方丛林六七米的纵深。

    即便还是模模糊糊,可那片区域之内仅有的两个活物,一鸟一兽,都逃不过他的感应。

    按照万院长的话说,他已经能够综合声波、气味、热能辐射等多种感知因素的差异,将生命体从周边环境中分辨出来。

    按照里世界的说法,这就是灵觉。

    到了这一步,即使还远远称不上觉醒,但也可以说是具备一定“超凡力量”的能力者了。

    谢俊平甚至能够勉强分辨出,枝头微微起伏的鸟儿是一只乌鸦,当然远远比不上墨水那般神骏。

    看来这两天,他的灵觉又有所提升。

    真是一顺百顺!

    “耶!”谢俊平捏着拳头,在寒风里跳了几下,以发泄心中激昂的情绪。或许是他的动作幅度太大,林子边缘那只乌鸦偏了偏脑袋,似乎在打量他。

    谢俊平对乌鸦吹了声口哨,乌鸦没有回应,倒是广场另一边的林间小路尽头,薛雷的声音响起来:

    “哎,你怎么在外面?”

    “想帮帮手的,哪想到你们跑得这么快!”

    谢俊平半真半假地抱怨,可下一瞬间,他就看到薛雷和秦一坤肩头足有半人高、坚固厚重的金属箱子,后面的话就变成了一声怪叫:

    “我草!”

    “这不是草,是即将被咱们罗老师败坏的精密零件。我觉得,他现在的信用额度肯定又刷成负分了。”

    “那倒不至于,svip的模型使用费抽成还是很可观的。雷子你第一时间上了手镯,难免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

    秦一坤像摘书包那样,把重达数百公斤的箱子从肩上卸下,放到门厅处,这时候箱子的承重滑轮才起了作用。

    薛雷照章办理,谢俊平凑过来,好奇地摸了摸箱子外壳,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这时他心有所感,一扭头,丛林边缘的乌鸦拍了拍翅膀,飞离枝头,在空中刮刮叫了两声,向林子深处飞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