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三十三章 公私分

时间:2017-12-31作者:减肥专家

    真的孟浪了。

    这是孙嘉怡心头闪出的第一个念头。

    要说对其他人,她不至于出现这种低级失误。以她的精神感应水准,就算不进门,也能把房间内的情形理得不离十。

    可问题是,如今她面对的是一位刚刚推出“囚笼理论”,在渊区引导一千五百位能力者与超凡种大战三百回合的不世天才。

    正是这位天才,表示大部分的精神感应,都是“侵犯”与“被侵犯”的冲突,胜者通吃,败者恒亡。在精神层面的角力中,孙嘉怡再有自信,也只能是个“被侵犯”的角色——如果罗南对她感兴趣的话。

    孙嘉怡压根就没有想过探查包间内部的情况,若不然只会是自取其辱。可在外风评一向还好的罗南,竟然会做这种动作……

    真的是料不到!

    还好,孙嘉怡久经战阵,应对能力还是有的。她脸色都没有动一下,就像看一个最正常不过的场面,依旧按照既定的语句往下讲:

    “罗先生、何大少,餐厅今天的菜品还合口味?”

    何东楼多少也知道些孙嘉怡的底细,便打了个哈哈:“不错,不错,特别是前面的开胃小食挺有创意的……”

    孙嘉怡的精神感应不管用,但是多年以来历练的观人之法还能起作用。她大概判断出包厢里三个人,此时的心理状态。

    最无所谓的是何东楼,最无需理会的是席薇,至于最重要的那位,唔,感觉是比较复杂的那种。

    说尴尬不是尴尬,说淡定也非淡定,更多更明显的还是茫然——好像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最后才归于一种近乎木讷的淡然。

    如此奇妙的反应,让孙嘉怡在心里做了个标号,她有心再试探一番,但条件已经不允许了。

    罗南本来就不是擅长交流的人,与何东楼交流又毫无意义,孙嘉怡只能是再客套两句,便退了出来,前后也就是一分钟左右。

    回到竹竿身边,后者饶有兴致,也是明知故问:“进展如何?”

    孙嘉怡信口回答:“徐徐图之。”

    竹竿哈哈一笑:“成啊,你也算是入了门,就去动那歪心眼儿吧。我就不陪你了,回去用功。”

    孙嘉怡应了一声,但在竹竿起身之时,忽又问道:“你们这位罗先生,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孙嘉怡笑抿嘴唇,想了想,点点头但很快又摇头:“你不告诉我,是为了保密,还是这本来就是个秘密?”

    竹竿微怔,然后也笑着伸手点点她:“聪明但要适可而止,这是来自朋友的忠告。”

    孙嘉怡在椅上微微欠身:“谢谢,再见。”

    竹竿再看她一眼,手指滑过眉头,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礼,笑着离开。

    看着老友身影消失在餐厅门外的黑暗中,孙嘉怡垂下头,认真的思索了几分钟,便在私人存储空间中,打开了以前已经收集整理完毕的资料。这里面包括各个渠道所能收集到的所有关于罗南的情报,洋洋洒洒,难以计数。

    要想将这些资料短时间内再梳理一遍是不可能的,但孙嘉怡已经有了明确的目标。她通过智能筛选,将罗南在各种场合的交际资料,只要是能找到的,包括影像和文字记录,都抽离出来,建立了一个新的文件夹,考虑了一下,将其取名为:

    persona。

    随后,她仍通过网络,接通了一个隐秘渠道:“也许我们需要增加心理分析团队的投入,是的,现在就要。”

    二楼的包间内,罗南并没有因为孙嘉怡的进入受到太多影响,但他也从来不准备在席薇身上消耗太多时间。孙嘉怡出门后不久,他便停止了手指度量,对何东楼道:

    “要想做出超凡效力的纹身,当然是可以的。但看主办方的意思,并不是直接在女方身上动刀下针这么直白。”

    何东楼听得挑动眉毛,让席薇宽衣解带,当然是他的要求。实在是不久之后的“盛宴”,安排了前置任务,各位与会嘉宾之间还有任务进度上的较量。一旦取胜,就将拥有在“盛宴”上的高权限,甚至可以成为传说中的“派对皇帝”,对于他在圈子里威望的提升,有着巨大效用。

    今年的盛宴主题是“神秘之夜”,明摆着就是神秘学当道,据说涉及到一些黑魔法之类。其中男嘉宾的前置任务,统一为“有趣的纹身”,要在女伴和“猎物”身上完成,以数量定胜负。

    坦白讲,何东楼没指望罗南这种“禁欲系”能给他解决问题,只是拿来做个亲近的姿态,却没想到罗南当真了——也许那位觉得,他舍出人情,解决掉“冬至约战”的麻烦,就是为了“派对称王”之类的目的?

    好吧,真能当一回“皇帝”,肯定具有极大的诱惑力。可老子今天过来,真的是为了办正事啊!

    何东楼心里有说不出的郁闷,但还要摆出惊喜姿态:“你想到了?

    “大概。”

    “那是什么招数?”

    罗南想了想,却摇头:“我不想说。”

    “……”

    何东楼差点儿给噎死当场,好不容易咽下喉咙里干躁的空气,强笑道:“那个,现在就琢磨着任务竞争,未免太早了点儿吧?”

    “我对所谓的任务不感兴趣。”

    罗南只是觉得“盛宴”组织者的思维没下限,也不想让那些话脏了自己的嘴,简单解释一句,就没了下文。

    我掐死你信不信……好吧,我自个儿都不信。

    何东楼连续给噎了两回,有点儿想上火,可再看罗南那张木讷幼稚的脸,也很难再做过分的猜测,只能自我宽慰道:“算了,反正还只是预热阶段,后续肯定还会有进一步说明。以我的资源,就算比不过你们这些专业人士,多投入点儿精力就好了。”

    何东楼看了眼还没下刀的热头盘,把心里的情绪硬按回去。正如现在还没上桌的主菜,今晚宴请的主题也还没真正吐口,这时候要是发了少爷脾气,回头要被老爹抽死的。

    不过,话不投机,原本想等到品尝过主菜后再入题,如今必须要提前了。何东楼咧咧嘴巴,活动了一下面部肌肉,随即就拿出了夸张的腔调:“专业人士,不服不行。特别是像你这样的……刚才在一楼,我可是长见识了,真真的不得了。”

    “什么不得了?”席薇打理好了衣物,脸上笑靥如花。她在场子上是转熟了的,是个很好的搭档,便适时拿出了好奇心询问。

    何东楼奇道:“你没看见?哦,你去照应那个小芭比了,那可真可惜。你是不知道,罗老弟刚进一楼大厅,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吧,那是呼拉拉站了起来,都叫‘罗老师’……”

    “怎么会这样?”

    席薇专业的演技,将惊叹讶异的姿态摆得很到位,相比之下,何东楼吹捧的技法,可是差了一大截,再加上他本就是个外行,再怎么绘声绘色,除了让罗南尴尬,也没有更好的效果了。

    罗南看了看表,正想是不是提醒两句,何东楼终于在席薇的暗示下,结束了引子,搓搓手,进了正题:“哎,我这种门外汉,一些事情说不明白,也就不多说出丑了,只把个‘服’字亮出来便是。接着咱们来个爽快的……”

    纨绔大少玩起江湖调调,倒是挺搭,罗南也觉得比前面那些话更顺耳,点头道:“你说就是。”

    “是这么个事儿,这几天我听到消息,是与14号课堂相关的演示设备……”

    “演示设备?”罗南愣了愣,真没搞明白。

    “就是前天还是大前天,你造了几个手镯分发出去,说是试验那什么机芯……“

    某人确实是满嘴的外行话,但意思罗南也算理解了。看在何阅音的面上,他简单纠正了一下:“那不是演示设备,也不算是机芯,只是模拟机芯功效的试验品,类似于集成芯片,算是协调血意环运作的工具。”

    何东楼其实还没明白,但抓住机会拍了记大腿:“对了,就是这个,协调血意环的。话说老弟,这玩意儿你有没有量产的打算啊?”

    罗南“唔”了一声,重复前面的定位:“这只是个试验品。”

    “有市场就叫产品喽。”何东楼不擅长这个,但纨绔惯了的他真有些说一不二的豪气,“咱们就照直白了说,我家里是希望能够合作的,老弟你只要点个头,立刻就能签合同,有什么不满意的,我把我老爹拉过来谈!”

    罗南仍然是不紧不慢地应声:“我还在研究细化,一直也有进展。具体的情况,我都和阅音姐讲过了……”

    “咳,我老姐那种性格,你不觉得麻烦咩?”

    “嗯?”

    罗南眼神瞥过来,何东楼立刻摆出大大的笑脸:“我是说,她在军方、协会之间的身份已经比较微妙了,再加上我们这一枝,协调起来也不容易。再加上她那性子,总要在框架以内……”

    “框架以内不好么?”

    何东楼差点儿再度无以为继,还好记得预演中有这方面的说法,便道:“效率,要看效率的。特别是对你的研究,就像是公共实验室和私人实验室的区别。你和人共享一台仪器,就要安排机时,轮流上位,总归不方便不是?再加上分会的资源也是在总会的框架里,两边现在关系不好,难免会有牵制,一些项目的私密性也很难得到保证。可如果你有一个私人的实验室……”

    罗南终于笑了起来,视线刺在何东楼脸上:“问题是,我需要的并不是一个实验室,而是一个完备的生产体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