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二十九章 坐标系(三)

时间:2017-12-24作者:减肥专家

    在这样的飓风,还是“奔潮期”,就算ree是b级的强人,想想也有一种“没事找事”的尴尬和郁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有那么一两秒钟,他几乎就想掉头回去。可是看到影音系统中,罗南那张分明稚气未尽,偏又平静淡定的面孔,心脏中泵出来的血液,便又掺了刺激性的毒素,再不考虑半途而废的可能性。重重拍了下方向盘,ree下了车,向这片区域的安保人员做了登记,要了一件聊胜于无的野外雨披,便要冲进雨幕中。但这时安保队长叫住了他,这位资深的b级强人很认真地讲:“老苪,现在‘火山岛’有客人寄住修行,万一遇到不要发生误会。”对“客人”进驻,ree并不奇怪,由于这片岛礁的修行效果极好,很多能力者甘愿付出高昂代价,租用协会高层的闭关静室,进行关键性的修行。协会也特意安排了一些类似的区域,向外出租,既能够敛财,也可以在资源上与其他人或势力互通有无。他“哦”了一声,顺口问了句:“哪边的?”“公正教团的某位高层,具体的不太清楚。”“公正教团?”ree一怔,暗道这才是滑下之大稽。谁不知道公正教团的“真理平”,是世上一等一的助力修行的至宝,有这种镇压教团气运的超品祭器,还用求到协会这边来?莫不是私下里有别的勾当吧?ree脑子多转了两圈,却没有想明白,只应了声,便穿上雨披往外走。途经自家的飞车,下意识往里面扫了眼,见到中控台上刚关闭不久的影音设备,脑中忽地灵光一闪,同时也闪过罗南年轻得过分的面孔,心中蓦地翻起一个念头:话总会与夏城分会交恶,惹上罗南这个大麻烦,不正是因为公正教团的缘故?他曾听宫启讲过里面更深层的原因……妙啊!ree只在车旁犹豫了两秒钟,便一把撕下雨披,重新钻进车里,咬牙再度进入了直播平台,并开启了合作直播模式和弹幕。因为他的到来,直播间不可避免地刷起了巨量的嘲讽,ree视若无睹,又或者是充分汲取里面深重的恶意,激发内心同样的情绪,直面三万名围观众,抽动唇角,冷笑道:“恭喜大家,直面了一个奇迹的现场。一个进入里世界不到三个月的十六岁子,与已经身处巅峰三十年的资深超凡种来了一场精彩万分的长时对抗……”话没完,直播间的弹幕以及论坛的留言已经炸了:“哦哦哦哦,阴谋论我最喜欢了!”“sbsbsbsbsb……”“我就这纯粹是漫画场景好不好?还是面临腰斩写崩烂尾的!”“ree神你得太深我听不懂,请能够再作死一些吗?”“虎摸ree神,再看啥时下口吃点儿残肢碎肉。“难道皇帝的新衣被戳破了?@鬼眼你怎么看?@罗南@何阅音你们呢?”各式各样的留言,虽然立场不一致,但字里行间的迷惑和置疑,却是藏也藏不住的。就算此前已经有一个多时的课程铺垫,已经有“囚笼理论”的颠覆性冲击,可一个萌新,与老辣强势的超凡种近乎平分秋色的几分钟对抗,还是超出了绝大部分人想象的极限。越是内行,才越觉得不可思议。自从成为直播嘉宾以来,ree的言辞还是首度搔中了绝大部分人的心尖子,触动了人们心里极敏感的那根弦。ree对层层刷过的弹幕毫不理会,只是拧着嘴角,继续冷笑:“我并不是要置疑鬼眼前辈的验证过程,鬼眼前辈再不拘节,也具备超凡种应有的格调,也不可能在一个可以轻易拆穿的谎言上下力气。我相信他在专业上的操守,以及睿智选择的能力……”心有定计之下,ree轻而易举地把大部分围观众给绕晕掉,看着投影区置疑的、痛骂的弹幕,他从容地耸肩:“是的,我相信鬼眼前辈与罗南的对抗,是没有问题的;甚至我还可以,罗南本人表现出来的实力,也是没有问题的,他不愧是‘人形次声波阵列’,确实是站在了我们所无法想象的层次上……如果我参与这个赌局,现在已经要赔掉裤子。”络上三万围观众,真正的懵圈儿了,有人甚至想扒开投影看看,ree的脑袋后面,是不是有枪口在顶着。ree可以向这帮渣渣展示自己的后脑勺,但他更乐意展示自己明确的立场以及毫无掩饰的恶意。此时,直播镜头中的圆形会议室里,罗南仍站在演讲台上,据是在调整“血意环”结构,次第唤醒那些被催眠的蠢货。倒是一侧的何阅音,冷澈的眼神透过镜头直刺过来,凛冽刺骨。哦哦,这位是何家的女公子,星联委ab组最出色的成就之一,要是她站在眼前,ree还真要老实一下,可相隔七千公里,又怕个毛!所以,ree不打一点儿磕绊,口若悬河地讲了下去:“现在我最好奇的是,罗南的实力和潜力是如何积累的、兑现的。他凭什么能够在短短的七、八十的时间里,跃升到这个程度。这不属于正常的范畴——喏,一个非正常的情况,问题就这么出现了。”这时候,如果有人能配合一下,捧个哏什么的,就再完美不过了。可惜,ree还要继续把这出独角戏给唱下去:“罗南是才吗?我不知道,但从他在总会注册的资料来看,至少在两个多月前他还不是。他按照自己家族所谓的‘格式论’理论,辛辛苦苦积累了五年,还没有摸到‘觉醒’的花板,只成了一个聊胜于无的‘通灵者’,靠着神神叨叨的通灵图,以及人面蛛灾祸的爆发,才进入了协会的视线……这样的人,才?”ree彻底进入了嘴炮模式,这也是近年来他在上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无敌状态:“我还看到有人,罗南有潜力有积累,只是没有开窍,进了协会、接受了正规的修行指导,就一通百通……呵呵,我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情况,我只看到他在台上卖力地为格式论鼓吹,从没有一字一句提到哪位前辈、朋友的指点什么的。”当然这话有点不准确,至少罗南就提过武皇陛下的指点,课上讲的也是凝水环。但现在注重的是气势、气势,些许细节可以不管的。ree就摊开手,做了个无奈的姿态:“如果你们认为是,我也没办法。但如果大家还有一点儿批判精神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不妨仔细考虑一下,在罗南这位平平无奇的‘才’奇迹般崛起的两个多月里,除了他的那些耀眼事迹,夏城还发生了什么?“除了此前我讲过的‘人面蛛’的灾祸……哦,这是量子公司的锅。不过难道诸位没有听,这个公司丧心病狂地在夏城做实验、圈地盘,是为了在夏城挖掘某个宝藏吗?”ree面对直播间迅速沸腾的氛围,笑得很开心:“还有,接下来公正教团与夏城分会的冲突,兴师动众,还折了安翁以及大半个分部,为什么呀?难道就是为了一个纨绔信众?一个柴尔德?“也不用讳言总会与夏城分会的矛盾,包括这回的千分之二姐事件,为什么罗南总会成为所有人的焦点?他难道真的就是生的惹祸精和麻烦制造者?在所有的主观因素都考虑过之后,是不是也应该去考虑一下更客观的事实?“当所有的问题都指向一个焦点,我们需要琢磨已经不是他做了什么,而是他事实上处在什么位置,占据了什么样的空间和资源——好端端挡在大马路中间的,你不挨撞谁挨撞?是不是这个道理?”留下了一连串问句之后,ree冷笑着直接切断了直播信号,开门下车,再不管后续的反映。他知道,由于他过于直白的“暗示”,在这一刻,至少会有一半以上的围观众大骂他居心险恶,无耻下流,他个人的名声多半是要臭了,甚至在总会这边,也可能有些麻烦。可这又如何?在罗南与鬼眼数分钟对抗之后,他已经成了个笑话,破罐子破摔,也没什么好心疼的;更何况,如果任由罗南顺顺当当的发展下去,以他与自家老师的矛盾、与自己的矛盾,早晚还是要有冲突、且必然是你死我活的程度。以罗南恐怖的进步幅度,不趁现在有机会的时候下手,难道还要等罗南从容屯田爆兵,再一路平推的时候,才去后悔吗?而且实在的,讲到后来,连ree自己都有点儿信了。似乎照着这条思路推演下去,还真有不的可能性?呵呵,要是歪打正着,就真搞笑了。ree捡回雨披,就那么往身上一套,仰面看。雨水浇在他脸上,带着海洋上携来的凉气腥意,似乎是罗南血液的味道。他大叫一声“爽”,也不管那边安保队长欲言又止的表情,咬牙冲进了风雨中。距离宫启闭关的地点,还有四十公里的直线路程,这种鬼气,就算ree也是b级强者,在路上也要花个二十来分钟。ree已经无所谓了,他迎着风雨,在岛礁和海水、雨幕共同营造的崎岖环境中疾走,遇到海水漫涨而升起的茫茫海面,也是以念力干涉凝固,踩水而过,煞是痛快。此前他还希望这片岛礁的安保人员足够给力,把“奔潮”的影响降到最低,可现在情绪激昂之下,还真想有两个不开眼的畸变种跳出来,供苪爷他练练手。可惜,快到宫启闭关的所在,路上也是一片清净……“轰隆隆!”心思未落,连成一片的雨幕深处,忽地响起一声闷爆,余音绵长,应是低空碾过的郁郁雷音。星辰之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