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二十八章 风暴潮(中)

时间:2017-12-13作者:减肥专家

    血意环力场在渊区驻留,柔弱得像一颗刚破土而出的嫩芽。可嫩芽这种东西,又是最坚韧的,因为在它下方,还有扩散分布的根系,时刻汲取着营养,供应所需——上千人的灵光智慧交织,还有时时注入的生命能量,在有效使用的前提下,足够应付一阵儿了。

    况且,这株嫩芽所处的外部环境固然还是风暴肆虐,可此同时还有纯粹如阳光般的能量涌流冲刷。

    方式是暴力了些,能吸收就好。

    血意环构形的建构方式,保证了基本的吸收效率,维持住了上下营养的供给输送之平衡。

    这一进程其实早在罗南与鬼眼打赌之前,血意环构造之初,就已经开始了。只不过当时主要是由罗南呵护维持,算不得“自给自足”,而当圆形会议室一千四百六十九人彻底入境,成为支撑堡垒运转的新兵,这颗“嫩芽”才算真正成形。

    而在罗南清晰的目标策略之下,“嫩芽”成形后也并不准备立刻成为一株参天大树,它只是一点点地垒砌基础、壮大根系,用稳重至乎保守的方式,逐步加深在它在渊区的印记,拓展其领域。

    这样一来,任是渊区的风暴如何肆虐,常规状态下也就再不可能将它摧折,一枚简单而清晰的印记,便烙刻在其中,逐渐深化。

    可惜啊,目前在罗南指挥控制的“太空堡垒”中,真正能够体会到这份狂暴与柔弱平衡之美的,也只有他这位“舰长”一人。剩下的那帮新兵蛋子,能力还不足以将自我意识从血意环力场形成的“云空间”里抽离出来。

    他们还需要熟悉新的环境、新的压力、新的作用条件,罗南则要负责给他们指引方向,砍掉一些不必要的枝节……

    唔,原谅他定论下得有点儿早。

    血意环力场内部,几道朦胧的意识就像是早熟的蚕蛹,在浑沌中孕育或者说是复苏了灵性的光芒。即使现在还未能破蛹成蝶,但也就是几轮刺激的事儿。

    是那几位的资质不俗呢?还是因为血意环的作用力爆表?又或是他这位赶鸭子上架的老师,教学效果突出?

    罗南在演讲台上走了几步,忽尔笑出了声。便在他的笑容绽开之时,大楼外吹刮的气流骤然激烈起来,裹着细碎的水珠,噼呖啪啦打在窗户和墙体上,汇成一片躁动的音符,又像是某个深藏在夜幕中的鬼物,重重擂响门扉。

    鬼眼到了,现实层面的风雨只是招呼,渊区瞬间躁动十倍的能量涌流,才是真正的打击力量……前奏。

    超凡种级别的作用力,在渊区算不上可以为所欲为,但针对特定区域、特定目标的打击力绝对过硬。

    好比鬼眼现在的冲击,只针对渊区的血意环力场?干的是摧折嫩芽的工作?

    显然不是的。

    作为资深的超凡种,鬼眼的手段既老道又直接。在渊区的能量涌流轰击血意环力场的同时,有更加虚无却深刻的力量,如同裂隙里吹过来的阴风,从各个方向、各个角度、各个层面深入,试图直接攻伐根系。

    按照罗南的囚笼理论,鬼眼正是在利用渊区的力量,侵犯罗南等人的意识空间,顺势打穿精神与物质层面的壁垒,刨土掘根。

    这是一次堂堂正正又无所保留的攻击,毫无疑问属于超凡种层次的手段。

    然而,鬼眼的手段,终究未能触碰到血意环防护力的上限。

    在罗南的视角下,此时,在“精神深空”中,双环交融的节点已经成型,还在新环境下、在“云空间”的自觉修正中不断完善。

    与之相对,鬼眼的超凡之力,在跨过了五百公里之后,已经是强弩之末,其外海之上的节点投影到此,已经出现了明显变形。即使他很老到地加以修正,甚至大手笔地激发了夏城居民潜意识里的恐惧心理,以形成增益环境,却还未能完全弥补空间障碍带来的衰减。

    至于“刨土掘根”这一手,血意环构形的作用本质就是“堡垒”,防护力一流,没有给出任何建构上的破绽与可趁之机。

    纯粹结构法度上的对垒,罗南这一方守得风雨不透,除非鬼眼真的舍下面皮,狠下杀手,照着把现场近一千五百位夏城能力者一网打尽的方向使劲……

    那他就真的要被欧阳会长、武皇陛下打翻在海底了。

    罗南仍在演讲台上踱步,圆形会议室里也依然沉寂安静,只有空气中浮动的水烟细纱,部分区域有所崩解,而这也就是鬼眼第一波冲击余波最终的成果了。

    此时,何阅音已经处理完了那几个被淘汰掉的学员,走回台上来,与罗南四目交投。

    罗南对她笑了笑:“话说,渊区和我们离得也很近。”

    对这位随意跳脱到天外的思维线路,何阅音已经习惯了。没有接话茬,眼神在罗南身上扫了一遍,又看了下他周边区域:“你还好吧?”

    “我很好。”

    “是吗?”

    “实话实说。”罗南的态度确实很诚实,他现在的身体心理状态都不错。能够一边体验超凡种级别的打击手段,一边比较从容地思考问题,本身就是一种享受。

    如果再有人和他交流两句,那就更好了。

    看何阅音锁紧的眉头一直没有解开,罗南还宽慰她道:“真的没事,看上去只隔一张纸,但那纸的标准不是厚度,是维度……话说概念名词这玩意儿,就是容易望文生义,指不定就把谁给误导了。”

    何阅音“嗯”了一声,期间她向欧阳辰那里确认,得到的也是比较正面的回应,眉头这才略微舒展:“你……最好保持专心。”

    “无妨,毕竟鬼眼测的是作品,又不是我本人。”

    罗南总算捞到一个可以交流的人,一时不想撒手。他慢慢踱到讲台边上,单手支着,摆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扯闲篇似地抱怨道:“那个‘三层一区一域’的名字究竟是谁起的啊?乍看上去是很深邃的地带,路遥且险,可是真要切身体会,完全不是那回事儿。‘三层’就不说了,渊区这块儿,你不觉得太近了吗?”

    现在的渊区,距离罗南确实太近了。正如他之前的表述,在鬼眼强大的冲击力作用下,渊区和现实世界的距离已经被压迫得只剩一张纸的区隔——还好不是‘厚度’是‘维度’。

    常人对此只会懵然不觉或如隔天堑,但在超凡种手下,却真如一张随时都能突破的薄纸。行走在现实世界,也仿佛身处在高温熔炉边缘,与毁灭性的力量为伴。

    如果鬼眼的距离再近一些,或者直接掀赌桌下杀手,他应该是能够突破这一层屏障的。那时候,渊区恐怖的能量湍流,经过特殊结构的运化增幅,横扫过来,罗南也好、圆形会议室里一千四百人多号人也好,都可能化为灰灰。

    这就是精神侧超凡种的能耐,罗南不会否认这一点。

    但这些都是鬼眼的“施舍”吗?罗南并不认为是这样。

    他和鬼眼就像在下棋,棋面上刀光剑影,两边的棋手还算礼貌和气。鬼眼没有下杀手,罗南也没有出全力。

    在赌局的层面,鬼眼并没能试探到罗南以及在罗南统御之下的血意环的极限。在随时可能破壁而出的毁灭性力量的压迫下,血意环力场仍然稳稳地站住了。

    那颗勃发的嫩芽,在最初的摧折力量扫过之后,又凭借着已经足够粗壮的根系,实现了与渊区的新的破灭性环境的平衡,继续提取里面的纯粹能量。

    增长的幅度虽然大幅萎缩,可在新的环境下,还是再次实现了一个新的稳定的增幅。

    何阅音正是大致看出了罗南目前所处的境况,才由得他任性。但为了万全起见,何阅音还是向前走了两步,和罗南保持在一个随时可以出手救援的距离,像一位职业秘书那样,双手垂落交叠在小腹处,轻声与“老板”聊天:

    “现在毕竟是在交锋阶段,正常情况下还是很难探查的。”

    罗南回忆了一下,只能承认确实如此,不过话又说回来:“对于一位可以探及渊区的能力者而言,什么是常态,什么是特殊状态,区别有那么大吗?”

    某人和秘书聊得起劲儿,可从一开始,那些没有头尾的表述,以及真正旁若无人的态度,就让网络上的围观众纷纷表示受不了:

    “喂喂喂,我们还在这儿呢!”

    “装b犯去屎!”

    “真的跳到渊区了,可我一个字也听不懂。”

    “我受够了,有没有个懂行的?”

    “刚刚不是说60秒和15秒吗?开始了没有?过去了没有?”

    “主持、嘉宾,就没个能解读的吗?”

    “醒醒,还不到睡觉的时候啊啊啊啊!”

    不管一帮人怎么叫嚷,事实就是,战姬直播间和览相观节目组的几位关键人员,此时都已经成为了这场赌局的深入参与者,他们身处在赌局的最核心区域,已经无心再做其他的事情,即使那是他们的本职工作。

    唔,等等,好像还有一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