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二十四章 血意环(十三)

时间:2017-12-02作者:减肥专家

    夏城时间晚上九点二十分许,罗南的下半堂课开始后五分钟,圆形会议室里的影像,已经通过各种渠道,进入了几乎所有相关人物、群体的视野,如同上涨的潮水漫过荒滩,没有哪个地方可以幸免。

    而在夏城外海某个豪华游轮之上,“览相观”节目组几乎是用烧钱的方式,与战姬的幕后团队以及直播平台谈下合作,并神速开播。

    他们打出的噱头,无疑就是资深超凡种“鬼眼”车夷阁下对夏城天才罗南颠覆性言论的点评和判断。这种既吸引眼球、又极具专业水准的节目,简直就是商业和逼格完结合。

    然而,凡事总要有些意外。作为谈话节目的主角,“鬼眼”那位老不修竟然能将自家的下限再次下探,明明是专业人士,偏偏和荤段子较上了劲儿,自休息时间开播后,对上半程的“囚笼理论”几乎视若无睹,倒是把美女主持撩得面红耳赤、香汗淋漓。

    幕后导播已经硬着头皮提醒了很多次,鬼眼就是不予理会。而等到下半程正式开始,那边也没有任何收敛的意思。

    单怡照着幕后人员传来的问题念道:“精神大海的表述,应该是属于经典理论的范畴。您认为罗南此时的言论,是一个新角度的诠释呢,还是保守意识的回归?”

    “开放还是保守都没关系,只要人漂亮,嗯嗯,理论漂亮就好。”

    单怡暗挫了挫牙,试图深入进去:“那您是认为,罗南目前的理论很漂亮?”

    “这个词儿用来形容你就挺好的,何必再分出去呢?”

    “……”

    台前幕后的人都快疯了,鬼眼这份态度,或许可以给网站小编以灵感,炮制出一篇“轻浮对轻浮,鬼眼教喷壶男如何吸引眼球”之类的眼球文章,可对于本次节目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导播和制片人拿“鬼眼”没办法,最后只能拿主持人泄愤,通过耳麦,对胸大腰细腿子长,偏偏缺少控场技能的单怡极尽咆哮之能事。

    原本单怡就快被鬼眼给逼疯了,再让幕后那帮人训斥,一个大小姐脾气发作,脑子发热,忘了这是直播,也忘了身前的老不修,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人物之一,烟着脸就扯了耳麦,眼看要摔手中平板的当口儿,手上却是一轻,即将粉身碎骨的平板,魔术般落到了鬼眼的手中。

    人的冲动总是一瞬间,然后就进入了悔恨时段。当单怡被暴躁情绪毁掉的理智重新回来,看到鬼眼似笑非笑的脸,才醒悟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

    “车先生、鬼眼前辈……”

    单怡下意识起身,想求谅解,而下一刻她就看到制片人和导播等幕后人员也惨白着面孔冲出来,拼命道歉。这下子,原本还有些缥缈的感受,瞬间化为具象的恐惧,瞬间将她压垮,修长的双腿便软得和面条一样,摇摇欲倒。

    幕后人员这时也犯了个最糟糕的错误,他们甚至没有中断直播信号,让混乱的画面随着直播信号,瞬间扩散到全球。

    偏偏也在此时,圆形会议室那边,罗南的演讲,就如同为这个突兀而混乱的场面做一个注脚:“在精神层面,我们每个人都时刻受外部的影响,也时刻影响着外部。我们就生活在拥挤的情绪浊流里,无数相应的‘力场’重合叠加。如果理想状态下,我们的领域是个完整的‘圆’,但在现实中,谁也不知道它究竟是个什么古怪模样。

    “基本上,一个人的层次越高,其辐射影响的力度越强,范围越广,越能够更充分地保持自我。所以在精神大海中,能力者如同一个个漩涡,具备有效的干涉力,这里面,强者自然也会极其有力地干涉弱者,不管他有意无意。”

    鬼眼扭头看了眼直播画面,转而对一帮快要崩溃的节目组人员露出笑脸:“像你们的节目,有保险条款没有?出了事故受了伤算谁的?”

    单怡表示压力很大,珠泪滚滚,根本说不出话。制片人也好、导演导播也罢,几乎以为这是大屠杀的前奏了,能结结实实站稳的都找不到一个,遑论回应。

    见事态发展到这一步,鬼眼也好没趣的,他摆摆手,不再逗弄这些经不起吓的后辈:“我只是给自己问两句。算了,还是比较相信你们法务部门的专业水平。”

    “车、车先生,那,那……”

    “继续继续,单小姐也不要再哭了,看得人怪心疼的。”

    鬼眼笑呵呵地轻抚单怡的后背,将她半揽进怀里,看着是没有超凡种的架子,倒像是趁机占便宜的咸湿佬,完全看不出他就是让节目组差点集体尿崩的罪魁祸首。

    他甚至绕过了主持人,自个儿撑起了节目:“刚刚有点儿小意外,诸位不要介意。大家还是把注意力放在课堂上,瞧咱们的罗教授,说得多应景啊!”

    览相观节目也是有互动平台的,此前直播事故发生时,平台上就被留言刷炸了,现在看过去,还见了一大堆惊恐表情。

    “吓尿!我以为要给节目组送花圈了。”

    “柏舟姐姐快来救驾!”

    “鬼眼大人冷静,先x后x的顺序不要错。”

    “啊啊啊,来迟一步!”

    纷乱的信息,对鬼眼来说没什么意义,他很爽快地一扫,来了个清屏。又见罗南在那里绘制相应的“浊流”图示,就面对直播镜头,笑呵呵地道:

    “其实吧,对于囚笼理论,我还是挺感兴趣的。到了一定层次,能力者根据自我认知构建领域,特别是精神侧的超凡领域,差不多就是这个思路。”

    “这是赞同了?”想看热闹而不可得的闲人们,见鬼眼如此表态,纷纷表示震惊。

    毕竟,言论的颠覆性是一回事儿,能够获得一位超凡种的认可,其又会产生质的变化。

    “呵呵,我赞同了吗?坦白说,我也不知道。”

    鬼眼的独角戏也很出色,但他还记得身边可怜兮兮的单怡,扭头问过去:“精神世界用什么感官?”单怡哭得有些缺氧,现在还有点儿懵,下意识回答道:“我不是精神侧……呃,用灵魂力量。”

    她以为鬼眼的问题会很高端,话说到半截才发现,完全是一个基础性的常识,以至于单怡中途改口的时候,尴尬得脸都红了。

    鬼眼并不介意,他继续道:“没错,灵魂力量就是精神世界的感官。精神世界没有外在的光源,要想观照其他人,自己要先放出光来。

    “看得越远,光芒就越要强烈。那时你看到的就是完整的精神世界吗?你看到只是被光芒覆盖之下的那部分区域。现实中,你的车灯再亮,也推不动路面、岩石或大楼,可在精神世界,你的光芒就像是一阵狂风或一个漩涡,什么都吹跑了,什么都扭曲了,你看到的永远都是扭曲的那一部分结果,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他摊开手:“这种情况下,我能同意什么?又能否定什么?”

    单怡这时候总算是控制住了情绪,同时也被鬼眼的解说吸引了心神,下意识问道:

    “就算到了渊区极域,也是这样吗?”

    鬼眼哑然失笑:“到了渊区极域,晕头转向都来不及,还想咋地?说白了,精神世界太敏感也太混沌,绝不是一个好的观察对象——能够说自己是看清了精神世界的人物,要么是骗子,要么是大能!”

    在鬼眼的引导下,单怡真的进状态了,她紧跟着就问:“那您认为,罗南是骗子,还是大能?”

    “呵呵……对了,这是罗南的资料吧?”

    鬼眼毫无征兆地故态复萌,避过了单怡的追问,玩起了滑头。接下来,他当着成千上万观众的面儿,去翻阅罗南的有关情报。

    翻到半截,圆形会议室那边,罗南已经绘制好了一片色彩迷离的“海洋”,示意这就是他所见到的精神世界的直观映象:“能力者在精神大海中,有着明显的优势,但我们不应该高估它。事实上,不用特别的力量,穿着比较暴露异性的图片就可能影响大家的本能反应。”

    会场内又起了一波笑声。场内千余名观众,几乎无人知晓外海那场直播事故,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陷入到了罗南编织的语境中,全神贯注,心无旁骛。

    罗南始终分出一缕心念,关注会议室区域内精神层面的景象,他对现在的情况比较满意。他保持着这个节奏,继续下去:“这种与原始本能密切相关的神经反射,也算是意识活动的一种,是与物质层面最贴近的层次……”

    “浅层带!”台下有人将其与通行理论结合起来。

    罗南却摇头:“大家没有必要为一个复杂的环境进行分层分类。我更习惯将其称之为‘浊流’,就是取它的浑浊混乱之意。它的相互作用很厉害,特别现在是信息时代,只要有信号,一位美女主播相隔一万公里也可以撩动你的心弦;抠脚大汉设计的虚拟游戏,构造的电波光线环境,也可以让你沉迷。

    “精神层面的下限非常低,越低就越容易受到影响,时刻都在冲击震荡,但是我们生命力量也从中而来,不可能彻底摆脱;我们希望有效控制力量,为此进入理性的层面,用理性去驾驭,然而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理性思维未免又太过精密了,在和底层的肉体需求碰撞的时候,理性永远都是失败者,所有的精神病患者都可以证明这一点。

    “单纯的欲望、单纯的理性都行不通,所以我们把它们合在一起,这里有个名目,叫‘想象’!合理地利用想象,我们可以聚合起最多的信息和能量,事实上,我们必须动用我们所有的资源,才能形成一份超凡力量,支起一个随时可能破灭的领域气泡,这个领域来得太不容易,偏偏我们的根基在本质上就是动摇的,建立在这个根基之上的所有的精神活动也都是动摇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要做的是什么?”

    几乎把答案摆在眼前的弱智问题,入了境的观众们也乐意去回答:

    “稳定。”

    “撑住。”

    “要稳住它。”

    虽然也是七嘴八舌,意见总还是统一的。

    罗南就点头:“没错,缺什么补什么,我们需要稳定——尽可能长久的支撑,只有这样这能尽可消除我们从骨子里带出来的毛病。

    “当然了,即便我接触里世界的时间不长,这段时间学习传武,受老师提点,也知道我们各个流派、甚至每个人都有类似的做法,已经在自觉、不自觉之时,进行了此类稳定工作。

    “往远了说,佛家有戒静慧、道家有心斋坐忘,儒家有知止定静安虑得,还有各种传统的冥想方式、宗教仪式,无论是哪个,专注和入定都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环节。这些环节都是为了抵消根子上的问题,减少相应的不稳定影响。

    “现代研究也表明,专注可以提升意识运作的精度,扩大其尺度,形成对特定对象的高速度反应。一些研究甚至说,意识只不过是我们对周边环境的瞬间‘拍照’,接近于电影,就是一连串静止帧的拼接。每一帧只有几十到几百毫秒,而如果能提升其精度、尺度,始终保持十毫秒成像的反应力,那么将与一两百毫秒成像的其他人形成巨大的、乃至于本质的差别。你的感知反应会比其他人快十倍,相应的,这个世界的运转速度,也就慢了十倍,你对世界掌控力将超强,操作也超级从容……”

    说了这么一长串,罗南好不容易才喘了口气,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知道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也只是借此强调一下‘稳定’要素的重要性,以及此前我们自觉不自觉所做的努力。

    “接下来这一小段时间,我们的主题则是在以前传统做法的基础上,尝试一个新的方法。去应用我们的超凡力量,让自身的领域始终保持一个有效、稳定、可控的结构,让内外能量信息互通往来,尽可能抵御过份拥挤的精神环境干扰。

    “是的,这就是构形的方法。简单来说,就是利用构形来修行。就像翟工之前做到的那样。”

    罗南大致清理了一下工作区,助手一号也好,早前画出的凝水环模型也好,都给放进了回收站,在做这些事的同时,他又道:“使用构形修行,肉身侧我建议多研究一下‘巴别塔’结构,而精神侧,我们今天说的主题凝水环,暂时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

    “但不管你选择哪个,稳定性,记住,稳定性才是你必须去追求的目标。接下来我们不妨做个解剖,把问题具体到细节,尝试去分析一下,巴别塔和凝水环的结构中,有哪些结构是为了稳定而设计的?又有哪些是从中延伸出去的,在实际的修行中,应该重点关注什么方向……”

    夏城外海游轮上,“览相观”节目工作区,单怡吸了一下还有些发闷的鼻子,在导播的引导下渐入正轨:“看来这位夏城天才,要从论述进入更实质性的内容了,我们也非常期待。刚才互动平台上有朋友讲:‘鬼眼前辈和那个罗南怎么像是一唱一和’,是不是罗南的言论真的很符合您的心意?”

    鬼眼仍然翻阅评估罗南的资料,闻言懒洋洋回答:“各有所好而已。在我赞成的同时,肯定还有超凡种反对,而且不只一个——我刚才也说,精神世界太混浊,每个人的观照结果都会有差别,很大的差别。”

    单怡眨眨眼:“如果说每一位超凡种的看法都不一致,那我们现在所接受的那些基础理论,又来自于何处?”

    “怼出来的。”

    “呃?”

    “讨论交流和争辩到最后不就是怼嘛!最后就是看谁的嗓门大、谁的拳头硬,你用你的道理形成的超凡力量可以把我打成猪头,那我只好认你;你们这些理念相近的,成就的人也多,而我只是一个单身孤老头,打不过你们,那我也要认;如果双方势均力敌,谁也打不服谁,那么就来个妥协,就这么简单。”

    不但单怡有点懵,所有收看“览相观”节目的能力者,面对这份答案脑子都有点不转圈儿了。

    “呃,那罗先生的理论,是不是也要……”

    鬼眼大笑:“现在说这个有点儿早。大家都知道夏城现在是谁罩着的,罗教授的授课又是谁授意的,如果他们护着……唔,话又说回来,欧阳和武皇是怎么个看法?还有一堆凑热闹的家伙,这也挺值得猜啊。”

    见鬼眼如此说法,单怡也是福至心头,灵光闪现,张口问出了今天最专业的一句话:“也不是见人就怼吧。您刚刚就不和我们一般见识,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才符合互怼的条件?”

    “这个嘛……”

    鬼眼迟疑了一下,终于没有回避:“按照咱们罗教授的理论来说,怎么也要突破那笼子,比较自由地出入作用;按照通行理论的话,如果有人利用他这个理论,进入了渊区,基本上就是可以进入评价的标准……呵呵,这还早,还早,总要有个发酵的过程。”

    也在此时,圆形会议室内,罗南拿着电子笔,准备落下:“现在假设,我们要创造一个全新的构形,就要有一个框架选择。在这里我比较推荐凝水环的环形结构,简单、符合人类心理习惯,又给出了足够的操作空间……”

    说着他就要起笔,但一下秒又摇头:“因为这个结构是临时设计的,只是个实验,我不确定能不能利用光线,实现对精神层面的干涉。如果诸位不介意的话,我直接用灵魂力量勾勒好了。”

    会场内,不少人想到了“侵犯”这词儿,但在即将公布的答案面前,也就不在乎了,当下纷纷答应。

    可是三万多直播观众不乐意了,且不说这份演示的价值,纯在精神层面勾勒,有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他们也要被“侵犯”,啊不,也要能直观看到。

    战姬作为主播,自然成了代表,她起身举手:“为了三万多名同道,罗先生您能不能还用以前的法子……”

    这句话其实带着点儿暗刺儿,当下会场内的观众们就烦躁了:

    “我们夏城内部培训,管得也太宽吧。”

    “这本来就应该是秘传技法,还真弄得天下皆知不成?”

    “不是说夏吹吗?不是说喷壶男吗?这时候又记得好了?什么毛病!”

    圆形会议室里变得很是嘈杂,罗南沉吟了一下,笑了笑:“还是灵魂力量勾勒更有把握……但我可以尝试一下反向干涉,多费点儿力气就好。”

    说着,他扔下电子笔,可工作区却闪烁出一段红莹莹的光芒,初时有点儿滞涩,但很快就恢复了笔势应有的灵动。

    这是灵魂力量的作用,但灵魂力量是无形的,更没有什么色彩可言。这完全是罗南以灵魂力量强行干涉物质层面的结果。

    会场内响起低低的赞叹声,在场的都是“业内人士”,知道这样做有多难——以灵魂力量反向干涉光波,说起来只是掉转一下,但灵魂力量性质不同,种类多样,有的人用精神风暴杀人可以,可真要他隔空移物,给自己倒杯水之类,还真做不到。

    罗南以前是以超距感应成名,最为人熟悉的还是“次声波阵列”,如今说能干涉光波、影响光子活动,就能做到,这是什么样的调整能力!是什么样的资质潜力?

    剪纸下意识搓了把脸,看着当前情形,再想想一个月前,大伙儿还在为罗南“吹纸片”式的干涉力而苦恼,当真是几疑在梦中。他吐口浊气,眼睛用力,精神也用力,看得更仔细。

    罗南扫了眼台下,笑容有些微妙。其实吧,真让他去和光子较劲儿,他还没那能耐,这是凭借祭坛框架的强大力场,做出的暂时性扭曲,在场的其实都是助力。也正因为如此,灵魂力量的“笔画”带着很重的血色,如朱笔勾画,鲜艳醒目。那是夏城数千能力者生命力量的透射。

    正凭借这份力量,他画出一个面包圈儿似的结构。确实与凝水环类似,但它更是目前圆形会议室内,那个受内扩外压之力而塑形的群体精神层面结构的映射。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