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如此多娇 第二十二章李师师

时间:2017-10-09作者:封建无名

    听到这女子又恢复了之前温柔的语气说道,石仲棠不由的一愣,随即就反应过来,这个世界是没有唐朝这个朝代的,自然没有了唐诗,他之前所说的诗句基本都是唐诗中经典的诗句,所以才会被这个女子误会。

    想明白了之后,石仲棠不由的脸色发红,这样剽窃别人的诗句装逼,真不是他的风格,不过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最起码旁边这位女子迷离的眼神,就能说明一切,她可不是一个空有外在的花瓶,而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花魁,自然对于石仲棠之前剽窃的诸多诗句,有着不一样的感情。

    “姑娘说笑了,还是那句话,这个在下不敢居功,不是在下的才气高,而是姑娘的魅力太大。”石仲棠急忙起身,拱手致了一礼,旧事重提道。

    听到石仲棠的话,那女子也不禁微微一愣,之前因为那句话,导致自己出离了愤怒,专门起身出来为自己正名,谁知道事情发展远超她的预料,现在石仲棠旧事重提,却是让她又记了起来,不由的暗自气恼,不知该以何种态度面对石仲棠。

    石仲棠含笑看着眼前的女子,只觉得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动人,再加上她现在羞怒的表情,更是令他魂不守舍,有点把持不住。

    “既然公子又提起了这个问题,那奴家倒想问一句,在公子看来,奴家到底有没有魅力啊?”那女子也不在意石仲棠椰输的表情,徐徐的坐了下来,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示意石仲棠重新坐下来详谈。

    他紧盯着那个女子的脸庞,不得不承认真的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此女的容貌比起黄蓉都不差分毫,甚至比起黄蓉那青涩丫头又多了一丝成熟的韵味,但却丝毫不显妩媚,反而让人有一种高山仰止,景行行止的感觉。

    察觉到石仲棠火热的目光,那女子心中更加气恼,暗恨他不知收敛,只得提起茶壶,故作镇定的为石仲棠倒了一杯茶水。

    “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既然已经开始了装.逼之旅,石仲棠也是更加放肆,活脱脱的以一个才高八斗的诗人自居,一有机会就背两句唐朝大诗人的诗句,怒刷存在感。

    那女子娇羞之色一闪而过,急忙将衣袖拉了下来,遮挡住了她那洁白如雪的手臂,看那拘谨的神色,哪还有花魁的感觉,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害羞的邻家女孩罢了。

    “不得不说姑娘的魅力非凡,不愧是闻名临安的花魁,之前是在下错了,这厢给姑娘道歉了。”石仲棠坐在那女子的对面,越看越觉得她迷人,当下再也说不出什么调侃的话,只得承认错误,向这天仙般的女子道了一声歉。

    听到石仲棠这样说,那女子眉间也带上了一丝喜色,但是良好的教养,让她养成了笑不露齿的习惯,但就是这样似笑非笑的神色,令她的脸上又多了些许光辉。

    “公子,小女子有一事相求,还请公子应允。”那女子脸上显现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晕红,低声说道。

    看到她这样的神情,石仲棠急忙说道:“姑娘尽管说来,就是要天上的星星,在下也会为你取来。”

    “真的吗?”那女子掩口轻笑道,“公子如此厚爱,倒是让奴家汗颜了。公子刚刚那篇赋意蕴深刻、辞采华美,读来朗朗上口,小女子希望能够广泛传扬出去,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石仲棠心底暗暗一笑,心想果然如此,自己之前说的那几句,除了“多一份太长,少一分太短”那几句,其余的都是唐诗中的经典,即使是隔了几千年,依然魅力不减,也难怪这个女子会这样说了。

    “那些本就是为姑娘而作,如何处置,自然由姑娘你定夺了。”石仲棠喝着她倒得茶水,只觉得分外甘甜,当下也没有推辞,直接就将“版权”送给了那个女子。

    “多谢公子,此赋一出,必定会广为流传,不会比曹子建的《洛神赋》差多少。”那女子急忙起身向着石仲棠拂了一下身子,眉开眼笑道。

    虽然她贵为花魁,但毕竟不如真正的大家闺秀,可是有了这一篇赋,名声必然会大增,甚至若干年之后,会和甄姬一样,名传千古,成为后世人所咏叹的对象。

    “甄姬失宠被杀,不得善终,姑娘如此丽人,又怎么会步甄姬的后尘呢?”石仲棠微摇了摇头,示意她自比“洛神甄姬”是个错误。

    “那不知公子是想做奴家的曹子建还是魏文帝呢?”那女子听到石仲棠的话,不由的一呆,蹲下身子,随即一眨不眨的紧盯着石仲棠问道。

    “曹子建虽然才高八斗,但如此高调的咏叹自己的皇嫂,却是只有才情,没有脑子。在下自问才疏学浅,不敢自比曹子建,而且也没有那么大的志向,成为魏文帝那样的人杰,只能吃点亏,做个甄姬的原配袁显奕了!”石仲棠毫不退缩,直接就与那女子对视了起来,眼神中的火热丝毫不加隐藏。

    袁熙,字显奕,袁绍之子,甄姬就是他的遗孀。

    “曹子建诗赋俱佳,魏文帝更是位居人君,都是后世所推崇的典范,袁显奕兵败被杀,公子怎么会想做个败军之将呢?”那女子美目好奇之色一闪,好奇的问道。

    “因为他是甄宓的第一个男人,虽然曹子建与魏文帝都是名垂青史的人物,但他们那样的英雄才子,想必不会将心意全放在甄姬身上,只有袁熙这样的小人物,或许才会将满腔爱意都留给甄宓这样的美人。”石仲棠信口胡说道。

    “就这么简单?”那女子满是怀疑道,从之前石仲棠在大厅之中毫不留情的讽刺官家与史弥远,她就觉得此人不是常人,所以对他这样的说辞充满了怀疑。

    “难道告诉你是因为袁熙这小子夺了女神的初夜,得到了甄宓的‘第一滴血’吗?”石仲棠心底暗想,嘴上却是另一番说辞,“那是当然了,我本就是个小人物而已。”

    那女子美目深深的看了一眼石仲棠,心中感觉石仲棠没说实话,但也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来,索性转移话题道:“不知公子能否为这偏赋起个名字,奴家也好将它装裱起来。”

    名字?

    石仲棠微微一愣,这可是好几首诗中的名句,一般的名字恐怕无法配的上着些名句、名篇,视线落在眼前的女子身上,心中一动,抬头问道:“不知姑娘喜欢那一句呢?”

    听到石仲棠这样问,那女子眼神又出现了些许的迷.离,似吟似诵道:“要说最有韵味的当属这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最能令人联想的当属‘掌中舞罢萧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但要说最朗朗上口,最能被普通人所吟诵,最让奴家为之倾倒的当属那一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石仲棠微微点头,这个女子果然不一般,虽然只是第一次听到,但鉴赏却是很到位,虽然李白这一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饱含哲理,相信在正统理学家中会引起极大的反响,这也是宋朝人写诗的一个特色,总喜欢在诗中加点哲理的东西,比如像“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等。

    与这一句相反的,当属白居易《长恨歌》中的“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了,白居易号称“诗魔”,写的诗老少偕宜,真的是贩夫走卒,皆能吟唱,在后世来说,这一句诗却是比其他的几句流传的更广。

    “不知姑娘芳名,不如就以姑娘的名字来命名吧?”石仲棠犹豫了一下说道,让他起个高深、文雅的名字,实在是太为难他了。

    那女子抬头惊讶的看了一眼石仲棠,没想到他居然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不由的备受打击,她可是这临安城数一数二的花魁,即使是在深闺内苑也有名气,这个人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不由的猜测石仲棠是不是故意的,但见他希翼的眼神,不似作假,只能猜心底暗暗气恼,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奴家李师师,公子可要记住了。”那女子轻轻一笑,脸庞似有光辉闪过,看得石仲棠不由的一呆。

    “李师师,好名字,不过这名字怎么有点熟悉啊?”石仲棠先是疑惑的说道,随即瞪大眼睛,惊疑道:“什么?你是李师师?那个抗金名妓?”

    那女子,也就是李师师看到石仲棠如此大的反应,也是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说道:“奴家正是李师师,公子为何这么大反应?”

    由不得石仲棠不惊奇,对于李师师,他可是非常喜爱,甚至是崇拜,喜欢她的天生丽质,敬佩她巾帼不让须眉的节操。

    据《李师师外传》记载,李师师本是一个染匠的女儿,四岁时父母双亡,由一个姓李的娼妓收养,长大之后,色艺双绝,最为人称道的是她与宋徽宗这亡国皇帝的交集。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却比起宋徽宗这样的轻佻皇帝不知道强了多少倍,宋徽宗在金军兵临城下之际,匆匆禅位与太子赵桓,这两人正是后世赫赫有名的徽钦二帝,可以说是耻辱的象征。

    与宋徽宗那遇事软弱轻佻、遇事逃避的性格不同,在徽宗退位之后,李师师将所有的钱财献给官府,作为抗击金人的军饷,而后出家做了道士,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以后世人的眼光来看,固然是因为宋徽宗成就了李师师,但还是不得不说一句,宋徽宗实在是配不上李师师这位奇女子。

    “你本姓王,父母早亡,所以被娼家李姥收养?”石仲棠最后确定道。

    李师师微微点头,从刚才石仲棠的反应,她就猜测,他应该听过自己的名头,对于这些早已流传在外的身世,她倒也没有遮掩的必要。

    “哇…真的是你!”看到李师师肯定的神色,石仲棠一下子跳起,不由自主的就抓住了她那白皙的柔荑,满是激动之色。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快放手啊!”李师师被石仲棠那么大反应吓得呆住了,等到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的小手被石仲棠紧紧的握住了,瞬间羞红了脸,剧烈的挣扎起来,想要把自己的小手从石仲棠的大手之中挣脱出来。

    察觉到手中无力的抽动,石仲棠也是老脸一红,但他并没有选择放手,手中微微一动,把本来快要被抽出去的柔荑又握到了掌心之中,略带痴迷的道:“李姑娘,还请你不要挣扎,就让在下好好的看看你。”

    听到石仲棠那满是情意的声音,再加上他那双痴迷的眼睛,李师师的挣扎逐渐小了下来,只是因为害羞,还是无意识的想要抽回,却被石仲棠牢牢的握住了。

    两人好似一座雕塑似的,要不是李师师时而娇羞的低下头,继而又鼓起勇气偷看,都会让人以为他们是被人点了穴,无法动弹似的。

    只见石仲棠牢牢握住李师师的双手,置于胸前,双眼紧紧的盯着不到一尺距离的绝美容颜,眼中闪过一丝迷离,不由自主的靠近了她那散发着光辉的脸庞。

    察觉到石仲棠的动作,李师师出于女子的矜持,不由的就想要往后退,但因为双手被石仲棠抓着,根本无法躲避开来,心中犹如小鹿乱撞,本来就布满红霞的脸庞,隐隐约约之间似有光华一闪而过。

    李师师察觉到越来越近的男人气息,心中反而平静了下来,娇羞的抬头看了一眼石仲棠,待看到他那炯炯有神的眼睛之后,心脏又不争气的跳了起来,全身一下子软了下去,但即使这样也没有选择低下头,反而愈发倔强的看着石仲棠略带侵略性的眼神。

    看到佳人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石仲棠再也无法控制,一把就将李师师搂到了怀中,低头吻向了她那娇艳欲滴的朱唇。

    石仲棠轻轻的低下头,嘴唇堪堪在李师师的朱唇上一触,刹那间两人都是一惊,似有一道电流穿过全身,但还没等二人继续深吻下去,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听到那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李师师瞬间惊醒了过来,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就将石仲棠推了开来,急忙转身回到了屏风后边,虽然她步履极快,但石仲棠还是看到了她那羞红的侧脸与秀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