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如此多娇 第十五章梅园学三掌

时间:2017-10-09作者:封建无名

    洪七公一飞冲天,双膝微屈,提气丹田,居高下击,好似一只高高飞起的真龙一般,猛然俯冲了下来,势猛无比,虽然不是针对石仲棠的,但还是让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步。

    虽然洪七公内力尽失,但总归是练武多年,身体素质还是有的,因此这一式“飞龙在天”,虽然难度颇高,使来依然虎虎生风,气势上丝毫不弱于绝顶高手。

    因为郭靖受伤,黄蓉要助郭靖疗伤,而老顽童也不知所踪,石仲棠一方面担心洪七公的安全,另一方面也想找个清静的地方,安心向洪七公学武,所以特地找到了这处梅园。

    此处名叫“鄂绿华堂”,乃是皇帝冬季赏梅的地方,现在正是盛夏时分,除了几个打扫卫生的老太监,整个梅园再没有一个人,正好适合洪七公躲藏,也正好适合石仲棠练武。

    “飞龙在天”是降龙十八掌的第二式,也是洪七公所教的第二掌,出自易经乾卦九五爻:飞龙在天,利见大人。意思是君子飞腾在空中,应当大有作为。

    虽然洪七公身体素质不错,但总归是余毒未清,欧阳锋不愧是号称西毒,即使过了这么长时间,不仅导致洪七公武功被废,而且还时不时的蹿将出来,不断的折磨着他。

    石仲棠急忙走过去,将手中的酒壶递给了洪七公,本来剧烈咳嗽的洪七公看到石仲棠递来的酒壶,急忙接了过去,咕嘟咕嘟喝了一大口,苍白的脸色逐渐洪润了起来。

    喝完之后,洪七公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好似是一个“瘾君子”一般,让石仲棠好不担心,虽然每次都要劝说一番,但洪七公总是说他心里有数,让石仲棠不要担心。

    洪七公边喝边向石仲棠讲解“飞龙在天”的奥秘,讲得兴起还比划两下,让本来基础功不扎实的石仲棠,也逐渐明白了过来,跃跃欲试起来。

    “好了,‘飞龙在天’的奥秘,老叫花子已经讲得很透彻了,如果这你都不明白,那你就和靖儿那个傻小子一样了。”洪七公微微一笑道。

    石仲棠向着洪七公拱了拱手,略显急迫的走到了场中,深深的吸了口气,提起丹田,右脚用力一点,体内童子真气自然而发,一下子高高跃起,双膝微屈,好似一只大鸟一般,飞到极点之处,身体一个旋转,瞬间俯冲下来,童子真气勃发,携带着无匹的气势,一掌印向光秃秃的梅花树干。

    咔嚓一声,海碗粗的树干便被石仲棠一掌劈断,端的是威力无匹,令人心惊,石仲棠猜测,如果这一掌劈到人的脑袋,可能瞬间就让对方脑浆迸裂。

    虽然这一掌威力无匹,但消耗也是惊人的,本来就不多的童子真气几乎消失了七成,仅仅够再释放一式“亢龙有悔”,全身真气就会枯竭。

    其实说起来这并不算是石仲棠威力最大的一招,今天早上他被雨晴那小丫头刺激,全身真气不受控制的运转,真气暴增,当时他为了发泄,一掌就把碗口粗的松树击断,把雨晴那小妮子也吓了一跳,以为自己的‘玉哥哥’变成了武林高手了,兴奋的不得了。

    正所谓破而后立,不破不立,石仲棠也不珍惜,在落地的瞬间又是一式“亢龙有悔”打出,另一株稍细一点的梅花树又被他拦腰击断。

    察觉到体内真气还有一点,还可以打出一式“亢龙有悔”,石仲棠又是一掌印出,本来就剩半截的梅花树,又被他从中间打断,横飞出五六米远。

    一式“飞龙在天”,两招“亢龙有悔”就是石仲棠现在的内力能够支撑的,如果这三招下来,敌人不死,就是石仲棠死了。

    当下也不顾不上和洪七公打招呼,急忙盘膝坐地,从丹田之中引出一道真气,开始沿着昨天晚上海公公所演示的行功路线运转起来。因为今天早上已经遇到好几次这样的情况,所以现在的他显得很是轻车熟路,仅仅半个小时,体内的真气就又恢复了过来。

    这童子功虽然限制较大,令人无法狠下心来修炼,但效用却是极大,不仅真气异常凝练,而且恢复力极快,最重要的还可以扩展经脉,提高“内存”,大成之后还有童子金身,不亚于少林的另一门神功“金刚不坏神功”的防御力。

    恢复之后,石仲棠一刻也不敢耽搁,一个翻身跳将起来,身体高高跃起,居高下击,又一次印向了一株梅花树。

    不过这次却没有咔嚓之声传来,原来是石仲棠觉得“飞龙在天”这一招太耗费内力,他现在最重要的是熟悉收劲、发劲,而不是追求威力,所以仅仅是用了一丝内力而已,只是将梅花树上的几根残枝震了下来。

    就这样石仲棠不间断的练习起“飞龙在天”,一旦内力消失殆尽之际,就立马盘膝恢复起内力来,如此几个轮回下来,不仅熟悉了这一式,而且内力还有所增长。

    看到石仲棠如此勤奋,在一旁默默观察的洪七公不由的一笑,他收的两个徒弟,黄蓉虽然聪明,但个性贪玩,根本静不下心来练习武功,却是让他好生郁闷。而郭靖虽然资质愚笨,但胜在毅力非凡,假以时日,必然能够成长为一代大侠。

    现在石仲棠不仅有黄蓉的聪明,还有郭靖的踏实,倒是让洪七公好生欣慰,再加上他所练的童子功恰好和“降龙十八掌”相辅相成,却是让洪七公又动了收徒的心思。

    看了一会,洪七公实在无聊的紧,再加上喝了不少酒,眼皮却是越来越重,直接合衣躺在了地上,安心的睡了起来。

    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本来睡得正香的洪七公,鼻子突然无意识的抽动了一下,右手也开始活动了起来,再也睡不下去,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来,目光灼灼的看向了近在咫尺的冒着热气的坛子。

    “七公,快尝一下这‘佛跳墙’的味道,看看合不合您的口味!”本来还准备叫醒洪七公的石仲棠,看到洪七公一下子跳将起来,微微一笑,急忙将手中的筷子递给了洪七公。

    洪七公也不答话,深深的吸了口气,从石仲棠手中接过筷子,似缓实急的从坛子中夹出了一块鲍鱼,直接就吞了下去,但没想到这是石仲棠刚刚从厨房拿过来的,烫的他舌头发烧,但却不愿意吐出。

    看到洪七公像个小孩子似的,石仲棠不由的笑出了声,急忙从旁边的酒壶中倒了一杯酒,递给了洪七公,让他解解烫。

    原来石仲棠不仅从御厨属取来了“佛跳墙”,还顺路回去了一趟,发现海公公还在疗伤,就又为洪七公带过来了一壶酒,毕竟吃“佛跳墙”这种食物,如果没有点酒,那就没有那么美味了。

    “嗯,很不错,既有鲍鱼的口感,又有海参的味道,煎炸煮炖混于一体,稍微有点美中不足的就是各种原料的搭配不太合理,没有了主次分明之感。”洪七公不愧是一个美食大家,一针见血的指出了这份“佛跳墙”的优点与缺点。

    这点石仲棠倒是早有预料,毕竟他不是专业的厨师,能做的就是给他们一个思路,真正要下手的,还得是专业的厨师来做,才可以真正还原出“佛跳墙”的味道来。

    “七公说的不错,我看如果有机会,还是让黄姑娘做一份‘佛跳墙’,凭她专业的水准,一定会还原出这道菜的精髓来!”石仲棠也夹着吃了一筷子,虽然很是美味,但比起真正的‘佛跳墙’来说,还是差了一点。

    听到石仲棠如此说,洪七公眼睛不由的一亮,对于黄蓉的厨艺,他还是万分信任的,但现在黄蓉不在身边,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这是石仲棠第二次与洪七公一起吃东西了,虽然这份“佛跳墙”并没有做出真正的精髓来,但却有了这道菜最主要的特色,那就是“鲜”。

    因此两人倒也没有客气,不到半小时,就将一坛“佛跳墙”吃的干干净净,最后,洪七公甚至放下了酒,喝起了“佛跳墙”的汤汁。

    “鲜而不腻,口齿留香,简直是人间美味。如果能够稍微改良一下,不会比皇帝老儿的‘鸳鸯五珍烩’差多少。”洪七公一边剔牙,一边说道。

    “七公,既然你吃的那么高兴,不如再教我两招吧!”石仲棠蹲在洪七公的面前,微微一笑道。

    洪七公闻言,抬头看了一眼石仲棠,笑骂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和黄蓉那丫头一样,都是打老叫花子的武功的主意。”

    洪七公也不答话,嘿嘿一笑,随着接触的多了,他发现这洪七公也是一个妙人,虽然不像老顽童那样,但也是没什么架子,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罢了,你打一掌‘飞龙在天’让我看看,如果达不到我的标准,那你就继续练着吧!”洪七公指了指旁边的一棵梅花树,示意石仲棠将它打断。

    这倒不是洪七公故意为难,不想教石仲棠武功,只是学武之道,最重要的就是循序渐进,降龙十八掌作为顶尖外功,易学难精,如果一味的追求数量,而不看质量,怕是白白的侮辱了这套掌法。

    对此石仲棠一点也不担心,他之前一直从中午练到了晚上,期间除了恢复内力之外,其他时间都是在练习‘飞龙在天’,这一下午时间,非但熟悉了“飞龙在天”,就连轻功也有了小幅度的增加。

    石仲棠双手垂膝,静静的站在场中,突然他动了,好像一只受了惊的白鹤一般,瞬间冲天而起,在抵达最高距离之时,身子突然一转,好像是一只猎食的老鹰一般,双腿微屈,而后猛然一蹬,童子真气经督脉、商阳、手三里等,最后聚于手掌之上,急发掌劲,咔嚓一声,洪七公所指的梅花树便被石仲棠一掌劈断,宛若晴天里起了个霹雳。

    不得不说,石仲棠这一招很不错,非但洪七公很满意,就连他自己也相当满意,随着练习的增多,刚开始他需要七成内力才能打出的威力,刚刚仅仅用了三成内力不到,就将这株梅花树打断了。

    “很好,很不错,看样子你真的很适合这路掌法。”洪七公哈哈大笑道,他看的自然不是石仲棠能不能劈断这株梅花树,而是要看石仲棠用多少内力才能劈断,现在看来石仲棠的确是没少下功夫,否则怎么同样的破坏力,这一掌比初学之时,足足减少了一半的内力。

    既然已经答应,洪七公也没有食言,一下子就又传了两式降龙十八掌,让石仲棠自己练习,他却是找了一个房间,自顾自的休息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