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如此多娇 第七章亢龙有悔上

时间:2017-10-09作者:封建无名

    石仲棠看洪七公不信他的话,也没有办法,他总不能告诉洪七公九,阴真经可以救他,那不是平白让别人怀疑嘛!

    “七公,已经大半夜了,您还是睡一会吧!我在这里照看着,一有人来就叫醒你。”石仲棠看洪七公依然脸色苍白,似乎并不好受,所以开口劝慰道。

    洪七公抬头看了一眼石仲棠,发现他满是关心之色,微微一笑道:“不用了,靖儿和蓉儿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我实在是担心他们,怎么睡得着呢!”

    看洪七公这个样子,石仲棠知道再劝也无济于事,只能点了点头,又将刚才放在灶台上的热水递给了他,经过一会的放置,水的温度已经没那么高了,正好适合一饮而尽。

    洪七公也不推辞,现在的他只觉得心神不定,似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只能不断的用茶水来转移注意力:“唉,这白开水就是没有烈酒喝得过瘾。”

    洪七公略显颓废的放下了白碗,不住的向外张看,自从见到那个武功高强的老太监,他就一直担惊受怕,知道自己小瞧了南宋这个小朝廷,现在看郭靖、黄蓉一直不回来,自然更加担心。

    看到洪七公这样,石仲棠也是倍加感动,洪七公与郭靖、黄蓉没有血缘关系,尚且如此担心。让他由不得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不知道他们得到那样的噩耗,能不能坚持下去。

    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石仲棠放下了心中悲伤之情,劝慰道:“七公,你放心吧!郭大哥武功高强,黄姑娘又冰雪聪明,再加上还有个足以和欧阳锋匹敌的老顽童,他们应该不会有事的。”

    虽然现在的情况与原著有了稍微的偏差,但却并没有大的变化,而且这些变化都是向着有利于郭靖、黄蓉的方向变动,原著中没有老顽童的帮忙,他们最后都能逃出生天,现在更不可能有事了。

    “你说的也是,唉,人越老就越容易瞎操心!”听石仲棠这样说,洪七公也微微点了点头,虽然老顽童行事疯疯癫癫,但他的武功却不是盖的,经过桃花岛十五年的囚禁,他的实力早已直追天下五绝,甚至在神雕结束时,隐隐有着天下第一的势头。

    “石小子,看你步履身法,好像不是中原的路数,你师承哪一门派啊?”洪七公听了石仲棠的安慰,也渐渐放下了悬着的心,开始和石仲棠闲聊起来。

    听到洪七公的话,石仲棠不由的微微一愣,随即想起来,原著中石中玉这小子,正是西域雪山派门下封万里的徒弟,因为调戏雪山派掌门人威德先生白自在的孙女白阿秀,导致阿秀坠崖。

    一时害怕,所以背叛师门,逃出了雪山派,最后不知怎么居然遇上了贝海石,被他逼着当了长乐帮的帮主。

    而继承了石中玉身体的石仲棠,严格说起来,正是师承雪山派,自然不是中原路数!

    “七公,你叫我阿棠就好了。晚辈乃是雪山派门下,因为入门时短,还没有办法接触到精妙的武学。”石仲棠恭敬的说道,他敏锐的感觉到,自己的努力终于要结果了,听洪七公这意思,好像是要指点自己一下。

    “原来是雪山派的,威德先生白自在也是一个高手,并不比我和欧阳锋弱多少,你能学到他的武功,只要勤加修炼,日后也不会太差的。”洪七公本来是想指点石仲棠几句,但是听到他是雪山派门下之后,不由的改变了主意,由指点变成了鼓励。

    江湖人传,雪山派掌门人白自在虽然豪气,但却狂妄自大,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这几年一直闭关不出,等的就是侠客岛十年一度的赏善罚恶二使,想要为武林铲除这个祸患。

    洪七公虽然不怕白自在,但也不想因此让他误会,虽然心里十分喜欢石仲棠,却也不想为丐帮招惹上雪山派这个大敌。

    听洪七公如此说,石仲棠心中更加焦急,虽然他现在有雪山派的武功底子,但因为换了一个灵魂,空有一身武艺,但却什么都使不出来。

    如果没有洪七公的指点,他这一辈子可能都要躲到这‘小小’的皇宫里了,不说长乐帮一直在寻找他回去接铜牌,就是雪山派也因为阿秀和史婆婆的事,要把他带回去清理门户。

    唉,这都是石中玉造的孽,为什么要我来承受!石仲棠在气愤的想道,不由的暗骂石中玉这小子不是个东西,连死都要给他留下一堆烂摊子。

    “七公,虽然掌门人武功高绝,但我压根就见不到他,又怎么能学到他的精妙武功呢!而且,晚辈已经被逐出雪山派了,所以说起来,也不算是雪山派的人了。”石仲棠犹豫了一下说道。

    “为何?”洪七公突然冷着脸问道。

    古人最重师承,一个弟子被原有门派逐出去,不管有没有错,都会被贴上十恶不赦的标签,《笑傲江湖》中的令狐冲,被岳不群逐出华山之后,一时之间也是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要不是令狐冲本来就行的正,再加上少林派与武当派的力挺,令狐冲又怎么能够做到笑傲江湖呢!

    看到洪七公突然变脸,石仲棠也知道说错话了,不过说出去的话就和泼出去的水一样,易放难收,不过幸好他有先知先觉的本事,所以直接开口道:“掌门人刚愎自用,狂妄自大,自以为天下第一,突然变得暴戾无常,开始残杀门下弟子,晚辈也是因为受了封万里师傅的波及,才被逐出的。”

    石仲棠自然不敢说实话,如果让洪七公知道,他是因为调戏掌门人的孙女而逃出门派,别说是指点了,可能都会一掌劈死他,虽然洪七公现在武功尽失了。

    石仲棠说的也是半真半假,原著中的白自在的确是刚愎自用,胡乱杀人,才会被门下弟子群起而攻之,囚禁了起来。只是白自在变成这样,说到底有石中玉一半的责任,要不是他调戏阿秀,使其坠崖,史婆婆也不会下崖寻找,那样的话,白自在也不可能因为无人约束而变得反复无常了。

    听石仲棠这样说,洪七公脸色也缓和了下来,结合之前与石仲棠的接触,发现他虽然有点奸猾,但也绝不是十恶不赦之徒。再加上江湖传闻,石仲棠的话,他也相信了七八成。

    “看你小子,虽然出身名门正派,但根基却是低的吓人,连靖儿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洪七公笑骂道。

    石仲棠自然知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个什么货色,又怎么可能像郭靖那样沉下心来,数十年如一日的苦修、苦练那些基本功呢!

    “是,七公教训的是,小子知道之前荒废了武功不对,求您多多提点一二。”石仲棠躬身行了一个大礼,立马承认了错误。

    “指点一下可以,多多指点就免了。”洪七公边说,便挣扎着站了起来。

    石仲棠急忙上前,搀扶着洪七公站了起来,看到他如此孝顺,洪七公也倍加欣慰,现在的他武功尽废,料想一辈子也好不了了,只能想着在有生之年能为大宋留下几个栋梁之才。

    洪七公大手一摆,示意石仲棠让开,当下左腿微屈,右臂内弯,右掌画了个圆圈,用力的推了出去,但由于功力被废,却是空有架子,没有发挥出相应的威力。

    接着又将内劲外放之法、发招收势之道,仔仔细细的解释了一遍,这一番下来,却也费了不少时间。

    石仲棠知道这才是降龙十八掌的精要所在,原著之中,洪七公当着欧阳克的面交了降龙十八掌剩余的三掌,但其中的精义却是暗地里告诉了郭靖,正是这发劲、收劲之法。

    可怜欧阳克自作聪明,还以为自己学得了什么精妙功法,却不知降龙十八掌招式简单,最重要的却是内力运行的路径、内劲外放的秘法,他不过只是学了一个花架子而已。

    “这是我生平最得意的一招,当年凭着这一招,在华山绝巅之上,与王重阳、老毒物、黄老邪和南帝一灯大师大战了七天七夜,一跃成为了天下五绝。”洪七公气喘吁吁的说道。

    他本就是受伤不轻,刚刚为了要让石仲棠明白,因此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要不是石仲棠反应快,示范完这一招,他都要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前世的石仲棠本就是刚刚高考完,早已习惯了速记,再加上着重活一世,灵魂越加强大,虽然只是看了一遍,但招式却已然记在了心中,当下也不急着试验,急忙把洪七公扶在一旁坐了下来。

    用手摸了一下之前的大白碗,发现已经不太热了,又急忙加了一点热水,与之前的温水混在一起,倒是正适合饮用。当下急忙给洪七公喂了下去,不断的拍打着他的后背,为他缓气。

    “行了,你不用管我了,快点去多练习一下,别让老叫花子的辛苦白费了。”喝了水的洪七公,面色又红润起来,虽然说的严厉,但眼睛中的满意之色却是久久挥之不去。

    本来因为石仲棠是雪山派的弃徒,所以他的话也只信了八成左右,但看到石仲棠如此细心的照顾自己,与教他武功之前没什么两样,甚至更加恭敬,不由的倍加满意。

    毕竟武林之中过河拆桥,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传言,不在少数。

    “是,我知道了,七公!”又喂洪七公喝了一口热水,石仲棠才站了起来,在一旁开始了第一次练功体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