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如此多娇 第一章皇宫的假太监

时间:2017-10-09作者:封建无名

    石仲棠忍着胸中的闷气与淤血,不敢吐出,眼看身后又传来了那老太监的动静,不敢犹豫,急忙躲到旁边的假山之中。

    “臭小子,乖乖的给咱家出来,咱家或许还给回给你一个痛快,否则……,咱家让你生不如死。”

    不等石仲棠藏好,一个刺耳的声音就响彻在耳边,震的他胸口发麻,虽然早知道这老太监武功不凡,但却没想到如此高深,虽然声音振聋发聩,让他耳膜生疼,但不远处走过去的一队带刀侍卫,却什么都没有听到,好像是传音入密一般,正好响彻在石仲棠的心底深处。

    也是石仲棠孤聋寡闻,这可是一门相当不凡的功法,名字就叫做“传音搜魂大.法”,练功者需要有极其高深的内力,才能够使出,声音极具穿透力,并且给予一定的定位,而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声音,震得石仲棠耳膜发麻,但不远处的侍卫却什么都没听到。

    听到这渗人的声音,石仲棠更加不敢多言,急忙用手捂住了鼻子,他记得前世好像听说过,真正的高手是可以听到别人的呼吸声,甚至是别人的目光都能够感觉到。

    因此石仲棠不但将鼻子捂上,还急忙将眼睛也闭了起来,他害怕自己一下子控制不住,被那老太监察觉到。

    嗒嗒嗒!

    脚步声逐渐清晰起来,好似是无常索命的声音似的,不断的践踏着石仲棠幼小而又脆弱的心灵。

    “难道不在这里?这个臭小子跑的倒挺快,让咱家抓住,必然把你剥皮抽筋!”

    石仲棠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被那个老太监察觉到气息,到时候恐怕就要又死一次了,谁知道下一次运气能不能像这次这么好,居然还可以再活一世。

    老太监四处察看了一下,没有发现石仲棠的下落,阴鹜的眼睛闪过一丝寒意,双脚一踩,几个起落之间就跃过金色的围墙,消失的无影无踪。

    听到破风之声响起,石仲棠急忙深深的喘了几口气,刚准备出去继续逃命,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又躲了起来。

    果不其然,石仲棠刚刚躲好,刚才离开的老太监居然去而复返,又一次出现在了假山旁:“难道这小子真的跑了,不可能啊?凭他的速度,怎么可能逃出皇宫,难道是我速度太快,跑到他前边来了?”

    老太监微微沉思了一下,又向着来路返回,看样子是准备重新进行一次地毯式的搜索。

    因为害怕老太监还会有第三次,石仲棠一时之间也不敢再出去,他之所以能猜到老太监这一招,是因为前世看了太多类似的片段。

    印象最深的是,《大唐双龙传》中寇仲与徐子陵二人,在洛阳被阴癸派算计,当时阴后祝玉妍为了让他们相信,特意在追杀他们的时候,假装没有发现他们,去而复返,如此两次三番之下,让他们信以为真,一步步掉入了阴谋之中。

    石仲棠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利用价值,而且那个老太监不知因何原因,非要杀自己而后快,想必是没有发现自己,否则早就死在他的掌下了。

    等了许久,没有发现老太监回来,石仲棠逐渐放下了戒心,才有时间察看起自己的情况。

    心神一放松下来,就感觉全身没有哪个地方是不痛的,使不出半点力,好像全身骨骼都已经被打断了似的,不由的暗骂那个老太监心狠手辣。

    “嗯?”

    石仲棠感刚刚用胳膊擦了一下脸上的冷汗,突然发现自己穿的衣服,好像有点熟悉。

    废话,自己穿的衣服还不熟悉,那能解释的通吗?

    其实这还真能解释的通,石仲棠刚刚有了意识,就发现自己被刚才的老太监,一掌拍到了高墙的另一边,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那杀气却是实实在在的,因此石仲棠不敢犹疑,趁着高墙的阻隔,急忙起身逃了开来,随后便是开始时看到的场景。

    话说这好像是前世电视剧中太监的服装?

    石仲棠搓了一下衣角,越看越觉得像,不是吧?刚刚重生就被人追杀,被人追杀也就罢了,追杀者还是个太监,刚刚脱离了危险,缺发现自己也成了太监?

    老天爷,你不会这样玩我吧?

    石仲棠欲哭无泪,如果真的变成了太监,那他宁愿去死,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怎么能当一个太监呢?前世有‘工具’但没等用得着就挂了,今生更惨,还没等用,‘工具’就没了?要不要这么惨啊!

    石仲棠前世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有为青年,父母省吃简用,供他上学,他也没有辜负父母的期望,十年寒窗苦读,终于金榜题名,上了一个不错的一本大学。

    谁知道在上大学前一天,和高中几个玩的开的同学,出去喝酒告别,一下子喝大了,回家的路上,撞上了另一个喝醉酒的。

    本来这也没什么,顶多被人家打一顿或者打别人一顿也就罢了,可是关键是人家是酒驾,自己是酒走,两个喝醉酒的家伙就这样相撞了,酒驾那哥们什么情况石仲棠不知道,但以当时的车速来看,想必也是凶多吉少。

    唉,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为他默哀三秒钟!

    等到石仲棠再次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那个老太监,一掌拍到了围墙的另一边,原来的主人公,早就在老太监的手掌,触碰到他胸前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而石仲棠就是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还未等他落地,就不知是该说穿越,还是重生,亦或是夺舍了,灵魂就注入了原主人的身体里。

    正因为如此,石仲棠才得以逃出生天,本来以老太监的功力,那一掌妥妥的要了原主人的性命,但没想到多了石仲棠这个变数,一时没有防备,居然让他拉开了距离,否则凭老太监的功力,石仲棠这样的身手,怎么可能从他的掌下逃走。

    刚刚哀悼完酒驾那哥们,石仲棠突然记了起来,就是他害的自己变成了‘太监’的,也是他害的自己刚重生就要逃命,自己怎么能可怜他呢?

    还有自己的父母,酒驾真是害人不浅,想到这里,石仲棠也不禁有点对不住父母,多年的养育之恩,父母的舐犊之情,恐怕只有来生再报了。

    不由的在心中破口大骂,诅咒他生儿子没屁.眼,虽然他已经没机会生了;死后下地狱,虽然他已经下去了;坟头被人踩,虽然这好像没什么作用。

    在心中咒骂了一会,石仲棠逐渐恢复了理智,虽然如此,但上天给了他重活一世的机会,就不能轻易放弃。

    现在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考虑怎么逃过老太监的追杀,石仲棠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有点扎手,等一下,扎手?急忙又用力的摸了几下。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胡子吧?

    记得《鹿鼎记》中的刘一舟刘师兄,就是因为胡子太过扎手,才被建宁那骚公主发现的,受到了一段非人的折磨,这说明太监应该是没有胡子的,想到这里,石仲棠急忙伸手抓了一下。

    嘶!

    因为太过激动,居然用力太猛,差点痛死他,不过即使是这样,石仲棠也没有哀痛之色,相反他差点要大笑出来,就怕不痛,现在有痛觉,说明自己是有‘工具’的,真是上天有好生之德,感谢老天爷。

    也是石仲棠主观认定,还没有证实,就以为自己变成了太监,真是自己折磨自己。

    发现自己没有变成太监,石仲棠求生意志更加高涨,混在皇宫的假太监,这不是上天赐予他的恩德吗?

    石仲棠用力的摇了一下头,将脑中的不切实际的想法的甩了出来,他可是祖国多年培育的大好青年,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呢?

    虽然不断的,用自己多年的受教育素质来警醒自己,但却始终不能将心中旖旎扫荡出去,急忙在心中暗念了几句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不知是不是佛偈起了作用,之前情.色场面终于开始消退。

    色欲下去之后,石仲棠突然觉得一阵疲惫感袭来,上下眼皮好像两个喝了酒闹矛盾的人,不断向着对方冲去,怎么都分不开,逐渐的合了起来。

    其实这也是正常的,石仲棠自从重生以来,不仅身受重伤,而且从大悲到大喜,最后又精.虫上脑,如此骇人听闻的经历发生在一个人身上,又怎么能抗住呢!

    扛了一会,实在是坚持不住,也不管老太监会不会回来,更不管会不会有侍卫经过,石仲棠直接枕着一块凸起的石头,进入了梦乡之中。

    在这样差劲的环境之下,石仲棠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一会看到父母的容颜,一会又看到一架失去控制的汽车撞向了自己,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最后又发现自己居然和几个宫女、嫔妃在床上颠.鸾倒.凤之际,老太监突然闯了进来,一掌拍碎了自己的头颅,脑浆留了一地,场面无比凶残。

    啊!

    石仲棠直接被吓的从梦中惊醒了过来,不由的暗骂了一声,难道是前世憋得太久了,还是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十恶不赦、好色如命的大色狼?

    该死的老太监,活该你没有‘叽叽’,就连做梦都折磨老子,石仲棠在心中狠狠的骂了几句,才把自己的怨念平复了下去。

    抬头看了一眼天空之中月亮,石仲棠觉得现在应该是晚上十点钟左右的样子,也就是古代常说的二更,古代人向来没什么娱乐活动,他记得睡前皇宫之中有的寝宫还亮着灯,当时应该是晚上七八点的样子,但现在偌大的皇宫只有寥寥几个地方有亮光,其他地方却是一片漆烟。

    之前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一下子发现四周没有了什么亮光,石仲棠小心脏不争气的剧烈跳动起来,前世就听说过皇宫是最不太平的地方,明争暗斗、尔虞我诈不知道有多少人冤死,现在只觉得阴风阵阵,让他头皮发麻。

    就在石仲棠暗自害怕之际,突然察觉到有破风之声响起,还以为老太监又来了,急忙躲了起来。

    “靖儿,这里是六部山,再往后便是御厨属了,咳咳!”

    一个虚弱但却略带着激动的声音响起,但由于害怕皇宫中的守卫发现,因此刻意压低了声音。

    “哦,师父,你不用急,徒儿马上就过去!”一个憨厚但又带着的恭敬的声音,向着之前开口的那人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那人脚步虚踩,背上背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原著之中虽然说是一个中年人,但看了那么多电视剧,还是觉得老头看着顺眼一些),身后跟着一个手握绿竹杖的白衣少女,在这烟暗之中显得异常显眼。

    而在三人前面,还有一个蹦蹦跳跳好像孩子似的老头,一步踏出就是五六米,仅仅七八步的样子,就越过了围墙,向着远处腾跃而去。

    因为害怕被来人发现,石仲棠始终没有敢睁眼观望,毕竟有胆量在闯皇宫的可不是一般人,因此他倒是没有察觉到那个白衣少女与蹦蹦跳跳的老头。

    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石仲棠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靖儿’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称呼,想必只要是一个男人都会觉得熟悉的,结合之前的一系列事件,他有理由相信自己心中的猜测。

    想了一想,在这里也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万一明天天亮之前,自己还没有想到办法,到时候绝对逃不出那老太监的毒手,还不如现在赌一把,如果赌中了,那还用担心什么老太监,就是皇帝老儿都不用放在眼里了。

    想到这里,石仲棠眼中闪过一丝火花,辨明了一下方向,急忙向着四人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