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如此多娇 第三百六十四章一个机会

时间:2018-07-20作者:封建无名

    襄阳城乃是南宋北边重镇,位于汉水西岸,背靠大巴山,对岸是樊城,解放后襄阳与樊城合称为襄樊市,不过现在还是两个城池。

    傍晚酉时时分,石仲棠等人终于下了船,整整坐了两天一夜的船,即使是下了船,他也觉得自己身子还是在摇摇晃晃。

    虽然身体有些不适应,但石仲棠的心情却很好,一来是因为胡一刀答应了他的邀请,与他一同下了船;二来是因为这襄阳将会是他鲤跃龙门,一飞冲天的地方,所以一到襄阳的地面上,他只觉得意气风发,看着来来往往的人都有些亲切。

    因为在他想来,现在脚下踩的就是他的领地,而这来来往往的人,要不了多久就会是他的子民。

    远远地望去,只见方圆数里的河道,泊满了大小船只,少说也有八、九百艘之多,其中也包括他们刚刚坐的那艘大货船,而公孙大娘则在他们下船之后,转而上了跟在货船后面的长江盟的船。

    他们居然没有在襄阳补给,继续顺着汉水而下,不一会儿就已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不知是另有要事,还是知道到了陆上,绝不是石仲棠的对手,所以放弃了复仇。

    江面上都是船只,而码头上则是有着密密麻麻的凉棚,棚内堆积着犹如小山般的货物,有的棚内正往外搬货,有的则是在往船上装货,有的则是向着城内运去……

    果然不愧是有着“七省通衢、南北门户”的襄阳,这样的繁华的商业贸易,一点都不比后世的那些大城市差多少。

    在码头雇了两辆马车,他们便直向城中心而去,一路行来,只见民情安定,商市繁盛,虽然不如临安繁华,但比无锡却强多了,大街之上行人摩肩接踵,街道两旁的小贩更是叫卖不绝。

    两辆马车,秦红棉、木婉清、小龙女以及杨仙童四女同乘一辆,而石仲棠则与胡一刀、胡夫人同乘一辆。

    虽然胡一刀夫妇一路行来,也算是见多识广,但他们所路过的地方,不是已受到战争的摧残,就是正在受着战争的摧残,而且金国虽然汉化严重,但论起治国的能力,又哪里比的上南宋赵家。

    所以在听到街上的叫卖声之后,胡夫人终究是抑制不住好奇心,揭起了马车上的帘布,探头出去看了好一会儿,才不舍得的缩了回来。

    “早就听说南朝富庶,没想到居然比起传闻更盛,在北方从未见过这样繁华的商市。”胡一刀也在胡夫人探头出去的时候,透过缝隙看到了外面的场景,颇为意外的道。

    石仲棠叹息了一声,道:“只是不知道这样繁荣的景象还能维持多久。”

    胡夫人显然很是兴奋,白皙的俏脸因为兴奋,都有了些许红晕,闻言下意识的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北方金国、西夏、蒙古甚至是回部,都对富庶的南朝虎视眈眈,襄阳作为大宋北方的重镇,一旦北方王朝南侵,这里必然是最先遭劫的。”石仲棠无奈的说道。

    胡夫人微微一呆,对于这样的军国大事,对她一个女流之辈来说,实乃是天方夜谭,看着石仲棠“颓废”的样子,不禁气结道:“难道就没有办法避免?”

    她虽然豪爽、不拘小节,但说到底只是个女人,唯一能做的就是相夫教子,虽有忧国忧民之心,但却不强烈,之所以如此担心,只是因为刚刚看到襄阳的繁荣,不忍其毁在战乱之中罢了。

    “只能推迟,不能避免!”石仲棠沉声说道。

    “为什么?”胡夫人忍不住问道。

    石仲棠看了她一眼,正色道:“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北方王朝不管是为了南朝的富庶,还是掌权者为了自己的野心,必然要征伐南朝,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任。”

    “自宋朝建立以来,天下一直没有真正的统一过,说起来已经分裂了一百多年了,按照历史进程来说,也是时候出现一个雄才大略的人统一天下,也是时候出现一个真正的大一统王朝了。”

    他倒也不是信口开河,如果单以宋朝的历史来看,再过几十年,元太祖忽必烈就会完成一统天下的大任,虽然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复杂,但毫无疑问,现在最有实力统一天下的,还是蒙古的一代王者成吉思汗。

    “为什么你只说北方夷狄攻伐大宋,完成天下一统,而不是南朝北伐,完成一统呢?”胡夫人面带不忿的说道,她虽然是在北方大雪山长大的,可是却也一直以汉人自居,现在南宋王朝作为唯一的正统,她自然是倾向于南朝了。

    石仲棠无奈的笑了笑,道:“我又何尝不希望是咱们大宋完成一统,毕竟如果赵家统一天下,不管是对宋人,还是北方夷狄,都会一视同仁,善加对待,对于天下人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他这倒不是信口胡诌,要说中国历史上最为仁慈的王朝,一定是宋朝,赵家即使是对前朝后周的皇族都礼待有加,更何况是对其他人了,所以如果赵家真的一统天下,那一定是少数民族的福气。

    “可是不说南宋有没有统一天下的实力,即使是有,恐怕也很难成功。”石仲棠不等胡夫人发问,就接着说道:“因为自古以来从没有任何一个王朝,是从南方发迹的,基本上都是北方一统之后,南方顺其自然的归顺。”

    “北人因为环境的因素,养成了悍勇的性格,南人则是因为南方的富庶,反倒失了血气,再者富庶的南方对于北人有极大的诱惑,北人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更加容易南进,而南人生活富足,北方荒芜,自然进取不足,也不会有向北攻伐的动力。”

    中国历史上大一统的王朝,从武王伐纣一直到解放战争,这上下五千年的历史中,从没有哪个大一统的王朝是从南方打到北方的,即使是大宋朝,说起来也算是从北方发迹,进而跨过长江,统一江南。

    “想不到石兄弟居然有这样的见识,胡某真是自愧不如。”胡一刀一直在旁边听着,直到石仲棠说完之后,不禁大点其头。

    其实,石仲棠说的这些,在当时也早已被有识之士提出过,只是胡一刀是个粗人,就连兵书都没有看过,又怎么会知道这些理论呢?

    被胡一刀这样夸赞,石仲棠也不禁老脸一红,因为这在后世,几乎是耳熟能知的事情,现在他凭借着超越当代人千年的见识说出这番话,反倒是被当做他的看法,也是微感不适。

    “胡大哥谬赞了,我也只是有感而发,当不得真的。”石仲棠无奈的摆了摆手道。

    胡一刀道:“兄弟不必过谦。对了,你将英雄大会放在襄阳举办,莫不是有什么深意吗?”

    石仲棠点了点头,道:“此次英雄大会目的有三,一是选一个武林盟主,二就是整合江湖势力,配合南宋北伐,三则是想借着这次盛会,让朝廷看到咱们江湖中人的血气,让官家可以迷途知返,借着北伐的势头,或许可以实现一统天下的大任。”

    其实石仲棠前两个目的的确是真的,但第三个却是信口胡说罢了,他真正的第三个目的,不过是为了夺下荆襄九郡,好让他在这乱世之中,有自保的能力。

    在适当的时刻,择一明主而投,说不定会在新王朝得个开国王勋也说不定。

    他们正说着,突然听得外面的马夫敲了敲车门,而后打开车门道:“大爷,这里已经是城中心,马车进去之后寸步难行,小人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石仲棠点了点头道:“有劳了!”

    而后率先下了马车,发现木婉清也正从另一辆马车上下来,看到他之后,立马蹦跳着跑了过来,也不管来来往往的行人,牢牢的抱住了他的胳膊,好像这一会儿的分别,已经有几个月甚至几年了似的。

    胡一刀随后下来,而后托住胡夫人的手,将后者从马车上搀了下来,倒也是一幅夫妻恩爱的情景。

    “像木姑娘这样的好女孩,你可要好好珍惜啊!”胡夫人看着一脸痴情的抱着石仲棠胳膊的木婉清,不禁开口调笑道。

    木婉清脸上微红,但还是舍不得松开石仲棠,就那样钻到他的怀中,什么话都不敢说。

    一行人汇聚到一起之后,就向着城中心而去,这时太阳已经落山,但对于宋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他们虽然还没有到城中心,但因为已经快到中秋节,所以襄阳城的人却是数不胜数,将整个北市的街道挤得水泄不通,鞭炮声不绝于耳,时不时还会有一束束烟花升空,与天上的明月争辉。

    街道两旁的铺子更是灯火通明,进进出出的有不少人,但真正买东西的却少之又少。

    转进另一条大街后,情况更是热闹,锣鼓喧天之下,虽然离中秋节还有几天,但已有人在车马道上舞起了灯龙,而在行人道上挤满了围观的人,气氛热烈。

    他们几个除了石仲棠之外,其余的人都是第一次目睹这样的奇观,就连胡一刀这样的汉子,也禁不住好奇之心,半推半就之下,被妻子拉着向前,窜到了人群的前面。

    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小龙女的眉头就没有舒展开来,不仅是因为她不喜欢热闹,更是因为人太多了,把她怀中的小襄儿都挤得哭了。

    听到郭襄的哭声,周围人下意识的让开了点距离,随即就看到了小龙女的绝丽的容貌,眼中都露出了奇异的神色,有几个痞子,甚至想借着人流占点便宜,但被石仲棠一眼瞪去,只觉得浑身的血脉都似僵了一般。

    直到他们远去之后,这几人才战战兢兢的对视了一眼,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看胡夫人释放天性,兴奋的好像一个小女孩,拉着胡一刀尽往热闹的方向钻去,石仲棠忙将她叫住道:“胡大哥,嫂夫人,咱们还是先找个住的地方,免得被人群挤散。”

    胡夫人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丝红晕,再加上她因为钻来钻进,身上已经有了不少汗水,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的美艳不可方物,从某一刻看来,甚至比小龙女都要诱人。

    胡一刀轻柔的看了一眼妻子,见她脸上露出了些许害羞的神色,不由的发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道:“石兄弟说的是,咱们也赶了一天路,也是应该找个住的地方,休息一下。”

    他们转过一条横巷,进入了另一条大街上,这条街上倒是并不像刚刚那条街那么多人,整个街比起那边安静了许多,却是因为这里是住宿的地方。

    在一家看起来装修的很不错的客栈前停了下来,小二是个很有眼头见识的小厮,一看到门口站了那么多人,立马迎了上来道:“看各位客官风尘仆仆的,可是要投栈,咱们德胜客栈是整个襄阳最好的,而且价格公道。”

    石仲棠笑了笑,当先向着“德胜客栈”走去,幸好襄阳城不像临安那样,虽然街上人很多,但大多都是本地人,所以客栈并没有满客的情况,他们一行人共开了四个房间。

    虽然石仲棠的钱已经花完了,但木婉清、秦红棉却有一些私房钱,虽然不多,但却恰好够他们在这里住个十天半月,更何况还有胡一刀这个大富翁。

    他在雪山除了打猎,还会采摘一些珍稀的药材,这么多年,攒下的自然不少。

    依然和在船上那样,石仲棠自己单独一间,胡一刀夫妇一间,木婉清、秦红棉母女一间,小龙女与杨仙童二女一间。

    本来兴致勃勃的木婉清与胡夫人,本来是想等投栈安定下来之后,再拉着郎君出去玩玩,可是一进客栈,立马就不想出去了,各自让小二送来了洗澡水,泡到了那冒着热气的浴桶中,别说是出去,就连床都不想上去了。

    石仲棠虽然武功高强,尘埃都不能沾身,但洗澡有时候并不是为了洗污垢,而是要洗去一天的疲乏,他整整赶了两天的路,虽然没有走路,但赶路就是赶路,依然乏困,所以也让小二弄了一桶浴水,舒服的躺了进去。

    虽然这次没有秦红棉为他搓背,可是在赶了两天的路之后,他还是不愿意太早出来,将那毛巾洗湿,又微微的拧干了点,而后一脸疲倦的盖在了脸上,靠到浴桶边上,像是睡着了一般。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忽然听见了开门的声音。

    他没有听错,门的确被人推开了,敢这么大胆推开他的房门,除了秦红棉与木婉清这一对霸道刁蛮的母女之外,再不会有其他人。

    而现在这么多人,木婉清也醒着,秦红棉必然不敢孤身到他房间里,所以来人的身份自然是呼之欲出了,石仲棠连头都没有抬起,依然那样用毛巾蒙着脸,理所当然的道:“你来了正好替我捏捏肩,真是累死了。”

    预料之内那滑腻冰凉的手没有出现,反倒传出了一声女子的冷哼声,听着有些熟悉,但绝不是木婉清。

    一把扯下脸上的毛巾,石仲棠惊讶的看了过去,就见一个美丽的女子翩翩而来,不但人美,风姿也很美,腰细腿长,尤其是一身窄窄的衣服,衬得她苗条的身子更婀娜动人。

    虽然这让她看起来很诱人,但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因为这件衣服也未免太小了,显然并不是她的,所以他不禁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穿着小龙女的衣服就出来了?”

    来人正是李仙童,而她穿的也的确是小龙女的衣服,所以这件衣服显得很窄,衬托的她身材很好,很诱人,要不是脸上那冷冰冰的神色,这样成熟的酮体,必然会引起男人的欲.望。

    杨仙童明亮而美丽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石仲棠赤裸的上半身,不知是因为他刚刚那“轻薄”的话,还是她看到他那健美的身姿、宛若婴儿的肌肤,不由的被吸引了过去。

    石仲棠并不是个容易脸红的人,但现在他却觉得脸上正在发烧,他知道这并不是因为水热的原因,因为经过这么长时间,水早就不热了。

    但他不用照镜子,就知道自己脸红了,任谁被这样一个美丽而又冰冷的女子如此注视,都会忍不住心跳加速,他虽然见多识广,但对于杨仙童这样的美人,还是不能免疫。

    “这用不着你管!”杨仙童忽然开口,冷冰冰的说道,眼中似有笑意出现,但却立马敛去了。

    石仲棠早就知道她的脾气了,闻言并没有生气,转了转眼珠子道:“那我问个我能管的吧!”

    杨仙童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有说。

    “为什么突然在我洗澡的时候,闯进我的房间里,明知道我没穿衣服,还一眨不眨的瞪着我?”石仲棠故作随意的擦了擦胳膊,好整以暇的问道。

    杨仙童脸上一红,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重新布上了寒光,道:“怎么,你还不满了?”

    石仲棠摇了摇头道:“那倒不会,非但不会不满,反而很开心。”

    杨仙童脸上又是一红,只以为他是说被一个女的看到,他也没吃亏,不过还是开口问道:“有什么好开心的?”

    石仲棠笑着说道:“因为我有了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杨仙童微微一怔道,显然没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石仲棠看了她一眼,眼中的似有笑意,但却很是奇怪,悠然道:“我洗澡的时候,你突然闯进来,还一眨不眨的看着我,那你洗澡的时候,我自然也可以闯进去,也那样一眨不眨的盯着你,想必你不会拒绝的,对吧?”

    杨仙童这次脸是真的红了,嗔怒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忘记要给龙儿疗伤了吗?”

    说完,就急忙转身冲了出去,只见她透明的小耳朵上,已经完全是粉红色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