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如此多娇 第二百六十三章解密!

时间:2018-07-20作者:封建无名

    公孙大娘居然真的住了下来,可是却并没有找他们的麻烦,自从进了房间之后,就再没有出来过,她的干儿子燕离除了去向长江盟通知公孙大娘的命令之外,也再没有出来过。

    但不知是公孙大娘故意在人前说了假话,还是手下人担心她的安全,那十艘大船虽然没有再拦江,但却有两艘大船一直跟着货船南下,像是两艘护卫舰一样,一左一右的跟在大货船后边。

    石仲棠不知道公孙大娘打什么鬼主意,只能暂时按兵不动,而且他已经问过船老大,今天傍晚时分,他们就可以到达襄阳,到时回到陆上,别说仅仅是一个公孙大娘,就算是东方不败他都不怕。

    虽然外面太阳高照,但舱室里却并不明亮,还需要点着灯才不会那么昏暗,秦红棉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坐在板凳上缠着石仲棠的木婉清,眼中有了一丝暖意,但想到他们之间的尴尬关系,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石郎,你快说说,你为什么可以站在水面上,还可以像是在陆地上似的走动?”木婉清皱了皱琼鼻,拉着石仲棠的胳膊问道。

    石仲棠伸手捏了捏木婉清的鼻子,他很喜欢这个动作,因为他认为这样会给对方一种很亲切的感觉,而后笑着说道:“你猜呢?”

    木婉清又皱了皱莹润的鼻子,猜测道:“是不是你的轻功真的可以做到踏波而行了?”

    石仲棠眼中出现了一丝向往,摇了摇头道:“达摩祖师都不一定可以做的到,我又怎么能做的到。”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嘛?”木婉清不满的问道。

    石仲棠宠溺的摸了摸她的脸颊,笑道:“你觉得水中什么最多?”

    “那还用说,当然是水了。”木婉清想都没有多想,下意识的说道。

    石仲棠脸上不由的一黑,这丫头居然还有这样的冷幽默,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只能无奈的道:“除了水之外!”

    “难道是鱼吗?”秦红棉在一旁忍不住问道,看女儿和这小坏蛋谈情说爱,她也不知道是尴尬,还是嫉妒,只能主动开口,好让他们别把她当做透明的人。

    “不错,伯母果然是冰雪聪明!”石仲棠下意识的说道,嘴角也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容。

    秦红棉掩饰似的捋了捋头发,眼中有了一丝慌张,偷偷的看了一眼木婉清,低下了头,暗骂自己真是多嘴。

    木婉清拉着石仲棠的右手,突然在他的手臂上拍了一下,道:“你怎么能对娘这么说话?娘,你别生气,石郎他说话向来是这样没轻没重的。”后半句话却是对秦红棉说的。

    她只以为是石仲棠说话没有把门的,才下意识的说出了这样没轻没重的话,知道秦红棉脾气暴躁,所以立马开口求情。

    秦红棉心中一紧,害怕女儿看出破绽,故意装作面无表情的道:“没事,都是一家人了,也不需要太拘谨。”

    木婉清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从来没有见到母亲这么好说话过,只以为她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才对情郎这么宽容,心中不禁一阵感动。

    突然松开石仲棠的胳膊,奔到床前,在秦红棉惊讶的目光中,一把抱住了她,喃喃的道:“娘,谢谢你!”

    秦红棉眼中的惊讶,一下子就被温情代替,轻轻的拍着木婉清的背脊,道:“这么大的人,还像个孩子似的,不怕被……阿棠笑话吗?”

    在木婉清看不到的后方,石仲棠向着秦红棉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后者嗔恼的瞪了他一眼,脸上攀上了一丝红晕,当着女儿的面,与他如此互动,心中既紧张又刺激。闪舞小说网www

    木婉清松开秦红棉,红着脸恶狠狠的道:“他敢?”

    石仲棠无奈一笑,只能笑着回道:“是,是,哪有人敢笑话木女侠,一定是活腻了。”

    木婉清俏脸又红了三分,屈起手臂嗔道:“讨打,快说呀!”

    石仲棠一时没明白过来,问道:“说什么?”

    “说你怎么会站在水面上,却没有沉下去。”木婉清没有再过来腻着他,而是和抱着秦红棉的胳膊,与她一同坐到床边,满是开心的问道。

    两人坐在一起,就好像是一对孪生姐妹一般,不同的是木婉清稚气未脱,再加上那天真的笑容,看起来更加娇俏可人;而秦红棉脸上则满是宠溺的笑容,看起来居然有一股知性的美。

    要是被外人看到,一定不会觉得她们会是对母女。

    秦红棉任由木婉清抱着自己的胳膊,看着言笑晏晏的女儿,又看了看侃侃而谈的石仲棠,眼中露出了复杂的神色,以前的女儿生性倔强,而且对她还有些隔阂,绝不会突然钻到她的怀中撒娇,可是现在的女儿对她却是越来越依赖,也越来越亲热,说到底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小坏蛋的功劳。

    是他的柔情与关爱,才让女儿冰冷、沉闷的心逐渐融化,甚至是连她自己,都会被对方突然展露出的温柔而沉迷,原来被融化的,不只是女儿,还有她。

    想到这里,秦红棉不禁又看向了石仲棠,眼中似感激、似柔情、似依恋,这一瞬间,就连老情人段正淳都好像变得模糊了起来,全部的心思都被眼前这个惫懒的小坏蛋所占据。

    在秦红棉胡思乱想的时候,石仲棠就已经为木婉清解答了疑惑,道:“因为我脚下踩着两条鱼,所以才没有沉下去。”

    他之所以一跃到数十丈外的水面上,就是怕被公孙大娘察觉到,早在跃起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那两条鱼在水中游动的声音,趁着它们要冒头换气的时候,顺势踩了上去。

    借助“草上飞”、“凌波微步”以及“神足通”,他虽然无法漂浮在水面上,但是有两条鱼借力,效果就不同了,故而才能一下子镇住公孙大娘。

    “鱼?”秦红棉与木婉清母女二人同时惊讶的道,没想到居然是这个样子,不禁为他的机智所折服,居然能想出这么怪的方法。

    不过,这方法虽然怪,但如果没有高深的内功与轻功支撑,即使告诉她们,她们也做不到。

    “那你怎么能做到在水中行走呢?”木婉清又好奇的问道。

    石仲棠笑着说道:“自然也是鱼儿的帮忙了,我在走的时候,就将真气传到水中,将鱼四周都围成了铁桶一般,让它们只能按照我预定的轨迹游动,这样就能做到在水中行走了。”

    而之所以水中会出现那么多水泡,一来是因为他要将鱼儿隐藏起来,二来也是以此增加他“踏波而行”的真实性,如果没有一点波动,反倒是更让人怀疑了。

    出现那么多水泡,可以让公孙大娘以为,他的确是以高超的功力在行走,而不是耍了什么诡计。

    “也就石郎你能想到这么神奇的办法,我刚才听到有人说,要为你弄个长生牌位呢!”木婉清一脸痴迷的说道,说到后来,她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那你能刀枪不入,难道也有什么猫腻吗?”秦红棉在石仲棠说完之后,同样抑制不住好奇,忍不住问道。

    石仲棠脸色一黑,无奈的道:“瞎说什么,我那个是货真价实的真功夫。”

    木婉清正自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也没发现石仲棠说的话有什么不对,下意识的问道:“难道真像那个叫胡一刀的说的,石郎你练了金钟罩、铁布衫之类的横练功夫吗?”

    石仲棠道:“那自然不是,你难道没听过武林中有一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神功吗?”

    秦红棉虽然久居深山,但她曾经去“曼陀罗山庄”行刺王夫人,自然知道慕容家的存在,闻言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的是的‘斗转星移’吗?这是慕容家的不传之秘,难道你还会这门神功?”

    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在女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更何况还是在两个娇滴滴的美娘子面前,即使石仲棠也不能免俗,不自禁的露出了自豪的神色,道:“那是当然,虽然我会的武功不多却也不少,而‘斗转星移’正好是其中之一。”

    秦红棉也算是见多识广之辈,自然看出了石仲棠那自得的表情,没想到一直颇为稳重的他,居然有这样小孩子的神情,一时之间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而木婉清心中只有石仲棠一个人,在她心中,情郎就是完美的化身,因此听石仲棠说完之后,脸上的痴迷反而更加的深了,痴痴地道:“所以你在那人用刀劈你的时候,就运起了‘斗转星移’,把他的刀又还了回去?”

    石仲棠点了点头道:“可以这么说。”

    其实,他能将对方那一刀反弹回去,除了“斗转星移”之外,还有《九阳真经》的一点作用。

    他自从得到《九阳真经》后,就一直在潜心研究,不仅从中提炼出了“缩骨功”,而且还与“童子功”互相印证,使得“童子真气”更多了一丝厚重与浑润之感。

    大成的“九阳神功”,真气生生不息,而且百毒不侵,还会自动反击,原著中张无忌被汝阳王的手下打伤之后,动弹不得,与赵敏在少室山的破庙中,就曾故意诱导圆真的手下去打他,借助“九阳神功”自动反击的能力,活活震死了十多个好手。

    现在石仲棠的“童子功”虽然没有大成,但论起真气的浑厚,却不在大成“九阳神功”之下,而且因为“童子功”的逆天,他的“童子真气”本就是自动运转,虽然不如大成的“九阳真气”,但配合上“斗转星移”,却也能做到像原著中张无忌那样,反弹一般高手的攻击。

    虽然真正的内功高手,被内力不如自己的人打中,也会自动的反击,但与石仲棠和原著中张无忌的反弹却不是一个概念。

    前者的反击,是自身的内力对敌人的反击,而石仲棠他们的反弹却是将敌人的内力、招式反弹回去,自身的内力却没有损耗一丝一毫,这也是“斗转星移”的运功原理。

    石仲棠正与木婉清她们说这话,突然听到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开门之后才发现是个矮矮胖胖,圆脸上留着山羊胡子,穿着件粗布短衣的老头子,居然是船老大。

    船老大恭恭敬敬地向石仲棠长身一揖,赔着笑道:“客官,你们可是要到襄阳去?”

    石仲棠点了点头道:“不错,难道是要到了吗?”

    他们是在汉中地区上的船,而汉中地区到襄阳大约是一千多里,而凭现在船的速度,在静水中也就是三十里一个时辰,比起常人走路也快不了多少,加上汉江的流速也不过是六十里一个时辰。

    他们是昨天一大早上的船,经过昨天一天一夜以及今天白天的行进,也差不多到襄阳了。

    船老大点头道:“本来是没这么快,可是今天正好顺风,所以再过半个时辰左右,就可以到襄阳的码头了,小人是特地来通知您。”

    石仲棠也知道船老大的想法,一来是对方已经看出了他身份不凡,也不敢让其他人来通知,二来可能是怕他和公孙大娘再有什么矛盾,所以就想早点将他门送到襄阳去,免得影响他的生意。

    因此让船员加速,故而才能这么快到达襄阳。

    “多谢您了!”石仲棠向着他拱了拱手道。

    船老大可不敢受他的大礼,赶紧弯下腰,道:“不敢,不敢,小人还要去通知其他人,就先告辞了。”

    石仲棠没有阻止,待他走后,才对着二女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去给龙姑娘她们说一下。”

    木婉清“哼”了一声,倒也并没有再阻止。

    石仲棠出门之后,又敲开了小龙女她们的房间,开门的是杨仙童,后者在看到他之后,脸上微微一红,故作冷淡的道:“你来干什么?现在又不是疗伤的时候。”

    “怎么不是疗伤的时候,就不能来看看你们吗?”石仲棠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

    杨仙童眼睛里露出种说不出的幽怨与感伤,反问道:“难道除了疗伤的时候,你会来吗?”

    “我现在不是来了吗?”看她依然堵在门口,石仲棠无奈的笑了笑道:“怎么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杨仙童下意识的把住了门板,道:“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女孩子的闺房,你一个大男人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还是别进来了。”

    “我想看看襄儿!”石仲棠眼珠一转,突然对着杨仙童说道。

    因为黄蓉的原因,他自然不可能将郭襄送给别人,只是她不过几个月大,还没有断奶,其他的东西也吃不下去,也幸好杨仙童她们二人随身带着古墓的蜂蜜。

    再加上小龙女不知是因为剧情修正力,还是小襄儿生得真的太可爱,很是喜欢这个小婴儿,所以这些日子,襄儿一直是被她们二人照顾着的。

    他本以为这话出口之后,杨仙童一定会让他进去的,只可惜他还是太不了解女人了,如果他就一口咬定是来看她们的,那这块冰山还可能放他进去,可是他这话出口,反而更让杨仙童不满了。

    只是冷冷的道:“襄儿很好,你如果不放心,不妨自己照顾她。”

    见杨仙童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石仲棠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叹息了一声,将实话说了出来,道:“行,我不进去了,你们收拾一下,马上就到襄阳了,咱们要准备下船了。”

    看到石仲棠脸上郁闷的神色,杨仙童眼中出现了一丝笑意,说了一声“知道了”,就一把将门关了上。

    石仲棠差点被她给气死,抬起手臂就想将门打开,可是想了想,又一脸郁闷的放了下来,慢慢地走了开来。

    杨仙童的功力也不低,察觉到门外石仲棠的动作,脸上不由的露出了一个恶作剧得逞的笑容。

    “师叔你笑什么?为什么不让……他进来?”小龙女正盘膝坐在床上,治疗着自己的伤势,突然见到杨仙童脸上露出了笑容,不禁好奇的问道。

    “我……我没笑!”杨仙童掩饰似的转身插上门,无力的辩驳道,“他就是个坏胚子,谁知道他进来之后,会不会做什么坏事。”

    小龙女偏着小脑袋道:“可是我明明看到你的嘴角上扬了,那还不是笑骂?”

    杨仙童张了张嘴,对于纯洁无瑕的小龙女,她也不知道如何编下去了,只能拿起师叔的威严道:“我说不是就不是,刚刚他说快到襄阳了,快收拾一下,准备下船。”

    小龙女见师叔“发火”,不敢再发问,她们也没什么需要收拾的,随手将一旁睁着小眼睛的小襄儿抱了起来,大小两张脸上都露出了甜蜜的笑容。

    …………

    石仲棠回到自己的舱室之后,想随便的收拾一下,可是发现也没什么收拾的,就坐到床上打坐养神起来。

    突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如果他下船之后,公孙大娘转而对付胡一刀夫妇,那凭他们夫妇的武功,又怎么可能是公孙大娘的对手?

    想到这里,立马出舱室,转而敲开了隔壁的舱门,开门的自然是贤妻良母的胡夫人。

    她看到他的时候,白皙的俏脸上先是一红,随即出现了一丝慌张,娇声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找胡大哥有点事!”石仲棠看着这美艳少妇娇羞的模样,也是心中暗笑,昨晚那个平白无故就训斥他的巾帼女子,怎么会这么容易脸红。

    胡夫人还没有说话,就听得她身后传来了胡一刀爽朗的笑声,道:“不知石兄弟找我什么事?”

    石仲棠想了想说道:“胡大哥你知不知道丐帮要在襄阳举行武林大会,恰巧你们也路过襄阳,不如顺路去看看如何?”害怕胡一刀难堪,所以他才以英雄大会的事来挽留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