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武侠如此多娇 第二百二十七章再见华筝

时间:2018-01-28作者:封建无名

    第二天天还没亮,石仲棠便将犹自做着美梦的木婉清叫醒,本来这丫头还要赖床,可是一听石仲棠说要将她一个人留在这里,一下子惊醒了过来,正是“新婚燕尔”,木婉清对石仲棠异常依恋,一刻都不愿意分开。

    如此在太阳刚刚升起之时,他们便已行进了五十多里路,终于到达了安徽庐州,也就是后世安徽省会合肥,在明清时期合肥一直就叫庐州,但在解放战争之时改为合肥,建国之后,因为四川有个泸州,因为地级市不能重名、谐音,所以再也改不回庐州了。

    庐州在古代也是经济、文化中心,更是兵家必争之地,三国时张辽曾在庐州城外的逍遥津大破孙权,也就是在那一役,曹魏算是洗刷了赤壁之战的耻辱,从此张辽名震江东,吓得小儿不敢啼哭,所谓的“张辽止啼”便是这样来的。

    虽然有心去瞻仰一下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地方,但因为时间紧急,只得放弃,当下在庐州吃了早饭,顺便又买了一匹骏马,就继续上路了。小红马虽然神骏,但这两千多里的路毕竟不短,再加上他们又赶时间,继续两人合乘一骑,小红马也会吃不消的。

    如此高强度的“行军”,两日后他们终于到了河南北部,渡过黄河到了陕西,此时黄河以北,长江以南的大部分区域都被金国所占,因此石仲棠进入金国范围内也是分外小心,与木婉清换了一身装束之后才继续上路,毕竟女真人对于汉人也不是特别友好。

    到了陕西境内,基本算是到了全真教的势力范围之内,作为北方第一大教,全真教在关中、陕南一带有绝对的话语权,尤其是秦岭两侧的百姓,十个中有九个就是信道的,剩下一个则是传道的,因此一进入陕南,让石仲棠二人耳目一新的就是此地的道学之兴盛。

    上至耄耋之年的老人,下到三岁孩童,都可以背几句道德经,每家每户更是常年供奉吕洞宾这道家纯阳祖师,甚至还有供奉王重阳这昔日的天下第一人,而且还不在少数,当然也有一些人家供奉的则是全真教二代弟子中,最出名的长春子丘处机,也不知这个性格火爆的道教高人知不知道自己如此受爱戴。

    到得第三日中午时分,二人终于到了终南山脚下的樊川,汉初开国大将樊哙曾食邑于此,因而得名。沿途冈峦回叠,松柏森映,水田蔬圃连绵期间,宛然有江南景色,白雕到了这里之后,就一直绕着山上某一个区域不断盘旋,想必是到了目的地了。

    “婉妹,你在此地先歇息一晚,我先到山上看一下!”石仲棠对着昏昏沉沉的木婉清说道,一连三日的急行军,让这小妮子早已疲惫不堪,要不是石仲棠时不时为她渡真气解乏,早就累倒在路上了。

    虽然已经疲惫不堪,但木婉清一听到石仲棠这样说,还是猛然惊醒了过来,下意识的说道:“我不,我要和你在一起!”

    石仲棠知道木婉清是对自己太过依恋,所以根本不可能,也不舍得向她说什么重话,只能向她讲道理道:“你看你现在累成什么样了,还是在这里先休息一晚,否则我会心疼的。况且,你忘了咱们在无锡的时候,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木婉清犹豫了一下,记起在无锡走的时候,石仲棠就向她说过,到了终南山以后,就在山下找个客栈休息,不许上山。

    不知是因为诺言,还是身体太过疲累,木婉清在石仲棠的劝说下,答应了下来,最终住到了终南山脚下的一个小镇,泪眼婆娑的看着石仲棠向着山上而去。

    石仲棠与木婉清告别之后,就一路沿着山路上了终南山,本来在山脚下还能看到白雕在空中盘旋,但到了这山岗之中,因为树木与峭壁的遮挡,却是根本看不到白雕的身型了,只能依着记忆向着山中奔去。

    一路向着终南山深处行去,起初还能听到几声雕鸣,可是到了后来,却是连雕鸣都听不到了,就在他以为自己寻错了方向之时,突然听得前方传来了打斗之声,心中一喜,几个起落之间已经到了战场边缘。

    令他意外的是,那林间打斗之人居然是他的熟人,虽然是熟人,但却并不是郭靖黄蓉,而是郭靖青梅竹马的恋人,黄蓉的情敌华筝,也不知道这俊俏的蒙古公主怎么会到了这里,既然她在这里,那是不是说赵敏也来了终南山?

    想到这里,石仲棠也不禁有点为难,既想见到那娇艳动人的蒙古郡主,又害怕自己不知不觉间被那鬼丫头给算计了,下意识的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却没发现赵敏的踪迹。

    石仲棠藏在树后,只见场中一共有十多人,其中有一半都是道士,看穿着当是是全真教的三代弟子。只见七名道士结成天罡北斗阵,将一个身穿黄袍的老者围在中间,虽然七道以七敌一,更是结成了王重阳留下的大阵,但依然被那黄袍老者打的透不过气来,要不是阵外还有两人助阵,这天罡北斗阵早就被破了。

    阵外的那两人,一个是个手拿铁扇的书生,另一个则是一个和尚模样的人,但看其穿衣打扮,应当不是中土人士,只见其手持一根又粗又长的金杵,不断在天罡北斗阵中来回穿插,每当那黄衣老者想要下重手击杀全真教的道士之时,他总是将其猛力逼回,气的那黄衣老者怒吼连连,始终不能攻破天罡北斗阵。

    而在阵外没有交手的,左侧是华筝孤零零的一个人,右侧却是一对中年夫妻,看他们指指点点的模样,分明是没将这场大战放在眼里。

    虽然这几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但石仲棠却都认了出来,那被天罡北斗阵围困的黄衣老者,虽然隔得较远,但他还是可以看清他的面容,他居然长得和那老骗子裘千丈一模一样,但看其势如破竹、凌厉无匹的掌风,分明是个不下于五绝的高手,名字却是呼之欲出,正是铁掌水上漂裘千仞。

    当日在牛家村他被慕容博偷袭,差点把命交在了那里,还以为他最起码半年内不能再出来为恶了,没想到居然会出现在终南山,还和全真教的道士打了起来。

    而那个手持铁扇的翩翩公子,石仲棠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金轮法王的二徒弟霍都,另一个手持金杵自不必多说,必然是法王的大徒弟,那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达尔巴。

    在神雕侠侣中,郭靖送杨过到终南山学艺之时,确实遇上了前来求亲的霍都,没想到在这个世界中,他还是出现了,但却不是和全真教干起来,反倒是和他们并肩作战,一起对付起了裘千仞这个不弱于五绝的高手。

    因此场中除了那对中年夫妇,其余的人石仲棠都是猜了个不离十,看他们一时也难分输赢,华筝也没什么危险,他也没有马上现身,最起码要知道这几人是因为什么打起来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为什么全真教的道士不向全真七子求助,反倒在这里和异族合作。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三妹,你们去把那蒙古公主抓起来。”裘千仞突然连出三掌,将达尔巴与霍都完全笼罩在掌下,摆明是防止这二人出手相救。

    三妹?不会是那个老巫婆吧?石仲棠听到裘千仞的喊话,一下子就猜出了那个女人的身份。一个武功不下于梅超风,狠辣不下于梅超风,更是无比乖戾,杨过将其从地底救出,非但不报恩,反而恩将仇报,以情花毒胁迫,最后落得家破人亡,女儿惨遭横死,与丈夫皆宿敌的公孙止一同死于绝情谷地底石洞之中,当是有着“铁掌莲花”之称的裘千尺。

    既是可怜之人,但同样是可恨之人,也同样是可敬之人,若论顽强,比起段延庆来说也是不差分毫,在全身经脉被挑断之后,只能在地上爬行,捡枣树上掉下的枣子为生,更是因此练成以口喷射枣核钉的功夫,论起威力来,不比黄药师的弹指神通差多少。

    “好!”裘千尺在一旁应道,身子一掠便向着华筝扑去。

    华筝虽然精于骑射,但又怎么是裘千尺的对手,连珠似的五箭射出,都被裘千尺轻易躲开,眼看对方铁掌已经拍来,不禁吓得尖叫了出来。

    全真教的道士以及霍都与达尔巴二人,刚想脱离战局去救,但他们本就处于下风,再加上裘千仞铁掌毫不留情,一掌快过一掌,让他们只有防守之力,根本没有救人的能力。

    石仲棠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身型一闪,便以到了十丈开外,借势一个飞扑,凌空一掌“飞龙在天”,便打向了裘千尺的侧腰,打的就是围魏救赵的想法。

    裘千尺哪料到旁边还有人躲着,更何况石仲棠出手之时毫无动静,等到掌风袭来,才让她发现了问题,一时没有防备,居然无力躲开,但她是何等凶悍乖戾,自知无法避开,手臂猛然伸长了几分,居然直接印在了华筝的头颅之上,这一下要是打实了,就算华筝有十条命都不够补得。

    石仲棠万料不到她居然如此狠辣,这分明是“两败俱死”的结果,想不到她不仅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刹那之间收回掌力,凌空换气,在空中一个漂亮的转体飞踢,直接将裘千尺的手臂踢回,将华筝从魔爪中救了下来。

    华筝本已闭目等死,但想象中的剧痛并没有传来,只觉得整个人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接着耳边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华筝公主,想不到咱们又见面了,说起来这已经是在下第二次救你了,你是不是要以身相许啊?”

    华筝慢慢的睁开双眼,仰起头看了一眼,只见在似有似无阳光的照射下,眼前这人好似是佛祖令人心安,许久才反应了过来,羞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石仲棠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来自己来这里的缘由,毕竟黄蓉与华筝的关系,想想就让人觉得狗血,不答反问道:“公主怎么会来这里的?”

    华筝眼中闪过一丝不自然,急忙挣扎出了石仲棠的怀抱,犹豫道:“我是来救郭靖安答的!”

    石仲棠眼皮微微一跳,不动声色的说道:“你怎么知道郭靖来了这里?而且还遇到了危险?”

    华筝道:“当然是雕儿送回了消息,我就跟着来了!”

    原来如此!这二人也不知道遇上了什么麻烦,居然分别向蒙古和丐帮都发了求救信息,这更让石仲棠担心,下意识的就向四面张望了一眼,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效的讯息。

    “你刚刚为什么不救我?是不是就等着我死了,你再娶个小老婆?”就在石仲棠和华筝说着悄悄话之际,突然听到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响起,随即就是啪的一声扇耳光的声音,不管是战局中的裘千仞等人,还是石仲棠与华筝都惊讶的看了过去。

    只见裘千尺右手低垂,左手则是刚从之前与她并肩而立的那个男子脸上扫过,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他一耳光。

    公孙止,也就是被打耳光的中年人,这个在神雕侠侣中也算是一个小反派的人,一张脸胀的通红,左脸颊上印着四道清晰可见的手指印,察觉到众人惊讶的目光,他想杀死对方的心都有了,但想到眼前这个恶婆娘的实力就不寒而栗,而且她还有个实力更加强大的哥哥,这更让公孙止不敢反抗。

    只得腆着脸上前,也不顾众人各异的眼光,轻轻的扶上了裘千尺右臂,道:“尺姐,我刚刚没反应过来,这小子出手实在是太快了,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为你抱这断臂之仇!”虽然石仲棠那一记“飞龙在天”没有打中裘千尺,但那凌空一脚却是切切实实的踢中了,凭他现在的功力,没有将其一脚踢断,已经算是裘千尺的万幸了。

    裘千尺丝毫不领情,左手抚着右臂,嘲弄道:“就连我都着了他的道,你也配?”说着居然就一口唾沫吐向了公孙止,丝毫没将他当做自己的丈夫,反倒是好像对一条狗一般随意。

    公孙止脸上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火冒三丈,早已是满腔的杀机,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依然微笑着,好像是和谭公一般,真的宠溺着自己的妻子似的。

    石仲棠对此虽然有点惊讶,但也不是无法接受,裘千尺此人性格乖张,照原著中的只言片语,在她没被打下地穴之前,就一直看不起公孙止,可谓是非打即骂,现在亲眼见到,倒让石仲棠对她的同情之感少了许多,想到她日后的下场,正是应了佛家那句:“天道循环,报应不爽!”

    好像是察觉到了石仲棠的目光,裘千尺忽的转过了身,恶狠狠的道:“臭小子你是什么人?居然敢管我们铁掌帮的事?”

    石仲棠眼中惊讶之色一闪,没想到裘千尺居然那么漂亮,只见她长眉细口,绿鬓玉颜,身材苗条,倒也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虽然与黄蓉、赵敏相去甚远,但也和完颜萍、程瑶迦等女不相上下,不管是书中,还是电视剧中,裘千尺都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犹如野人一般的感觉,没想到她年轻时如此漂亮。

    其实想想也是没什么值得惊讶的,裘千尺绰号“铁掌莲花”,铁掌自然说的是武功,这莲花说的则是她姣好的容颜。更何况公孙绿萼也是一个小美人,从她的外貌,就可以知道她的父母不会赖到哪里去。

    虽然眼前这裘千尺很是漂亮,但一想到她日后那个鬼样子,石仲棠就兴不起一分好感,当下也是冷笑道:“铁掌帮算什么东西?根本没听说过!”

    裘千仞一掌逼退七道、霍都与达尔巴,一个翻身跃到妹妹和妹夫面前,杀机腾腾的说道:“好小子,敢这么瞧不起我们铁掌帮,你是第一个,就让老子看看你手下有多少斤两!”说罢,居然舍弃刚刚的对手,一个闪身便到了石仲棠身前,脚踩神秘步伐,五指先是合拢,随后突然箕张,似乎携着一座小山一般,狠狠的推向了石仲棠。

    他号称是铁掌水上漂,不仅掌力刚猛,而且轻功不凡,脚下那看似无序的步伐,却也有着极大的加成的作用,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石仲棠随手将华筝向后一拨,大叫一声“来的好!”居然不闪不避,右腿向前成弓步,左臂微向后弯,右掌至于胸前,如拉弓蓄势一般,将上丹田之气运至双掌,似缓实急的推出。

    双掌出,生雷霆,震惊百里!

    轰!

    四掌相交,石仲棠脸上红光一闪,脚下的泥土忽的碎裂开来,以他所站的位置为中心,向着四周延展出一米多好似蜘蛛网一般的裂缝。而裘千仞则是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飞了回去,重重地撞在了一棵水缸粗细的大树上,一双老脸先是变成了白色,随即就是青色,最后则是变成了红色,终于忍不住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才好看了许多。

    降龙十八掌对铁掌,丐帮帮主对铁掌帮主,后生小子对江湖宿老,最后居然以石仲棠的完胜结束,裘千丈这成名二十多年的高手居然被他一掌震飞,传到江湖上,还不引起轩然大波。

    除了石仲棠之外,包括受了重伤的裘千仞在内,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可是威震天下的铁掌水上漂裘千仞,出了名的掌力雄洪霸道,即使是同样以掌力闻名的洪七公,也不可能一掌就将他震飞,两人要分出胜负,最起码也是千招以外,但现在却在硬碰硬中败给了一个毛头小子。

    这不是说眼前这人的掌力,比起洪七公都要雄洪数倍,他可才是二十出头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