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少撩妻100式 第291章 带给他一枚重磅炸弹

时间:2017-10-09作者:唐以莫

    “……”鼻尖一酸,叶艳眼里蒙上一层水雾。

    放下抹布朝她走来,叶菲菲拢了眉,“你怎么了?”

    “菲菲……”叶艳玻璃心,一下便扑入女儿怀里,紧紧将她抱住。

    热得叶菲菲倒吸了一口气,“放开放开放开,快点。”

    叶艳将大饼脸趴在她怀里,突然大哭起来。

    “妈!放开放开!你眼泪鼻涕别把我的衣服搞脏了!我要去上班了!没有时间再换衣服!”叶菲菲惊得差点推开她。

    听她一尖叫,叶艳只好松开她,“菲菲,谢谢你。”她真的很感动,女儿起很早,把家里的事情都打点好了。

    “哎呀,谢什么呀?举手之劳。不说了,我得走了!不然赶不上最后一班公交了!”话音落下的时候,她已经冲到沙发前伸手拿过早就准备好的包包,“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我先走了!”

    “好的。”

    叶艳看着女儿利索地开门走出客厅,可是没过三秒,她又一步一步地退了回来。

    正准备转身去售卖窗口的叶艳愣住了!

    很快她看到门口进来两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他们面容平静。

    “你们是谁?!”退了几步,叶菲菲突然站定步伐,语气变得理直气状起来,但心里难免发毛。

    因为她突然想到盛总把债务全解决了,不应该有人上门要债。

    “谁是叶艳?”为首的男人问。

    叶艳心里一咯噔,整个身子忍不住又颤抖了,叶菲菲拢眉,“干什么?!”

    “大哥让我们来接叶艳去见时令辉。”

    见时令辉???

    “你们大哥是谁?”叶菲菲眸带警惕,该不会是陷井吧?

    “盛誉。”男人对答如流。

    叶艳害怕,这么久没让见时令辉,怎么突然就提出这个要求?

    他该不会要砍掉她的另一只手吧!

    而且叶菲菲也不相信他们,机智如她,立马拿出手机给时颖拨去电话。

    看着她打电话想确认,这两个男人也没有阻止。

    “喂,小颖。”叶菲菲警惕地盯着那两个男人,很担心他们会冲过来夺她手机,她心急地说,“家里来了两个男人,说是接妈去见爸,还自称是盛总的手下,有这回事吗?”

    “是的,菲菲姐,我忘记跟你讲了,爸想见妈,盛誉他同意了。”

    握着手机,叶菲菲彻底松了一口气,“哦,好的。”

    听了女儿的语气,叶艳有些吃惊,“菲菲……”

    “妈,是盛总的人,小颖说爸想见你了。”

    “走吧。”男人还算恭敬。

    叶艳咽了咽口水,她真的很害怕盛总,甚至想到这两个字心底都是发颤的。

    “没事的,这件事情小颖知道。”叶菲菲朝她走去,“若是盛总想要暗算你,完全不用这样,他昨天早就下手了。”

    叶艳脑海有些空白,是叶菲菲送她出去的,将她送上了车。

    看着他们离开后,她才去上班。

    半个小时以后。

    领御,在研究室里彻夜未眠的顾之端着他的研究成果—— 一小碗淡蓝色液体,走进了时令辉的房间。

    每走一步他都变得十分小心,前所未有的小心,生怕会把碗给打碎了。

    听闻开门声,正在浅睡眠状态的时令辉睁开了眼,“顾医生。”

    “研究成功了!新型药口出炉!十分钟后半个小时以内你把它喝掉。”顾之将骨瓷碗轻轻放到床头柜上,难以抑制住内心的喜悦,唇角笑容温和,“我有一种预感,你可以恢复的。”

    “好。”时令辉同样很激动,躺久了多么渴望自由啊,这些天过的日子就像笼中的鸟。

    然后,有佣人进来伺候他洗刷。

    顾之在抽屉里拿了些什么东西,临走的时候再次交待他,“记住了吗?八分钟后,半个小时以内,吃了它你就有80%站起来的可能,这是从理论来讲。”

    “好的,谢谢你了,顾医生。”时令辉很激动,还特意看了眼墙壁的挂钟。

    与此同时,一辆黑色越野车开进了领御。

    车窗是摇下的,叶艳被这宫殿般美不胜收的地方给惊呆了。

    美丽的花海,沁人心脾的花香,造型独特的别墅,这里的空气仿佛都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车子停在一座小别墅外,男人们下车后,叶艳也跟了下来。

    肥胖的身体套着一条浅花色裙子,这是在网上卖的仿高奢品牌,才一百多块钱。

    “走吧,要见你的人在这边。”

    她随男人迈开步伐,刚出来的时候吃了颗止痛药,除了没有左手手掌,身体没有任何异样,甚至连精神状况也是可以的。

    叶艳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时令辉正朝这个方向看来。

    两人四目相对,时令辉一眼察觉出异常,盯着她那缠绕着厚厚纱布的左手,没有手掌,光秃秃的。

    时令辉胸口猛地一突,震惊地瞪大了眸子,“你的手呢?”

    “老时。”叶艳含泪快步朝他走来,“老时,你怎么样了?”看着他躺在床上不能动弹身上插满管子,她整颗心都提了起来!

    “你的手怎么了?”时令辉声音颤抖。

    叶艳眼眶一红,哭了,也不知道是为谁。

    她们都在关心着彼此。

    离近了看才看到那断掌处纱布已被染红,吓得时令辉赶紧伸手按下床头某个按扭,宽大柔软的床头部份缓缓地往高处折,折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他又按停。

    此时的时令辉坐靠在床头,“艳儿,你到底怎么搞的?”

    “不怨别人,只怪我自己。”叶艳吸吸鼻子,将右手交到时令辉早就伸出的粗糙大掌里,在床沿坐下来,“你怎么样了?我听菲菲说你起不来,到现在还是起不来吗?”

    时令辉蹙紧了眉,他缓缓抬手握住了她缠绕着纱布的大掌。

    “到底……怎么弄的啊?”他心急如焚。

    叶艳吸吸鼻子,稳定了一下情绪,她环视四周,里面没有别的什么人,她才把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讲给他听。

    时令辉眉头一点点蹙紧,听她哭着说道……

    “我差点连累了菲菲和小颖,呜呜……”

    “哎!”男人痛心疾首,“早就说了别再赌别再赌,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别生气了,我再也不会赌了。”

    “还赌?还赌你会把命给赌掉的!”

    叶艳稳了稳情绪,“老时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拖小颖后腿了,从今天起,我一定好好做个长辈,小颖要结婚了,我不能让她丢脸,不能让她在盛家抬不起头。”

    轰!

    时令辉被这颗重磅炸弹给炸到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