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盛少撩妻100式 第759章 唯一的线索

时间:2017-12-19作者:唐以莫

    ,精彩无弹窗免费!

    领御。

    七盒不同颜色的彩纸放在手术室落地窗前的沙发椅里,盛誉坐在床前椅子里认真折叠着纸鹤,房间里用细线穿好的纸鹤一串串交织着,五颜六色点缀着,特别温馨漂亮。

    小玉在房间里插花,十多个精致花瓶隔着不远的距离摆放在墙角,有沾满露水的百合,也有玫瑰、月季,郁金香和康乃馨……各种颜色很美丽,都是刚刚空运过来的。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花香,仿佛置身一片花海之中。

    额头上缠绕着洁白纱布的时颖坐靠在床头,伤口还未痊愈,但她感觉不到疼痛,因为顾之的止痛药水效果太好了。

    小颖眼里只有盛誉,她唇角上扬地凝视着他,逆光的光线里,男人轮廓在星星点点地闪耀,他唇角含笑专注于手中的纸鹤,那修长的手指就像是变魔法一样,有种浓烈的美感,那种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具备杀伤力的。

    她就这样望着他,失了神……

    ……

    次日清晨。

    金峪华府,早餐过后,小芳独自站在茶水间里,耳边是水壶烧开水的声音,那轰轰轰的声音越来越重,水即将烧开。

    她站在台子前,一手握着牛奶杯,一手握着中老年人奶粉桶,她的心里充满了矛盾。

    她不是傻子,沐紫蔚一心想害时小姐,居然都敢光明正大地开车撞人了,这程度令人发指,小芳对她的印象大打折扣,再结合妈妈被绑架,她已经可以断定身后壁柜里的雪莲粉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就这么愣愣地站着,水壶开关跳了一下,水开了。

    她眼里汇聚着左右为难的泪水,握住杯子的手指捏紧了,心里真是各种矛盾,到底要不要加那个粉末?

    可是站在她的角度来讲,妈妈肯定比任何一切都重要,她是生她养她的人。

    如果这包白色粉末不给老佛爷冲牛奶喝完,她那刚手术过后的妈妈就可能没命了。

    “小芳,你愣着干嘛呢?水开了。”另一名菲佣进入,她边用杯子倒水边好心提醒。

    “哦。”小芳忙敛下情绪,豆大的泪水滚落,她不敢去擦眼泪,转身打开壁柜将那罐有问题的粉末拿出来。

    然后熟练地将开水与凉水兑成80度左右的温水,然后往杯子里放了几勺中老年人牛奶,又加了三勺“雪莲粉”,温水倒入的时候她开始搅拌,稳了稳情绪深吸一口气,收拾好桌面才端着杯子朝客厅走去。

    一路上小芳有很多疑惑,她觉得很奇怪,如果这种粉末会害人,那为什么老佛爷的身体并没有受影响呢?

    她比以前似乎精神气更好了。最近经历了时小姐的事,老佛爷特别着急,可她也没有大家想象中的虚弱,更没有病倒……

    小芳在做这件事的时候,为了让心里好受一点她不断安慰着自己,老佛爷不是喝过很多次吗?也没见出事啊,一定不会出事的,喝完了这包雪莲粉,她的妈妈就可以平安回来了,而且对老佛爷不会有影响的。

    “老佛爷,您的牛奶,请慢用。”小芳像往常一样小心翼翼地将杯子放到茶几上。

    老佛爷此时在翻看一份杂志,一份关于风水的杂志,“嗯。”

    小芳一直陪伴在她身后,直到看着她喝完杯中牛奶,她拿过空杯才离开。

    这时,一辆外来车辆开进了金峪华府大门,沈管家走上客厅台阶,“老佛爷,张太师来了。”

    老人忙摘下眼镜放下杂志,拄着拐杖起身去相迎,沈管家恭敬地陪伴在她左右,搀扶着她。

    ……

    某酒店里。

    整个前台以及酒店工作人员一个个人心惶惶的,大家看着那些进进出出的黑衣人,连大气也不敢喘,这家酒店是海贝集团旗下的,幕后老板是南宫莫。

    此时,五楼某套房里,盛誉的人有十来个,大家鱼贯而入,一个个面色严肃,站成人墙围在沙发前,所有目光都落在沙发里的中年女人身上。

    蔡柳强迫自己要镇定,她没有起身,保持着他们进来时的姿势。

    她抬眸看着为首的那名男子,“你们这么破门而入是犯法的。”

    “别跟我提法,我是盛哥的人,在嘉城盛哥就是法!”男人亮明身份,声音从齿缝间溢出,一字一字透着冰寒。

    其实在对方嚣张地破门而入的时候,蔡柳就猜出了对方的身份,这可是南宫家的地盘,除了盛誉还有谁敢在这儿嚣张?

    “你们找我做什么?”蔡柳眯了眯眼,一脸不解,“我与天骄国际好像没有任何交集。”

    “可你女儿有!”

    “我女儿怎么了?”蔡柳装作不知情。

    对方探照灯似的目光从她身上掠过,“不要演戏,我们查出在车祸发生以后唯一联系上沐紫蔚的人便是你,而且通话时长约两分钟,我现在就问你,沐紫蔚人在哪里?想保命,你老实点回答!”话音落下的时候,一把左轮从裤兜掏出,毫不留情地指向她额头!

    蔡柳心下狠狠一惊,甚至连喉咙都紧了紧!

    四目相对,对方的目光就像是两把刀子!

    “说,沐紫蔚人在哪里?!”对方语速不快,眸色更冷,咬牙迸出几个低低的字,目光中满是警告。

    蔡柳心口一窒,连呼吸都屏住了,但她强迫着自己要镇定,只要自己不开口,他们就一定不会开枪,活了近五十年,那种淡定自若处世不惊还是练就了一些。

    男人盯着她,不放过她所表露的一丝一毫情绪。

    “我手机被偷了。”这是蔡柳的回答,“电话不是我打的,我已经换了新手机新号码,我最近感冒了,头晕,在这儿睡了几天,请问你们为什么要找她?什么车祸啊?”

    为首的男子拢了眉,握紧了左轮,眸色更凛冽几分……

    “强哥。”身后另一名男子上前,握住他手腕,生怕他一枪下去这个唯一的线索就断了。

    “蔡柳,你不要跟我们装。”男人暗吸一口气,他说道,“我们在尽力调取你们那天的通话内容,如果到时候查出是你,你就先死吧!留你多活两天,好好想一想,到底要不要老实坦白!”

    “……”蔡柳吓得不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