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六十五 激将法管用

时间:2017-10-09作者:唐半闲

    这一天,有太多的东西是他没有想到的。他没想到卖菜那么难,他没想?2??卖个菜还要交摊位费,他甚至没想到鸡蛋里还有臭的……

    这个曼青也没想到。她只是想把鸡蛋给攒起来,但这天气还是有点热,最开始的那几个蛋早就变坏了……

    其实严格说起来,高老抠这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人都没进菜市场呢,卖什么卖呀!

    张野努力忽视那股臭味,稍微凑近一看,高老抠的身子微微一僵,眼珠子滚动得越加快了——他就知道高老抠并没有晕过去,而是下不来台,在这装死呢!

    他站直身子,后退了两步,看看周围再看看天,摸摸胡子又摸摸手,心想是一会儿把他弄到医馆去让大夫折腾他呢,还是他亲自动手,把他拖到一个角落去,好好“招呼”一下他?

    说实话他看这个未来岳父不爽已经很久了。但凡他这个父亲稍微出息点体贴点,他的曼青也不至于过得那么艰辛了。以后自有他来照顾,但是目前时机还不到,曼青年纪也还小,起码也要——

    两年?两年她就可以及笄了……要不早点接过来,自家养着?

    张野出了会儿神,才又把眼光放回到身前的这人来。

    唉,他身上实在是太臭了,他看看自己的手,不愿意。算了,还是别给别人添乱了。

    他转身朝高四两嘀咕了几句,高四两立即招呼周围的人,让他们都散开,该干嘛干嘛去。

    大伙儿正等着看好戏呢,怎么肯走。于是高四两就扯着脖子说,“都不走?!都等着要帮忙抬去医馆是不是?那行啊,你来,你也来!”高四两指着看得最认真的那几个人,“退什么退啊,别走啊,说的就是你!你快点过来,帮忙抬一下!”

    众人看看还蜷缩在一团,浑身恶臭的高老抠,纷纷后退,高四两再吆喝了几句,很快,大家都一边回头看一边走远了。

    张野蹲到高老抠的身边,嫌臭,又往后挪了一步。“喂,你什么时候起来?”

    高老抠身子一抖,缩得更厉害了。

    “我知道你没晕。但这地上还是有点凉的吧,而且这还是大路边,这来来往往的,这么多人看到……啧啧啧,反正大家都知道你是小高家村的秀才公。”张野说得不快不慢,好似拉家常似的,跟还躺在地上的高老抠能唠一下午的架势。

    高老抠还是没反应,只是身子又抖了三抖。

    “我知道你家里还有一个闺女,但你要是生病了,你闺女也不方便照顾你吧。再说了你闺女还要到我那里去干活,我那里也不许人随便请假的——你要是生病了就自己扛着,实在抗不过了我就看到高姑娘给我干活的份儿上,送你一套身后家伙事,怎么样?”

    高老抠死死地咬着牙,恨不得一口喷过去!这人都盼着他死呢,呸,他就偏不死!于是他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指着张野就破口大骂:“你个虚伪至极的家伙!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咒我死?我就是死了也与你没有半点关系,要你送什么东西?!我呸!”

    张野一点都不生气,见状只是咧嘴一笑,黑黑的胡须中一口白牙甚是晃眼,“起来了?那就好,走吧,我找个地方去给你冲冲,别臭了这棵树!”

    高老抠先是一愣,呀,怎么中了这小气的激将法了?!起都起来了,他也不矫情了,干脆扶着地有点踉跄地站了起来,“我不跟你一般见识!给我让开!”

    不用他说张野也让开了。“我说秀才公你还是别在大路上走了,路上人多,熏到了别人怎么办?我看你最好还是去河边洗洗再回家,免得臭了一个院子!”说完张野又有点惋惜地说到,“不过我估计你是不会去洗的,你可是秀才公哪,臭一点谁敢说你?我看别人是不敢的,估计也就是村里的小孩儿说说吧——”

    高老抠听了身后的话深一脚浅一脚的,最后还是没走大路,选了跟大路差不多平行的一条小路,颇有些狼狈地往前赶。

    张野猜他一定会去河里先洗洗再回家。对于这种面子比命大的人,话正着说反着说,都要有技术。

    他叫过高四两,给了他钱,让他赶紧去镇上的成衣铺子买一身冬天的衣裤,然后就来高家跟他汇合。他嘛,为了不熏着未来媳妇,他决定跟着高老抠,看他去不去河里洗洗,要是他不去,他准备出其不意地从后面揣他一脚,让他直接扑进去。

    高四两也受不了他这个味儿了,闻言赶紧往镇上跑了。

    “再买个竹篮子!”张野又高声吩咐了一声。

    张野看高老抠走远了,才走到树下捡起那个滚在一旁的竹篮子。那篮子已经有些破了,还因为臭鸡蛋的缘故现在也臭哄哄的。他用两根手指捻起篮子,走到旁边的一个水沟边上,大力地在水里甩了几下,干净些了,他才继续拎着走。

    这个篮子平常肯定是曼青用来干活的。打草啊,摘野菜啊,她细细的胳膊肯定都是这样挎着篮子,行走在田野里。这样想想好像那副画面就在他眼前似的。他可以想象曼青舍不得这个篮子的微微懊恼样,他的心里也有点舍不得起来。

    高老抠还算自觉,快到家里,果真走到了河边,自己闻闻自己,也有点受不了,左顾右盼看没有人,就打了个冷颤,蹲到水里好好地洗了洗。

    张野点点头,悄悄地寻了个地方把篮子好好地洗了洗,又等了会儿,高四两买好了衣衫回来了。他接过衣衫,轻声示意高四两先走,他要去高家一趟。

    高四两杵着没动。

    张野奇怪地回头来看他,“你干嘛不走?快点走,我镇上还叫了人去我家洗衣服的,你去给我开门去!”说着他就把腰间的钥匙给取了下来,“完了你就在我家等我,我可没别的钥匙了啊!”

    高四两瞪着他,还想说话,就被他嘘了一声,然后摆摆手,像赶小狗一样赶他走了。

    他只好走了。

    他拿着手里的钥匙,心想也没有人会对小狗这么放心吧——所以他并不是一条小狗。

    不过老大太过分了,想追高姑娘就把他打发走,他这是怕他抢了风头,高姑娘更加不待见他吧——

    唉,随即他就觉得自己是自作多情了。他跟老大比?他怎么跟老大比啊,要是没有老大,说不定他都要饿死了……

    曼青忙了半天就准备歇个午觉。正睡得黑甜呢,院门突然响了。哦,睡觉前她顺手把院门给关了,反正这个时候高老抠一般也是在睡觉——这个时候谁过来了呢?

    一开门,首先是衣衫尽湿瑟瑟发抖的高老抠。她正皱了眉头想问这是抽哪门子的风呢,高老抠就风一般地从她身边卷过,回他自己的房间了。她皱皱眉头,正要关门,一只脚抵住了大门。

    只见那个熊一样的男人一口白牙对着她,胳膊上还挎了她的篮子,篮子里放了几件衣衫,很是奇怪地站在了她的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