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六十一 看到什么了

时间:2017-10-09作者:唐半闲

    两个男人在河里炫技般的翻腾,好像不是在抓鱼,而是在洗澡嬉戏一般。最新最快更新,提供免费桂花看得眼里只有羡慕和仰慕,但曼青多看了几眼,就有点不敢看了。

    真的是太帅太潇洒了!

    她是个姑娘家没办法,若是也为男儿身,这会儿一定也要脱了上衣下水去扑腾个够!

    张野看曼青不敢看他这边,心想炫耀得差不多了,于是一个猛子扎到水底,找到自己无聊时放的水网,再叫上高四两一起,不到半个时辰,那个小鱼篓就差不多满了。

    靠着这么条大河,旁边又人烟稀少,怎么会少了鱼吃!

    曼青这下也顾不得羞涩了,满脸笑容,去看那鱼篓里的鱼。鲤鱼、草鱼、鲢鱼……好些她也不认识,但看着都是肥肥胖胖,一副配着姜丝葱花就能扑鼻香的样子!

    “呵呵,明天可有红烧鱼吃啦!高四两,明天你来我家吃饭吧,我让我娘烧鱼吃!曼青,你也来!”桂花不单看,还伸手去摸,一边摸一边把鱼的归属给安排好了。

    曼青一顿,心想去桂家吃也行,在哪吃都是吃。只是桂婶不太会做鱼——大不了到时候她过去做。

    高四两把上衣胡乱地穿在了身上,闻言跟曼青差不多的心思,咧嘴一笑,应了。

    这时张野也把上衣胡乱地搭在了肩头,任头上的身上的水沿着肌理分明的胸膛往下滴。这时听到他们说话,他也凑过身子过来看,不高不矮,曼青听到动静一转头,刚好看到了他身上的小水流沿着毛茸茸的胸线往下淌,然后到了腰部的布腰带那里,突然消失不见——曼青几乎是下意识地往下面看,探奇那水流去了哪里,然后就看到了那湿漉漉的贴在腿间的老大的一团。

    曼青眨眨眼,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腿间藏了什么,怎么会有那么大的一团?莫不是,生病了?村里有个妇人脖子上长了瘤子,就是隆起好大一个包,垂在了脖子上。最新最快更新想到这里曼青几乎是立即往上去看他的脸色,真正生病了的人脸色总是不好的。

    张野刻意站在曼青的身边了才探头去看鱼篓,“还行,能吃一顿了!明天桂婶做红烧鱼?好呀,我也来尝尝鲜!”说着他突然发现不对,低头一看,哎哟,这高度,曼青正好一转身就对着他的腰!

    呀呀,曼青还真的转过来了!张野心里先是好笑,但是紧接着发现不对了,这丫头是看哪里呢?呀,还看?!

    他的身体有点紧绷了,喉头也忍不住地咽了咽口水,可不能再看了啊,再看他就变身了啊——

    这时他往下看,正好对上了曼青抬头看过来的目光。嗯,怎么说呢,那目光里带着询问,好像还有点……怜悯?

    怜悯什么啊,有什么可怜悯的?他这本钱他心里可是有数的,夏天晚上这草棚里的一群男人去河里洗澡,他就没见过比他还大的……

    不对,这丫头都看到这了怎么还不脸红?难道,她压根什么都不懂?

    张野先是微微皱起眉头,然后突然眉眼放松,咧嘴一笑,脸色的揶揄和开心藏都藏不住!

    曼青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自己完全想错了!脸上瞬间爆红,然后赶紧低下头来,赶紧蹲着后退了几步,把空间给让了出来。

    至于是哪里想搞错了,曼青不知道,但就是下意识地明白,刚才那些,是不该她一个女孩子看的!

    桂花和高四两完全没注意到这边的暗流涌动,还在商量那一篓子鱼怎么吃呢!高四两听到张野刚才的话,心里微微一动,看了一眼低着头往后退的曼青,心头的那一丝刺痛消散了点,然后抬头冲老大一笑,“好呀,明天中午一起去?桂花,你跟桂婶说说,明天我们来蹭饭!”

    桂花一撇嘴,“蹭饭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我家欠你的啊?!——这篓子鱼是老大捞的份上,你又没捞到几条——”

    “我怎么没捞到几条了?你看你看,这条鲤鱼,就这条,起码半斤重,就是我捞到的!”

    “啧啧啧,不就一条吗?”

    “还有这条,这条——”

    “这篓子里几十条,就捞了三条还好意思说?!”

    “你等着,我今天知道怎么捞了,下回肯定捞一篓!”

    “……”

    “好吧,看在你第一次下河捞鱼成绩还不错的份上,明天就准许你来蹭饭吧!”

    几人中午这么一折腾,不一会儿草棚午休的人也醒了,陆续有人走出草棚,看到这边的四人,还有人想走过来看看。张野不想两个姑娘家被人家围观,就叫了高四两提了鱼篓,几人就地散了。

    当天下了工自然是高四两赶着马车带着鱼篓送桂家母女和曼青回家。

    曼青回到家里自然是一通忙活。现在小母鸡开始下蛋了,她已经攒了十来只鸡蛋,小半篮子呢;鸭子们也长得飞快,估摸着再过半个月也能尝尝鲜了;屋后的青菜有些老了,得准备种点冬天的青菜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曼青起来喂鸡喂鸭扫院子,忙得不亦乐乎呢,穿着一身皱巴巴衣衫的高老抠突然踱着步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曼青扫了他那灰不溜秋的布鞋一眼,手上脚下都不停,继续扬着大扫把扫院子。快扫到高老抠那个方向了,奇了怪了,居然不挪一下?曼青明白了,高老抠这是等着她停下来,他有话要说呢。

    只要是去河边上工,曼青都是一大早就起来,囫囵地把家务做了,然后就跟着桂婶出发了;而每天回到家里又是伺候鸡鸭地一阵忙活,等到停下来,早已经过了高老抠的歇息时间,是以这十来天高老抠都没什么机会跟曼青说话,曼青也差不多都忘了家里还有这尊大佛。

    就算记得又如何?曼青现在可一点都不想看这尊佛的脸色,于是,山不动我动,她转了个方向,继续扫地。

    “咳咳——”高老抠见状出声了,“那么用力做什么?尘土飞扬,一室脏乱!”

    曼青撇撇嘴,心想你这明摆着要求我了,还张口就训人,谁爱听啊!她力度不减,继续往别的方向扫去。

    高老抠心下气氛,心想就知道会是这样!这个死丫头现在越发目中无人,压根就不把他这个父亲一丝一毫放在眼里!若不是——若不是书房里的纸和墨没了十多天了,他才不想来跟这个臭丫头说话呢!

    “我书房里的纸和墨都没有了,你今天去镇上,给为父买一点回来吧!”

    曼青手上用力,有点没听清,就停下竹扫帚,站直身来,“你说啥?”

    “哼!”高老抠也不看她,身子站得笔直,“我说我书房里的纸和墨没有了,你今天去镇上给为父带点纸墨回来!”

    曼青微微眯起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腰挺得跟竹子似的家伙:这家伙不会到今天还是这么——天真吧?!

    高老抠以为曼青在认真听,心下稍稍欣慰了一点,接着理直气壮地道:“镇上留墨轩的纸墨就不错,为父一直是用他家的——”

    “唰——唰——唰——”

    他的话还没说完,旁边又响起了扫地声。高老抠眉头一皱,这死丫头到底有没有在听他说话?“你可听见了?”

    曼青手下不停,她已经懒得生气了。而且今天阳光不错,已经立秋过了,渐渐的也有了秋高气爽的凉意,所以,她不想发飙。

    “为父在跟你说话,你这是什么态度?”

    “我没空,你要买自己去买吧!”

    “你——”高老抠面红耳赤,他要是有钱,还要等到今天来叫她?“叫你去买你就去买,哪有那么多废话?”

    曼青头都不抬,继续扫地,“废话多的人是你吧——”

    “你你你——你这个不孝女!你外出做工有工钱,可曾给过为父一分一毫?你这不孝女——”

    曼青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停下活儿,看稀罕物似的看着高老抠,“我挣的工钱凭什么给你?!”

    “因为我是你的父亲!”高老抠真是脖子上的青筋都给气出来了,“你母亲是怎么教你的,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一听到他扯上了凄惨过世的母亲,曼青的脸色冷了下来,“不要提我母亲,你最没有资格提她!她就是被你给拖累死的!告诉你,不要这么天真了,我不可能给你买什么狗屁纸墨的!”

    “你你你——”高老抠这一刻只觉得这一被子的斯文都被唯一的女儿拿来扫了地,只恨自己身体好,怎么不气死过去了。

    “让开!你占到地方了,我要扫地!”曼青压根不去看他的青筋,直接一扫帚扫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