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四十二 高老抠病倒

时间:2017-10-09作者:唐半闲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辣椒连续被摘了两茬,还需要几天才能恢复。曼青是无所谓的,反正是吃素,满园的茄子啊豆角啊空心菜啊,也不担心没菜吃。是以又吃了两天青菜。正当曼青盯着了几天的那一盆田螺,觉得差不多吐泥吐干净了,可以跟青辣椒一起炒了吃时,高老抠又出事了。

    这天上午曼青做了会儿绣活儿,喂了鸡喂了鸭,忙活了一圈回到伙房,赫然发现早上留给高老抠的饭食他居然还没有吃,还好好地放在了灶上。

    这还是这几个月来的第一遭。就是给娘亲办丧事的那会儿,高老抠都没怎么影响过食欲的,该吃吃,该睡睡……这是被辣椒给气转性了?

    曼青看了看正房的方向,见门窗依旧关得好好的,这大热天的,也不见开窗透透气——她撇撇嘴,心道都这么大的人了,难不成还要她去教大热天要开窗透气不成?

    她已经快成老妈子了,才不惯着他呢!

    白天太阳跟火似的,她依旧是做绣活儿,到了半下午就开始忙活起来:去菜地里浇浇水,准备鸡食鸭食,准备柴火,准备晚上做饭洗碗洗澡的水,去河边把鸭子给赶回来,喂鸡鸭,准备晚饭……

    这天曼青还特意早了一点,因为她打算把田螺做了,好趁桂婶一家还没吃晚饭就端一碗过去。

    说到这做田螺,曼青可是完全继承了柴氏的好手艺。柴氏一个女人家,捞鱼捞虾肯定不行,也不好跟着一帮小屁孩去沟里挖泥鳅呀,但家里实在是穷,买不起猪肉……这田螺也是肉不是!而且还好弄,春天夏天去田里沟里河里多转转,总是能捡到一小堆的。加上坛子里的酸辣椒,加点韭菜,放点紫苏,有点生姜就更好了,那个酸辣爽口——

    这边曼青忙活得热火朝天,不一会儿伙房里就香味扑鼻了。她自己闻到那味儿都口水流得格外勤快,一边做一边偷吃了好几个。等做好了,她盛了大大的一碗,准备端去给桂婶,剩下还有不少,曼青分成两个碗盛了,一碗放在了往常高老抠吃饭的地方,另一碗放进了柜子,她一会儿回来吃。

    好不容易有荤菜了,她打算晚上一个人一边乘凉一边慢慢地吃,好好地犒劳一下自己。

    趁热把田螺端到了桂家,桂婶还正要做菜呢,看到那满满的冒着诱人香气的一大海碗田螺,顿时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哟!青丫头你咋这么能干啊!太香了!你是怎么做的,我怎么就做不出这香气来呢?!——桂花,还不快点过来接着!你要是也能做出这么碗菜来我就烧香拜佛了!——我来接着!这么一大碗,你全部端过来给我了吧?”

    “没呢,我家里还留了两大碗!”曼青看到桂婶高兴她也由衷地带上了笑容,“桂婶你太夸奖我啦,你做菜好吃才是村里都出了名的呢!”

    桂婶咧嘴呵呵一笑,“什么好吃,乡下婆娘胡乱做一通,哪有你们读书人家会讲究!你娘就是做菜做得精细!哈哈,看来你也不差!——这个味道我更喜欢,比你娘做得那些摆起来好看的东西要实在!”

    曼青笑笑,没有接这茬。娘当初挖空心思做精细还不是为了高老抠,为了让他满意可不得越讲究越好。但现在嘛,哼!

    桂婶也没多留她,说田螺要热的好吃,让她赶紧回去吃吧。曼青出桂家院子的时候刚好碰到从地里干完活回来的桂富。桂富看到曼青,脚下一顿,然后就咧了嘴笑,但还没来得及说话呢,曼青也冲他一笑,然后就赶紧低头走开了。桂富一愣,那嘴角都还没收回,随机就耷拉了下来。

    曼青最近都在躲着他,这个认知让桂富心里沉沉的如同挂了一个大秤砣似的,憋得难受。他虽然身材高大,三大五粗,但却是个细心的人。娘的态度,随之而来曼青的态度,都在明白地告诉他,这辈子,那个小心思怕是没有机会实现了。

    他是纯良的,很清楚婚姻大事得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若是母亲不中意,这瓜强扭了也不甜的……哎。

    “都回来了?赶紧洗洗手吃饭!今天青丫头送了一大碗酸辣田螺过来,你们有口福咧!”桂婶当做没看到儿子的失望的眼神,大声招呼道。

    曼青回到家里,奇怪的是灶上给高老抠留的那晚菜还是没动。但曼青还是没时间去管,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她得趁这个时间赶紧把鸡鸭喂好关好,还有前后院子里该收拾的也要收拾一下……趁这个时间也好走开一下,好让高老抠进伙房吃饭。

    不想等她忙完了灶上那碗菜还是没动。曼青心里开始有一丝犹豫了:高老抠莫不是出什么事了吧,要不也不会不出来吃饭啊——今天白天好像也没看到他出过房间……

    这个想法把曼青给吓了一跳!这个家风雨飘摇到现在,好不容易稳定了一点点,可经不起什么打击了——顿时灶上刚刚还在香气扑鼻的田螺一下子没了颜色。曼青不自觉地把眉头皱得死紧,拖着自己的脚步往正房走去。

    门是从里面栓了的。曼青也没那个耐性,先是大力地拍门,然后里面没动静,她说不上是生气还是担忧,反正心头就是火大得很,干脆又踹了两脚。

    上次他为了自己不能像娘一样去侍奉他而绝食,这次希望不是因为没有吃到最先的两茬辣椒而绝食,否则——否则以后她连饭都不给他做,看他还绝不绝食!

    正想再踹门,突然里面传来了一丝动静,好似高老抠在呻吟!曼青眉头皱得更紧了,又踹了一脚门,发现还是踹不开,就来到了窗子前。

    窗子虽然是关了的,但是并没有插上插销。曼青伸手把窗户一拉开,顿时一股难闻的臭味扑面而来,差点把曼青给熏退几步。恭桶的臭味,潮湿闷热的汗馊味儿……这个房间她上次进来还是上次他闹绝食的时候,那个时候还算正常的啊!

    曼青不得不捂着鼻子从窗户里跳了进去,然后二话不说,把门窗都全部大大地打开,散散味儿,也让微弱的天光透进来。她又回头找到了油灯,点亮了,这才转头去看在床上断断续续呻吟的高老抠。

    高老抠这回不是绝食,而是生病了。面色有些潮红,萎靡,听到床前有动静,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然后又微微闭上,继续呻吟。

    曼青本想讽刺几句:至于吗,还有力气爬起来用恭桶就没力气爬到伙房去吃东西?或者他以为还跟上次一起,他生病了,她就得侍奉他了?

    不过看来病得也不算轻,不是唬人的。曼青叹了口气,心想只好给他请大夫了。

    请大夫就得花钱。现在她身上的钱刚够买米吃,看了病不吃饭了?曼青突然想到一个主意,于是沉声对着床上的人道:“我一会儿就去给你请大夫。但是先说好,我身上没钱了,总不能把我给卖了给你请大夫吧——我记得你书房里还有两个砚台不错,明天我拿去镇上换了钱,给你请大夫换药吃!”

    高老抠一听,气差点从脑袋尖上冒出来!“嗯嗯——你——”奈何病中,又一天水米未进了,实在没力气说话,“怎敢——”

    “我就当你答应了啊!”曼青不理他那涨红的脸色,心想这会儿比刚才跟个死人似的还好看点。

    她先是去书房,从上次几年前看到了两方砚台拿到了她的房间,然后又到高老抠的房间捂着鼻子把地上的脏衣服和恭桶一起,都放到了后院去——一会儿让人家大夫看到这些总是不好的,这才出门去请大夫。xh:.254.198.19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