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三十七 高四两被打

时间:2017-10-09作者:唐半闲

    刘家本来就是外来户,他爹娘逃荒到了此地,见水土肥美,相亲和善,于是跟其他逃荒的人一样,选择在这里定居了下来。奈何他们的命也不怎么好,定下来不过五六年,就先后去世了,给唯一的儿子刘大头留下了两间可勉强度风雨的茅屋。只是如今十多年过去了,那茅屋早就摇摇欲坠,歪歪斜斜,不知道什么时候一阵风雨过来,就会寿终正寝,再不能为刘大头提供这唯一的遮身之地了。

    刘家茅房虽破,但院子不小。这处本来就是村尾,前后都是荒草乱石,地方占得宽些也没什么稀奇。高四两再侧耳听听,果然茅草屋后面有“喳喳”的鸭子叫声。他没有进屋,直接往屋后走去。

    一个破烂的竹笊篱下,还幸存了两只“喳喳”乱叫的鸭子,看到他来了,立即求救一般地伸长了脖子。他叹了口气,上前提溜出两只鸭子,转身就往高家走。

    这个点刘大头应该不在家,在家的话也不会这么半天了也还没有出来。

    然而才走了几步,就看到刘大头和几个人迎面走来。

    刘大头看到高四两也愣了一下,然后就站定叉腰,斜着脑袋吊着嗓子大声道:“哟,这是谁呀,这不是桂家的小上门女婿吗?今儿您老人家怎么不给桂家干活,跑到我这小院子来做什么呀——”

    他这怪腔怪调立即让旁边的三个人哄笑了起来。“这不是那个爬墙的高四两吗?咦,看着挺高大的啊,应该不止四两啊——哈哈哈!”

    “啥爬墙啊,人家现在还给高家干活呢!我说啊,这高家的墙还真是爬的,一爬还就爬出个长工来,改天我们也去爬爬,说不定还能爬出个秀才女婿来呢!哈哈哈——”

    这话一出,高四两瞬间脸红了。那段往事是他最不想提的,但不想就这么被大咧咧地揭开在了众人的面前,而且,还把他心底那点隐隐的小期望也给暴露无遗。

    不说用,刘大头这阵子没去河边干活也没干点别的,就是去镇上跟这三个混混鬼混去了。这三个都是镇上有名的不务正业,也不知道刘大头跟他们混在一起成天能干点啥。

    高四两不想跟他们多扯,天色不早了,他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几个无聊的人身上,“这是高家的鸭子吧,我这就拿回去还给高家。你们已经吃了的两个就算了,我会跟高家姑娘说的。”说完他抬腿就想继续走,然而走到刘大头身边时,被他一伸手给拦住了。

    “什么意思啊你?!”他歪头看着高四两,“你不声不响地来我家,偷了我的两只鸭子,然后就这么甩甩手走人了?呵——”他看向其他三人,“我说兄弟们,你们说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事?”

    其他三人一通呵呵乱笑,然后散了开来,把来路给紧紧地堵住了。

    高四两见他们几个就要围过来了,知道刘大头是个心狠的,情急之下一个矮身,掉头就跑。

    这附件的路他就跟自己家里一样熟悉,加上最近吃得饱,常常干活出力,是以跑起来很是有劲。要不是手上有两只“喳喳”乱叫的鸭子的话,没准他还能跑得更快,一会儿就能甩掉那四个混混。

    刘大头见高四两跑了,气得哇哇大叫,“哥哥们帮我追呀,可别让他带着鸭子跑了!我今天晚上还准备用那两只给哥哥们下酒呢!

    高四两闻言跑得更快了。跑了一阵,眼见后面的四个人越来越接近,而他看到小河就在前方,灵机一动就把胡乱扑腾的两只命大的鸭子给扔进了河里,然后自己转过身来,坦然地面对围上来的四个人。

    刘大头本来只是气他这一个月来抛弃了自己,不带自己玩了,现在好了,高四两这个不讲义气的不但不求饶,反而把他的好不容易弄来的晚饭给放走了,这让他在新的兄弟面前还有什么面子啊——“高四两你今天死定了!”

    当天晚上高四两没回桂家住,而是天都快黑了,让一个乡亲帮忙带了句话给桂家,说是河边有事,他先回河边了,过阵子等夏收了再回来帮忙。

    傍晚以为高四两会在家里,所以迟迟不想回家的桂花得知后就对曼青道:“看吧,我就知道这个人坚持不了多久的,这才几个月呢,就这样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哼!”

    曼青看看一整天都有点心不在焉的桂花,颇有些奇怪她今天没有直接开口骂高四两。不过这会儿她还在为自己家的几只鸭子伤感,也没顾得上那许多。

    到了第二天一早,她刚把剩下的十六只鸭子赶到河里,让她惊喜的是,居然从下游“喳喳喳”地又游回来了两只鸭子!曼青喜得又往下面去看,希望另外两只也能从草丛里突然叫着出现,可惜走了好长一段了也没有看到。不过能回来两只已经让她很高兴了——看来这鸭子是自己不小心走丢了的,说不明过两天剩下的两只也自己就回来了呢?

    因为这鸭子,曼青一个上午都是笑呵呵的。桂花照例过来绣花的时候看了她半天,还以为她捡到钱了呢,也跟着她傻乐了半天。中午桂花回家吃饭,到了半下午,她再过来的时候脸色就不太好看。

    “怎么呢了?谁给你气受了?”

    桂花往椅子上重重地一坐,瓮声瓮气地道:“没什么啦——你说那个叫刘大头的怎么那么坏啊,居然还联合别的村的人来欺负我们村的人!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最后这句话颇具笑果,曼青还没问到底是欺负了谁,一听到这句话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这句话是高老抠的口头禅,尤其是前面的那两个月,每天都能听到了好多遍。

    “你还笑?!”桂花睁大了眼睛去瞪曼青,“这可是欺负到我们村的人头上来了!那要是欺负到我们的头上来了呢?奶奶的,要是下回让我看到那给该死的刘大头,我非叫里长爷爷关他半年祠堂不可!哼,到时候我就天天给他下泻药!”

    “到底是谁啊——”

    “还四个人打一个!简直就是不要脸!有本事就单打独斗啊,他还算个什么大男人,就是胆小鬼王八蛋……下回叫我看到他非要叫里长爷爷……”

    “到底被打的是谁啊——”曼青愈发好奇了,在桂花说话的间隙好不容易插进了一句但又被她给带跑了。

    “还好高六叔和七叔两个人经过!要不还不被打死去?!这帮王八蛋实在是太狠了……”

    曼青默默地低头去看自己手里的绣活儿,心想等到桂花把眼下的这口气出了自然就会说的,但是接下来的一句话还是让她心里都揪了起来。

    “……高四两这个家伙也是给不争气的,不就四个小混混吗?要是是我哥,他们肯定打不过!你看刘大头那走路都打飘的鬼样儿!在我家的时候不是挺能吃的吗,都吃到狗肚子里去了……”

    曼青有一瞬间的怔愣,随即一个想法冒出了脑海:高四两不是为了她才被打的吧?对了,鸭子,会不会是他去帮忙找鸭子,然后跟刘大头那几个纯混混打了一架?

    “那,那个高四两没什么大事吧?”曼青颇有些小心地问道。

    “不知道啊,我今天还是听六婶说的,她说六叔和七叔去给他解了围,但是他骨头硬,怎么说也不去看大夫,也不愿意来我们家,就那样走了!——真是能的他!

    桂花还在絮絮叨叨,但曼青不停地走神,脑海里走马灯似的回想这阵子那个叫高四两的家伙的所作所为,心里也疑惑了起来。

    她这边心事重重,就没注意到桂花今天几位反常,不但偏袒高四两,还俨然一副高四两已经跟她是一家人的腔调。

    到了第二天,又到了该去镇上卖绣品换粮食了。因了最开始的那次被吓经历,再加上最近天气越发炎热,曼青都是一大早去,等到几个铺子一开门,赶紧换了自己的东西就往家走。来镇上买东西的卖东西的,大多是这附近的种田种地人,一个比一个赶早,是以街上也热闹得很。只是绸缎铺子和粮油铺子都不是赶早市的,没那么早开门,曼青无聊,就在绸缎铺子旁找了块干净的石头,静静地坐下来等。

    镇子不大,这条主街道也不长。卖菜的,卖鸡鸭的,卖斗笠簸箕的,卖各式农具的……还有就是卖早餐的。一个简易的柴火灶,上面一锅浓稠翻滚的白粥,或者是屉笼里冒着热气和无比诱人香味的肉包子……

    曼青咽了咽口水,不舍地把眼光收了回来。然后,突然余光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转头一看,那不是那只熊和高四两吗?他们怎么从医馆里出来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