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二十一 两兄弟吵架

时间:2017-10-09作者:唐半闲

    那边高四两和刘大头两个在河边张野的窝棚里累死累活了这些人,都颇有些脱胎换骨的感觉。高四两是感觉重新做了一回人,把以前吃的苦又吃了一遍,同时也有了平生未有过的踏实和成就感。他现在不用担心一日三餐,不用去想第二天要做什么,也不用看别人看他如同看一条狗的眼色……这几天他很是卖命干活,就想着能有一番出息了,高家姑娘或许能高看他一眼。

    而刘大头呢,则是感觉又死了一回。以前从没吃过的苦全部吃了一遍,再也不能睡到自然醒了,再也不能不想动的时候就摊着了,干活干不好的时候还有人冲他翻白眼了……这几天他也是平生从没有过地努力干活,就想着等着下回休息的时候他就溜回家,然后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了。

    张野这边是一旬休息一日,这日又到了休息日,众人纷纷欢快地收拾东西,往家里赶。有马的骑马,没马的也请了假,午后就早早出发,好在天黑前赶回家。

    高四两和刘大头不约而同地吃过晚饭就告了假,把这几天攒下的又脏又乱的衣裳卷成了一个包裹,往背上一背,抬腿就往小高庄走去。

    自从那天打了一架,高四两就不太理刘大头了,是以这些天两人颇有些冷战的意思,也没说过几句话。这下好不容易到了僻静的山路上,前后都几乎没人,最是适合聊天不过了,刘大头就轻咳了几声,想挽回这个昔日的狐朋狗友。

    “这几天真是累死老子了!——老子这辈子都没这么累过!我呸,下次八抬大轿请我我都不来了!——嗐,你不累吗?”

    高四两从他一开口,就大概猜到了他会说什么,一听他说完,发现果然还是那副德行,心里顿时就不耐烦起来。但这几天他一直注意观察张老大,发现了老大一个很大的优点,那就是话少。老大几乎不怎么说话,也不怎么笑,就是一直埋头做事。但是大家都异常服他——能不服吗,老大都以身作则做到了,他们怎么还好意思偷懒?而且在老大的带领下,这群干活的人都话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埋头干活。

    高四两本来就不是一个多舍的人,以往跟刘大头一起鬼混的时候也是刘大头话比较多。是以经过了这十来天的熏陶,现在话更少了,也是能不说就不说,更何况现在跟刘大头实在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见高四两完全没有答话的意思,刘大头火了:他就屈尊下顾地主动跟他说话了,这小子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他快走几步,走到高四两的前方,“老子跟你说话呢!你装什么大头蒜啊?!”

    高四两皱了皱眉头,躲开了几步,但还是被刘大头拦了个结实,他也是当小混混长大的,因此本能地骂了回去:“你吃饱了撑的啊?!挡你爷爷的路做什么?”

    刘大头一愣,马上就骂了回去:“嘿呀好你个高四两,你能了啊你,敢在我面前称爷爷了?你可别忘了当年你饿得要死了是谁救了你,高老二家的狗追得你要死的时候是谁救了你?!你不就是干了几天活吗,就尾巴翘到天上去,不认人了啊?我告诉你,你不过就是跟我一样的小混混一个,你还真以为张老大就看上你了,你就能当官了啊……”

    张老大对沉默肯干的高四两很满意的事在河边的工棚里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得出来。但是对其他也勤快肯干的人来说并不奇怪,因为张老大对他们也很满意,只有像刘大头这样的,自己活干不好,心眼子全用来盯着别人嫉妒别人了。

    高四两骂了一句“无聊”,就想绕过他走自己的路。不是他忘恩,而是刘大头说的那些事他也没少对刘大头少干。两人从小一起混大,这样你搭我一把我救你一回的事情肯定是不稀奇的,但也只有刘大头爱放在嘴巴边说,他自是不愿意老是提的。

    但嘴巴上这么说,刘大头的话多少还是勾起了他对这位昔日的难兄难弟的同情,因此放慢了脚步,“你老是提那些做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现在好好干活,好好听老大的话才是正经!也不是我说你,你干活的时候就不能别偷懒?!你以为别人都不知道哪——”

    “谁知道谁知道?!”刘大头立即顶了回去,“我什么时候偷懒了,你哪知眼睛看到了?!还是你跑去告诉老大了?!我说难怪啊,难怪老大老是怪怪地看着我,原来是你跟他说了!——肯定是你说的,除了你,还有谁知道的那么多?我说高四两你还有没有点良心啊你?想当年高老二的三条大狗追在你的身后……”

    高四两真是被气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也插不上话了。好在这十来天的努力下他也不像以前那样单薄了,右手用力一推,刘大头一个踉跄就到了路旁,“懒得理你!”

    刘大头稳住身子,反而没有那么气了:跟他动手是好事,一是说明他还念旧情,以往有时候他们闹僵了打一架反而好得快些,二是一会儿高四两肯定会内疚,他一内疚就会对他更好……

    他家里是一点米都没有了,十来天没回家,也不知道被褥长霉了没有……这回家没吃没喝没睡的,他得跟紧了高四两这个难兄难弟。

    高四两也知道刘大头的情况,因此气归气,两人还是一路别扭着到了高四两的家。

    高四两不比刘大头,他是当地高家旁支,家里还是有两间屋,屋前屋后也还有两亩地的。而且因了这孩子不算太混,隔壁邻居的有时候也愿意帮帮他,是以家里米缸里还有一小圈的米,床上的被褥还能盖一盖。

    两人吃过晚饭,高四两就有些魂不守舍了。刘大头一边剔着牙齿上的青菜叶子,一边老神在在地道:“嘿!瞧你那出息样!不就是个妞吗,走,哥今天晚上陪你瞧瞧去!”

    高四两斜了他一眼,没吭声。

    “那样看我做什么?!我们又不干别的,只是去看看怎么了?!嘿,有贼心没贼胆,你也就是那孬样了!”

    高四两还是不为所动。他如今也算是懂了点事理了,知道这大晚上的去偷窥人家大姑娘不是件好事,而且对方是高家小姑娘,他不敢。

    “你真不去啊?”刘大头把脚放下桌子,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你不去我去了啊!”

    “你敢!”

    “我为什么不敢啊?那又不是里长家的闺女,也不是院子中央满是狗,有什么不敢的?嘿,想老子当年半夜三更偷看王寡妇和赵铁匠**,啧啧啧——”

    高四两偷偷撇嘴,也懒得反驳他。那个时候他们才十来岁,大夏天的晚上饿得睡不着就出来乱晃。后来就看到赵铁匠大晚上的往王寡妇家跑……后来他们才知道那叫**,至于怎么偷的,他们就是到现在也未必明白了多少。刘大头爱拿这件事来炫耀他的大胆,高四两一向是懒得戳穿的。

    “我说了不许去就是不许去!”

    “我偏要去,你奈我何啊——”

    天刚刚擦黑,月中圆盘一般的月亮刚刚挂上树梢,高四两跟着刘大头,两人情形复杂地往高老抠家出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