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二十 桂花留宿

时间:2017-10-09作者:唐半闲

    两人这边正在高家后院,曼青房间外面的竹丛下的石凳上嘀嘀咕咕地说话呢,突然听到前院传来一声忿恨之极的咒骂声:“滚开……真是岂有此理!”

    不是别人,正是高老抠。他骂的不是小鸡就是小鸭子。对方肯定是听不懂“岂有此理”这四字成语的,是以这句话肯定是骂给曼青听的。

    桂花耳朵尖,立即抬起脖子朝前院的方向看去,“哈,你说一会儿高老抠会不会冲到后面来骂?”

    曼青眉毛都不抬,手里还在穿针走线,“不会的,他怎么也是个秀才,想必这点斯文还是要的——”

    这几天来曼青告诉自己不要去管那个人,爱吃不吃,衣服爱洗不洗,反正大不了再请一次桂叔,再灌一次米汤……这几天果然心里好受多了。

    “嘭!”不过片刻,高老抠怒气冲冲地来到了竹丛另一侧他的书房门口,然后大力地一摔门,接着就悄无声息了。

    后院的这丛竹子虽说茂密,但只要不是瞎子应该还是能看到对面坐着的两个大姑娘的。高老抠的确没有冲到后院来骂他们,他只是当着他们的面摔门了。

    他的斯文还没有扫地,还差一层窗纸。

    桂花吓得一颤,本来就不稳的枕就稳稳当当地戳进了手指里,“哎呀!”桂花赶紧放下手里的针线,去啜手指,“吓死我了!——这针还长眼睛了哪,专门往我手上戳!——你看你看,都戳了好几个小洞洞了……”桂花微微撅着嘴唇,拖长了声音,向曼青撒娇。

    曼青抬头看了一眼有点黑壮的桂花把娇撒得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心里还是忍不住地羡慕:桂花在家里一家子人疼,她疼了累了都有人护着,不像她,从小就不知道撒娇为何物。

    高老抠肯定是不用想的,就是柴氏,自从曼青记事起,要么就是忙,要么就是告诉她如何做一个秀才公家的女儿。说起来,他们母女真正交心倾谈的时候还是柴氏弥留之际醒悟过来,拉着她的手说的那些话。

    说起来,娘亲过世也不过才半个来月,但怎么都有种恍如隔世,去日已久的感觉呢?

    曼青又低下头去,遮住了满头的思绪,轻声回道:“要是真的不想绣了,那就休息一会儿吧。等我把这两条帕子绣完,我就来帮你!”

    桂婶很了解女儿,是以让女儿来高家的时候给了她一个明确的任务:绣好一条帕子才能回家。是以虽然桂花对着帕子苦大仇深,但还是不得不坐在曼青的身边戳啊戳的,一条帕子上小窟窿最多。

    桂花欢快地“哦”了一声,就站起身来,“我去帮你喂小鸡好不好?刚才我一直听到他们在前面叽叽喳喳地叫呢!嗯,要不顺便我去后院采点小白菜,剁碎了给小鸡小鸭子吃,那样他们长得快!我跟你说啊,要是你有空,就去河边挖蚯蚓去,那样保证鸭子长得快,不用等到秋天,你就有鸭肉吃了……”

    说到有肉吃,曼青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这些天来还就是几天前桂富哥送了一点小鱼过来,其余时候还没见过荤腥呢。就算她再想沉心于帕子上的梅兰竹菊,此刻也忍不住地把目光投向了前院,希望那些小鸡小鸭们快快长大,然后飞向餐桌,成为她的腹中之物。

    因了下午桂花绣花时三心二意,直接早成了傍晚时分帕子还没有完工。桂花看着那块已经被她弄了几个黑手印、上面黄黄绿绿不知为何物的帕子,嘴巴撅得能挂得起一个油桶。“现在怎么办啊,好曼青,你就帮帮我吧!”

    半下午的时候桂婶特意过来监工,看到桂花的进度很不满意,临走时放话说,要是桂花敢叫曼青帮忙,并给她知道,她就烧火棍伺候!

    桂家的烧火棍可不是说说就算了的,那是桂花和她哥从小就痛恨无比的东西。桂花已经大姑娘了,很多年没跟那棍子亲近过了,一想到这么大的岁数了还要被娘打屁股,她就悲从中来不可断绝。

    左思右想一番,桂花壮士断腕般一拍大腿,豪迈地道:“今天晚上我不走了!我要是不把这条帕子给绣好,我就不回家!”说完她得意地看着曼青,“怎么样,今天晚上我们挑灯夜战!”

    曼青噗嗤一声笑了,实在是桂花为了一条帕子而这般作态才有喜感了,“行,随你,你不走晚上就跟我一起睡!不过你怕不怕,我还是睡在我娘之前睡的房间哦!”

    桂花脖子一伸,豪气地道:“你以为我是我娘那个胆小鬼啊!再说了,你都不怕我还怕什么,我们还两个人呢!”

    “我家晚上吃蕨菜粥的……”

    “你能吃我就能吃!——啥,还是蕨菜粥啊,不会还是配腐乳下饭吧?这个好办,我哥今天又去河里捞了鱼,一会儿我回家拿一条过来,就当是我的伙食!啊不对,是两条,我们一人一条!——还不对,还有高老抠,哈哈,得三条才行!不过,我们给高老抠留条最小的,行不行?”

    曼青也觉得好玩,但突然又想到了一个事儿,笑容也淡了下来,“我家晚上点不起煤油灯……”

    “啊——”桂花没想到前面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还有这个关键的问题没解决,但是前面已经说得那么好了,而且想想大晚上的不用睡在自己的家里,而是在熟悉而又陌生的高家后院里——她的好奇心和兴奋感已经起来了,这会儿实在不想打退堂鼓,于是又一豪迈地挥手道,“没事儿,我家有,我回家拿!”

    桂花说到做到,也不容曼青拒绝,跐溜一下跑回了家,过了一会儿,再过来时一手肘里夹着衣裳,手里拎着一串鱼,另一只手里就提了一盏煤油灯。

    “我娘说了,要是你怕,我可以多过来陪你住几晚,反正我们都这么近!”

    曼青听了一阵无语,敢情桂花压根没说她要住高家是因为帕子没绣好,而是找了个她害怕的理由!

    善良的桂婶以为曼青跟她一样,也怕那些什么神啊鬼啊的,听女儿那么一说,心里就有同感起来。加上两家就隔了一堵墙,确实是近,就爽快地放行了。

    两家都没有想到,一场大事,就在这晚发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