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十六 桂富来帮忙

时间:2017-10-09作者:唐半闲

    桂花有点畏首畏脚地走进厨房,问曼青道:“嘿嘿,你家这么穷,哪里有贼来啊——不会是高——咳咳,他弄的吧?”

    “哼!”曼青打了一盆水,重新洗那些碗筷,用鼻子回答了桂花。

    “不会吧,在自己家里呢,至于弄成这个样子吗?唉我也算是见识了——要是我爹或者我哥把厨房弄成这样,我娘非剁了他们的手不可!”

    “哼!”

    直面了更多高老抠的事迹,桂花觉得自己也没那么怕了,顿时八卦的心思又上来了,“你早上没给他做饭吃?饿着了?那也不至于啊——中午你随便弄点就行了,我们吃了好去干活——你家里还有米吗?我娘说,你家要是没有米了,我家还能匀一点出来,但是也不多了,估计你们两个人也吃不了多少天……”

    “不用,我家的米还能吃个十来天,过几天我再自己想办法。中午我们吃野菜炖蘑菇好不好?”

    “行啊!这野苋菜好嫩啊,哪里采的?”

    “就是我家山边的那块地里。一会儿我们弄完了柴火,要是有时间,就去地里找找,你掐些嫩的晚上回去吃。”

    “行,没问题!——唉我发现曼青你这丫头挺贼的啊,说是没多少事,现在帮你洗了衣衫,下午还要去捡柴火,完了去给你拔草,还要去栽辣椒秧——你这是要累死我啊!”

    “明天还得叫你帮忙呢!”

    “啊——你这个榨油机,是专门来榨我的油的吗?”

    两人不时低笑几句,最后在厨房的小桌子坐下吃饭的时候,桂花很是奇怪地看着曼青,“你真的不给高老抠端一碗过去?”

    “不端。你不是也看到了吗,他都把厨房翻成那个样子了,肯定已经吃饱了。不用管他,吃饱了你帮我干活去!”

    桂花颇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她虽然一直背后偷偷地骂高老抠,但是也从来没有想过曼青能这么对她的爹……当着他的面骂他是老鼠,还不给他吃的——“高老抠毕竟是秀才公,还是你爹呢,要是他不高兴了,会不会把你赶出家门啊?”

    曼青一边呼噜呼噜地喝汤,一边漫不经心地道:“不会的。把我赶出去了他就等着饿死吧,他没那么傻的。反正你也知道的,我跟我娘是不一样,不可能累死累活的了还去伺候他。唉,不说那些了,说了上火。你吃饱没?我家好像只有一把镰刀,够不够啊,要不要去你家借一把?”

    到了山上,桂花发现带两把镰刀完全是多余,因为曼青只用镰刀割过草从来没有砍过柴,完全砍不动,只有在旁边看着叹气的份儿。

    “唉,我还以为这个很容易呢!以前看我娘也是大担大担地挑回去啊,怎么就这么难砍呢?”曼青看着自己红通通的手掌,估计很快就会起水泡了。

    跟曼青比,桂花简直是大刀阔斧,一小会儿她的脚下就堆了一小堆整整齐齐的柴火。“唉,你可咋办哪,砍又砍不动,估计挑你也作难——你家以后就跟兔子似的,吃生的吧!”

    曼青也紧锁着眉头发愁。怎么办,这些原来以为没那么难的事情做起来都不容易,手上还火辣辣地疼——她突然想起以往那么多年,娘都是一个人这样大担大担地挑回去的,她会不会也是手上和肩上火辣辣地疼呢?

    自从母亲过世以来,这还是曼青第一次如此思念她,如此想哭。

    但早上才立了志气呢,哭有什么用!她用袖子擦擦额角的汗渍,也顺便抹了抹已经有点湿了的眼眶,笑着对桂花道:“没事儿,慢慢来!你能干的,我肯定也能干!”

    “你跟我怎么比啊,我从小就跟着我娘下地干活了,你可是秀才公的女儿,从小都不出大门的咧……唉!”

    最后挑回来的时候桂花还是让曼青挑了一担地上捡的干柴,看着很大一捆,但要轻很多,而她则挑了一担刚砍下来的生柴。她又想帮助好闺蜜,又想体现自己力气大,因此绑了很大的一捆,走到半路被压得背都弓起来了。

    曼青则是没怎么挑过东西,那担柴到了肩上走了不到十步她就弓腰驼背,就差呲牙咧嘴了。

    她到这一刻才真正深刻地明白,什么叫做生存。

    好在走到半路桂富从天而降,他见一向大力的妹妹都被压成那个样子了,废话不多说,赶紧上前去接了过来,“呀——你这傻丫头,怎么绑这么多?!你去帮青——她的挑了,你没看到她也快挑不动了吗?”

    桂花也不逞能了,乖乖地交出了肩上的担子,还冲哥哥做了个鬼脸。没了担子浑身轻松的她还揉着肩膀转过身来看已经落后她一大截的曼青,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就你那三斤力气,挑那么点干柴还缩成那样了,以后怎么办哦!”

    曼青笑都没力气跟她笑了,只是咬着牙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好似在证明自己能行似的。桂花过来帮她挑的时候,她还是摇摇头拒绝了。

    这条路很艰难,但她必须要自己走。

    桂花拗不过她,就在她身边嘀嘀咕咕地一路走一路说,“估计是我娘知道我们去捡柴了,看差不多了就叫我哥来帮忙。我娘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以前她可怕你带坏我了,怕我跟你们家高老抠一样,什么活儿都不干,就知道吃——哈哈,她没想到是我把你给带坏了!我说曼青,我哥可会抓鱼了,明天让我哥哥抓鱼吃去,然后我给你送一条过来!我跟你说,小鱼做汤可好吃了……”

    曼青累得要死,想回答都没力气。不过没关系,桂花在她面前说话的时候向来是不用回答的,她可以一直自说自话下去。

    到了家里,桂富把柴火都放好了。曼青赶紧跟他道谢,他原本黑里范红的脸越加黑红了,低着头看都不敢看她,连连摆手说不用,但一转头看到桂花的身影,那声调立即就变了:“桂花你不知道帮着点吗?——你你给我好好干活,要不回头我抽你!”

    桂花有点莫名其妙,但随即就明白了,也不生气,冲她哥吐了吐舌头扮个鬼脸,然后就对曼青道:“哈哈,我哥这是在你面前不好意思了呢!”

    本来没事的,桂花这么一说倒真的让两个小儿女不好意思起来。桂富恨不得上去捂住妹子的嘴,再把她拖出来揍一顿——但他也只好满脸通红头也不回地赶紧走出了高家院子。曼青脸红了一瞬,就恢复了过来,也瞪着桂花道:“就你话多!走吧,跟我去拔草吧!”

    那边正在喂鸡的桂婶看到儿子脸红红的低头冲进了自家院子,大惑不解,“不是叫你去帮青丫头和你妹子挑柴了吗,你脸红红的做什么啊,跟你妹子拌嘴了?”

    桂富一向对这个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的娘有些没辙,闻言越发想躲起来。但桂婶是谁,要是能这么轻易放过儿子那她就不是这一带跟六婶子齐名的能干泼辣妇人了。只见她几个大步,就走到了儿子跟前,“真跟你妹妹拌嘴了?我说你也老大不小该说媳妇的人了,怎么还跟你妹子一般见识呢?”

    桂富见绕不过母亲,又被步步紧逼,实在憋不住了,就挤出了一句,“娘,你以后叫妹妹别乱说话!她老是把我跟青丫头扯到一起咧!”

    这话一出桂婶就愣了:哎呀,她咋没有想到这个事儿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