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四 高四两窥美

时间:2017-10-09作者:唐半闲

    高四两一直都知道高老抠家有一个丫头,约莫十多岁,但她甚少出门,说是大家小姐似的娇养着的——这也是大家暗地地嘲笑高老抠的地方之一。

    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还把个女儿当小姐养!

    那高家姑娘也是的,爹混蛋,但没看到娘快累死在地头上了吗,也很少见她出来帮个忙……

    他们有很多议论和猜测,因此这两天见了高曼青也是有些惊讶的。但最让高四两惊讶的是,高家姑娘原来这么好看,比他见过的所有姑娘都好看……

    都说要想俏一身孝。曼青一身白衣,原本就清秀的五官因了这些日子的伤心和劳累,脸色有些青黑,但也难掩那一股楚楚可人的小荷初绽般的可爱;她一头黑发就用一根麻绳拢在了一处,一些垂在腰后,但一弯腰的时候总有一些调皮地跑到身前来;她的身子长得不错了,胸前已经有了一些起伏,尤其是微微弯腰的时候;她的腰间也是一根麻绳缚了几圈,有些松垮,但河边小杨柳一般的腰身已经初现端倪……

    在这档口,或许有男人会多看几眼曼青,但是一看到这个尽是麻烦的破烂家庭就打消了念头——高老抠还没死呢,人家好歹也是一个秀才公,见了县太爷都不用跪的!年轻小伙子里也不是没有多看曼青几眼的,但曼青一直忙得团团转,也没个凑到跟前去看的由头——只有高四两,趁着曼青端菜和下跪的时间,将她看了个仔仔细细,并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他觉得他有限的几十年人生里,高家姑娘绝对是高高在上的第一名好看、温顺、善良、可怜、可亲……并适合当老婆的!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看的姑娘!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好看的姑娘而他高四两居然是现在才知道!怎么办怎么办,这魂魄都好似不是他的了……

    那一顿饭高四两魂不守舍,浑浑噩噩地吃了一些东西,也不知道是肉还是豆腐,然后身边的刘大头好似一直在骂骂咧咧愤愤不平,最后两人好像不知道什么缘由被推搡了几把就给推出了高家的院子。

    此时天已经黑透,因了下雨,晚上一丝月光都没有。村里的小路也因为之前的那场大雨而满是泥泞,摸黑一脚下去,踩到了什么只有靠运气了。

    刘大头扯着高四两走了一段路,直到身后高家忽闪的灯火和嘈杂的人声不那么明晰了才停了下来,然后转身对着高家就是一口啐:“去他娘的晦气!不过就是一顿死人饭,想叫老子来吃老子还不想来吃呢!我这是给高老抠面子!妈的,那个什么六婶子的,给老子记住,看老子不抽空糟蹋完你家的庄稼老子就不姓刘……你发什么愣呢?刚刚也不知道多帮着我骂,还说什么好兄弟呢,哼!”

    高四两稍稍回过神来,忙对着刘大头讨好地一笑,“我帮你骂了啊!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嘴巴笨,不太会骂人的——”

    “放屁!白天是谁跟我说逮兔子说的天花乱坠的?!你高四两还嘴巴笨这世上就没有会说话的人了!”

    “嘿嘿,瞎说,我——我哪有你刘爷能说!”

    刘大头忽地“嘿嘿”一笑,眼睛在昏暗中闪烁着贼贼的光芒,“你当我瞎啊,你不就是看高老抠家的小闺女看呆了嘛!我说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是个什么东西!那高老抠再怎么混人家也是秀才老爷,随便把闺女嫁一嫁也能嫁到镇上去吧……不过那小闺女也真的长得好看,嘿,那脸蛋儿,那小身条儿,嘿!我看你也别想啦,还是想想今晚我们睡哪儿吧,我家是漏雨全漏湿了没法睡了,也不知道你家是不是还有地儿是干的……”

    高四两好似被泼头浇了一盆冰水,顿时从无边的想象中回到现实来。黑暗中他仿佛看到了自己那颗不断下沉的心……

    刘大头还在扯这扯那,高四两都好似没有听进去。临到了他家门口了,他才突然坚定地冒出了一句:“明天不去逮兔子了,明天我们去镇上野人张那找活干去!”

    “你失心疯啦!那些活儿是你能干的吗?你想累死爷爷我你就直接说!……哎你听到我说话了吗?……我操,你家也到处都是水!”

    且不说这两个混混当天怎么睡觉,高家这边等到众人都散去了,曼青实在是守不住了,就把她娘睡过的被子拖到堂屋的灵堂边上,先给她娘磕了几个头,烧了几把纸点了几注香,然后裹着被子往墙边一窝就睡了过去。

    母亲在世的时候就怕她再因为那些狗屁俗礼而委屈了自己,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能好好地活下去,是以曼青一点愧疚感都没有,睡得很是香沉。

    正睡得不省人事,梦中好似听到了什么呜呜咽咽的饮泣声,悉悉索索的不绝于耳,曼青不满地皱皱眉头,但随即觉得不对,立即睁开了睡眼去瞧。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一块白布罩了的棺材前,高秀才一边悲悲戚戚地往火盆里烧纸钱一边嘴里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

    曼青缓缓地从梦境中抽离出来,这才想起好似有大半天没有看到这个爹了。白天在她忙得团团转快要倒下了的时候也没看到他,这会儿半夜三更了,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了出来。

    她心里冷哼了一声,不动声色地继续打量这个男人。他显然憔悴了一些,脸上胡茬比头上万年不变的秀才巾还要凌乱,而那身儒衫早已经是皱巴巴的了,下摆还满是泥点,哪有半点儒雅的模样?

    外人都说他们家是女人外出干活,男人成天吟诗作对,唯一的女儿也在家里当大小姐养。前面两个都对,就最后一条差得有点远。娘已经在外面累死累活了,她怎么可能还窝在家里当大家闺秀?从她记事起,家里的大小伙计都是她来干的。洗衣,做饭,扫地,院子后面的小菜园,除了爹娘一致坚持不许她出门,其余家里什么事情她没做过?比如说高秀才身上的儒衫,这几年来都是她给洗的!

    但是最近家里已经如斯情况了,谁还有心给他洗衣衫!爱装就装,但从今以后,她是不愿意管了。

    想到这里,曼青也懒得去听那只黄鼠狼到底在嘀嘀咕咕些什么,头一歪,继续睡了过去。

    他明天可以继续不知道躲到哪个角落里去睡觉,但是她不行,还有一摊子事等着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