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一百三十五 张老大醉酒

时间:2018-09-20作者:唐半闲

    这个样子的张野怎么回家,没法,曼青只好跟周婶两个来扶他去后院的客房。那客房许久不用,扶他坐下后,周婶去打扫整理,曼青就倒水给他洗手洗脸。

    “曼青,”张野醉眼朦胧,“以后你教我读书好不好?”

    “嗯?”正在给他洗手的曼青不妨他冒出这么一句,“你喝多了吧,读什么书啊,你什么时候读过书?”

    张野就拉过她的手,放在手里摩挲,“就是没读过什么书,很多道理才不懂。今天岳父说了一句话,我觉得很有道理,嘿嘿嘿,”他努力张大眼睛并压低声音,“其实我也没太听懂,但就是听懂了一点点——”他用另一只手的两个手指捏在一起,表示分量,“我就觉得很有道理了,你说,要是我知道了很多,那是不是更有道理了?嘿嘿嘿——”

    曼青一把把手抽出来,拍了他一掌,“嘿嘿你个头啊!喝成这个鬼样了,还读书,读个大头鬼书!——把爪子伸过来,洗手!”

    最近这大半个月的相处,让曼青在张野面前完全放弃了做淑女,而是动不动就泼妇上身——没办法,这厮脸皮比墙厚,还力大无比,如果不凶一点,早就被他抱着吃干抹净了。而且反正他也不生气,还一幅老虎看着兔子凶的宠溺样……人的脾气都是宠出来的,曼青如今只跟他两人相处时,那就是完全不知女子矜持为何物了。

    “嘿嘿嘿——不读大头鬼,就读书!”张野继续伸手出去让曼青洗,突然想到一个事,摇头晃脑起来,“你这么凶,你估计也没读几本书,以后我还是不跟你读书了,我跟岳父读书——”

    “谁是你岳父?!要不要脸啊你——另一个爪子!”

    “哦,”张野乖乖地把另一只手伸了过去,“我岳父就是你爹啊,高老抠啊!以后,我就跟着高老抠读书,他书房里那么多书,不给我看给谁看?反正最后都是要便宜我的,嘿嘿嘿——”

    曼青真是拿这个酒鬼没办法,听到他的那些混账话气也不是骂也不是,干脆重新拧了一下毛巾,一把糊到了他的脸上,“洗脸了,别那么多废话!”

    张野好好的梦想被一块洗脸毛巾给打断,有点不爽了,等露出了嘴巴就赶紧抗议,“娘子,你温柔一点好不好?!不要对我这么凶,我可是你相公!”说到这里他又自己好笑,“嘿嘿嘿,怎么说起来跟唱戏似的呢?”

    他的胡子长得快,不过一两天,又露出了青色的胡子茬,摸上去突突的,感觉很……诱惑。曼青趁着给他擦脸,又摸了两把。

    好容易把嘴巴露出来,张野生气了,歪着脑袋使劲睁大眼睛瞪着面前不停摇晃的姑娘,“你给我洗脸怎么洗这么久啊?!还凶我,你对我一点都不好!”

    哟,还嘚瑟上了?曼青正想一摔毛巾罢工,突然面前那个脸蛋红扑扑的大熊又冒出来一句,让她又好气又好笑,简直是……不知道拿这个家伙怎么办好!

    “以后让我儿子也跟高老抠读书,不跟你读书!”

    这时周婶也擦好床,摆好了被子,过来听到这句,也忍不住哈哈哈地笑,一边笑还一边打量曼青,“曼青啊,这小子今天可没少给四两摆脸色,是个人都看出来了,他嫉妒着呢!哈哈哈哈!”

    “周婶!你快过来帮我,我们一起把他弄到床上去!”

    “好的咧,”周婶脸上满是笑容,“这家伙可真沉!有副好体格,呵呵呵,”周婶顿了一下,怪声怪调地说了一句,“你以后有福!”

    曼青不知道张野沉跟她以后有福有什么关系,但听那强调估计不是什么好话,只好憋着,赶紧把人扶到床上去是正经。

    张野也听到了,总算还有一点理智,知道不能太给曼青难堪了,就一路各种坏笑,“嘿嘿嘿,呵呵呵,哈哈哈,嚯嚯嚯——”

    气得曼青一路掐了他好几把。

    好容易摆弄好已经睡过去的张野,曼青和周婶都累得不轻,准备各自回房休息。临走前,周婶还是想了想,凑到曼青的耳边,做贼似的道:“你还小,可不能让那个家伙得逞,怎么也要等到及笄才行!要不就你这小身板,就他那大体格子,你以后身子会吃亏的!”

    “啊?”曼青装不懂,昏暗的灯光下一张脸已经涨了红布,“周婶你说啥呢?我累死啦,得赶紧去歇息啦!”

    周婶哈哈笑了几声,“你这小丫头,跟我在这儿装呢!好了好了,你是个聪明的,自己知道就好了,赶紧去睡吧!”

    转过身的曼青心里在呼啸: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奇怪了啊!

    于是这个晚上曼青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到有人吻她,呼吸就喘在她的耳边,然后还舔她,这时突然发现舔她的变成了一只狗,那只狗摸上去很奇怪,跟摸张野的下巴似的……于是她被吓醒了,这才发现身上不对,好似下身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还一直在往下坠的感觉……

    曼青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定了定神,搜肠刮肚地想,这是什么情况,然后,好像隐隐地知道了,这好像就是女子每个月要来的那个东西……

    她以前好像看母亲弄过,而且两年前好像也听桂花提过,但都是含含糊糊的——这时她也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含含糊糊了,那个地方流的东西,怎么好意思给别人说呢。

    她忍着肚子痛,慢慢地爬起来,点上油灯,发现床单已经弄脏了,不由皱了眉头。她不知道这样要流多久,但好似都没有要停的意思,苦恼不已,想来想去,还是想把晚上度过再说。于是她撑着去衣柜里找干净裤子换,换好,想了想,又去找不用的东西来垫,要不一会儿干净裤子又会脏了……

    她这边翻腾,正好另外一侧房间的张野起来放水。他喝了酒也不过一两个时辰就醒酒了,然后觉得尿憋得慌,又渴得厉害,就爬起来找茅厕。不想刚解决好回到后院,就听到曼青的房间有动静,还亮起了灯。

    冬夜里尤其寒冷,张野出来的时候也只是随意披了件衣裳,这会儿有些冻了,但好奇心还是让他凑了过去。听了会儿,好似是翻衣柜的声音……

    招贼了?

    招贼了也不会点灯啊!

    “曼青!曼青!”张野小声地敲门,“你怎么还没睡呢?”

    高老抠的房间在前面,有点距离,但是周婶的房间在隔壁呢,所以也不好太大声。听到里面没回应,他有点急了,继续敲,“是我,我刚刚起夜看到你这灯亮了,你怎么还没睡呢?”

    曼青自然是听到了的,只是,这个家伙,干嘛要半夜爬起来呢?这下要怎么说好,曼青急的头上冒出了一层汗,不想,身下又是一阵汹涌。

    她也不知道这正不正常,只是突然这样流血,她有点吓住了:流这么多,还一直流,她会不会出事啊?

    她看了看门,咬咬唇,眼眶红了。

    “曼青,你怎么不说话?”外面的张野也有点急了,“明明都点灯了怎么不说话呢?我——我不进来,我就是看你灯还亮着——”

    门突然开了。

    曼青想,如果出事了张大哥怎么办?如果要出事,她想跟他在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