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训野记 一百二十九 终于见到人

时间:2018-09-19作者:唐半闲

    到了第二天,除了知道有希望的张野和高四两不在,高家和桂家的其他人的生活又步入了正轨。曼青花了一上午整理院子,又花了一个下午整理菜园子,高家这才算是齐整了起来。她干活,周婶还没好周全,就搬了个椅子在前院的树下晒太阳,高老抠的正房门也不是关着的了,大大地打开着,他也拿了几本书,搬了把椅子,在前院的石桌旁看书。

    哦,早上起来的时候他还喂了鸡鸭,大概地清扫了一下院子。

    曼青在院子里清洗的时候看了他好几眼,心想这人还是有长进的——有长进就行,也不求他一下子能变得多顾家多能干了。

    倒是周婶,为了让她休息一下晒晒太阳,曼青可是没少费口舌。要不是她拿出“要是身体没好下次去县城就不带她去”的由头,怕是周婶怎么都坐不住。

    桂家这阵子也在忙。既然回来了老宅,家里的田地就都整理了起来,开始分批耕种。种萝卜的种萝卜,种菜蔬的种菜蔬——来年他们准备开个小饭馆,可是要不少菜蔬呢。

    菜蔬可不是把种子点下去就行了的,还得施肥,要是天没下雨就得去浇水,等到出苗了,就得想办法除虫,还要去间苗,没种好就要去种下一批……

    农家总是有忙不完的事的。

    不管他们怎么忙,平日里一只耳朵都是朝县城的方向竖着,着急地等着张野和高四两的消息传来。

    高四两这阵子不断地托人传信来。信里他都是报喜,说县衙最近的动向——有动向,就说明孙大人那边已经在行动了,那就是曼青上次的行动起作用了。

    过了七天,高四两传信来,说他那当牢头的朋友说了,再过几天县衙就会有新的官老爷来,到时候就可以重判了;等了七天,高四两传信来,说县里来了好些当官的,据说都是从府衙里来的,最近这个案子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县城里,好多大街小巷里都在讨论这件事呢。

    如此,距离曼青他们从县城回来,也快有一个月了。消息越来越好,但是他们也更加紧张,不知道尘埃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落地。

    又等了六七天,刚过了冬至,气候越发寒冷,天也黑得越来越早了。高老抠早早地喂好鸡鸭,正要把鸡鸭给关到笼子里,跟一群牲畜忙活着呢,突然大门口传来的一个熟悉的声音,“曼青!曼青在家吗?”

    这时曼青和周婶正在厨房忙活,听到声音,两人都是一震,赶紧放下手上的活跑出来,“四两,你怎么回来了?!”

    周婶的大嗓门一喊,隔壁的桂家也听到了,顿时也动了起来。

    曼青也是一脸惊喜,赶紧往他身后看,但左看右看都没有看到她想看到的那个人,心又提了起来!

    高四两是骑马回来了,基本是一口气就从县城骑了回来,那一口气到了家门口几乎是散了,顿时有点喘不过气来了,正好这时桂家也往这边走了,他干脆歇了一口气,朝周婶喊:“周婶,快给我点水,我喉咙快冒烟了!”

    大家都忙活起来,等到他能开口说话了,高家和桂家的人都到了,“大好消息!老大被放出来了!”

    桂花挨到他的身边,一直给他抚着后背,免他喝水呛着,这会儿听到这么个好消息,忍不住手劲就大了,“那人呢?怎么没看到啊?”

    高四两被自家娘子那一拳下去,喝水没呛到这会儿呛到了,顺手就掐了她一把,“你轻点!——他还不能回来!新来的县老爷说了,这件事有点大,还没有完全处理好,所以老大还不能离开县城,要随时等待传召。我先回来报信的!”

    “哦——”众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进而七嘴八舌的冒了一堆问题出来。

    “那张老大到底有没有事啊?”

    “没事儿,老大挺好的!”

    “他现在住哪儿呢?”

    “住客栈呢!”

    “新来的县老爷是什么样的人啊?”

    “新来的县老爷是哪里人啊?”

    “那个姓章的老家伙去哪里了?”

    “……”

    高四两被围攻了半天,才算把事情给说清楚了。这次张老大是真的放出来了,但是还不能离开。他一是回来报信,二来也是好久没回家了,要回来看看,三呢,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把曼青给张老大送过去。

    “老大说,那个什么孙大人有吩咐,后面可能还是需要曼青过去说说,所以啊,让曼青也去县城。”

    虽然高四两很怀疑老大就是想曼青了,故意找了这么个理由,但也不知道真假,他一个当跟班的,还是老老实实地照办吧。

    天色已晚,曼青本来还有好些话想问,但看到高四两和桂花两个互看时火热的眼神,顿时把所有的话都压了下去。也罢,既然明天就动身去县城,就能看到他了,有什么事当面问他更好。

    当天晚上高四两回桂家去团聚了,曼青几人没有过去凑热闹,但那边的热闹是真真地传了过来:先是几声惊呼,曼青估摸着是桂花说了有孕的事,然后就传来高四两的哈哈大笑声、桂婶的大声申斥声,和其他叮叮当当的声音。

    隔壁真的是一个幸福的家庭。

    第二天一早高四两就满面春风地过来高家,接曼青去县城。他们先去镇上,然后租马车去县城。

    因为心里着急,曼青干脆建议都骑马,这样也能快点。高四两这会儿是高兴得在云端呢,那是怎么样都行,于是,一个春风得意,一个满心期待,两人骑马一路狂奔,不过午后,就到了县城。

    张野住的客栈,是主街上的一个大客栈,前院后院,一层餐馆,配套齐全,还算精致。高四两告诉了曼青房号,他先去栓马,一会儿就过来。

    曼青努力按捺住雀跃的心情,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大堂走。看她走得急,店小二赶紧出来拦,“这位客官,您是要住店,还是吃饭?”

    “我找人,二楼甲字号的张公子——”曼青没法,赶紧报上房号。

    店小二闻言本来弯着的腰立即直了起来,“哦,就是那个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啊。大夫刚走呢,还在里面躺着呢!”

    “啊——”曼青本来已经在云端的心情瞬间直直地往下跌,这会儿她也顾不上别的了,三步并作两步地往楼上走去。

    推开房门,那甲字号房甚是宽大,入眼的就是一个小前厅,有书桌和八仙桌椅,还有屏风——曼青没空看那些,几乎是小跑着绕过屏风,入眼的就是躺在床上的那个憔悴的男人。

    只见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头发胡子邋遢,脸色蜡黄,只是露了个脖子,就能看到瘦了不少——而且从她进来到快走到床边了,他居然一点知觉都没有……

    曼青瞬间就红了眼眶,“张大哥?”她有些不相信,之前的那个熊一般的男子,怎么就憔悴成这个样子了呢?“张大哥,你怎么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