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山野恐怖故事 第78章 神秘的祠堂

时间:2018-08-25作者:一眼星河

    妖要杀人,那便肯定是要杀人,这一点毫无疑问!

    瞬间,人群不再沉默了,因着害怕,叽叽喳喳声登时络绎不绝起来。奈何声音太过嘈杂,根本听不清楚他们是在什么。

    不过大体意思我倒算是看出来了:没人承认拿走了那只木盒!

    “陈叔为什么留在了那里?”于一片嘈杂之中,四海重复了一遍刚才那位叔叔的问题。

    问话传出,孙叔下意识的回望了一眼已经在湖中央打坐起来的陈叔,他的眉宇之间尽是担忧之情。

    大抵是因为担忧,孙叔沉默了一会儿才给出了回答,“他是村长,他选择用自己做保证,保证大家一定会交出那只木盒。”

    呵!用自己做保证?这代表了什么?是否意味了如果我们不交出那只木盒,陈叔便必死无疑?

    我们这个村子因为地理位置还算偏僻,再加上时不时的就会有怪事发生的缘故,其实从很早之前就基本不会再有村外人进入到村子。

    也就是,外面的人短时间内不会知道这只妖的存在,消息没办法传播出去,我们也就不可能想办法去找到一个斩妖除魔的高人。

    高人是存在的,特别是这个年代。只可惜,高人很稀有,要想找到极为不易。

    人群渐渐散开,似是不敢继续待在湖边。当然,发生了这么一档子大事,也没有人还可能会想要去田地忙碌。

    所以大家做了什么?大家陆陆续续都在朝家的方向走,当是习惯性的认为一旦出了事,只要躲进家里,灾难便不会降临到他头上一样。

    有些人没离开,比方我,大东还有四海。胆鬼文亮倒是看样子恨不得立即拔腿就跑,但估计是因为多少需要考虑一点面子的问题,他没跑,只是十分紧张,十分害怕。

    除了我们几个,孙叔还有王权,冯康也都还站在湖边。

    “现在怎么办,那只妖……夜北完全没有那只木盒里面装的是什么吗?”王权这样问道“如果知道是什么,我们找起来也会简单一些。”

    奈何对此,孙叔却只能摇了摇头,“夜北只那东西对它十分重要,完全没里面到底有什么。”

    完,孙叔长长吐了一口烟气,接着只见他抬头看了一眼可谓艳阳高照的天空。看天色,此时距离十二点已经没有多长时间。

    意味着,如果我们不能在接下来的两三个时内找到木盒并且把它交给夜北,村子里几十年来第一个被直接当众杀掉的村民便就会出现。

    我不敢想象那样的画面,大家都在这个村子里生活,实在是太熟了!死了谁,这心里只怕也是没办法接受的。

    “在这里呆着也没用,我们先去祠堂吧。”孙叔扔掉了手中的香烟,他如是着,“我转身的时候,老陈悄悄告诉我,祠堂或许会是关键。”

    嗯?听到这话,我额头神经猛地跳动了一下,陈叔这么?什么意思?他难道知道那个夜北是怎么回事?

    村子里最末端的那间祠堂很大,是村子里最大的一个房子。房屋主面积,加上院子的话,一共得有七八百个平方。

    为什么单单一个祠堂会需要这么大?因为就像我前面的一样,这个祠堂也兼具了很多作用,比方极少数的情况下,村里要开大会,所有人都得到场。那样一来,我们这个村子不管怎么,也至少有个两百来号人,这么多人一起聚到谁家去都不适合。

    也比方,村里如果有人去世的话,遗体就也会暂时摆放在了祠堂里,等按照丧葬礼仪将该做的事情都做完后才会安排下葬。

    到遗体,便就不得不提棺材的事情。

    村里天福的父亲邢连河是一名木工,但他主要做的是人类活着的时候所需要用到的东西……简而言之,虽然身为一名木工,邢连河也能够做棺材,可是他不做。

    于是制作棺材的事情便就落到了另外一人的肩膀上,那人叫做李文利,我们平常称呼他为李叔,他是专门制作棺材的,别的东西他不做!

    李叔一般情况下每年都会做上几口棺材备用着,以防临时出现有人去世的事情,到时候急慌急忙的耽误了正事。

    现在已经年底,今年严格意义上来,村里倒是没人去世。那么李叔所准备的三口棺材便暂时派不上用场被,被放在了祠堂里。

    我们一行人来到祠堂,陈叔和王权冯康等人麻溜的先将那三口棺材给搬到了祠堂后屋去。我们几个没有被喊到要帮忙,便就呆呆站在了一边。

    这个祠堂我们也没少来过,不过总体上来,以前绝大多数时候来到这里,都是因为有人去世了。

    那样的场面下,我们也不可能在祠堂里胡乱转悠。平日里的时候,虽然祠堂基本不会上锁。但因为李叔一直都将棺材存放于此的缘故,我们倒是也不会没事跑来瞎转悠。

    神秘的陈叔祠堂或许会是关键,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在祠堂里的某个东西会指引我们找到木盒,亦或是藏匿木盒的人?

    可是,祠堂面积虽然不。但祠堂里其实根本就没有多少东西。而且因为毕竟不是用来住家的,于是就连桌椅也看不到几张,更别提还会有什么可以用来藏匿东西的橱柜。

    “你觉得陈叔的话是什么意思?”四海得是我们几个里面最聪明的家伙了,真要会发现什么,则有很大几率会是他发现。

    事实上,一进入祠堂,四海便就已经四下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遍。可看他的样子,他似乎并没有发现。

    稍微远离了一点湖边,文亮的害怕仿佛好了一点。但也只有一点而已,等这两三个时过去,那只妖杀掉第一个人后,无边的恐惧便绝对会轻而易举的将整个村子笼罩住。

    我,文亮,大东,四海让开到了院子里。我们是晚辈,孙叔他们那些长辈正在祠堂里忙碌寻找,我们当然不好搅合进去。

    “我觉得,”四海仰头看了一眼天空,估算了一下时间,“我们不应该按照字面意思去理解陈叔那句话。”

    “陈叔祠堂或许会是关键,他的是或许,证明他猜到了一些东西,但在之前的场合下,他并不能够确认。所以他或许。”四海条理清晰的叙述着他的理解。

    “并且,陈叔没有其它地方,偏偏的是祠堂。性命攸关之际,陈叔断然不会随便上一个地方。由此可以推断,这个祠堂也许不如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简单吗?这个词用来形容此刻我们所能够瞧见的这个祠堂应当是准确的。

    那么,如果事实上它不简单……

    “难不成有密室或者暗格?”大东突发奇想的如是了一句。

    话声传出,我和四海先是一惊,紧跟着便默契无比的看了一眼对方。“有可能,”四海出声,“虽然我们这个村子每一届的村长看上去都像是随便选出来的一样,但是我一直认为,不论是否随便选出,在村长交接之后,新任村长都会掌握一些我们掌握不到的事情。”

    四海的十分严肃,按照他的法,这个青叶村就得存在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了。

    当然,基于我身上发生过的事情,我当然是同意四海的法!所以问题是……这个祠堂里藏了什么大秘密?

    (本章完)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