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盗墓故事 第四十一章:相遇

时间:2017-10-23作者:刘子邪

    “各位大哥大爷,你们别吃我啊,我肉酸啊,真不好吃,我得了艾滋病,上次我一口唾沫还吐死了两条狗呢,吃了我的会死人的,千万别吃我啊!我这有好多钱的都给你们,我带你们发家致富啊!”

    我被架在两根木棍上不停地摇晃,想要从火堆上弹下来,这群土著人显然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所以根本也不管我在嚷什么,把我架好之后,就开始去架秦烟雨。

    她被两个土著人野蛮的架了起来,身子看起来异常的薄弱,脑袋耸拉着也看不见脸,看样子还在昏迷不醒,我见状心说这下完了,老张他们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估计是没可能来救我们。

    而现在只有我和秦烟雨两个人,我是自身难保,眼看就要生米煮成熟饭了,而她还在昏迷不行,更是指望不上了,难道这次是真要死在这了?

    我曾想过我死的时候,虽说未必有那么光荣壮阔,丰功伟绩能够光宗耀祖,可至少也能死的坦坦荡荡,像个男人一样。

    可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死在了这山村老林里也没有一个人会知道。

    就在我万般无奈,哀叹人生命运之际,突然一直昏迷的秦烟雨身子猛的一撞,将架着自己的两个土著人给撞开来,接着丝毫不停歇冲向了火堆。

    我被绑在木棍上,看着她朝火堆冲过来,惊的我大叫一声:“不要命。。。。。。”我这一句还没喊完,就见她已经冲到了跟前,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硬生生从火堆里冲了过来,直接用臂膀撞在了我的木棍上,将我从火堆上连着木棍一起,给撞了下来,砸在地上。

    紧接着我就听到她喊了一声:“快跑!”随后不等我起身,她就冲了过来,一把将我从地上拉起来,拽着我胸前的绳子冲出了人群,钻进树林里便开始狂奔。

    霎时间我听到背后大乱,想必是那群土著人慌了,纷纷拿起地上的木棍,大吼着追赶过来。

    秦烟雨在前面拉着我跑,由于刚才冲进火堆,头发几乎被烧了一半,散发着一股烧焦味,我在后面跑的极快,也不知道方向,只知道发疯似的往前跑,脚下仿佛有用不完的力量,一心只想赶紧逃离这里。

    身后不断传来土著人的吼叫声,一只只火把仿佛诅咒一般,一直跟着我们,无论跑向哪里,仿佛都能被追上一般。

    我们两个一直在逃,烟暗中也看清前方,只知道身在一片深林之中,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突然间秦烟雨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同时抓着我的手把我也给拉了下去,整个人摔滚在地上,一路向下滚去。

    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到自己不停的向下滚去,身下的石头硌的我疼痛无比,想叫却又不敢叫。

    片刻之后,我感到身下一空,整个人犹如一块石头砸了下去,紧接着只听“扑通”一声,我砸进了水中,瞬间感到浑身冰冷无比。

    不等我在水中有任何动作,河流巨大的冲击力便将我冲开,撞击在一颗溪石上,发出一声闷响,疼得我倒吸一口冷气,又被水呛得差点窒息。

    所幸这河流并不深,且我背后绑着一根木棍,能让我借用一些浮力,不至于自己被淹死,这河流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水流湍急,波涛汹涌,我整个人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停被河流冲击而下。

    混乱中我搜寻着秦烟雨的身影,只见她正在我前面不远处,受到河流的冲击,不停地挣扎着。

    我透过她的身后突然看到不远处,河流断然向下流去,不知去了何处,待我仔细一看,心头猛地一颤,脑海里瞬间闪过一丝不安,张嘴朝秦烟雨大喊了一声:“小心前面,有瀑布!”

    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停到,我想游走却发现根本不可能,面对如此湍急的河流,且不说能不能游动,更何况我现在双手被反绑,根本使不上力。

    就在这时,我看到岸边开始陆陆续续出现火把,那些土著人已经追了过来,集聚在岸边气的乱奔乱跳,朝我们大吼,不少的人开始朝我们扔石头和木棍,妄图想把我们砸晕。

    我此刻也懒得去管他们,反正也抓不到我们,我和秦烟雨被河流冲积而下,很快便冲到瀑布口处,那一瞬间感到身体受到一股巨大的冲击,整个人便不由自的飞了出去,被几十米的高空处,被河流冲击了下来。

    在坠落的过程中,根本来不及去思考和观察,耳边只有瀑布巨大的轰鸣声,片刻之后,我“砰”一声砸入瀑布下的水潭之中,激起巨大的水花,河面巨大的撞击力,使我整个人在水中感到五脏六腑仿佛吐了出去一般。

    耳朵里嗡鸣不止,眼前一片发昏,想要晕过去,所幸水潭并不深,在我昏迷那一刻,我隐隐约约中仿佛看到,在水潭的底部好像有一个烟色的奇形石头,那石头上仿佛雕刻着什么。

    然而不等我看清,脑袋感到一沉,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听到有人不停的叫我的名字,那声音听起来无比的熟悉,朦胧中我却一时想不起来是谁,直到我感到脸颊猛的一疼,这才清醒过来。

    睁开看去,只见老张不知何时出现在我面前,扬着手一巴掌朝我的脸打了下来,我一下被打蒙了,还不等回过神来,他又是一巴掌,边打边喊:“长生?你醒醒啊,你可别吓我啊,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啊,我还指望你给我出钱取媳妇呢!”

    “再打就真死了!”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一把抓住老张再次打下来的手,气的大骂一声把他推开。

    他见我没事了,顿时面露喜色,道:“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我们的伟大革命道路,就要到此终结了。”

    “你要是再这么打我两下,我就真被你终结了。”我说话间,向四周看去,只见除了老张之外,赵无易以及那个日本人大介和雇佣兵也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