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盗墓故事 第二十八章:怪病

时间:2017-10-09作者:刘子邪

    由于我不打算再去倒斗了,毕竟不是个好干的行当,一不小心弄巧成拙,就把命都给搭里面了。

    所以在北京城这段时间我闲着也没事,就在家练习“六昆指”,越是深入越是感觉到这“六昆指”的威力不可小觑,绝非一两天能修炼而成,想我师傅一世精学全在于此,自然包含了许多东西。

    我每天是雷打不动的练习,一般几个小时下来,右手便开始疼痛难耐了,这“六昆指”绝学在于用有限的手,发出无限的力,由于比别人多了一根手指,所以发力时,第六指便也多了一力,当六根手指的力量聚合在一起时,威力惊人。

    老张这段时间是到处去古玩市场转悠,剪了个有钱人的寸头,整天穿上西装叼着一根香烟,可谓是招摇过市,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家大业大呢,在潘加园那边倒腾了个把月,倒也赚了点油水,现在逢人都叫他张爷,面子大着呢。

    我练完“六昆指”没事的时候,就去看书想多了解点知识,后来还真在无意间,了到了一点风水之术,不免觉得有些玄乎,当时便想起为我算卦的那位风水老先生,他给我的那本《风水穴位术》,被我随手一扔也不知道给扔哪去了。

    后来找了半天,在我的床下面找到了,我拿着这本书闲暇之余便翻来覆去的看,越深入的看我越感到震惊,这本书放在书行里,可以说是偏书了,几乎没人看,写的东西也不怎么规矩,乍一看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瞎扯,但让我吃惊的是,此书不仅仅讲解了有关风水的事,实质更多的却是一本如何寻找墓葬的书!

    这《风水穴位术》里有一篇,说的是有关墓葬之地选址的依据,古代许多墓葬的选址,不仅仅是依据天南地北的山脉,更是有居多依据天上的星宿所向,而选择的。

    如天上的星宿指向北斗之星,而北斗乃是明星,即在地上星宿之下,依靠山川之间,顺势河流之脉而建造,不仅如此,墓葬建造之时,选址还要分为东南西北所对应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

    而水的流势以及山脉的走向,又影响着墓葬时的土壤是紧还是疏,又要分看流水是从青龙还是白虎,亦或朱雀玄武流出,都有不同的讲究和学问。

    此书中又清晰的讲到,诸侯王的墓葬讲究和帝王墓葬所不同,山脉的气势走向,应照了风水的灵气和穴位,而这些都是墓葬的关键,祥则能造福后代,凶则祸害子孙。

    而说到凶吉,又要牵扯到八卦阴阳之中,在这本书中,讲解详悉,无论是风水还是八卦,可谓应有尽有。

    我一开始也没想到这本书竟然大有作用,所以一段时间以来,我天天窝在家里研究这本书,只可惜那位风水先生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再遇到,倘若能得到其指点一二,学来便要快的多。

    我手里头也有钱了,为了延长生计,就趁机和老张合伙开了一家饭店,依我起了个名字叫长生阁,为了不惹上什么麻烦,我和老张平常也不怎么露面。

    后来又请了几个师傅,专门做一些高档点的饭菜,虽说比不上京城那几家闻名海内外的饭店,但慢慢的也有些成色,私下来来往往也接触了不少人,日子可谓过的安安稳稳。

    也不知道究竟是清闲的时间久了,还是别的什么,慢慢的开始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时不时的腿上或者腰间都会出现短暂疼痛,有时候甚至在内脏处,也感觉不适。

    我一开始也没当回事,心想着可能就是这段时间没活动,身子骨都懒散了,可没想到,后来情况越来越不对劲,我有些担心了,就和老张说了一下让他陪我去医院看看,结果他竟然和我一样,也出现了这种情况。

    我当时心头便感到阵阵不安,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两人去医院从上到下浑身检查了一边,结果一出来,发现我们什么事也没有,身体从内到外都是健健康康的,医生说我们这是一种惯性病,懒散的久了,就觉得自己病了,其实没问题,没事锻炼一下身体,促进血液循环、新陈代谢就好了。

    虽说没检查出来什么毛病,可我总觉得不对劲,自己的身体自己最清楚,我到底有没有病,我当然是感觉的出来。

    为了以防万一我每天开始定时定点的去锻炼,一直坚持了大半个月下来,之后我开始慌了,因为我的身体不仅没有好,反而疼痛的地方越来越多,很不是滋味。

    直到有一次洗澡的时候,我透过镜子,猛的发现在我的背上,竟然不知何时长满了密密麻麻不知何物的烟色小肉球,乍一看去,就仿佛无数的蚂蚁趴在自己背上,异常的恐怖。

    这些东西就仿佛是一夜之间长出来的,完全没有察觉到。

    我看到这些,当时就吓坏了,急忙找到老张,不出意外他和我一样,背上也是长满了烟色小肉球,并且随着时间的增长,越来越大,越来越多。

    我们两个吓坏了,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去了医院让医生一看,那医生也是吓的半死,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

    当时便用夹子在一个肉球上夹了一下,瞬间疼得我仿佛钻心,脑门冒汗,而让人感到更加震惊和恐怖的是,从那烟色肉球中竟然挤出了一只活生生的烟色小虫子!

    那医生当时便吓的差点没晕过去,我和老张也是吓坏了,慌不择路也不敢治了,踉踉跄跄的跑出了医院,到后来,越想越感到害怕,整天恍恍惚惚的,六神无主,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浑身开始变得软弱无力。

    我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我和老张会同时长出这些奇怪的东西?我们两个人用针把所有的烟色肉球全部一个个的挑了出来,满地的虫子爬来爬去,异常恐怖,若不是这段日子的历练,使我承受力变强了,否则看见这场面,满地的虫子都是从自己身上用针挑出来的,我非待吓晕过去不可。

    原本以为将那些虫子全部挑出来就没事了,可没料到,到了第二天,这些虫子犹如再生一般,再次长满了后背,我和老张彻底感到绝望了,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这些烟色肉球已经开始往前身蔓延了,并且越来越严重,有时候开始发痒,甚至能感觉到在自己的皮肤下面,有一个小虫子在动。

    那段时间我几乎是在等死,仿佛每一天都有可能是最后一天,没过几天便消瘦的不成人样,我也不敢和我爹娘说,害怕他们两位老人家接受不了,直接晕过去。

    就这么一天一天的熬,各种方法都用尽了,也未见这些肉下去,第二天依旧再生长出来,就在我和老张彻底绝望等死之际,突然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来信,这封信里面什么也没写,只有一张照片。

    照片拍的是一个人的胳膊,而让人震惊的是在这只胳膊上,竟然也同样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烟色肉球,我看后大为吃惊,难道有人和我们一样也得了这种奇怪的病?那他有没有找到医治的方法呢?

    我急忙低头去看署名,这封信究竟是何人寄来的,这人又怎么会直到我们得了这种病的?结果低头一看,当时就怔住了,只见在署名处写着三个烟色字体:赵无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