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盗墓故事 第十二章:五爷秘术

时间:2017-10-09作者:刘子邪

    我是第一次倒斗,自然也是第一次下盗洞,由于洞口只有一人之宽,我们便两手抓住系在腰间的绳子,用背部紧靠在洞壁上,缓缓的向下移动。

    随着越下越深,空气中泥土的气息越来越重,四周也开始变得越来越烟暗,抬头向上看去,整个天空仿佛只有头顶的洞口那么大,四周的狭窄空间的挤压感让人倍感难受。

    大概用了五六分钟左右,我们全部下到了盗洞内,我借着洞口的光,从背包里掏出手电筒,打亮向四下看去,只见我们身处在一个方形的土窑里,四周全是厚实的土壤,土窑内空间狭小,我们六个人站在里面,显的无比拥挤,转个身都难,而在我们正前方有一面青紫色的石砖墙,这石砖墙看起来年头久远已经和土壤混合在了一起,由于收到泥土的挤压和四周空间的封闭,想要打开绝非易事。

    老王站在最前面,他用洛阳铲对着石墙使劲敲了两下,但见上面只落下了几块土壤,而石墙是毫无破损,坚硬无比。

    老张在后面伸着头,见状惊道:“哟,这石墙挺结实啊,哥们能凿破吗?”

    老王笑道:“小兄弟竟开玩笑,咱们是搞不破这墙的,还待靠五爷的手段。”

    我和老张闻言看向五爷,只见五爷挥了挥手,让老王从面退回来,随后五爷走到墙前,蹲下身从背包里慢慢掏出一个长形盒子,我见状一惊,心说怪不得从之前就感觉五爷的包怎么这么鼓,原来里面装着这么大一个盒子,想到这,我突然又想到,五爷的包里该不会只装了这么一个盒子吧?

    这盒子是用木制的,由于洞内光芒暗淡,没能看出来是用的什么木材制作,借着洞口的微弱的日光,从外观看去这盒子木材呈现金色,完整的长方形,花纹仿佛如流水一般围绕盒子,美丽无比。

    我心想这盒子制作的如此精美,里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又和打开这石墙有什么关系?

    正当我茫然之际,赵五爷缓缓从上至下打开盒子,我和老张见状,不禁愣了,只见里面是两个漆烟色的手套,手套上面镶着一层类似铝纸的铁皮,在手灯的光芒下反射着光芒,这手套制作精美,我皱着眉看了半天,也看不出究竟是用什么制作的,只能看出它并非平常的皮手套。

    老张小声对我说:“不是说要破墙吗?五爷是不是糊涂拿错了?这手套有什么用?难不成戴上手套用拳头砸啊?”

    我知道的和他差不多,拿铲子都砸不动的石墙,用手套又能有什么用?

    我和老张正窃窃私语,在我们身后的赵无易突然开口,声音冷冷道:“这双手套不是普通的手套,它叫铁金刚,是一双特质的机关手套是专门用来破解古墓机关和障碍的,传说它是古人用天上坠落的陨石制作而成,坚硬无比,无所不破,对付这面石墙对于这双手套来说,犹如掐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老王在一旁补充道:“你们两位有所不知啊,咱们五爷家就是以破解古墓机关之术而闻名倒斗界的,只要戴上那铁金刚,天底下就没有五爷破不开的机关,你知道同行的人都怎么说五爷的吗?手戴铁金刚,万里破佛墙,上天能蹈海,下地能翻江!”

    我闻言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赵五爷家是以擅长破解机关闻名,要说这天底下没有赵五爷破不开的棺,我却突然想起师傅曾说过的六指棺,据说这六指棺只有六根手指的人才能破解,难不成赵五爷能破解开来?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便见赵五爷手戴铁金刚站在石墙之前,伸手在石墙上开始摸索起来,我和老张因从未见过,好奇的厉害,把眼瞪的跟牛眼似的盯着赵五爷,只见他在石墙上摸索半天后,道:“后退!”

    众人闻言急忙往后退,这土窑本来就空间狭小,六人站在期间难以的动弹,老张站在最后面,众人此刻一退便把他给挤在了土墙上,急得大呼起来:“哎哟哎哟!松点松点,这还没开始进墓呢就先挤死一个了!”

    他话音刚落,只见赵五爷双手握拳,眉目一凝,突然间从铁金刚表面的铁皮中弹射出两个小铁环,“铛”的一声打入石墙中心的两侧,呈现出一个椭圆形,不等众人回过神来,但见赵五爷同时两拳打出,砸向了铁环包裹的椭圆之内,霎时间一声震耳的巨响,随即尘土飞扬,一阵石砖砸落的嘈杂声。

    我急忙皱眉捂住鼻子,用手挥打着眼前弥漫的尘土,等到尘土散去只见石墙上被砸出了一个椭圆形的缺口,恰好是先前铁环所围成的图案,原来赵五爷是用铁环事先确定好范围,然后再进行打开石墙。

    我和老张看着赵五爷手上的铁金刚都震惊了,没想到这铁金刚如此坚硬,竟能将这石墙打穿一个偌大的洞口,且毫无损坏,果然非寻常之物。

    我转念想到这东西虽然厉害,但真正厉害的应该是赵五爷,这铁金刚虽说坚硬无比,但若没有足够的力量来使用恐怕也是白搭,正如眼前的石壁,倘若赵五爷没有足够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打破石壁呢?

    想到这我开始好奇赵五爷究竟是什么人,他到底有多大的本领?

    不等我多想,赵五爷便率先从椭圆的洞口钻了进去,随即众人也都跟着进去,我打着手灯猫着腰,从洞口跨了过去,一到里面顿时被烟暗笼罩,周围的光芒只有我们手上的六个电灯,视野范围极其狭小。

    我打着手灯四周环顾了一圈,发现我们竟然是在一间方形的墓室里,刚才的石壁原来是这间墓室的墙壁,这可真是把墓主人的家都给拆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怪罪。

    这间墓室不大,在墓室墙壁的四周摆放着一些类似锅碗瓢盆的东西,看起来也并非贵重之物,我想起曾听说的,古墓的建造一般都是按照墓主人生前所住坏境而造,无论是房间的格局还是生活的用品,多数都给予还原。

    这间墓室摆放着一些生活用品,看来也是按照如此格局进行的,我对这些东西不上眼,老张倒不一样了,他看见这些东西,急忙拿一个在怀中,道:“哎哟,长生啊,就是这种碗,当初他们给我的就是这种碗,值不少钱呢!”

    在一旁的老王闻言,笑了道:“那你可是吃大亏了兄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