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盗墓故事 第十章:石头

时间:2017-10-09作者:刘子邪

    村长将我们一行六人安排在了村里的招待所里,这招待所房间狭小,到处是蜘蛛网,且只有两张木头床,上面铺着不知放了多久的褥子,伸手去摸一股潮湿的感觉,整个房间内也散发着奇怪的味道。

    赵五爷的两个学徒老李和老王见闻,就开始皱眉小声嘀咕起来:“这就是招待所啊?好家伙,两张床我们六个人怎么住的下?”

    “是啊,而且这是什么味,怎么这么难闻?”

    我和老张在一旁见状,也不免觉得有些寒蝉,按理说这招待所招待上级人物,应该是干干净净的,怎么会如此脏乱不堪呢?

    赵五爷倒没什么,谢过村长后道:“村长还有一件事要麻烦您一下。”

    村长问道:“什么事啊?”

    “你看我们这一行六人来到这里,难免会引起咱们村里人的注意,我们是奉着京城的命令来工作的,不希望村里的人来打扰,所以还麻烦您别告知村里人我们的到来,等我们工作完后,一定答谢您。”赵五爷面带微笑,谈吐从容,仿佛自己真的就是一个大学教授来着采集样本的。

    那村长年迈已高,且见识短浅,自然是识不破赵五爷的,便连声答应后离开了。

    等村长一走,赵五爷便对我们道:“今天咱们就在这里休息一夜,房间是差了点,总比没地方住好,再说咱们也不是来观光度假来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今天就先到这里吧。”

    此时已是黄昏,我和老张因觉得在这里待着无聊,便想在村子附近转转,赵五爷嘱咐我们最好不要和村里人接触,以免引起他们的疑心,增添不必要的麻烦。

    “五爷您放心吧,我们两个是不会给您添麻烦的。”老张笑嘿嘿道。

    赵五爷道:“给我添麻烦不要紧,你们两个自己别惹上麻烦了,尤其是你柳少爷。”

    赵五爷伸手指向我,我见状一愣,但随即想到他和我父亲似乎是友人,便友好的笑笑,道:“五爷您别这样叫我,叫我长生就行了,对了五爷,您和我爹是什么关系?我觉得您和他好像很熟,可我怎么从来没听他提过呢。”

    赵五爷笑了,道:“我和你爹柳良确实是老相识了,至于他为什么不给你提起我,等回去以后,你还是自己问他吧,你俩去吧,记得早回来。”

    我心里觉得纳闷,但也不好意思再问,便和老张离开招待所后便沿着村庄里的小路往外走,这村庄原本就不大,人户也少,树木居多,无论是村子的四周还是内部,种满了大型的梧桐树。

    我们走了一会也没见到什么人,再往前走便出了村子了,我和老张觉得无聊便准备回去,就在我们转身之际,突然我看到在村口一颗巨大的梧桐树下,好像有一颗人头!

    我吓得一愣,忙招呼老张,他见状也是一惊,两人面面相嘘,这梧桐树下怎么会有一颗人头?难不成有人被杀了?我和老张年轻气热,想也没想便三步并做二步跑了过去。

    等到近前一看,顿时松了口气,原来这并不是什么人头,而是一颗纯烟色的石头,从我刚才站的地方看,就好像是一颗人头被扔在了树下一般。

    不过即便是石头,也未免显得奇怪,这石头呈现纯烟色,由于被梧桐树遮盖,很难被发现,若不是我们是从村子往外走的错以为是人头,不然还真难看到。

    石头表面异常光滑,仿佛是一面镜子,按照常理来说,石头便面一般呈现粗糙,除非经常被雨水或者人进行打磨,否则根本不会如果镜子一般光滑。

    可眼前的这块石头便是光如明镜,异常光滑,一部分露在地面,另一部分被掩埋在土中,我蹲下身抓了一把石头周边的土壤,土层坚厚,没有翻新的迹象,说明这石头并无人动用。

    我对老张说:“这石头倒是奇怪,看它光滑的样子也不知道在这多久了。”

    老张蹲下身扒着石头看了一遍又一遍,并小声嘀咕着:“时间久了好啊,越久越值钱。”

    我闻言气笑了,刚想批评两句老张思想觉悟不高,脑子残存着腐败的拜金主义,放得久得石头多了,也没见能卖钱啊?可他突然叫了一声:“咦?这石头后面有东西!”

    我闻言一愣,趴下身去看,由于这石头是倾斜着埋在土壤中,所以石头的后面与地面几乎相贴,若不趴在地上很难看到后面什么样。

    我趴在地上眯着眼缝去看,果见石头背后表面密密麻麻的,凸凹不平,上面像是刻满了痕迹一样,我伸手摸了摸便起身对老张道:“挖出来,这石头后面有东西。”

    老张和我所想一样,于是蹲下身用手将石头周边的土层挖开,所幸这土层虽然深厚,但石头埋藏的并不深,没过多久我们两人便将石头给挖了出来。

    等放在树下仔细看去,才发现这石头并不大,奇怪的是我和老张看着它总觉得有些熟悉,这石头模样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可是想半天也想不起来。

    我将那漆烟的石头翻了一圈看向背面,果不其然在石头的背面密密麻麻的刻满了各种各样的符号,并且这些符号全是用金黄色的颜色雕刻而成,异常醒目显眼,弯弯曲曲的线条仿佛蛇形的躯体相互交错在一起。

    我们两个看了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老张说:“会不会是拿反了?你倒过来看试试。”

    我将石头倒过来看,依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我道:“看样子这应该是古代一种特殊的文字,或者一种象征性的符号,故古人习惯性的用符号来表达一些特殊含义,例如在祭祀的时候,许多巫师便会在纸张上画上一些奇形怪状的符号,来表示与上天交流,达到祭祀的目的。”

    老张点头道:“这么说这东西不是现代的了?”

    我点点头,老张又问:“那你能看出来它是哪个朝代的吗?”

    我闻言又看了几遍,除了那些符号是金色之外,始终看不出任何信息,便摇头道:“看不出来,但这些符号都是金黄色,就说明这绝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上面肯定记载了什么,只是我们看不出来罢了。”

    老张嘿嘿笑了,从我手中抢过石头道:“管它记载的什么呢,只要是不是现代的东西,都值钱,咱们把这个拿回去,说不定也能卖个不少钱。”

    我闻言笑道:“你背这么大一块石头不嫌沉啊?”

    老张闻言,顿做一脸深仇大恨的表情看着我道:“长生啊长生,你怎么就这么傻,我这背的不是石头,是钱!是人民币,天底下哪有嫌人民币沉的?你看看你,不是我说你,这才多久你就把党组织的宗旨忘了?思想觉悟太低啊,自己好好思过。”

    他说着说着就抱着石头往回走,我无奈只得摇头,恰巧此时天已经烟了,村里也没什么好转的地方,便跟着他回去了,等回到了招待所时,所有人都已经睡了,老张趁机偷偷摸摸的将石头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朝我挤眉弄眼半天,我装作没看见懒得搭理他,找个地方坐下来便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