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盗墓故事 第七章:盗墓

时间:2017-10-09作者:刘子邪

    我口听老张竟喊出了要去盗墓之事,惊吓之余急忙用收捂住他的嘴,低吼道:“你不要命了?什么事都敢大声嚷嚷!还想不想活了?”

    我偷偷四下看了看,虽然没人直接注意我们,但俗话说隔墙有耳,说不定就有人听到老张说的话了,不管是我疑心重,还是别的什么,反正现在不能在这待着了。

    我催着老张急忙忙付了钱,然后两人一起回了家,一到家老张就对我说:“不至于吧长生,我只是说说,八字还没一撇呢,你看你瞎紧张个什么劲!”

    我瞪了他一眼,道:“什么话你都敢说,你以为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允许你去倒腾文物?现在法制社会,抓住是要枪毙的!”

    老张嘿嘿笑了,眉毛一挑凑近说:“你先别紧张,先听我说,我的意思是咱们不去搞大家伙,牵扯到什么价值连城的文物之类的,咱们就去盗个小墓,弄点简单,例如什么民国时期地主的墓,或者那些军阀官僚的,里面好歹有些东西吧,咱们就拿点那个,换点生计钱,也不为过嘛,你说呢?”

    我听了他的话,心中不免跟着一动,觉得他说的似乎有些道理,在民国年代之时,社会动乱,情况纷杂,无论是地主还是军阀手里头多多少少都撺着一些宝贝,在当时思想尚未革新之前,尤其是地主们,依旧代表着贵族阶级,脑海中残存着封建思想,在自己死后,带着自己的家财万贯一起埋在了地下,不见天日。

    可要我说,他们手里的钱从哪来?无非都是抢的老百姓的钱,各种手段压榨,最后到死就算埋到地下,也没还给百姓,为百姓造点福。

    用老张的话来说,就是挖他们的坟,也是为新时代老百姓做好事,为旧时代的老百姓祭奠伸冤。

    老张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他的想法,他这人一旦决定了做某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我司前顾后,对他说:“其实我实话给你说吧,我也想挣钱,我手里头是真穷,可是总觉得盗墓这事损阴德,而且我爹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用了一辈子的劲,就盼着我这个唯一的儿子能有点出息,将来成为一代名医,救人积德,你说我要是没成一名医生就算了,结果操起了我祖上的老本行去盗墓,他要是知道了,还不待直接气的一病不起?我可不想背上不孝子的名声。”

    老张说:“你傻啊,咱当然不能直接跟爹说去盗墓啊,我都给你想好了,到时候咱俩就说手里头实在没钱,还去海上做生意去,至于你说的盗墓损阴德,那咱们说实话,那些贵族地主下葬拿的都是百姓的钱,咱们挖出来重见天日,这不算积德吗?你说损阴德,那也待看挖的谁的墓是不是?要是你把文天祥的墓挖出来了,不说别人,我都给你急!”

    我被老张逗乐了,开口道:“行啊你,现在嘴皮子都这么厉害了,这几年海上生意看来没白做。”

    老张嘿嘿笑了,说:“生意人嘛,哪一个嘴巴不行的?说不过人家还怎么让人家买东西?行了,咱们不说别的了,长生,你现在就说到底干不干吧?这可是咱们现在唯一的路了。”

    我听了老张的话,陷入沉思,我想起我祖父当初走上盗墓这条路的时候,也是因为钱财,后来发了家,可如今到了他的子孙后代之际,依然是因钱财发愁,而面临是否走上盗墓之路,这难道就是宿命吗?

    我这人向来不信命。但我不得不承认,老张的话确实说动了我,我沉吟良久无话,老张见我没动静,催我道:“就一句话干不干?但我说实话,咱们真没别的路了!”

    我心里感觉有些发慌,但不知为何总有一个东西在撞击着我的心,一种欲望感涌了上来,在逼着我走上这条路。

    我像是看到我的祖父一辈,他们当年的盗墓的身影,当年骨子里是什么血,至今多少年后依然是什么血。

    我最后横了横心,脑子一热,一股热流涌上心头,咬牙道:“干!干他娘的!”

    “好!这才是老子认识的长生!”老张激动的一拍桌子跳了起来。

    我见状急忙按住他,道:“你先别激动,这事说着容易做着难,不说别的,就说这墓咱们上哪找去?其次,你会盗墓吗?这可不是拿着铲子在那挖就行的,这可是一门技术活,再者,这事待做的隐蔽,不能让外人知道,尤其是咱们自己身边的人,一旦泄露风声,万一出个意外,就全完蛋了。”

    老张点头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你就放心吧,不瞒你说,在你回来之前,我就打听过这事了。”

    说着,老张慢慢的凑近我,小声道:“而且,我已经通过关系找到了一座墓,虽然不大,但是听说里面应该也有不少值钱的货。”

    我闻言一愣,问道:“你还有这方面的关系?不对啊,老张,你给我说实话,你这几年到底是做什么的?”

    老张听我这么一说,表情突然有些紧张了,开口说:“我...我之前不是给你说了吗,我去海上做生意了,我...”

    我“砰”一拍桌子,怒气道:“你还拿我当兄弟吗?要是当,就说实话!”

    我最了解老张,这货从小到大就是这样,说谎的时候脸色紧张,目光慌乱,嘴巴支吾半天说不一句圆润的话,尤其是在我面前。

    果然,老张听我这么说,着急道:“你说什么话呢长生,咱俩的关系我能骗你吗?我这几年真是在海上做生意去了,就之前给你说的,被人带着倒过一次斗,别的再也没有了!我这次是通过之前带我的那些人帮忙找的关系!”

    我半信半疑的看着老张,他一脸着急,道:“你待相信我,我还会坑你吗?!”

    我见状心知他是在撒谎,可是也懒得说破他,这货就是死要命子活受罪,于是我也不再追问,而是对他道:“行,我就姑且信你一次,不过你可待小心谨慎,咱们可不能被人坑了。”

    老张见我不再追问,嘿嘿笑了,道:“你放心吧我的柳爷,明天我就带你去见见人,全交给你来定夺行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