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盗墓故事 第六十一章:石棺之锁

时间:2018-02-01作者:刘子邪

    到达这顶层,四周保存的程度相对于下降,空间狭小,整个殿内只放着一口金黄色的石棺,别的再无他物。

    说来倒也奇怪,这石棺被摆放在一个石台上,而从石台的四个角落处却各有一个拱形的石环,相互交织在一起,紧紧的压在石棺之上,使石棺被死死的扣住,看那样子,生怕有人给掀开似得。

    我们五个人见状,觉得好奇,俗话说小心驶得万年船,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耐着性子,先把整个顶层检查了一圈,没有危险性的东西后,才去观察那金黄色的石棺。

    由于顶层相比之下破旧不堪,上方破了一个洞,一缕缕阳光透过洞口穿射进来,洒在金色的石棺上,光束中浮动着土尘,显得异常的古老。

    老张看见这些东西激动不已,两眼放光,认定里面有宝贝,用手在石环上摸了半天,道:“不得了不得了,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啊,咱们万里长征,不负使命,终于来到了目的地,我敢断言,这里面肯定有我们想要的东西!”

    秦烟雨从先前得知我们的身份之后,就一直心有顾虑,唯恐我们会破坏这些文物,此刻见老张抱着石棺不舍得松手,更加激动,就道:“这里的东西年代久远,意义非凡,而且都是文物,是属于国家的,具有很大的研究价值!你们千万不要动歪想,我会看着你们的。”

    老张听了这话,整张脸顿时不开心了,我见状唯恐为此吵起来,实在没必要,再说了,她不是说看着我们不拿吗?那我们就趁她看不见的时候再拿嘛!

    于是我出面道:“秦博士说的是,这些东西都是文物,意义重大,并且价值连城,不是我们这些穷酸老百姓能动的,我代表我们倒斗小队向您保证,绝对不拿国家的一分一线!”

    说完,我趁秦烟雨不注意,偷偷的对老张和赵无易眨巴几下眼,老张会意的笑了,赵无易看了我一眼,还是一脸的冷漠,也没表情,我见状来气,心说等拿了宝贝,你要是敢伸一下手,我弄死你!

    秦烟雨见状,半信半疑的看着我,我心说你看我也没用,我只能做个口头保证。

    她也没再说什么,开始研究石棺。据我所知,中国自古以来,棺椁不外乎黑色和暗红色两种,还有一种石棺,用的石灰色,这是为了对死人的尊敬,和中国的文化地域也有很大的关系。

    但像这种金黄色的石棺我还真没见过,也没听说过,所以我大胆推断,这巨人族的文明,早于中国的文明出现。

    石棺也是石质所做,但不同的就是石质的颜色,是一种土黄色,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金黄色。

    整个石棺有两米多之长,和我们所见过的棺椁不同,我们普通人所用的棺椁,头端翘起,尾端收缩,棺盖大于棺身,呈现放射的样子。

    而眼前这个棺椁,两端大小相同,整整齐齐的一个长方形,看不出棺盖与棺身的区别,且其四周被粗犷的石棺锁住,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用石头做的包裹。

    我们围着石棺研究了半天,发现根本打不开这东西,这四个拱形的环把石棺锁的死死的,让我们根本无从下手,想要打开石棺,必须要先把石环给破了,可是这石环坚硬无比,我们又没有工具,该怎么破?

    老张从我手中拿过砍刀,对着石环来了一刀,只听“铛”一声响,但见砍刀上缺了一个小口,反观石柱,完好无损,只掉了一些灰尘。

    “我的乖乖,这石环也太硬了吧?老子手都震麻了,怎么才掉了一点土渣?”老张惊讶道:“这可如何是好?”

    我见状也是没有头绪,这么硬的石环,我们根本打不断,可总不能现在打道回府吧?我们三个能不能回的去,都难说!

    秦烟雨和大介两个人也是一脸的惆怅,不知道该怎么办,在这里也没有她那些科学技术能使用,她只能看着我问道:“你们这些盗墓贼最擅长的不就是开馆吗?那些木头做的能开,这些石头做的,难道就没有办法吗?”

    我对她说这棺椁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人死了放进去埋了就完事了,这里面可是大有学问,从古至今,棺椁的形式多样,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棺,大小形态各有,不同的棺也有不同的埋法,不像你想的和见的那样,埋进去就算了。

    她听我这么一说,估计也明白了这石棺不好开,眉头皱起,白皙的脸上开始写满惆怅。

    我们对着石棺搞了半天,也没能打开,心中感到越来越挫败,难不成真的要放弃了?

    就在这时,赵无易突然道:“这些石环是从石棺下面延伸出来的,既然能够呈现拱形,环绕而起,必然有能挪动的地方,蛮力行不通,就用脑子。”

    他说这,蹲下身开始用手在石环上摸索起来,我们见状也跟着帮忙,这时候只有把希望给放在这上面了。

    我将一个石环上下摸索了一个遍,也没能发现有用之处,我心中哀叹,这可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没得到,

    就在我哀叹无奈时,突然我的手指摸到了一个凹槽,我愣了一下,用手感应了一下,果真如此。

    这凹槽极小,且位于石环内部,若不是我偶然摸到,估计还真发现不了。

    我摸索了半天,由于凹槽好像呈现不规则状,所以也没能摸出来,我趴在地上,打着手灯抬头去看,隐隐约约看到那凹槽的形状。

    说来倒也奇怪,我越看越觉得那凹槽眼熟,仿佛在哪见过类似的东西,可是一时间就是想不起来,我越想越急,拉着老张帮我看,众人都被我搞得神经兮兮的,也不知道我在干什么。

    我按着老张的脑袋,让他看了半天,然后问道有没有看出什么端倪?

    他站起来拍着脑袋,道:“你还别说,还真有些眼熟,咱们好像在哪见过,我怎么觉得就在刚才还看见呢。”

    老张说着,开始原地打圈转,突然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指着秦烟雨,惊讶道:“我想起了,她!就是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