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第420章:大婚前夜

时间:2019-05-20作者:征战天下

    谨记:小說20丨6  网址:xiaoshuo2o丨6.com 以免丢失

    漆黑的天幕上挂着一轮明月,周围繁星点点,柔和的月光撒在大地上,皎洁一片。

    驿站内,君玄歌一身白衣站在楼上,月光照在他身上,将他温润的气质笼罩得有些朦胧,他俊容上带着温和的浅笑,目光看向某一个方向。

    “王爷。”一个暗卫从暗处出现,“安敏郡主将茗余大人扣住,我们真的不出手相救吗?”

    明日的大婚……

    “不必。”君玄歌温和一笑,“我已经安排好了。”

    暗卫沉默,安敏郡主扣下茗余大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挟王爷,可明日的大婚,以他们的计划,注定不会平静的。

    届时,要是安敏郡主真的杀了茗余大人怎么办。

    君玄歌忽然回头,儒雅的脸上带着笑意,他问:“本王明日就成亲了是吗?”

    “是。”暗卫虽不明白王爷怎么会问出这么奇怪的问题来,但还是点头回答。

    得到回答,君玄歌脸上的笑容愈深,温润如玉,他似在呓语:“真好,明日本王便成亲了。”

    风轻轻的吹过,吹起了君玄歌的发丝,他看着一个方向,笑容温柔。

    过了一会儿,暗卫忽然开口:“王爷,就算明日顺利了,可白小姐发现真相后肯定不会答应的,您能留住她一时,留不住她一世。”

    他们的王爷,高贵温润,气质卓绝,是多少女子可望而不可及的天之骄子,可现在却要为了一个不爱他的女子,卑微算计。

    这样的王爷,让他们心疼。

    君玄歌笑容一僵,然后他淡淡一笑:“你也说了,她会发现真相,你觉得一直是利用她、甚至拿她交换的凤惊冥,她还会喜欢他吗?”

    他既然会做这件事,就已经算好了一切会发生的可能。

    君玄歌了解白子衿,哪怕他不愿意承认,可白子衿的确是凤惊冥入骨,但就是因为太爱,所以她容不得背叛。

    “若是不喜欢她的凤惊冥这么做,她能接受,可错就错在,凤惊冥表现出的是重新喜欢。”君玄歌淡淡开口,“退一万步来讲,真相揭开时,她会恨本王,可她也不会再伤她入骨的喜欢凤惊冥。”

    再者,等到她和他拜堂成亲,一切就会尘埃落定,时间会抚平她对他的恨。

    她,终究还是他的。

    暗卫沉默了,可王爷,你有曾想过您将自己放到了什么地方吗?只要白子衿回头,你就会笑颜以待,这种爱是否太卑微了……

    “那太皇太后那边……我们根本没真的玉玺啊。”暗卫开口。

    那日茗余大人从鬼王手里抢来的,根本不是真的玉玺!

    提到太皇太后,君玄歌的神色淡了几分:“她要的玉玺,我会给她,只是我从未说过,保证真假,还有,凤惊冥会不会放过她我可不保证。”

    想到太皇太后三番五次派人刺杀白子衿,君玄歌眼底闪过冷意。

    她以为,他会放过她吗?

    “你退下吧。”君玄歌淡淡开口。

    “是。”暗卫退回黑暗处。

    君玄歌温润的目光再次看向一个方向,他眼底闪过温柔之色,白衣飘飘。

    ……

    纱雅院

    “小姐,您怎么还不睡,明日可要早起。”伊人看着自家发呆的小姐道,“这都什么时辰了,您再不睡,可就没得睡了。”

    宫里已经将梳妆伺候的人都派来了,明天可是天不亮就得起来梳妆准备,现在不睡明天可吃不消。

    白子衿抱着被子坐在床头,她有几分扭捏:“不是不想睡,而是我睡不着。”

    这可是她两辈子来第一次成亲,而且还是嫁给她喜欢的男人,白子衿现在只要一闭眼,就会不由自主的去想到明天的画面,

    白子衿扫了一眼屋子里各种喜气的东西,小脸红扑扑的,不由自主的扬起幸福的浅笑。

    “我的小姐,这可是你在纱雅院的最后一个晚上了,你还不珍惜,别害羞了,快把你平时不要脸的勇气拿出来,立马就睡过去了。”伊人吐槽。

    平时又不是没少和鬼王腻歪,都是没羞没躁的,突然这么害羞让伊人十分不习惯。

    白子衿躺下去,把被子一拉:“好好好,我睡睡睡。”

    在确定她闭眼睡觉后,伊人才把灯吹灭,走到外面守夜。

    房间里,白子衿睁开眼睛,她看了一眼床头的婚服,忽然捂着小嘴偷笑起来,声音小小。

    “凤惊冥,你一定会被我穿婚服的样子惊艳到。”

    她一直没告诉凤惊冥,她娘有给她留下一套婚服,便是想给凤惊冥一个惊喜。

    凤惊冥,我要嫁给你了。

    ……

    鬼王府

    与喜气洋洋的纱雅院相比,鬼王府虽装饰得格外红火,红稠不断,气氛却有些莫名的低沉恐怖。

    房间里,凤惊冥和衣躺在软塌上,邪魅俊容却冷沉得可怕,桃花眼也满是冰冷,他衣袍下的手紧攥成拳头。

    看着这装扮得喜洋洋的房间,凤惊冥却觉得格外刺眼,一想到明日的事,他便心口堵得慌。

    脑海里闪烁过白子衿的音容笑颜和那日她浅笑安然的笑脸,他就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心口竟有些生生的发疼。

    明明,这几日他刻意让自己不去想她,却为何还是会记起她的笑脸。

    黑暗里,凤惊冥缓缓掀起薄唇,声音嘶哑,声音中带着迷惑和几分挣扎。

    “白子衿,你是不是对本王下了毒。”

    可惜,在这黑暗中,没人能回答他,只有他自问却无法自答。

    又过了半个时辰,凤惊冥依旧无法入睡,他索性起身抽出床边的剑,走到院子里挥舞起剑来。

    每一剑,都带着极度的怒火和情绪,只是那怒火不知是对其他人,还是对自己的。

    不远处,黑煞看着突然半夜出来舞剑的自家王爷,十分不解:“白阎,王爷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太激动了?”

    “可能吧。”一向面无表情的白阎,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以王爷对王妃的爱,眼看明日就能娶王妃进门,激动得睡不着是很正常的……

    嗯……虽然这有些对不起王爷的人设,但!!事实就是如此!

    “唰!”

    “唰!”

    一剑又一剑,剑气凛冽,威力恐怖至极,剑气卷起地上的落叶到空中,在落到凤惊冥身旁时,瞬间成了湮粉!

    在这些湮粉要落到地上时,忽然“砰”的一声巨响!

    只见院子里的假山,轰然爆裂!

    而假山前方,凤惊冥眼眸冷冷的凝视着塌陷的假山。

    正在和白阎讨论的黑煞被吓了一跳,他看着那破碎的假山惊魂不定:“白阎,你确定王爷是太激动了?我怎么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他怎么觉得王爷这压根不是激动,而是愤怒,谁会激动到劈开假山?

    白阎微微微皱,他看着院子里的王爷,似乎从什么时候起,王爷就有一点不对劲,可这不对劲他也说不上来。

    “希望明天的婚礼,不要出问题。”白阎听到自己的声音。

    黑煞正盯着院子里的凤惊冥,想要看看还他们站在这里会不会被波及,没有听清白阎的话,他回头问:“白阎,你说什么?”

    “没什么,但愿是我想多了。”白阎摇摇头。

    院子里,凤惊冥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神色冷寂,不知在想些什么。

    他就那么站着,时间一点点过去,白阎和黑煞上前去劝,凤惊冥却一个字没回答,就那么站着。

    白阎和黑煞对视一眼,黑煞忧愁道:“王爷这该不会是乐傻了吧?”

    白阎没回答,他看着已经渐亮的天色,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该不会……

    就在这时,凤惊冥终于动了,他在院子里站了一夜,身上的衣裳沾上露水,湿嗒嗒的垂下,一想就十分的冷。

    可凤惊冥却好像未察觉一般,他抬头看了看朦胧的天色,桃花眼有刹那的呆滞,然后他缓缓开口,声音暗哑:“换婚服,准备迎亲。”

    “是!”

    与此同时,纱雅院所有人早已起来,宫婢和下人都在替白子衿梳妆和准备各种东西。

    沉姣和秦瑶天还没亮就赶过来了,她们以为自己来的很早,却见白子衿已经沐浴好了坐在镜子前。

    “不是吧,要起这么早?”秦瑶惊呆了,她觉得她来得已经够早了,完全没想到还要更早!

    成个亲如此的麻烦吗?

    白子衿闻言笑了笑,挑眉揶揄:“你日后想嫁给凤子宣,也是这样的。”

    秦瑶一噎,她嘟囔道:“上次我爹虽然没把凤子宣赶出去,却狠狠的训斥我,我觉得有我爹在,我这辈子是嫁不出去了。”

    沉姣噗嗤一笑。

    “有你这么咒自己的吗?”

    “我路过驿站的时候,看到苍玄的人了,他们貌似也在准备了。”秦瑶忽然想起这件事,然后略有几分伤感,“以后都见不到烈歌了。”

    提到凤烈歌,白子衿和沉姣的神色也复杂了起来。

    白子衿安慰道:“等会儿午时,你们不用管我,去给烈歌送婚吧。”

    她反正是留在帝都,以后有的是见面机会,但烈歌就不一样了。

    让白子衿遗憾的是,她没法一起去送烈歌。

    搜【完本小說網】秒记网址:wanben.me 书籍无错全完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