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第390章:你长得真特么好看!

时间:2019-05-20作者:征战天下

    一秒记住【】或手机输入:wap.. 求书、报错请附上:【书名+作者】

    鬼王府守夜的侍卫站在门口,身子站得极直,手握在剑柄处,随时可以拔出,将一些夜袭之人斩杀。

    忽然,一个踉跄的人影从黑暗里走出,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

    “站住!”一个侍卫冷呵,“鬼王府不得擅闯,速速离开!”

    白子衿脑子已经糊成了一团浆,她根本听不懂侍卫说什么,只踉跄的往里走。

    侍卫见她不听劝,冷冷的就将刀拔出来,锋利的刀光晃到白子衿的眼睛。

    “你,你们让开。”白子衿醉醺醺的指着两人,将脸上的面具扯下来,“都让开!”

    那侍卫看到是她愣了愣,王妃怎么一身男装,还带上面具,让他们刚才都没认出来。

    侍卫将剑收起来,却还是有些犹豫,这王爷说过不准再放王妃进去,可眼下王妃醉成这个样子,他们又不能和醉鬼商量。

    “王妃,王妃您别进去……”就在两个侍卫犹豫的时候,白子衿已经一步踏进了鬼王府。

    两个侍卫看着已经进去的白子衿,对视一眼:“怎么办?”

    瞧这样子王妃他们肯定是拦不住的,但是王爷又明令在前。

    “这样吧,你守着,我去找王爷。”一个侍卫道。

    眼下也只能让王爷自己来处理了。

    “好。”

    ……

    凤惊冥几人沿着大街找着,可找了将近半个时辰都没找到。

    凤惊冥俊眉微拧,邪魅的俊容冷沉一片,他已发动鬼弑去找,却连一个醉鬼都找不到,真是荒唐!

    “莺莺姑娘,你看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王……那位公子,不如您先将……”白阎开口。

    莺莺一身红色嫁衣,格外鲜艳,她也跟着找了半个时辰,十分的累,但她却果断的打断白阎的话:“莺莺说过,找不到那位公子,不会将东西交出来。”

    白阎十分无奈,半个时辰都没找到,他本来想借此让莺莺放弃,毕竟那可是他们王妃……谁料莺莺看似是个柔弱女子,竟然如此坚持。

    凤惊冥桃花眼带着冷意,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薄唇冷勾:“嗤,还唤着公子,本王早告诉过你,那是个女子。”

    莺莺脸色一白,抿着唇不说话。

    凤惊冥暗哼一声,他虽不知自己为何一看到莺莺说起白子衿时那非卿不可的模样就有些咬牙切齿,但打击完莺莺,他心情好了许多。

    几人又继续找,过了一会儿,忽然一个侍卫出现,单膝跪地:“参见王爷,白阎大人。”

    “免礼。”凤惊冥道。

    白阎问道:“我记得你今日是守夜的,是不是府中出事了?”

    侍卫本来是打算直接将事情说出来的,可她看了看陌生的莺莺,走到白阎旁边,附耳说了几句话。

    白阎神色怪异,他走向凤惊冥,干咳两声,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王爷,白小姐她……去了鬼王府。”

    白阎实在没想到自家王妃居然这么强大……

    凤惊冥邪魅的俊容一冷,他本下意识的想说将白子衿扔出去,但余光触及莺莺,薄唇一扯,淡冷的声音溢出:“走,回府。”

    “王爷,不继续找了吗?”莺莺见他居然要回府,有些微急。

    凤惊冥没回答她,大步走向鬼王府的方向。

    白阎和莺莺解释:“人已经被带到鬼王府,莺莺姑娘和我们来就好了。”

    在他们走后不久,暗处有两人走出,一白衣一黑衣,虽样貌普通,却气质不凡。

    茗余看着远去的莺莺,道:“王爷,难道就这么让莺莺落入凤惊冥手里?”

    他实在不懂,王爷跟着凤惊冥这么久却不出手,实在是为了什么。

    “无情无欲的凤惊冥,我没想到他会为找白子衿发动鬼弑,我算漏了。”君玄歌淡淡开口。

    以凤惊冥的性子,他是绝不会任由莺莺威胁的,他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让莺莺把东西交出来。

    可凤惊冥居然选择帮莺莺找人……

    君玄歌眼神微深,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仅仅是半个月而已,凤惊冥就已经潜意识的对白子衿在乎了,再发展下去,凤惊冥说不定又会对白子衿在乎起来,届时……

    “公子,那我们怎么办?”茗余看着几人离开的方向询问,却不见君玄歌回答,茗余回头,发现君玄歌正深深出神,还皱起了眉头。

    “王爷?”

    君玄歌回神:“何事?”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茗余愣了愣,“难道您刚才不是在想怎么从凤惊冥手里夺回莺莺?”

    君玄歌微愣,随后他温润的笑淡了不少,声音都有些疏离淡凉:“先回私塾。”

    茗余看着自家王爷的背影,眼神深深,最后暗叹一口气跟上。

    ……

    凤惊冥一回府,管家和他说了一句,他就神色冰冷的朝自己房间的方向去了。

    莺莺要跟上,被白阎拦下,她不解:“公子这是干什么?难不成,你们根本就没找到她,是骗我的!”

    “当然不是。”白阎道。

    “既然不是,为什么不让我去见她?”莺莺问,不见到人她是不会放心的。

    白阎皱眉,他要怎么和莺莺说,他们家王妃女扮男装去逛青楼然后掀了她的盖头?

    别说他怎么和莺莺解释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

    见他犹豫,莺莺神色失望,道:“你们是没找到吧,何必骗我,我自己继续去找,不必拦我,拦住我,我也不会将东西交给你们。”

    说着,莺莺就要往外走,她看似步伐慢,实则极快,怕白阎拦住她。

    莺莺素手攥着嫁衣,她不怕死,但却要在死前见那个说会娶她为正室的人一面,一定要!

    “莺莺姑娘,实话告诉你吧,那是我们王妃。”白阎叫她神色坚定,只得无奈的把这件事说出来。

    莺莺浑身一震,美目不敢置信的看着白阎,看了白阎许久,迟迟说不出一个字来。

    “砰!”

    凤惊冥还未走到门前,袖子一挥,强劲的内力就将门扇开,他大步跨进去,冷沉带怒的声音从口里溢出。

    “白子衿!”

    看到屋内的情况,凤惊冥的神色更冷,白子衿竟然缩到他的床上,紧抓被子闭着眼,也不知是睡过去了,还是醉过去了。

    总之,白子衿没有回答他。

    凤惊冥邪逸的俊容冰冷,他走至床边,就要掀开被子把白子衿拉起来。

    当凤惊冥弯腰,修长的手指抓到被子时,白子衿似乎感觉到了有人靠近,小手紧攥被子,低声梦呓:“妖孽,我,好冷……”

    她的声音很轻,还带着一点破碎的哽咽,让人觉得无比的难受。

    凤惊冥手忽然一僵,他看向白子衿的脸,这才发现白子衿的脸色因喝醉了一片潮红,但唇十分的白,想必是吹了太多的风。

    最重要的是,她姣好的脸颊上泪痕斑斑,显得无比脆弱,让凤惊冥身子也僵硬了,忽然就没了去掀被子的力气。

    一股莫名的无力和痛恼在他心头凝聚,让凤惊冥的桃花眼幽深,凝视着白子衿。

    白子衿没再开口,她就弱弱的蜷缩成一团,像是在保护着自己一般。

    凤惊冥突然冰冷起身:“罢了,这房间本王不要了。”

    他脚步极快的想要离开这间房间,潜意识告诉他,似乎看不到白子衿这般,他心里的无力就会少些。

    在他转身的刹那,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裳,凤惊冥回头,见白子衿不知何时醒了,正揪着他的衣裳不肯放手。

    “凤惊冥,你,你回来了。”白子衿迷迷糊糊里看到一个人影,她看不清凤惊冥的脸,只感觉到了凤惊冥的气息。

    凤惊冥微微皱眉,他看到白子衿拉着他的衣裳,悄容上是满满的疑惑:“你,你为什么还不睡觉……冷……”

    白子衿刚出了被子,冷空气就让她轻轻颤栗,但她依旧呆呆的看着凤惊冥,满是不解。

    凤惊冥十分清楚这时候应该甩开白子衿,可他看着白子衿那一脸泪痕和惨白的唇,心里莫名不是滋味:“本王……”

    突然正要起床的白子衿一个踉跄,整个人向前栽去,凤惊冥下意识的抱住了她,然后身子一僵。

    他居然……

    白子衿却似乎不觉得奇怪,她醉眼朦胧的看着他,笑嘻嘻,手在空中胡乱的指着:“妖孽,你,你知不知道,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你长得……长得真特么的好看!”

    凤惊冥桃花眼深深的看着白子衿,所以说,她这些天接触他献殷勤不是因为君玄歌,而是因为他长得好看?

    想法刚出,就被凤惊冥冷笑扑灭,嗤,怎么可能。

    “到后面,你,你又勾引我。”白子衿一手撑在凤惊冥的手臂上,想要借此起来,凑到凤惊冥脸前。

    凤惊冥脸一黑,他何时勾引过这女人,分明就是在乱说!

    “给本王安分点!”凤惊冥将白子衿的手往下一压,冷冷的想要将白子衿放回床上。

    白子衿撅着嘴,似乎十分委屈:“本来就是你,你勾引我的……你要负……”

    凤惊冥刚弯腰将白子衿放回床上,忽然白子衿拉着他的衣领一扯,他的衣领被拉开,露出里面的肌肤。

    【推荐:txt2016 一个超【十万】完结小说站,手机输入(2016.)可直接下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