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第67章 宣帝之怒

时间:2019-05-20作者:征战天下

    :

    白子衿将锦盒交给太监,由太监交给宣帝。

    一打开锦盒,宣帝原本喜悦的脸突然就沉下来了,他将锦盒往白子衿跟前一摔:“白子衿,你是不是在戏弄朕!”

    那锦盒,竟然是空的。

    “皇上息怒。”白元锦立刻就跪了下来。

    白子衿却拧着眉看着那锦盒,不可能,银票是她早上从空间里拿出来的,一直由伊人拿着。

    伊人的武功,不可能有人能不动声色的拿走银票。

    “息怒,你让朕息怒?”宣帝暴怒,他那么期待着七十万两黄金,怎么能息怒。

    “皇上,请听小女说说吧。”白元锦咬牙,他虽然不喜白子衿,可白子衿也不是笨的,岂会拿一个空锦盒上朝。

    这其中,一定是出了问题。

    宣帝怒极反笑:“好,就让她说说,看她怎么解释这件事。”

    就算白子衿此刻拿出银票,也会被冠上戏耍宣帝的罪名。不知道是谁,竟然这么狠。

    “皇上。”白子衿此刻不能坐以待毙,她坚定开口,“我的的确确把银票放进了锦盒里。”

    她细想了很多遍,全程都是没有问题的,这银票消失得很是蹊跷。

    “那你说,银票凭空消失了不成?”宣帝又被挑起了怒火。

    “白子衿,你原本提出的想法是好意,朕甚欣慰,谁料你竟做出这种事情!”

    白子衿皱眉,现在证据当前,她又找不出合理解释。宣帝若是治罪起来,她很可能进大牢。

    白元锦也是一脸惶恐,若是白子衿牵连了左相府,可怎么是好。

    见两人都不说话,宣帝大喊:“来人,白子衿戏弄朕,押起来,交给刑部!”

    白子衿猛然抬头,就因为这样,她就要被交给刑部。

    朝臣们都低着头,假装听不到。皇上不可能为七十万两黄金大发雷霆,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白子衿是鬼王的未婚妻。

    立刻有御林军上前,就要把白子衿押起来。

    看着这一幕,白元锦低着头不语。皇上没追究左相府,就是最好的。

    白子衿抿了抿唇,就在御林军要碰到她的时候,忽然一声惨叫,伴随着低磁华丽的声音。

    “啊。”

    “皇兄,这是要对本王的媳妇做什么?”

    白子衿眼睛一亮,凤惊冥。

    惨叫的,是一个御林军,他的手被一支飞镖洞穿。

    而华丽声音的主人,正是门口那被推进来的邪肆男子。一身黑袍,桃花眼微挑,漫不经心的样子显得无害至极。

    凤惊冥被推到白子衿身边,妖冶的眸子闪过心疼:“媳妇,起来。”

    白子衿嘴角一抽,这么挑衅宣帝真的好吗。不过转念一想,宣帝也没对她客气,调查都不调查就要把她送到刑部。

    她尊敬他干啥!

    “凤惊冥。”白子衿甜甜的叫了一声,起来了。

    “鬼王,你要干什么?”皇位上,宣帝低咆一声。

    众朝臣在凤惊冥进来的一瞬间,就已经把头埋到底上了。

    这万年不来上朝的鬼王殿下,突然来了,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他们还是选择当空气,免得成为被祸害的池鱼。

    “上朝啊。”凤惊冥睨着桃花眼,声音靡邪,“不过,来得有些晚。”

    宣帝沉着一张脸:“早朝已经结束了,你这是晚吗?”

    分明是故意来捣乱!

    “臣弟双腿不便,皇宫又不允马车进来,臣弟这速度,已经很快了。”凤惊冥回道。

    白子衿瞥了他一眼,明明是残疾人的悲痛,却被凤惊冥说得理所当然。

    宣帝气闷,却又不能说什么。谁让凤惊冥是个货真价实的残废呢!

    “朕不追究你来晚,白子衿戏耍朕,理应送进刑部,否则朕的威严何在。还有,这御林军哪里招惹你了?”

    说到御林军,那御林军的手掌已经是废了,血流了一地。

    宣帝是怒的,大殿见血,何其不吉利。

    “她哪里戏耍皇兄了?”凤惊冥薄唇勾起浅笑,又似一个谦谦公子一般,“是臣弟拿错了锦盒,这不赶着送过来了吗?”

    说着,白阎拿出一个锦盒打开,里面果然是银票。白阎将锦盒交给太监。

    白子衿诧异,那锦盒和她的一模一样。可她分明没告诉这妖孽啊。

    “至于这御林军。”凤惊冥漫不经心的道,“他企图非礼鬼王妃,不该死吗?”

    御林军:!!!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企图非礼她了?!

    还有,该死……地上的御林军突然惨叫一声,嘴角冒出猩红血液,死了。

    “鬼王。”宣帝眼睛都红了,凤惊冥竟然在他跟前杀人!

    凤惊冥抬头,邪肆的脸上一脸无害,桃花眼的恶劣却出卖了他。

    “皇兄,臣弟知道你一向心疼臣弟,也很重规矩。今日臣弟帮你解决了一个没规矩的侍卫,是臣弟分内之事,皇兄不用赏赐臣弟。”

    宣帝:!!!

    凤惊冥哪只眼睛看到他要赏赐他了!

    白子衿抿唇偷笑,凤惊冥的这一张嘴,真的能将死的说成活的。

    看着宣帝那张猪肝色的脸,白子衿就觉得解气。

    宣帝想发怒,偏偏凤惊冥说的话都没有漏洞,还把他捧得那么高。若是此刻发怒,岂不是显得他这个皇帝小肚鸡肠。

    “朕有你这个皇弟,很是欣慰。”皇帝笑得很牵强。

    皇帝被欺负得如此惨,一道声音响起。

    “鬼王,纵使这些都没问题。可皇上是九五至尊,白子衿怎能随便起来!鬼王,你得懂得规矩。”

    终于有臣子敢为他说话了,宣帝感激得几乎想哭。

    看过去,是他的老师,现任的太傅。

    宣帝感激涕零:太傅,朕记住你了,你是这群孬种臣子里面,唯一有铮铮铁骨的。

    “这样啊。”凤惊冥一眼睨过去,他薄唇一勾,是玩味的笑容,“太傅说得很有道理。”

    原本大义凌然的太傅,在对上凤惊冥的笑容时,忽然一颤。

    “嗯哼。”太傅哼了一声,强壮镇定。

    白子衿看了一眼宣帝,这么小肚鸡肠的人,怎么当上皇帝的。

    “本王突然想起,幼时也是承蒙太傅教导过的。”凤惊冥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听到这句话,太傅脑海里轰的一声炸开了。凤惊冥小时候做的一切,他全想起来了。

    那时先帝还在,凤惊冥肆无忌惮,先拔光他的头发,后烧了翰林院。再后来,他无论教导什么,凤惊冥都能反驳,把他气得半死。

    那简直是他教学生涯里一段不愿回忆的阴影!

    太傅满头大汗,他此刻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完了,完了。

    凤惊冥太久不上朝,他甚至忘记了凤惊冥的恶劣手段。得罪了这个恶魔,他完了……

    “太傅的教导本王一直深记在心,比如,男子应礼让女子,否则就是小气之人。再比如国律,父皇曾特赦本王不用行跪拜礼。夫妻同心,本王的王妃要跪,本王就该和她一起跪。”

    凤惊冥没说一句,太傅头上的汗就多一滴。皇上也是男子啊!

    太傅瑟瑟发抖的样子,让白子衿不禁疑惑,凤惊冥到底是对太傅做过什么,才能让他这个样子。

    忽然,凤惊冥话峰一转,谦虚询问:“太傅,你说本王应是要抗旨,还是妄顾夫妻之恩?”

    太傅眼前一黑,果然,鬼王给他出了一道送命题。

    “臣,臣学识有限,无法给鬼王答复。”

    “皇兄,你觉得呢?”凤惊冥一脸苦恼的看向宣帝,似是一个被难题难倒的好学生。

    宣帝的脸色,要多铁青就有多铁青。凤惊冥这是在逼他饶恕白子衿。

    宣帝不愿放弃惩罚白子衿,可凤惊冥的咄咄逼人,更让他头疼。

    最终,宣帝妥协了,带着极其难看的笑容:“白子衿此次为灾民做出贡献,朕决定,从今天开始,见到朕可不必行跪拜之礼。”

    说出这句话之后,宣帝几欲吐血。连白子衿的跪拜礼都免去了,凤惊冥的地位和他还有什么区别可言。

    白子衿璀璨一笑:“臣女多谢皇上。”

    宣帝勉强一笑,几人完全忘记了,跪在地上的白元锦。

    白元锦那个苦啊,白子衿起来了,可宣帝没让他起来。

    终于,太监的声音让他解脱:“退朝!”

    所有臣子争先恐后的朝门口涌去,那样子,就好像大殿里有恶魔一般。

    白元锦刚站起来,就被一人一撞,他又险些跪下去。

    白元锦怒瞪那人,那人连忙道歉。

    “左相,对不住。”

    说完,又匆匆离去,看得白元锦一阵气闷。

    白元锦便看向白子衿:“回府后,给本相一个解释!”

    从凤惊冥出现后,白元锦就十分怀疑,白子衿是故意的,目的是让他跪着!

    刚发完狠,一道戏谑的目光就落到他身上,让他身子一僵。

    “白相希望,本王媳妇给你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白元锦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他怎么忘记了,凤惊冥这个煞星还在这里。

    “臣,臣只是关心她。”

    白子衿淡淡道:“父亲少关心我点,我会活得更好。”

    白元锦被气得挥袖离去。

    白子衿立刻笑了起来,旁边,忽然传来邪肆的声音。

    “本王很喜欢,媳妇和我的夫唱妇随。”
小说推荐